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农门枭妃>目录>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大婚(大结局三)

第三百六十六章 大婚(大结局三)

小说:农门枭妃作者:缥瑶字数:4084更新时间:2018-10-29 07:10:00

  

  两年后

  “姑娘,这些良田价格有些贵…”

  “买!”

  “姑娘,这些荒山面积有些多…”

  “买!”

  “姑娘,这些铺面…”

  “不用问,都买!”

  “姑娘……”

  “不是说了不用问,都可以买!”

  宁子柒有些生气的看了秦良一眼,怎么现在的他变得这么啰嗦了?

  秦良很是委屈的看着宁子柒,“姑娘,不买了,是王,王爷来了…”

  宁子柒手上的动作僵在了原地,接着只听到一个声响,手上的毛笔掉在了桌上,只见她神色慌张的大声喊道,“你怎么不早说!关门,关大门,关全部的门!”

  秦良:“……”

  他还说得不够早?

  宁子柒见秦良的动作有些慢,直接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将他送了出去,然后自己关上了房门,不让门外的人进来。

  连熠其实早在她大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门口,看着秦良被暴力踢出来,他只能是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柒儿,姑娘家家的,不可如此粗鲁。”

  听到他的声音,宁子柒心里有些慌,“哼!我就是这么粗鲁,你能把我怎么样!”

  连熠更是无奈了,“柒儿,这都是第十次了,你难道还没考虑清楚?”

  宁子柒听着他这话只觉得好笑,“哼,你还好意思说第十次?说好了给我时间好好考虑的,结果你是一个月跑一趟,难道京都那边你都没什么事要忙?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摄政王!”

  “柒儿不必担心,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得到你的答案,其他的事情自然有人代劳,他们知道我这样用心帮他们找王妃,都是十分的支持。”连熠知道今天又是跟之前差不多,索性直接靠在了宁子柒的门上。

  他就不明白了,之前都是好好的,为何他一说要娶她,她就彻底的变了,第一次说的时候她逃避,他就想着可能是不好意思,于是便等了一段时间才说第二次,没想到从第二次开始她只要一见到他来就躲了起来。

  今天,是他来到这里的第十次了,因为宫中还有事情需要他做主,他只能一个月往这边跑上一趟,其实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可以一直住在这里。

  可为了以后长长久久的幸福,他就必须先把宫中的事情给安排好。

  宁子柒又不说话了,她的答案,她根本就没有答案好吗?

  她又不是没有说过自己不想成亲,可他完全不接受这个答案,那她还有什么答案給他的?

  “来人,给本王送些酒来。”又一会儿,连熠对着外面喊道,他知道外面有人。

  现在小东西已经搬到她的酒庄来住了,这里的好东西是真的不少,反正今天他是准备耗在这里了,等待的这段时间他也还好的品尝品尝好酒。

  守在外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踹出去的秦良,听到连熠的话,他急忙的让人拿了最好的酒过来给他。

  “王爷,您慢用。”

  连熠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几个玻璃品里面装着的暗红色的液体,突然之间眼睛就酸了,为何,他看着长大,守着长大的小东西,竟然这么抗拒嫁给他?

  “再拿些过来。”想着想着,连熠只觉得心中十分难受,拿起其中一个酒瓶就牛饮起来。

  秦良在一旁看得心疼却又不敢说什么,还要听从他的吩咐多拿些酒来。

  宁子柒在门内将这些听的清清楚楚,她不知道连熠喝了多少,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外面的连熠已经从站着变成了坐着,最后干脆靠坐在了宁子柒的门上,远远看上去就像是醉了一样的瘫软。

  他说出来的话也是越来越让人难过。

  “柒儿,我不知道你为何不愿意嫁给我,你知道吗?自从遇见你之后我就知道我的生活不一样了,有你的日子我才觉得自己像个人,我知道我曾经做过错事,那也是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哪怕你让我去死,可是我又舍不得死,我怕我死了,你又会难过,我知道你会难过的,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肯嫁给我……”

