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目录>

第541章 大结局(下)【一万字】

第541章 大结局(下)【一万字】

小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作者:卿浅字数:9700更新时间:2018-11-03 08:51:13

  

  漆黑的苍穹之下,战斗再起!

  神与神之间的对决,必将不死不休!

  卿云歌现在的攻击,完全是那种毫无退路,疯狂至极的打法。

  凤天诀的最后一式,比前六式加起来,还要强了数百倍!

  “神挡诛神魔亦弑!”

  一剑!

  顺着羲的头部劈下!

  这一次,羲就并没有前面几次那么轻松了。

  他几乎是用了八分的力量,双手抵住迎面而来的长剑,才堪堪化解了这道攻击。

  然而!

  卿云歌可一直都是在边突破边打,下一招,定然会比前一招更强!

  “天翻地覆……”

  “山河倾!”

  刹那间,整个天地为之剧烈地晃动了起来。

  “轰轰”数声,除了混沌大陆之外的陆地,全部都崩裂了开来。

  星辰海洋这个时候已经看不出它原本的颜色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近乎于黑色的蓝。

  海水疯狂地涌了起来,掀起了惊涛骇浪。

  哪怕是羲,在这一刻也不禁露出了惊惧的神色。

  他能感觉到,这招“天翻地覆山河倾”直接让整个天地的力量都朝着他压了过来。

  “该死!”羲忍不住低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永恒神兵到底厉害在哪儿!”

  这一次,他用上了全部的力量。

  “砰——”的一声巨响,坚硬的肉体和长剑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而此刻,混沌大陆上那些观望的智慧生命们,眼睛居然出现了片刻的失明。

  等他们的视线终于又恢复正常的时候,全部都失声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级别的对战,哪怕只是一点点力量,都足以毁灭一个大陆!

  幸好混沌大陆还在卿云歌的保护之下,否则仅仅是她和羲这番对决,就有可能让这个世界重回荒芜。

  但正因为她还分出了一部分混沌之力保护着九族,所以在和羲对打的时候,无法动用全力。

  羲也正是发现了这一点,在抵挡完第二道攻击之后,猛地向后退去。

  他看着面前的人,大笑出声:“小歌啊小歌,你怎么能有情呢?”

  他饶有兴趣:“你说,你现在要是用上全部的混沌之力来和我打,我可能早就被你杀死了。”

  羲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恐惧,只是笑,笑中带着几分怜悯。

  卿云歌唇中发出一声极轻的冷笑,缓缓:“关你屁事?”

  这四个字,让羲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小歌,我真不喜欢这样粗鲁的你。”

  卿云歌握剑,冷冷地扬了扬眉梢:“他喜欢就够了。”

  话音未落,攻击再起。

  而羲却因为这句话,更加暴怒了。

  他双眸赤红,胸膛也剧烈地起伏着,他沉下声音,阴寒道:“小歌,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和我一起,毁了这个世界。”

  卿云歌微笑:“你在做梦。”

  她杨剑,暴喝出声:“造化我掌乾坤逆!”

  这一招,竟然比方才那一招还要强。

  羲狂吼,竟然直接退去,然后双眸一扫,恶狠狠一笑。

  “小歌,你杀不了我的。”他将还没反应过来的神玄岛主挡在了他的面前,“你想杀他很久了吧?我把他送给你!”

  “不——!”

  看着这一招惊天动地的攻击,神玄岛主惊恐出声,但是下一秒,他就被羲扔了出去,刚刚好撞上了这一击!

  “砰”的一声响,身体直接炸裂开来,连碎末都没有留下。

  神玄岛主,这次是彻底死了。

  纵然他是一个可以随时逃脱、更换身体的意识,也无法在永恒神兵的攻击下存活。

  而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眉目一凛,眼角一沉。

  这最后一式《凤天诀》,她已经用了三招了,她的力量也所剩无几了。

  但是,还没能成功地杀掉羲。

  假如最后一式还不能杀掉,那么……九族会彻底灭亡。

  “小歌,看来你已经想明白了。”羲见到红裙少女停止了攻击,扬了扬唇,“怎么样,你若是现在过来,我还是会原谅你。”

  他的声音深情柔软:“我……是爱你的啊。”

  “闭嘴!”这一句话,彻底触怒了卿云歌的底线,她冷笑着嘲讽,“你也配提‘爱’这么至高无上的字?!”

