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农门痞女>目录>

完结

完结

小说:农门痞女作者:酷美人字数:4618更新时间:2018-11-05 07:44:59

  

  太夫人觉得这养病的日子也不难熬,不仅是二房三房的孙子孙女时常来给她请安,楚明睿深怕她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买了几个会弹唱的丫鬟,请了两个会说奇闻异事,说书的婆子,在她想听曲子的时候听曲子,想听奇闻异事的时候听奇闻异事。

  圆圆也时常来陪着自己说话听曲子,让她心情还很不错。

  哪怕知道二房的周氏和儿媳妇闹腾起来,她也没再多说什么。

  不管赵媛媛对大宝说那些话的目的是什么,她都不想再追究下去,到了她这个年纪,有些事还是难得糊涂好。

  现在,她只想养好身子,免得圆圆生了孩子,自己没力气抱。

  ……

  十一月十六的下午,楚明睿和圆圆在福安堂陪着太夫人一起吃了晚饭,这才慢慢的往回走。

  外面乌云密布,寒风呼啸,细密的雨水随风吹来,落在人的身上,更是冰寒刺骨。

  楚明睿走在圆圆边上,替她挡去了一些冷风,自己亲自扶着圆圆,看着她大肚子很是担忧:“圆圆,天气冷了,你明儿起不要过来了吧?”

  “你不懂,我现在要多走走才能快点生。”按说孩子已经怀胎十月该生了,可是过了预产期已经十来天了,肚子也还没动静,圆圆心里也很担忧孩子,深怕孩子生出来有什么毛病,现在她只盼着孩子好好的,一点也不去自己能生儿子还是女儿。

  现在她胖了很多,而且现在穿着棉袄和披风,肚子又大,走了一段路就觉得肚子有点疼,她生怕楚明睿大惊小怪,自己一只手慢慢的揉着自己的大肚子,故作轻松的问:“我的肚子就像是顶着一口大锅一样对不对?”

  楚明睿虽然也见过不少大着肚子的孕妇,却都是扫了一眼而已,现在见自己媳妇的大肚子,那是格外的担忧害怕,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只能顺着她的意思点头附和:“你说的对,你娘什么时候来京,要不要我让人去接?”

  本来前几天红豆就准备过来了,可是地上起冻路滑,刘老娘不小心摔了一跤,晖哥儿又受寒高烧,红豆实在是放心不下家里老的和小的,就让清佑来说了一声,晚几天过来。

  圆圆突然停住脚步,凤眼斜了他一眼,她这一瞥,有着摄人心魂的娇媚:“明睿,我现在很重了,你还能抱得动我们娘俩吗?”

  她察觉到自己的羊水破了,还有肚子的疼痛让她现在不想走路,就很干脆的撒娇。

  楚明睿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见四周只有后面跟的远远的两个丫鬟,低声应下:“那我抱你们回去吧?”

  楚明睿小心的避开她高耸的肚子,抱着她往芝兰斋走,看着她把脑袋埋在自己的怀里,不知怎么的,心里慌慌的,紧张的低问:“圆圆,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你抬头看看我好不好?”

  “嗯,没事,就是孩子踢腾我了。”圆圆大口的呼吸,疼的眉头紧皱着,浓密的睫毛如同沾了露水的蝴蝶翅膀一样,微微颤抖。

  楚明睿心知不妙,瞬间觉得自己浑身无力,可也不敢大意,快速的回到芝兰斋,青筋毕露的大喊:“快去请大夫,嬷嬷,赶紧来瞧瞧世子妃。”

  可是这个时候,圆圆觉得那阵疼痛已经过去了,看着他把自己放下后,盯着自己直喘气,反而粲然一笑:“放轻松,深呼吸,你坐着歇歇,我先去沐浴了。”

  楚明睿……难道自己想多了?圆圆真的只是肚子被孩子踹了一笑。

  想到这里,他才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来到圈椅上坐下缓缓。

  葛嬷嬷已经快步过来,扶着圆圆往里走,一边吩咐丫鬟们去喊早就接来的两个接生婆子,还去请吴嬷嬷也过来搭把手,又吩咐人去准备好的产房看看有没有疏忽……

  楚明睿才坐下,听到葛嬷嬷的话,整个人又跳了起来,焦急里还带着几分惶恐:“圆圆要生了吗?怎么就要生了?为什么要去沐浴?对了,赶紧去请太医……”

  沐浴更衣后,圆圆觉得自己的肚子疼的一阵比一阵厉害,可是葛嬷嬷她们还是扶着自己在产房里不停的走路。

  来的是两位太医,诊脉后就去了外间喝茶,心里觉得世子妃实在是用不上他们,可是能在世子面前讨个好也很不错,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着不停询问的世子,觉得或许世子比世子妃更需要他们。

