全本言情小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目录>

尾声

尾声

小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作者:渔小婉字数:5105更新时间:2018-11-24 07:55:47

  

  举南璃上下,全国哀恸…

  康顺帝驾崩后第三日,大臣们联名上书,“国不可一日无君,请太子立即登基…”

  众望所归,定于南璃259年三月初八,为太子登基之日!

  所有人都在为太子的登基大典忙碌,包括刚刚大婚的明辉,整日忙的脚不沾地,心里却是一点怨言也没有!秦星也忙,但谁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反正每日和明轩一起出门,明轩进宫忙,她便四处忙。

  初八那日清晨,玉芊帮着明辉穿戴整齐,明辉翘着嘴唇,“怪不得都要娶媳妇儿,这娶了媳妇儿确实真不错…”

  玉芊横了明辉一眼,轻轻拍了一下他,“如此,那你再多娶几个!也免得日日还祸害我,让我伺候你!”

  明辉一把搂住玉芊,“有你一个就够了…”轻轻俯到玉芊耳边,暧昧道,“我就要日日的祸害你。”

  玉芊脸色一红,嗔道,“没正经!快进宫吧!今天四哥的大日子,你可别耽误的时辰!”

  明辉站好,才道,“是的是的!我得进宫去了!…”

  “殿下,殿下,不好了…”明辉刚拉开门,天佑火急火燎的冲进院子!

  明辉皱眉,恼道,“什么不好了。这大好的日子,如何会不好!”

  玉芊也跟在后面道,“天佑,什么不好了,你快说,别没头没尾的,吓坏人!”

  天佑急吼吼的晃着手里的信,上前,交给明辉,“殿下,您快看,这是刚刚林一大人送来的!”

  明辉更是不解,“林一?他不是应该跟在四哥身边吗?!”提到四哥,明辉心里一个咯噔,慌乱的打开信,只看了几眼,便傻住了…

  玉芊瞧着明辉的模样,急的不行,一把夺过信,一目几行,看完信,也愣住了!

  天佑一看两人的样子,是又急又乱,“殿下,那现在该怎么办?!”

  明辉头脑一片空白,抬腿就要往外冲去,玉芊一把拉住明辉,冷静的道,“明辉,现在你就算是去追,怕也是追不上了…”

  明辉反应过来,半晌,冲着天空大吼一声:“四哥…。你也学奸诈了…。啊…。啊…”

  声音传出去很远,但明轩和秦星是听不见了…

  因为此刻他们正优哉游哉的躺在马车里,惬意的享受着初春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明轩抚着秦星柔顺的头发,微眯着眼,嘴角带着温柔的笑!

  秦星更是像只慵懒的小猫咪,窝在明轩身边,把玩着他腰间的玉带。“明辉这会儿恐怕要抓狂了!”

  明轩笑着道,“他不再是从前那个不想后果的孝王了,经历了这么多,他是完全有能力担起南璃这个担子的!”

  秦星点点头,“就是觉得有些对不起玉芊…”

  明轩想了想,道,“她虽然从小不受重视,但毕竟是公主,身在皇宫里,皇室的有些东西已经根深蒂固,或许在宫外她觉得自由,但可能她更合适在皇宫…”

  秦星明白,作为一个公主,就算再不受宠,也会有专门的嬷嬷教导,毕竟,公主联姻,在这个时代太常见了!“只希望,他们能一直幸福!”希望,她不要成为另一个不离…“明轩,你说,我们是不是太自私了…”

  明轩抿了抿唇,没有回话…。

  “明轩,陛下留下的那封信,你留在宫里了没?!”秦星忽然想到康顺帝给明轩留的那封信!虽然明轩早有主意,没想到康顺帝早早就看穿了明轩的心思!

  “留了,明辉看到,或许就明白,我为什么会走了。”明轩也想到了康顺帝留给他的信,那封让他又感动又心痛的信!康顺帝驾崩之前,留下了一封信和圣旨给连公公!皇帝驾崩后第二日,连公公便把信交给了给明轩,信上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让他按自己的心去做,不必有所顾虑!另外留下的一卷圣旨,旨意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考验,将皇位传给孝王!太子重为贤王!