  她咬着舌尖,一字一顿道:“你、不、配!”

  没有时间了!

  不再停留一分,卿云歌用出了《凤天诀》二十八道剑招中的最后一招。

  “苍生俯首慕卿心!”

  羲也冷笑了一声:“小歌,既然你想和我同归于尽,那我就满足你这个想法!”

  下一秒,他便张开了双臂,丝毫不介意这最后一道剑招。

  而后,缓缓地说了四个字:“包罗万象!”

  一刹那,卿云歌忽然发现,羲似乎和这片天地融为了一体。

  仿佛位面是他,他就是位面。

  她能感觉到,羲的防御力,在这一刻突破了极限。

  待到攻击到的那一刻!

  “嘭——!”

  “轰!”

  凡是剑气所到之处,空间全部破裂了开来。

  甚至,在这一招之下,透过破损的位面,已经能看见混沌星空了。

  可见其威力有多么的大。

  动则,毁天灭地!

  然而——

  羲,并没有死。

  虽然没有死,但他也好不到哪儿去。

  在空间被震裂的那一刻,他狂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几个要穴全部爆裂了开来,殷红色浸透了衣襟。

  “哈啊哈啊……”羲捂着自己的胸口,居然还在笑,“小歌,你这一招是真的强,如果换了先前的我,恐怕早就死了,但是……”

  卿云歌眼神一变。

  羲狂笑出声:“我可吞噬了不少生灵啊,除非你将我体内的生灵之力全部打没,才能杀掉我!”

  “不过现在看来,你似乎已经没有动手的力气了呢。”

  卿云歌冷冷地看着他。

  诚如羲所言,她耗尽了她所有的力量,用出了这四道剑诀。

  如果她现在还留有余力,那么只需再施展一遍,就能彻底地杀掉羲。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既然如此……”羲抹了一把唇边的鲜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小歌,你就待在这里,看着我怎么一个个杀掉你所爱的人吧!”

  说着,他腾空而起,朝着被混沌之力保护的混沌大陆暴掠而去。

  但他的速度没有卿云歌想象中的快,可见方才的攻击也让他受了不小的伤。

  还有时间!

  卿云歌握着剑,也开始朝着混沌大陆的方向赶去。

  然后,还在拼命地提高着自己的修为。

  神……怎么才能杀掉一个神?

  超越大道强者的存在,又会是什么?

  那,到底是什么?!

  高出天道,高出大道,高出一切……

  卿云歌闭上了眼。

  这一刻,她的意识融入了整个混沌星空之中,在不断地寻找着。

  是什么……是什么能让她守护这个大陆,守护她爱的人?

  那是……

  混、沌、掌、控、者!

  而眼见着这时,羲已然快要抵达到混沌大陆了。

  下一刻,不知道是感受到了什么,他忽然就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惊骇欲绝的表情。

  “不、不,这怎么可能?”羲猛地回头,骇然出声,“你怎么可以……”

  怎么可能真的有混沌掌控者?

  这可是他寻求了几万年,都没有找到的啊!

  与此同时,红裙少女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一刻,她周身的气势再度变了,那是一种手掌混沌无上的威严之力!

  她终于明白了,这三千世界之中,最为强悍的存在。

  混沌掌控者。

  掌控着一个宇宙。

  掌控着数千下位面。

  生死,一念之间!

  “多谢你……”卿云歌终于笑了起来,仿佛三千繁花缓缓绽放,“成就了我。”

  羲不断地向后退去,连一战的胆量都没有了:“不,这不可以,你不会打败我的!”

  “你错了,羲!”空中,红裙少女一身银色战甲,英气非凡,绝丽动人。“打败你的不是我,是你自己!”

  “你这样一个不知道情为何物的人,怎么有资格建立新国?!”

  下一秒,她抬手,缓缓开口了。

  一言一句,对着整个混沌下令!

  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一句句命令,天地间一片寂静,只回荡着少女决绝而厉然的声音。

  “我今在此,号令万物!”

  “生死逆转,乾坤颠覆!”

  “凡被杀的,生灵复苏!”

  “凡被灭的,天地回溯!”

  “不得违抗,不得有误!”