  说着说着,连熠的声音已经带了些哭腔。

  门内的宁子柒内心也是十分的难过的,她不是没有幻想过嫁给他的生活,可是她又对自己没有信心,从小没有父母疼爱的她不知道如何去经营一个家庭,她担心自己无法胜任母亲这个身份。

  连熠还在喃喃的说着什么,宁子柒觉得他应该是醉了,不然他不会这样的。

  他对自己有多好,不光是她自己知道,就连她身边的人都知道,他这样身份的男人能够为一个女子做到如此地步,真的十分难得,这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或许……

  她该选择相信自己。

  ‘咯吱’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宁子柒已经走了出来,看着醉倒在地上连熠,宁子柒心疼极了,上前去将他扶起来,他眼角的泪珠却像铁水一样烫在了她的心上,他竟然……

  “连熠,我今日的话只说一遍,你听到了便听到了,没有听到的话这个话题以后就不要再提,我也很高兴这辈子能够遇见你,你是我几辈子遇到的对我最好的人,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我们在一起的生活,可是我是真的对自己没信心,担心自己没办法当好一个母亲,可是现在,我愿意试一试,就算是我做得再不好,我知道还有你,你一定不会让我当一个不合格的母亲的,连熠,你听到了吗?我愿意,我愿意为你生儿育女。”

  宁子柒的声音很低,像是对连熠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连熠是真的醉了,可他好像听到了自己最想听的话,顿时整个人都高兴的弹了起来,一把抱住宁子柒就开心的转圈。

  宁子柒被他不稳的步伐吓得赶紧抱住了他的脖子,“你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啊~”

  大婚的日子就定在一个月之后,其实连熠是一天都不想多等,可为了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他只能让自己多受些折磨。

  这一个月的时间,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用来在准备这个婚礼,身边的人也几乎没有几个是闲得,可是因为是准备王爷和宁子柒的婚礼,所有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没日没夜的准备都不觉得累。

  虽然贵为摄政王,可连熠的府邸还是建在了五风镇,这是从两年前就开始建设的,这座府邸的设计都是连熠亲自做的,并且全都是按照宁子柒的喜好去设计的。

  京都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原本是属于他的,可她的性格他是再清楚不过了,为了她,他愿意放弃,这也是这两年他大部分时间在京都的原因,因为只有辅佐好新皇,他才能放心大胆的做一个甩手掌柜。

  现在,他的小东西终于答应嫁给他了,他这个甩手掌柜也是当定了。

  成亲的当天,五风镇内到处都挂着红绸带和大红灯笼,彰显着喜庆的氛围。

  连熠的新王府在镇上,宁子柒则是从酒庄出嫁,二十多里的路程,迎亲的队伍在连熠的淫威之下仅仅用了一个半时辰就到了。

  迎亲的人数应该也是空前的多,连熠更是让所有人都穿着喜气的红短褂,唢呐爆竹的声音响彻云霄。

  陈夫人,沈玥她们都来了,从宁子柒上花轿的地方一直将宁子柒送到王府,这一宁启文都是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

  新娘子进门之前,连熠站在宁启文的面前向他保证,“本王以性命起誓,此生只娶一人,如若有丝毫对她不好,本王便无好下场!”

  宁子柒坐在轿子里,将他的话听的真切,当即眼泪就滑了下来,宁子柒啊宁子柒,你到底在想什么,差点就错过了这么好一个男人,幸好。

  古人最重誓言,他却还是以自己的性命起誓!

