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目录>

285

285

小说: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作者:悠哉依然字数:4081更新时间:2018-10-07 07:58:51

  

  小安守在厉倾城身边哭的撕心裂肺,她从开始去到厉家开始,就一直跟在厉倾城身边,她和厉倾城的年纪也相差不大,两人从来都是相处的十分好的,小姐也从来都是将她当做亲姐妹看待的。

  她的死亡并非年华老去,自然不是轻易能够让人接受的。

  厉冥熠带着莫寒和斯凌方才进了大厅就听到了楼上传来陆陆续续的哭声,他面色一凛大步上楼,房间内,白色大床上,厉倾城小脸毫无血色的躺在上头,已经没了动静。

  于宁和苏西西守在床边,两人哭的不能自已,千羽蹲在苏西西身后搂着她,面色沉重。

  “当家,是我无能,倾城她,去了。”漉铭捶胸顿足。

  莫寒和斯凌哑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往后退了两步。

  前几天还好好的人,怎么就这么没了,他们都是待在当家身边的人,厉倾城和他们的感情也是从来都不轻的,真的就如同他们这些人的妹妹一样的。

  于宁被一个温暖的怀抱从背后抱起,她能够闻得到男人身上淡淡的药香味,将她整个人笼罩起来。

  “倾城走了,她走的很安静。”

  厉冥熠看着床上的妹妹,那张如同朝阳般灿烂的笑脸,如今已经是死气沉沉,再也看不到朝气蓬勃的样子了。

  原来,死亡真的离人很近的样子,像是触手可及的地方。

  “我们回家。”厉冥熠起身,身后的莫寒和斯凌上前,将厉倾城连同被子一起抱起来,跟在厉冥熠身后往楼下走去。

  漉铭走到另外一个房间内,将裹着小被子的孩子也抱了出来,看向苏西西和于宁的脸,他悲从中来,“孩子,刚刚已经断气了……”

  如果不是依靠着厉冥熠的话,恐怕现在她已经倒在床上了。

  才不过一个星期以前,她和厉倾城还兴致勃勃的猜想,肚子里的孩子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将来会是长得像于宁还是厉冥熠。

  那时候厉倾城笑着说她打算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两个孩子之间有个伴,这才是最幸福的样子。

  那时候还满怀憧憬的女孩子,现在已经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

  “给我吧。”于宁直起身体,对着漉铭伸手。

  漉铭将怀中和厉倾城一样失去了呼吸的孩子递给了于宁,她拨开被子,看到了孩子变得青的小脸,十根手指紧紧的抓住了被子。

  “我们回家了。”

  厉冥熠紧紧的搂着她,那双暗沉的眼眸当中,似有晶莹之色透过,慢慢的有透明的液体跟着落在地上了。

  商芸等在楼下,看到楼上的人下来的时候急忙迎上去,看到了莫寒怀中厉倾城从被子里露出来的小脸,捂着嘴痛哭流涕。

  商洛接到消息回了商家,才不过刚进门的功夫,就看到了被子包裹住的尸体,他脚下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在起来冲了过去。

  “倾城!”

  “倾城!”

  斯凌挡住了冲过来的男人,他劲道十分的大,已经是失了理智了的。

  斯人已去,于宁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但是她还记得,厉倾城到底都在要厉冥熠不要迁怒商家,她心里,一直到最后一口气吞下去的时候都在为商洛打算。

  已经够了。

  “她死了,孩子也死了,按照她的意愿,死了之后她是厉家的女儿,不进你们商家的祖坟。”

  “倾城!”商洛伸手,指尖几乎能够触碰到女人的脸颊,却被斯凌死死的控制住,“把她还给我,把她还给我!”