  “愿以吾生,化为天幕!”

  “混沌宵小,不可踏入!”

  “域外侵者,必将不复!”

  “九族我守,”卿云歌抬头,眼神坚定,缓缓念出了最后一句,“苍生……我护!”

  这七十二个字全部落地之后,原本已经破损不堪的位面在瞬间……重新修复!

  而天空上消失的日月,亦在此刻回为正轨。

  黑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裂开的大地再次愈合。

  哪怕是消失了的暗黑之域、圣空之城、风羽之谷、月光森林……也全部在这一刻凝聚成形!

  天蓝了,海静了,花开了,睁眼了……

  曾经破灭的东西,此刻尽数归来!

  卿云歌凌空而立,仍然握着那把三尺青锋,但她笑了,笑得释然。

  即便她体内的混沌之力在缓缓消散,即便她马上就要和混沌融为一体,可是她不在乎。

  因为她爱的人,他们能活下来了。

  看着这样的红裙少女,羲却彻底慌乱了起来,但却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她决然的话语。

  “住、住手!”他大吼出声,“你的命是我的,你怎么能随意舍去?”

  “不——”卿云歌无悲无喜地看着他,“你永远都不配。”

  旋即!

  在羲还没有从自己的情绪中挣扎出来的时候,卿云歌握着剑,暴掠而起。

  她冷笑着:“彻底从混沌中……消失吧!”

  在这强大的力量之下,空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卿云歌将凤璃剑深深地刺进了羲的身体里,然后拖着他,就飞向了那个黑洞之中。

  她必须让羲彻底死掉,不能再让他有机会回来!

  那么,就让他被混沌绞杀!

  羲在那一剑之下,早已失去了力气,但是偏偏在进入黑洞的那一刹那,他的眼中爆发出了精光,然后双手死死地攥住了红裙少女的手腕。

  唇边,浮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小歌,你就算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

  话罢,竟然想直接拉着卿云歌一起进入到黑洞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

  “卿云歌!”

  一道惊怒而颤抖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语气中所蕴含的情绪,一如一千五百年前那样恐惧。

  卿云歌的身子一震,她费力地扭过头去,便看到白衣男子朝着她这个方向赶来。

  但是因为周围的力量太过庞大,以容瑾淮的修为,也难免被空中的利刃割出了道道的伤痕。

  只是短短一段的距离,就已然是鲜血淋漓!

  雪白的衣襟上,绽放出了无数黄泉之花,红得耀眼,红得无暇。

  “回去!”卿云歌看到他这个模样,也惊骇万分,“阿淮,你快回去!”

  “回去?”容瑾淮却是冷笑一声,他的速度再度提起,“你休想!”

  这个黑洞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越靠近它受到的吸力也就越大,羲也在不断地拉扯着她。

  卿云歌知晓,她是无法脱身的,不过,在她选择将自己化为天幕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赴死的决定。

  她一切都算好了,唯独算漏了一个他。

  下一秒,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即便这个拥抱是血腥的,是清弱的,可她被抱着,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我说过了。”容瑾淮死死地圈住她,声音哑得可怕,“想丢下我,没那么容易!”

  这个人总是让他又爱又恨。

  爱她的一切,却又恨她每次都只想一人承担。

  居然还想敢把他弄晕?

  “卿云歌,你真是长能耐了。”他又是一声冷笑,在她耳边咬牙、低声,“还想甩掉我?嗯?”

  生灵血誓是解封了,但是牵连还在,只要她受伤,哪怕他陷入了沉眠,也能在第一时间苏醒。

  卿云歌怔怔地看着眉目间浮着戾气的白衣男子:“阿淮……”

  “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甩掉我。”容瑾淮深吸一口气,将怀中人抱得更紧,“要死,也一起死!”

  仿佛立下誓言:“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听到这八个字,卿云歌的身子霍然一震,她低眸,然后反手握住了他的手掌,微微地笑了起来:“君既无悔,卿便相随!”

  那就,一起走吧。

  黄泉九幽,死亦不负!