  京城,孝王府的马车正赶往皇宫!明辉坐在马车上,还如做梦一般!玉芊坐在一旁,也是抿唇不语。

  捏着手里的信,明辉实在是不敢相信,四哥就这么丢下南璃走了…虽然他一直知道四哥无心于皇位,但从父皇立了太子,他便觉得,四哥是坐定了南璃皇位了!可现在…不甘心,又将信打开!

  “明辉,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四哥已经带着星儿离开京城了!南璃就交给你了!你是南璃的皇子,更是南璃的顶梁柱,今后,希望你能如你在父皇面前所说,将南璃壮大!宫里有父皇留给你的旨意!四哥留!”

  登基过程顺利无比,孝王登基为帝,号永顺帝!玉芊公主为后!封庆妃为莲心皇太后,于清心观里修行为南璃祈福!追封林嫔为圣心皇太后!

  登基完毕后,明辉和玉芊出宫赶往太子府,才发现整个府都走光了,只剩下一府的下人!林四,林七,林九,在府里候旨!“陛下,贤王殿下交代属下留在京城,供陛下差遣!”

  明辉无力的摆摆手,“知道了…”

  大飞带着另外三个队员,站出来,“陛下,秦姑娘交代属下跟随陛下身边!”

  明辉看了大飞一眼,“你主子是想让你留下来娶信儿吧…”

  大飞一噎,信儿跟在玉芊身后,脸色绯红!

  玉芊拉了拉明辉,“星儿是番好意!大飞他们的本事如何你不知道吗?!如今你刚登基,正是用人之时,她才会把他们留下来的!”

  明辉转身看着玉芊,满是委屈的道,“我何尝不知道他们是番好意…可是,我总感觉被他们给坑了!”

  玉芊笑着道,“咱们还年轻,先撑几年…宫里不是还有十皇弟吗…你再熬几年…”

  明辉眼睛一亮,一把抱住玉芊,“还是媳妇儿聪明!”不等玉芊啐他,连忙拉住玉芊的手,“走,咱们回宫!去找张丞相,安排最好的太傅给十弟上课!”

  一连走了大半月,才到了凉州边,游山玩水看风景,惩恶除霸做生意,一路是优哉游哉,很是惬意!

  “大姐,你累吗?我侄子侄女还乖吗?!”秦星拉着秦月的手,摸着她隆起的腹部!

  秦月摇摇头,笑着道,“我不累!这慢悠悠的,每日走一点路,还是马车,怎么会累…”

  秦钰蹿过来,“大姐,我的小侄子今天有没有踢你?”

  明瑶也跑过来,“为什么不是小侄女踢?”

  林嬷嬷笑着在后面道,“你们两个都小心着,别碰到月儿了…”

  秦柳氏扶着秦月下马车,“你这是双身子,可不比怀一个!自己也要小心!”

  “知道了,娘,我是真的不觉得累!”秦月无奈的笑着,从知道了自己怀的是双胎,娘便日日提心吊胆的!

  陈树更是小心翼翼的扶着秦月的另一只胳膊,“月儿,娘说的,你要记着,你现在可不能累着!”

  秦星笑眯眯的看着一脸幸福的秦月,不自觉的道,“不知道怜儿会不会向我们呢!”

  秦柳氏摆摆手,“她一门心思学本事,如今王老夫人亲自教她,她哪里有功夫想我们!”

  秦星眨眼,揶揄道,“娘,我怎么听着您着口气酸溜溜的呀…您就不担心她啊?!”

  秦柳氏好气好笑的嗔骂道,“都是定了亲的人了,还像没长大似得!我不担心她,京城那么多人,你舅舅舅母,力儿,红钗也在她身边,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停了一会儿,道,“我现在啊,就担心你,你们是打算回清水去成亲?!”