  楚太夫人虽然还不能走路,可是让丫鬟们扶着自己上了软塌过来,等了一个时辰还没动静,就被吴嬷嬷她们劝回去了,只能让丫鬟们隔两刻钟就来回一趟。

  圆圆怕疼,肚子疼的时候,就忍不住喊出声:“啊,好疼,我的腰快断了……”

  葛嬷嬷一边替她揉着腰,一边无奈的劝她:“主子您别喊,留着点力气,等下用力,现在深呼吸……”

  楚明睿听到她凄厉的哭喊声,只觉得自己胆战心惊的要命,浑身发软的拍门:“开门,圆圆你怎么样了?快开门,我去陪你。”

  “你给我滚远点,”圆圆可不想被他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怒喝:“楚明睿,你要是敢进来,我就不生了,哎呦,疼死我了……”

  这大冷天的,楚明睿在外面急的团团转,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冷汗。

  里面,圆圆哭喊着,也是一生都是汗。

  她是在十一月十六的傍晚,酉时中(六点)开始疼的,过了子时,也就是在十七的凌晨生下了一个七斤五两的女儿。

  楚明睿听到里面传来了孩子的哭声,还有稳婆出来报喜,说是母女平安,整个人这才放松下来,大喜道:“赏,双份的赏。”

  葛嬷嬷她们很快把孩子和圆圆都收拾干净,请了太医把脉后,让她服下早就准备的药后,这才把她们母女盖的严严实实的送回到房间。

  生孩子的时候疼的要死要活,现在女儿生下来了,除了有点疼痛,圆圆是觉得浑身轻松,听到葛嬷嬷确定孩子好好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看着红彤彤皱巴巴的女儿,睁大了凤眼,一脸惊讶:“这,这是我生的?怎么会这么丑?”

  要不是知道没人动手脚,她都怀疑女儿被人掉包了好不好?

  楚明睿眼神敬畏的看着比自己手掌大的小婴儿,哪怕是闭着眼睛,哪怕是红彤彤的皱巴巴的,哪儿都看不出好看,他都觉得自己的女儿是最好看的。

  低声反驳媳妇的话,满脸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低声道:“胡说,我们的女儿多好看啊。”

  圆圆不嫌弃他眼瞎,只要孩子健康,她就安心了。

  现在放松下来,只觉得自己饿的不行:“我饿了。”

  葛嬷嬷赶紧道:“如意,赶紧去吧鸡汤面端过来。”

  ……

  楚太夫人听到吴嬷嬷回来说世子妃生了个女儿,哪怕是早就有心理准备,还是难掩失望:“哎,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到明睿有儿子那一天。”

  吴嬷嬷笑着劝她:“主子您就放心,世子妃这身子骨好,等明年您就能抱上大胖孙子了。”

  “你说的也是,只要圆圆能生,没有损了身子,早晚还是能生出儿子的。”

  她自己只生了两个儿子,哪怕有庶女,自己也没心情好好看看,现在倒是有点好奇的问:“孩子多重?哭的响亮吗?”

  吴嬷嬷笑的脸都成了菊花:“孩子哭的可响亮了,足足有七斤五两。”

  “那就好……”

  ……

  小姑娘似乎知道自己娘的嫌弃,喝的多,只过了三天,就褪去了皱巴巴红彤彤的模样,变得白净起来。

  红豆她们都来了,她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等孩子打了奶嗝,这才把孩子放到圆圆边上的被窝里,笑容满面的低声道:“这姑娘长大了肯定是个小美人。”

  晓玉笑嘻嘻的附和:“是啊,孩子多好看,圆圆孩子喊什么小名?”

  圆圆看着女儿睡得香喷喷的模样,眼里盛满温柔的低语:“吃了睡,睡了吃,就像小猪一样,干脆喊小猪吧?”

  楚明睿从外面进来,听到圆圆这话,赶紧道:“这个小名不雅,不如就喊蓁蓁吧?草字头,有草叶茂盛的意思。”

  主要是他觉得这意思代表着生命力强。

  “蓁蓁?”圆圆念了念,也觉得顺口,好奇的问:“那大名呢?”

  他们先前也想了很多名字,可是现在楚明睿觉得那个都不大好,配不上自己的女儿,闻言,赶紧道:“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去请我师父替我们的女儿取名了。”

  哪怕丫鬟婆子不少,红豆也执意留下照看女儿和外孙女。

  晓玉生的是儿子,前两个月晓莲也生了儿子,就是圆圆自己生了女儿,她怕太夫人和明睿心里有不满,觉得自己留下看着点好。

  好在,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太夫人那边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就送来了精致的长命锁和金手镯,脚镯。

  楚明睿更是恨不能和圆圆一起坐月子,哪怕他现在不敢抱孩子,可是那依依不舍的模样,早上不想出门,晚上不想回他自己的房里去休息,摸着女儿的小手就傻笑个不停的模样,是真的让她安心了。