  两人抱在一起,在羲不甘的注视之下,一同被吸入了那个巨大的黑洞之中。

  而在他们进到那个黑洞里之后,“轰——”的一声响,黑洞竟然也不见了。

  旋即忽的,天空上有大片的雪花落了下来,纷纷扬扬。

  现在分明不是寒冬,却下起了雪。

  天地间各个角落,都在下雪,很快,大雪就掩埋了整个世界。

  与此同时,令兽人一族震惊而欣喜的事情发生了。

  本以为已经死去的七彩神凤、七彩神凰、六星麒麟和龙神竟然全部出现了,模样,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

  女元首玉慕笙也赫然发觉,神玄岛亦恢复了原样,原本因羲而死去的十万生灵包括位面监守者芸慕,竟然还好好地生活在岛上,仿佛已经不记得先前发生过什么了。

  而四灵学院内——

  昏睡中的君临是突然之间醒过来的,他醒过来之后,猛地撑肘拍向床榻,然后借力站到了地上。

  还没完全稳住身形,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捂住了脸,痛哭出声:“阿影,阿影……”

  但就在他哭得最撕心裂肺的时候,一个极为冷淡的声音有些无奈:“你哭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呢么?”

  听到这句话,君临蓦地抬起了头,泪眼朦胧之间,他看见了一身黑衣的女子,就坐在床榻前面的桌子旁,正挑着眉看他。

  “阿……影?”君临颤抖着伸出手,想要触碰女子却不敢,“你还活着?”

  下一秒,他的手却已经被握住了。

  眼前,是熟悉的深灰色眸子:“是,我还活着。”

  “阿君。”

  窗外,雪仍下着。

  不少经历过那惨烈一战的智慧生命纷纷探出头来,看着这场落雪,惊讶:“啊呀,下雪了。”

  “我们活下来了!”

  然而,没有人想到,这雪一下就是五年。

  **

  五年后。

  月光森林。

  月光树前,有一个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

  长身玉立,高大挺拔。

  千落怜微微弯下精瘦的腰来,握住月光树的一根枝蔓。

  墨绿色的双眸中,浮着浅浅的雾气。

  “五年了……”他轻声,不知道是和谁说,“我又等了五年。”

  距离那场诸神之战,已经过了五年了

  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天空是蔚蓝的,大海是澄澈的,树林是翠绿的,大陆是和平的。

  只是,少了两个人。

  两个到现在,谁都不敢提起的人。

  因为千落怜知道,一旦提起这两个名字,他们都会受不了。

  他修长的手指轻抚着枝叶,睫羽低垂,遮住了瞳孔:“我还是没有喝上你们的喜酒。”

  “你们可又骗了我。”

  说着说着,千落怜仰起头来,不想让自己流泪。

  母后告诉过他,哭是没有用的。

  他望天望了好一会儿,直到涩然之感消失之后,才重新收回了目光。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并没有人回答他,于是千落怜微微一笑:“今天是人类的新年呢,我们大家都会去南淮城过年。”

  “你们会回来的吧?”

  风轻轻地吹过,一切安详。

  “那就这样说定咯。”千落怜起身,自言自语,“要是你们这次再骗我,我会不高兴的。”

  然而,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应答。

  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惑人的声音被揉碎在空中。

  “我们,南淮城见。”

  **

  夜晚是最热闹的时候。

  南淮城近海,元月初也没有北部城市那么寒冷。

  而今天,正是一年之中最喜庆的日子。

  大街小巷,家家户户都挂满了红色的灯笼。

  天际边,万千烟火绽放,璀璨绚烂,将黑夜渲染成了白昼。

  团圆之夜,各家都欢聚一起,因为在这个时候,以往见不到的家人,都会回来。

  但是,其他家再热闹,也热闹不过卿家。

  因为自从五年前,卿家每到元月五号,就会有各个地方的人赶到这里来过年。

  这些人里,其中任意一个的名字传出去,都足以震惊整个九族。

  作为东道主,卿天和卿风琊一起站在门口迎接着这些客人,而珑婳和凤琅嬛则在后厨忙活。

  萧家是第一个到的,毕竟就在隔壁。

  “老匹夫,你今儿个看起来精神不错啊。”萧老爷子用力地拍着卿天的肩膀,努力地活跃气氛,“改日咱俩兄弟再比划一番?”