  宁子柒绝对是风光大嫁,她的嫁妆根本没办法用多少台多少台来形容,之前连熠去下聘礼的时候几乎是将这个世界上能找到的宝贝都给她找了过去,现在她又全部带了过来,大家都知道的是宁子柒可是个赚钱能手,现在的五风镇大部分的土地都在她的手上,她的庄子,作坊,铺子不计其数,上下几十年,都不会再有人比得过她。

  因为这个婚礼,五风镇可谓是万人空巷,连熠的心情特别好,破天荒的一直对所有人都是笑脸,更是吩咐下面的人撒出了不少喜果子。

  “请王爷踢轿门。”花轿旁的喜娘笑着对连熠说道。

  连熠却是一个眼神就扫了过去,吓得喜娘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连熠二话不说直接将宁子柒从轿子里抱了出来,今天要不是自己成亲不宜见血,这个喜娘他亲自就处置了。

  他连熠的妻子,王妃,谁敢给她下马威,就连他自己都不敢好吗?

  再说他连疼她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要给她下马威!

  见到他这一举动都人都是十分的感概,这样的王爷,他们怕是只有占着王妃的光才能看的到了。

  连熠就这样将宁子柒抱着,直到要跨火盆的时候才将她放了下来,以前他是不信这些的,可是因为对方是宁子柒,他不会让任何不好的机会出现。

  牵着宁子柒的手,小心翼翼的跨过火盆。

  “新人到。”唱礼的人是荣老爷子,这是连熠给他的尊敬。“准备拜堂。”

  听到拜堂二字,连熠脸上的笑意更浓,牵着宁子柒并排站好,宁子柒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可却能感受到他手心的湿润。

  他的手想来都是干燥温热的,今日……

  他的紧张是一点都不必自己少啊!

  “一拜天地。”荣老爷子中气十足,语气欢快。

  “二拜高堂。”这高堂自然就是连皓宸和凤雪华了,两人脸上的笑也就一直没有消失过。

  “夫妻对拜。”连熠小心的看着两人的距离,不想因为自己的紧张而撞到她的头,殊不知宁子柒虽然看不见可也是跟他做着同样的事情,不想撞到他。

  “礼成,送入洞房。”

  因为新郎官是连熠,除了大瀛的官员之外来的还有南临的官员们,可不管他们多么位高权重,却没有一个敢闹他的洞房,就连欧阳宴他们都不敢。

  连熠也没有让宁子柒一个人在喜房内坐多久就进来了,之前那个喜娘已经被换掉,现在是新的一个,见连熠过来,废话不敢多说,开始张罗着交杯酒,连熠则是二话不说的掀了盖头,今天的妆是宁子柒自己画的,她不上妆便像仙子,上了妆更是让人惊艳,多了些妩媚,连熠竟然都有些移不开眼,下意识的动作就是赶人,将屋内其他人都赶了出去,即便这些人全都是女人,他都不想让她们多看一眼。

  宁子柒看着两人身上都是大红的喜袍,只觉得幸福满满。

  连熠捧着他的脸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柒儿,我总算娶到了你。”

  宁子柒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笑着。

  忽然间,她整个身子发力,连熠已经被她压倒在了床上,后背被硌得生疼。

  “摄政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宁子柒的男人了,可还记得当我男人要做些什么?”宁子柒骑在连熠的身上道。

  连熠对着宁子柒一个挑眉,“当然记得,首先……”

  “啊~”

  连熠说话间已经将两人的位置调换了,勾着嘴角邪笑道,“首先,我得真正的当你的男人!”

  宁子柒又不是傻子,哪里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可现在她多少还是有些怕怕的。

  连熠一个掌风就将烛火灭掉,放下帷幔,黑暗中两人的呼吸变得更加清晰,连熠的脸慢慢的贴近她的,深情的吻上了她的眉眼,她的唇,随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房中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宁子柒身上的大红嫁衣已经被一双大手一件件的褪去,肌肤相接的那一刹那,两人均是一个颤栗。

  这是一种陌生的感觉,他们却不是讨厌,反而带着期待。

  随着温度的继续攀升,帐内两人的喘息也越来越重……

  黑暗中,他们能够看到彼此眼中的自己的样子,宁子柒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在痛苦和快乐中将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了他,成为了他独一无二的王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