  特别是有一次在帘子外听到的动静,更是让她脸红的悄悄出门。

  ……

  蓁蓁的满月礼,忠勇伯府大宴宾客,很是热闹喜庆。

  圆圆虽然很不满自己胖了一圈,楚明睿倒是很喜欢她现在的样子,可惜他也只能饱饱眼福,揩点油,起码要过两个月才能为所欲为。

  男女分开坐席,周氏看着几十桌丰盛的宴席,又看了眼包裹在大红绣福的襁褓里的白胖丫头,心里很不屑,可是脸上却不敢带出什么,只盼着圆圆这辈子生不出儿子那才好。

  蓁蓁只是出来转悠了一圈,就被葛嬷嬷抱了回去。

  几个相熟的夫人围着白嫩的能掐出水来的圆圆很羡慕:“你这月子可真好,这大冬天的,看你现在养的多水灵,来,罚酒一杯。”

  “就是啊,圆圆你现在看着更有韵味了,真是让人羡慕。”

  来帮忙招呼客人的晓玉笑吟吟的接口打趣:“圆圆现在自己喂蓁蓁,可不能喝酒;再说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们回去也努力一下,等生个孩子,自然也能养的白里透红是不是?”

  那夫人就拉着晓玉揶揄的道:“还说我们,我可是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了,你才一个儿子,是该抓紧再生一个才是。”

  又有人起哄:“既然你妹妹不能喝,你这个做姐姐的可要多喝两杯。”

  “就是……”

  圆圆看着晓玉被她们灌酒,不由抿嘴一笑,给她解围:“各位嫂子,姐姐都手下留情,我姐姐等下还要替我看着点。”

  生孩子的时候,圆圆是疼的觉得自己再也不想生了,可是现在听到她们说话,觉得自己肯定要再生一个,要不以后自己的女儿一个人实在是太孤单了。

  特别是祖母肯定是盼着自己早日生下儿子。

  酒宴正酣,楚明睿也过来敬酒答谢:“今日是小女满月,多谢诸位夫人前来,我先干为敬。”

  诸位夫人们虽然很想为难一下这俊美不凡的世子,可是见他那清冽的能看透人心的桃花眼带着浅浅的笑意,倒是心跳都加快了,早已忘记原先的灌酒的打算。

  美酒佳肴不断,高朋满座尽欢,处处觥筹交错。

  等送走了客人,天上已经飘起了雪粒子,和一片片的雪花。

  楚明睿看着披着狐裘的圆圆,白嫩的脸上有点疲惫之色,赶紧道:“你才出月子,赶紧回去好好歇着。”

  圆圆躺了一个月,今儿走动的多了,确实有点脚酸:“那行,我先回去歇着了,你二叔他们都还在祖母那边,你过去看看吧?”

  “好,”楚明睿心里也记挂着女儿,干脆和她一起回芝兰斋:“我先送你回去吧?也不知道蓁蓁想我了没。”

  要是女儿裹着襁褓,他也能抱一会了,现在正是鲜新着呢,恨不能自己抱着女儿不放,哪怕是睡着的女儿无意识的动动小嘴,都能让他心花怒放。

  圆圆凤眼斜了他一眼,揶揄的笑:“她只知道吃了睡,醒了哭,想让她想你,那你还不如做梦来的快。”

  她这一笑,真是说不出的妩媚动人,眉眼如花,晃花了楚明睿的眼,他忍不住伸手握住她柔软的手,眼神缠绵,低沉的声音带着缱绻:“媳妇,那你想我了吗?”

  她含笑嗔了他一眼:“你都在我身边,我还要想你吗?”

  他捏了捏她的手心,拉着她往前走,脸上一本正经,说出来的话却很暧昧:“你在我身边我也还是很想你,你看见我不想,那你晚上想我了吗?”

  “那你想我了没?”她凤眼一斜,就有无限风情。

  他的嘴角一弯,明亮桃花眼里似乎坠入星光璀璨,实在是诱人心魂:“我也很想你,晚上让我搬回房好不好?”

  圆圆闻言有点迟疑:“可是蓁蓁晚上会醒来,你会被吵醒的,我是白天能补眠,你怎么办?”

  楚明睿赶紧道:“没事,你不知道这一个月没能睡在你的身边,我每天都睡不好。”

  天上的雪花断断续续的飘落,风带着雪花落在脸上更是冰冷。

  楚明睿深怕她着凉,掀起自己黑色的貂毛披风把她裹得严严实实,抱着她大步往芝兰斋走,愉悦的低笑:“我们回家了。”

  圆圆挣脱他的怀抱,低声警告:“赶紧松手,我娘她们在里面呢,还有,等下你进去声音轻点,别吵醒你女儿。”

  雪花落在他们的头上,肩膀上,似乎是他们一直走到了白头。

  ------题外话------

  亲们,正文完结,后面还会有几章番外,谢谢大家的一路陪伴。

  ps:要是哪里的情节缺失了,可以提出来在番外继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