  “去你的吧!”卿天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大过年的就知道打打杀杀,再说了,我还有小婳要陪,要比划你对着树自己去比划。”

  萧老爷子:“……”

  真是扎心。

  “行行行,老夫自己去玩。”他哼了一声,“到时候你可别来找我。”

  萧沐晨苦着脸跟在自家爷爷后面,走进了卿家。

  萧家之后,与卿家较好的玄法世家接踵而来。

  “卿爷爷、卿伯伯好!”苏沐颜是跟着九幽之主一起来的,“今年我和九九又来陪您一起过年了。”

  “好,好。”卿天不住地点头,“来了就好啊。”

  “那卿爷爷记得一会儿高兴了,多喝两杯酒。”苏沐颜笑笑,“今年也要好好的。”

  听到这话,卿天一下子不说话了,空气有片刻的停滞。

  倒是一直沉默不语的卿风琊开口了,他微微笑着:“沐颜,快进去吧。”

  苏沐颜点了点头,转身之后神色却稍稍黯然。

  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心中的酸涩之感压了下去。

  每年一起到卿家过年的这件事,还是她提出来的。

  因为她知道,纵然已经过了五年,有些事情还是难以磨灭。

  即便所有人都抱着希望——卿云歌和容瑾淮并没有死,他们在别的地方,只是因为某些原因回不来。

  但是,每当想起五年前,还是会忍不住落泪。

  他们当如此,那么卿姐姐和容哥哥的家人呢?

  恐怕更难以承受吧?

  如果每年过年都要面对着冰冷的空气,是会支撑不住的,所以他们才想努力地营造出一种所有人都在的气氛。

  也许,这样能好一点。

  苏沐颜会记住,他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生命换来的,要珍惜。

  随后来的便是兽族、精灵族、羽族……等等其他种族的智慧生命了。

  神凤是和神凰携手而来的,他们就像是最普通的夫妇,来参加一场宴会。

  流渊从来都没有想过,曾经那个还说着要变强的小丫头,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她果真变强了,强到所有人都无法去直视。

  她耀眼。

  她强大。

  她光辉无比、荣耀满身。

  这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她这个地步了。

  可是……

  “我们进去吧。”流渊叹了一口气,“清儿。”

  清影自然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也轻叹,默然无声。

  流渊和清影是最后到来的客人,所以卿天和卿风琊也打算关上门,进到大厅里去了。

  但就在他们即将闭门的那一刻!

  忽然,又有两个身影朝着这个方向赶来,步履明明不紧不慢,但看起来却有些急匆匆。

  “嗯?”卿风琊听到了脚步声,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他抬头望去……

  眼神,瞬间凝固!

  “风琊,怎么了?”卿天不明所以地转过身来,却在问出这句话后,也彻底地怔到了那里。

  那、那是……

  黑夜之下,万千灯火之中,有人披着漫天风雪,缓缓而来。

  红衣绝丽,白衣倾世。

  隔了数年沧桑,看到的,仍是不变的容颜。

  这一刻,卿天和卿风琊几乎都忘记了说话这一本能,只能愣愣地看着那两道身影缓缓靠近。

  随后,是带笑的诧异声:“爹,爷爷,你们怎么跟个木头人一样站在这里?”

  “可别冻坏了身体啊。”

  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熟悉的语气,还是……

  “臭丫头。”哪怕曾经在战场上都不曾落一滴泪的老人,此刻却泪流满面,他哽咽出声,“你这么多年,到底去了哪儿啊。”

  卿风琊并不擅长言语,此刻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他双眸通红,眼尾竟也溢出了泪水:“云歌……”

  真的……回来了么?

  真的不是假象,不是幻觉?

  风雪漫漫,东风凛冽。

  寂然,无声。

  “好啦。”卿云歌已经压下去的情绪,再度翻涌了起来,她笑笑,“我们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她抬头,看着身边的白衣男子,扯着他的衣袖,故意打趣:“阿淮你瞧,你把爷爷和爹爹都吓到了。”

  “是是是,是我不好。”容瑾淮侧过眸来,看向红裙少女目光温柔而缱绻,而后开口,“卿爷爷和岳父大人,可能原谅我?”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一段沉默之后,卿天忽然大吼了一声,“我卿家的大小姐回来了!”

