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盛宠毒女风华>目录>

第156章 全文完结

第156章 全文完结

小说:盛宠毒女风华作者:单晓丹字数:4767更新时间:2018-09-10 14:22:18

  

  盛京。

  祁景焕看着手中刚收到的来自华池城的消息,阴鸷的双眸缓缓的眯了起来,唇角微微的扬了起来:“来人呐!立即吩咐下去,本王要进宫!”

  “是。”侍卫连忙下去准备。

  “王爷,您真的考虑清楚了?”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翩然而至,沙哑的呻吟带着一丝难掩的戾气。

  祁景焕扫了眼面前的人,冷笑一声,淡淡道:“本王等的已经够久了,如今本王不想再等了!”

  “幽州那边……”

  “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祁景焕扬了扬手中方才拿到的消息:“如今只要本王开口,这天下便是本王的天下!哈哈哈……”

  久经不绝的笑声一直盘旋在整个景王府。

  另一边。

  “王爷,这是王妃刚派人送来的消息。”墨清将手中的信函交给祁瑾熠。

  “可以开始行动了。”祁瑾熠将看完的信函收好,看向墨清道:“吩咐下去,让宫里的人全都准备好,务必要防住祁景焕。”

  “幽州那边……晋王能不能赶得及?”墨清仍有一丝顾虑,若是晋王不能赶到,那他们所做的这一切根本也就阻止不了祁景焕。

  “祁景焕那边最少也要准备两日,两日,足矣了。”祁瑾熠眯了眯眼睛:“本王要一击即中。”

  “是。”

  入夜,边关将士时刻紧盯着十里开外的南姜敌军,唯恐他们连夜攻城,然,另一侧城门脚下几道身影悄然出现。

  “一会儿菱悦和艳秋你们两个去左侧,冰洛和上官筠你们跟我去右侧。”兰诺朝四人打了个手势:“到时候看我手势行事。”

  四人点头。

  随之几道身影再次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暗夜里。

  城门之上,沐音看着夜幕下的远处,凤眸微敛,不知在想些什么。

  “音儿,你在看什么?”江若修凝眉道。

  “快了。”沐音缓缓开口道。

  嗯?快了?

  不待江若修开口,沐音骤然转眸看向江老爷子,道:“外祖父,可以开始夜袭了。”

  江老爷子神色一凛,朝身后的副将当即打了个手势,只见那副将点了点头,片刻功夫,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之时,城门之下十里开外的南姜敌军陡然火光冲天,紧接着便是一声高过一声的高呼。

  “将军死了!”

  粼二陡然被杀,然,就在南姜将士还未回过神来之际,城门大开,喊声震天,城内几日以来第一次发起主动进攻!而且乃是夜袭!

  群龙无首,且在人心惶惶之际,南姜将士顿时慌了。

  此役南姜敌军落荒而逃,华池城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城内自是一片欢呼喜悦!

  然,沐音等人却不能多待,将驻守在此的人安全妥当,便带着卓风等以及江家众人离开了华池城,前往盛京出发。

  盛京。

  早朝过后,待所有人退下,祁巍独坐龙椅之上,看着殿外,神色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

  “皇上,景王殿下在外求见。”李公公小心翼翼的走到祁巍身侧,悄声道。

  “咳咳。”祁巍原本尚可的面色陡然阴沉了下来:“让他给朕滚!”

  “父皇!儿臣好意来看您,您不能每次都这么不领情啊。”陡然,祁景焕的身影出现在大殿之上。

  “放肆!谁让你进来的!给朕滚!”祁巍倏然将手中的奏章扔了过去。

  “呵。”祁景焕冷笑一声,轻而易举的将奏章拿在手里:“这么久了,父皇可是想清楚了?”

  祁巍自然知晓他所说的是什么事,当下面色一沉,厉声道:“你做梦!朕告诉你朕就是死也不会将这位置交给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祁景焕闻言神色并未改变,而是缓缓道:“儿臣知道父皇不会答应儿臣,所以今日儿臣前来是特意让父皇退位让贤的,父皇坐了这么久的位置也该换个人坐坐了!”

  祁巍陡然瞪大了双眸,指着他满眼的不敢置信:“你……你竟敢……逼宫!”

  祁景焕淡淡一笑,负手而立:“话别说的这么难听,若是父皇早些就答应儿臣,哪里还会有如今这一幕呢?不过……若是父皇现在答应,您还是可以安安稳稳的当您的太上皇,享尽清福,如若不然……”

  祁景焕眯起了眼睛。

  “如若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杀了朕吗?!”祁巍倏地一下站起身,指着祁景焕怒道:“你当真以为朕奈何不得你吗?!”