  秦星愣了下,才笑道,“我啊,您就不用担心了…”

  话音未落,明轩上前接过话,“伯母,我们商量好了,一年后便成亲…”

  凉州湖边,繁星点点,湖水荡漾,秦星依偎在明轩身边。

  明轩揽着秦星的腰,“星儿,一年后,我们成亲,可以吗?!”

  秦星仰头看着明轩,眸子里的光和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嘴角微翘,“你不都在我娘面前说了…我还能说不可以啊…”

  明轩将秦星的头按在自己胸口,两人静静的感受这一刻的安宁!

  “可是,为什么是一年后?!”半晌,秦星不解的道!

  明轩轻刮了下秦星的脸庞,揶揄道,“星儿是等不及了?!”

  秦星已经完全适应了明轩的“调戏”,干脆道,“是啊,等不及了…”

  轮到明轩愣住,继而笑出声,“星儿,你变聪明了…”语罢,圈住秦星,低声道,“父皇驾崩了,我本想守孝三年…可你知道,我年岁大了,便少守两年吧,父皇也能谅解的…”

  秦星这才明白,原来,让明辉那么匆忙的大婚,其实康顺帝也是有意的…他看穿了明轩的心思,也默许了他,便开口让明辉尽快大婚,万一他驾崩,守孝三年,一国之君却无皇后,难免会落为笑话!深深叹口气,再次想起那个总是和自己吹胡子瞪眼睛的老头儿,那个和自己讨价还价,天天嚷着要吃火锅的老头儿…第一次觉得,有那么一个父亲,也是很幸福的!

  “嗯,一年后,我便嫁给你…”秦星偎进明轩怀里,轻声低喃!“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及也只有你…”

  一年后,京城皇宫,永乐宫!

  女子的呼痛声,还有接生嬷嬷的鼓励打气声,不断的传出来,“娘娘,娘娘,您使劲儿,使劲儿啊…”

  永顺帝明辉,在宫门外转来转去,手心里握着一手的汗,时不时的对着地上跪着的一地太医吼上一句,“如何这般久?!”

  一个太医颤颤巍巍的道,“陛下,娘娘是头胎,又是双胎,难免会慢一些,陛下不要担心!娘娘身子一向好,不会有问题的…”

  林七在身后劝道,“陛下,您安心坐着,让娘娘听到您的声音,更是不能安心生产了!”

  明辉失魂落魄的坐下,听着玉芊的呼痛声,心如刀割!几次要冲进去,都被林四和林七拦下…

  整整一日,直到月亮出来,一声婴儿的啼哭才传出来!紧接着又是一声!殿门拉开,接生喜嬷嬷笑容满面的出来,“陛下大喜,两位小皇子!”

  接生嬷嬷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再抬头,早不见了陛下踪影,笑着摇摇头,转身跟着进去!

  南璃260年,永顺帝喜得双胎皇子,大赦天下,普天同庆!整个皇宫一片喜庆,赏赐了一遍又一遍!更是下旨举国上下皆有赏赐!

  三月里的阳光暖洋洋的,让人通身都舒坦,秦星躺在清水村的后院里晒太阳!

  “星儿,星儿…村长让去领赏赐呢,你咋还不去?”秦柳氏从菜园子里回来,在外院冲秦星喊道。

  秦星懒洋洋的道,“娘,您去吧。昨儿个夜里被楠楠和乔乔吵的我一晚上没睡着…”

  秦柳氏笑着道,“那成,你睡会儿,娘去…”

  秦月打着哈欠从房里出来,“我今天还是回去吧,在这儿你和娘都睡不好…”

  秦星头也没回,“你婆婆和公公都忙,姐夫又不在家,你一个人怎么行!”

  “还有红丝呢…正好也回去和爹娘说让他们店里多请两个人,好歇歇!”秦月走到秦星身边,“你们家这个贤王,不是闲王吗?咋比之前还忙了呢!?他自己忙也就算了,还带着我家相公一起忙…书院那边刘先生都问了好几次了!”