  这吼声之中所蕴含的情绪,震动了听者的耳膜。

  是高兴,是忐忑,是不敢相信,是欣喜若狂。

  “走走走,我们进去。”在这一吼之下,卿天终于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今天是喜庆的日子,不能哭,绝对不能哭。”

  他对着卿风琊道:“风琊,你先去找你娘和阿嬛,让她们直接来大厅。”

  又对着红裙少女和白衣男子二人道:“云歌,瑾淮,跟爷爷走。”

  听到这话,卿风琊无奈一笑,但是他的眼神却活了过来。

  四人一起进到了府内,然后再分开。

  人一老,话也就多了,卿天脚步生风,声音轻快:“你们俩这么多年没回来是不知道,每年都有一群人来咱们家过年,都快把咱们家吃穷了。”

  闻言,卿云歌笑了起来,也陪着老爷子开玩笑:“那爷爷就没有把他们赶出去?”

  她大约能猜到,这群人是谁了。

  眼眶微微一热,心中情绪万千。

  “老夫哪儿敢啊。”卿天翻了个白眼,“你爷爷我虽然这些年也在修炼,但也只是到了魔阶,怎么是你那群朋友的对手。”

  卿云歌笑得身子在颤。

  这一次,开口的是容瑾淮,他微微挑眉:“卿爷爷,我想这些人再多,奶奶也可以对付的过来吧?”

  闻言,卿天咳嗽了两声,他佯怒,吹胡子瞪眼:“你这就不对了,怎么能拆老夫的台呢?”

  话罢,忽然停住了脚步,哼哼两声:“对了,你们这次回来可得给老夫带点见面礼吧?”

  “要是没有,你们今天就别想吃饭了。”

  卿云歌好笑地摇了摇头。

  她爷爷假装生气的时候,可还真是可爱。

  “爷爷,您还倒是猜对了。”卿云歌眨了眨眼,“我和阿淮给您带了一个礼物,是您一直想要的。”

  “嗯?”卿天这下可惊了,“老夫一直想要的?”

  他一直想要的是什么来着?

  还没等他绞尽脑汁想个明白,就听到自家孙女开口了:“来,小轻轻,你可以出来了。”

  小轻轻?

  小轻轻是谁?

  卿天揪了一撮胡子,然后狐疑地看过去。

  这一看,他倒吸了一口气。

  因为他眼前又多出来一个身影,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小娃娃看起来也就四五岁左右,有着一双瑰丽的眸子,而令他比较惊讶的是,这个小娃娃居然有一双重瞳。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娃娃简直就是他孙女和孙女婿的缩小版啊!

  那眉,那眼,那唇,那神态。

  他的曾孙没错了!

  卿天激动地搓了搓手,蹲下身去,然后和蔼地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结果这句话一出来,他就发现他的曾孙瞪着眼睛看他。

  卿天不明所以地挠了挠头,咦,奇怪了,小娃娃怎么不理他?

  于是,一老一少,就那样大眼瞪小眼。

  “噗……”

  “哈哈哈哈哈!”

  卿云歌直接笑出了声,她笑瘫到容瑾淮怀里去了,笑得肚子都疼了。

  “娘!”在这笑声中,有奶嫩的声音咬牙切齿,似乎很是气愤。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卿云歌终于止住了笑,她拍了拍胸脯,“不好意思啊小轻轻,我就是没忍住。”

  这句话一出,卿天就看到他曾孙的脸又黑了一分。

  怎么回事这是?

  “爷爷,您认错了。”卿云歌忍着笑,双肩颤动,“小轻轻可不是小姑娘。”

  哎哟真是笑死她了,小姑娘哈哈哈哈。

  “啥玩意儿?”卿天有些懵。

  容瑾淮适时地扶了一把即将再次笑瘫过去的红裙少女,然后道:“卿爷爷,容轻他是男孩儿。”

  “男孩儿?!”卿天惊呆了,“这么漂亮居然是男孩?”