  那是他的妻子,那是他的孩子……

  “商洛,你好自为之吧。”于宁神情恍惚的说完这句话,抱着怀中的孩子离开,身后传来男人痛苦的嘶吼。

  厉倾城的葬礼办的很简单,只有几个少数的亲友在场,对于厉倾城来说,这就够了。

  她的墓和老当家的墓地在一起,一旁还有留给星儿的墓碑,于宁和苏西西身穿黑色的衣服,看着面前的厉冥熠蹲在厉倾城墓碑前擦拭的样子。

  他的这些兄弟姐妹里头,厉倾城和厉冥熠的感情是最好的,尽管他们并非一母同胞,虽然厉冥熠从来都不说出来,但是在他的心中,这个妹妹,是很重要的存在。

  W抽抽搭搭的哭着,他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已经准备要被火化的厉倾城,那是他从小疼到大的丫头啊,从那么一小点就带着,到现在,却并没有看到她孩子出生的样子。

  “当家,商洛自杀了,现在已经送进了医院。”莫寒走过来去到了厉冥熠身边小声说道。

  商家发现的及时,也不知道人还能不能救回来。

  于宁闭眼,头顶的阳光灼眼,她连着两天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一躺在床上闭眼就看到厉倾城的脸,就这么耗着整整三天。

  厉冥熠收回手上的丝绸帕子,伸手给她倒了杯酒,“倾城,我们从来都没有一起喝过酒,今天,大哥敬你三杯。”

  苏西西和千羽并排站立,她手上抱着那个女孩子最喜欢的花儿。

  “第一杯,敬你自小的尊重喜爱。”厉冥熠抬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第二杯,敬你的殚精竭虑,和为我所谋。”

  “第三杯,敬你的至死不悔……”

  他知道自己从来都是冷情之人,从来都不对任何人的死活感兴趣,但是厉倾城,从头至尾,都在他心里。

  “商洛走了也好,至少他不用在暗无天日的愧疚里过一辈子。”苏西西突然开口道。

  一旁的安娜张口说,“我听小安说,那天商先生将那些小姐做好的,已经冷掉倒进了垃圾桶里的饭菜都捡出来吃了个干干净净。”

  他心里,厉倾城的位置,应当也是不轻的,现在人已经不在了,在去想这些已经是没有意义的了。

  厉冥熠起身,高大挺拔的身影矗立在墓碑前,背影透着荒凉的味道,于宁上前一步,拉着他的手,两人掌心的指纹紧紧贴合在一起。

  “走吧,我们回吧。”

  苏西西揉揉发红的眼眶,这两天没日没夜的总是想流眼泪,厉倾城从此长眠于此了,于她,也许真的是一个好归宿。

  从出生开始就被人规划好的棋子生涯,终于结束了,她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自由不是吗。

  “哭了三天了,她在上面看着也不会好受的,你别难过了。”千羽看着苏西西安慰道。

  后者垂头,默不作声的走着,葬礼办的很是秘密,没有几个人知道,安安静静的走,想来也是厉倾城的意思吧。

  “昨天晚上爷爷打了电话过来,问你这两天为什么不回去看看,今天葬礼也办完了,晚上我们一起回去。”

  现在就是应该带着苏西西出去走走,散散心,让她暂时先把这件事给忘记了,是最好不过的了。

  “知道了。”她没精打采的点头。

  于宁和厉冥熠两人身上都是穿着黑色衣服,她一步一步的跟着厉冥熠走着,这两天岛上的气氛沉闷,总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厉安诺前天来了,但是被W毫不客气的赶了出去,如果当初不是她的牵线搭桥,这厉倾城也不会嫁给商洛,最后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说去说来,W是把所有的错都归在了厉安诺身上了。

  现在他心里急需一个宣泄口,每个人心里都不舒服,也就没那么多人去调解了,厉倾城的一生内,厉安诺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却也是一个罪魁祸首一样的存在,实在让人原谅不起来。

  “明天外公让我们回去吃饭,说是外婆的生日。”于宁张口道。

  男人搂着她往前走,“今晚让漉铭给你做个全身检查之后,我们再决定。”

  虽然那边的事情很重要,但是于宁现在怀孕了本来就不是那么适合坐飞机,再加上经过厉倾城这件事情,她精神上遭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和打击,现在身体怎么样,还未可知。

  “我没什么不舒服的,你放心,我还没有那么的脆弱。”于宁安慰道。

  斯凌从那边快步走过来,对着两人张口,“当家,厉泽抢救过来了,现在找不到厉冥睿了。”

  “找不到人了?”于宁惊讶出声,“怎么回事?怎么会找不到呢?”