  秦星摊着双手,“京里那位来了信,说要尽快把水道打通,还有各个地方建的医院刚刚运行,再加上新一批的学堂设点,都得忙,没法子啊…谁让当初欠着他呢!”

  秦月想了一会儿,点点头,“也对!那么大的担子扔给他,也是得帮着分担些!”半晌又道,“可我家树哥不欠他啊…”

  秦星一本正经的道,“如何不欠他,当初若不是你怀着身子,姐夫不放心,就留在京里当官了!在京里不能帮他,这回来了,怎么着也得帮着点吧!”

  秦月想了想,又点点头,“嗯,也对!”

  看秦月被绕进去的样子,秦星强忍住笑意,站起来,“我得去看看赏赐了些什么好东西…”

  秦月在身后道,“管它什么赏赐,有的拿就高兴吧!想想几年前,这京里的赏赐连听都没听说过…”

  秦星翘着唇角,晃晃悠悠的朝村广场走去!

  走在宽敞的青石板路上,两旁的房屋都翻新了,有条件的都重建了,家家都在院子里种上了花花草草,干净又漂!想着两年前这里还是泥巴路,两旁的房子又破又烂,别说种花种草,就是收拾都没有心情!

  这两年,村里修了路,盖了村学堂,建了村广场,家家种辣椒,养花椒,秦星还带着他们种起了反季蔬菜,这清水村,成了清州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姑娘,你不用去了,我和红鸢姐已经领回来了…”半路上,碰到抱着几匹布的红衣和红鸢,红衣大声高喊。

  秦星背着双手,晃晃悠悠的走到红衣面前,看了看她们手上抱的布匹,撇了撇嘴,又是秦氏商行的布匹…这个小气鬼明辉,连赏赐都要占便宜!不满的哼了哼,谁让自己欠着他呢。“我娘呢?”

  红鸢笑着道,“宋婶子她们拉着夫人在聊话呢,我们就先走了…”

  红衣轻声道,“听说秦家大伯娘昨儿个晚上跑了…”

  秦星愣了愣,勾了下唇角,没说话!秦家大伯不知道什么时候迷上了赌博,秦震几个天天混日子,秦家两老死了后,秦家二伯便请村长出面,与大伯分了家,宅子弟兄两个一人一半!秦连枝赖在老宅不走,只能两个哥哥家里左混一顿,又混一顿…

  二伯老实本分,每日辛劳种地,种辣椒,种蔬菜!二伯娘自从经历了那一场之后,整个人都变很多,在家里除了家务,帮着二伯种地,也做些针线活儿去镇上卖!秦冬知道秦刘氏的改变后,时不时的也寄些银子回来,秦飞也上进,已经考上了童生!日子是越过越好!

  而秦家大伯不知道什么时候迷上了赌博,秦震几个又天天混日子,偷鸡摸狗,不得安生!去年秦震还因为一个女子打了人,被关进去了一阵儿,如今更是破罐子破摔,不成气候!这种生活,让秦胡氏完全没了嚣张气焰,又看不到希望,一气之下,跑了,也能理解…只是,这种男尊女卑的时代,一个女人,又能跑到哪儿去…

  红衣看着秦星的表情叫道,“姑娘,你这幅样子真是和殿下一个模样…”

  红鸢也点头,“姑娘,你们也该成亲了,不然你就要成老姑娘了。”

  秦星斜着眼睛看着红鸢,“我看是你等不及了吧?!行,等林五这次回来,就让殿下做主,让他去沿溪村向红姑提亲,让你们把事儿办了!”

  红鸢脸色泛红,脚一剁,“姑娘真是…”转身气呼呼的朝家里走去!

  红衣笑呵呵的跟在后面,“红鸢姐,这里刚好有块红布,可以做嫁衣…”

  传来红鸢又羞又恼的嗔骂声…

  秦星抬头看看湛蓝的天空,一朵朵云飘过,美不胜收…。

  ------题外话------

  写到这里,就收尾吧…

  让大家等了这么久,抱歉的话就不多说了,后面会有几章小番外,抽时间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