  容轻:“……”

  他平生最恨别人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他。

  抬头瞥了一眼笑得正欢的自家娘亲,和一脸宠溺的爹爹,他就知道他怎么反抗都没有用。

  “男孩儿好啊,男孩儿能上战场。”卿天立马补救,他笑呵呵,“来,到曾爷爷这里来。”

  容轻看着他,一动不动。

  “快去啊小轻轻。”卿云歌这下彻底不笑了,她哄道,“让你曾爷爷好好看看你。”

  容轻这才迈开了短腿。

  卿天这下可高兴坏了,直接将小娃娃一抱,风一样的溜进了大厅,生怕有人跟他抢。

  “你看,连爷爷也把咱们的宝贝儿子当成了小姑娘。”卿云歌唉声叹气,有些苦恼,“可是我明明觉得小轻轻很帅气啊。”

  她和他的基因那么好,生出来的孩子必然也是很好的。

  “长大了就不会了。”容瑾淮勾了勾唇,“毕竟小孩子,性别还没有如何分化。”

  “有道理。”卿云歌赞同地点了点头,“小轻轻这么帅,到时候肯定能给我拐一个漂亮的儿媳妇回来,你记得到时候传授他一些技巧。”

  “哦?”闻言,他轻挑眉梢,“夫人值得是什么技巧?”

  “床上?浴池?还是……”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卿云歌一脸羞恼地捂住了嘴巴:“你还好意思提!”

  除了她怀容轻那一年,其余时候都会被他折腾一番。

  “卿卿说不提,自然就不提。”容瑾淮无声地笑,“现在既然回来了,就多留一段时间吧。”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缓缓吐出一口气:“是啊,我们终于回来了。”

  五年前他们进到那个黑洞里面去后,就开始了没有尽头地漂泊。

  那个黑洞应该也是混沌星空的一部分,但是那里并没有任何位面的存在。

  根本感应不到九族世界这个位面的所在之处。

  他们能回来,是因为卿云歌原本濒临崩溃的神魂,重新凝聚了。

  混沌珠。

  曾经在琉璃拍卖会上买到的那个像丹药一样的圆球,其实是蕴含了庞大混沌之力的混沌珠。

  将混沌珠吸收完毕过后,卿云歌再度成为了混沌掌控者。

  也是同一时刻,容瑾淮也感悟到了这一层次,双双突破。

  两个混沌掌控者,自然有能力回到九族世界。

  不过让卿云歌没想到的是,在她和羲对打之前,就有了身孕。

  这一变故,让他们不得不停下前往九族世界的脚步,而是前往了总位面,将孩子生下来后,才回来。

  但是幸好,他们回来了。

  而且九族世界,也比以前更加繁华昌盛。

  心血,并没有白费。

  回忆完毕,两人走进大厅的时候,原本纷乱的喧嚣在瞬间停止。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灼热无比。

  显然,在刚才他们就已经从卿天的口中得知,卿云歌和容瑾淮归来的这件事情。

  “你俩终于来了。”卿天一手抱着容轻,一手挥着,高兴道,“快坐快坐,我可跟这群人说了,你们要讲讲这几年去哪儿了。”

  “是啊卿姐姐。”苏沐颜叫了起来,“你们到底去哪儿了?”

  此话一出,声音此起彼伏。

  “说!快说!”

  “对!不说今天就灌醉你们!”

  “大家伙可都看着呢啊,你们两个得把修为封住才能和我们喝酒。”

  流渊和清影微笑,看着鲜活有力的年轻人们。

  真好啊,这才是真正的过年。

  “哇,你们要不要这么狠?”卿云歌挑了挑眉,“知道我酒量不好还想灌醉我?”

  “没事,卿卿。”容瑾淮淡然自若,眉眼间浮着细碎的笑,“封了修为,他们也不是我的对手。”

  这话一出,瞬间引起了众怒。

  有人甚至想过来,强行压倒白衣男子,灌他酒。

  萧沐晨都撸起袖子准备动手了。

  “好了好了。”就在这时,卿云歌笑了起来,“你们可别想灌他,我告诉你们这五年我们去了哪儿。”

  这群家伙,五年不见,却还是那副样子。

  话音一落,大厅中的声音再度一止,连流渊和清影也都直起了身子,侧耳细听。

  “我们去了一个很奇妙的地方。”卿云歌握着容瑾淮的手,微微一笑,声音轻轻,“那个地方叫做——”

  “虚幻大千。”

  **

  世有三千位面,各自运转,而其上之总,名曰虚幻大千——终

  ------题外话------

  好了,正文就到这里了。

  大婚、几个小包子都在番外。

  一路有你们,感谢陪伴。

  一会儿会发一个完结感言,里面有番外和新书的消息,希望都看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