  “不清楚,汤兰那边也在找厉冥睿的动静,但是这人就跟消失了一样,没有踪迹了。”

  厉冥睿应该是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而离开了意大利了。

  “随他去吧,他已经不会再作什么了。”厉冥熠张口道。

  一个人的信仰崩塌是最可怕的事情,厉冥睿那样不可一世的人,面对这样不堪的身世,一时半会儿走不出来是正常的事情。

  “我会安排人继续跟踪,对了当家,厉冥枭来了。”

  厉冥睿的同胞弟弟,和厉冥睿不同的是,他是老当家厉泾的骨血,和厉冥睿不是一个父亲。

  “他说,是来悼念小姐的。”莫寒跟着开口道。

  “让他进去吧,他也是倾城的哥哥,应该来的。”于宁张口放人。

  于宁大老远的就看到了带着白色鲜花走过来的厉冥枭,她当然知道这男孩子肯定是有话想要和厉冥熠说的。

  两人走到了那边的花园当中坐下,安娜取了果汁过来给他们解渴,两人捧着果汁眺望远处的海平面。

  “等到孩子长大之后,我们都老了,那时候你就开着房车带着我去周游世界吧。”于宁张口提议道。

  “好啊,我会带着你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那等到我们都老了走不动了,就回到你给我买的房子里去,在哪里安安静静的度过春夏秋冬,等待我们的死亡来临怎样?”

  “好,都依你。”

  厉冥枭很快祭奠完了厉倾城,跟在莫寒身后往这边过来,他们想的都没错,有些事情厉冥枭总是要搞清楚的。

  他年纪原本也大不了厉倾城几岁,长的就和现下流行的小鲜肉花美男一样的,十分惹眼。

  厉冥枭对着于宁点头,对面的女人回了个笑容。

  “当家,我有事情要问您。”

  厉冥熠点头示意他问吧。

  得到了许可的厉冥枭并没有放肆,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哥哥他,有没有在您的手上?”

  他前两天去了北极,那边消息接收的慢了些,等到回来的时候就听了个大概,其中最震惊的莫过于厉冥睿的身世。

  厉泽是大哥的亲生父亲,这点让他险些回不过神来,汤兰这两天也是毫无顾忌的守在医院里头陪着厉泽,那里已经是被厉家包围起来了,一点风声都透不出去。

  为了厉家的名声,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外传出去,不过倒是厉冥熠给了厉夫人权利,厉泽现在完全是在厉夫人的掌控之下,汤兰是完全见不到人的。

  想要见人,只能够经过她的同意,那些年受到的折磨,现在也全部还给了那两人。

  “不知去向。”厉冥熠最终给出答案。

  厉冥枭松了口气,至少不在当家手上,但是不见踪迹,始终还是令人担忧的。

  “大哥,好好照顾自己,我要去北极了。”

  厉冥熠看着这个最小的弟弟,他好像也从来都是长不大的样子,因为身边总是有了庇佑,所以让他从来都是被保护的样子。

  现在他身边的大树一棵一棵的倒下了,最终只剩下他一个人。

  “什么时候回来?”

  “归期未定,但是我会在远方祝福你。”

  也会,为哥哥的所作所为赎罪。

  “自己保重。”厉冥熠抬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苏西西拉着千羽往机场过去,两人身上换了轻松的衣服,不再是那样沉重的氛围。

  “我们先去看看爷爷,然后再到东南亚去,那边有我的一些东西需要带走。”

  “我也要带着电脑出门的。”

  作为一个IT天才,她肯定是要带着电脑出门的。

  “那种东西一路上都能够找到的。”

  “我不管,我就要带。”

  “行行行,带带。”

  看着远去的两人,地上阳光拉长了两人的影子,他们比肩而立,相互依偎,未来的生活里,总是会有人离开或者加入,你需要时常保持一颗欢迎和欢送的心。

  因为人生,是一首离别的交响曲,谁又不是谁人生的过客呢。

  ------题外话------

  这个是结局,其他的会放在番外里,么么哒,明天开始番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