  “儿臣当然不过做出刹父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不过……”祁景焕淡淡道:“父皇若是不配合的话,那可就莫要怪儿臣了。”

  “你!你……来人呐!来人呐!”祁巍双眸赤红,怒声震天。

  可唤了半晌大殿却还是空荡荡的几个人,根本就无人前来。

  “父皇,儿臣劝您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祁景焕缓缓道:“您就算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过来的!”

  “朕的御林军呢?!朕的御林军何在?!”祁巍大怒。

  话音落地,只见其一队精兵进殿,领头之人赫然正是御林军副将王舒!

  “属下参见景王殿下!”

  “王舒!你……你……”祁巍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明明该是御林军副将的人,怒急攻心,却是陡然咳了起来:“咳咳……”

  “皇上,皇上……”李公公连忙将人搀住坐下。

  “父皇,如今这皇宫上下可都是本王的人,您还是乖乖退位的好,这样还少受点苦,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又怎样?”祁景焕的话还未说完,陡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只见祁瑾熠的身影缓缓从转角处走出,一改从前羸弱不堪的身形,此刻的他神色漠然,气色红润,凌厉的双眸好似一把利刃,让人不敢逼视,哪里还有半分之前的影子?

  “祁瑾熠?!”祁景焕满目诧异,却在下一刻便笑开:“呵!你在这里刚好,倒也免得本王再派人到幽州去寻你!”

  在他看来,祁瑾熠不过一人尔尔,就算他出现在这皇宫又能如何?今日这情形他早已谋划了多年,不可能会因为他的出现而有所改变!

  “祁景焕,你错就错在太自负!”祁瑾熠冷冷的看着他:“你以为你真能心想事成吗?!”

  祁景焕丝毫不以为:“怎么?就凭你?”

  一个病了二十多年的病秧子也想阻碍他的计划?!不可能!

  “呵!”祁瑾熠冷笑一声,抬手一挥:“来人呐!”

  话音落地,大殿上陡然涌现一批铁甲护卫,各个手持长剑,列成一排,与之形成对峙!

  祁景焕看着这陡然出现的一批人,震惊之余却是不屑的冷笑:“祁瑾熠你以为这些人能与我的五十万大军相抗衡吗?!别做梦了!就算再多十倍的人,也不能奈我何!”

  话落,猛一拍手喝道:“都给本王进来!”

  话音落地,大殿却无一人进来。

  祁景焕面色微变,扫了祁瑾熠一眼,朝身侧的王舒道:“人呢?!怎么回事?”

  “自然是被拿下了。”只见那王舒一改先前的神色,朝祁瑾熠拱了拱手道:“熠王殿下,任务已经完成了。”

  “你!王舒!”祁景焕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双眸阴鸷的盯着王舒:“你竟敢背叛本王!”

  “王舒并没有背叛你。”王舒缓缓开口道。

  在祁景焕怒不可遏的目光下缓缓抬手抚上面庞的另一端,“嗤拉—”一声竟是撕下了一张**来,再看那容颜赫然正是秦桑的手下,南姜之时扮做那小顺子跟在沐音身边的人。

  祁景焕愤怒的神情逐渐变为震惊:“你是谁?”

  “王舒”挑唇笑了一下:“自然不是景王的人。”

  祁景焕此刻自然意识到了变化,眸色一沉,飞身就欲朝着皇上的方向而去,却不想还未靠近身前便被一道掌风袭来,眸色一变当即闪身避开,却仍是被伤了一掌。

  擦了下唇边的血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祁瑾熠……你没病?!”

  祁瑾熠扫了他一眼,嗤笑一声:“很高兴你意识到这一点,不过,已经晚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祁景焕根本不肯相信:“你明明就是个病秧子,明明身中剧毒,不可能没事!这根本就不可能!”

  他一直派人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根本就不可能没事!如果他没事,这些年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祁瑾熠自然没有那个精力跟他解释:“祁景焕,认输吧!”

  “想本王认输?不可能!”祁景焕陡然飞身而起,径直朝着祁瑾熠而去。

  祁瑾熠目光一冷,身形朝后一闪,自腰间快速抽出一柄长剑来,脚尖点地人便迎了上去。

  两人的身影顿时缠斗在了一起。

  祁景焕原本有些不屑的神色逐渐却变得凝重起来,手上的动作也越发的焦急了几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年来他的病不仅是装的,就连武功也都是装的!

  然,就在他再次袭击之时,祁瑾熠却陡然动了,身形向后一扬,与此同时右手向前快速袭击,祁景焕躲闪不及,胸前被长剑狠狠划了一道,人也跟着重重甩了出去。

  “拿下!”随着一声令下,祁景焕当即便是被人钳制住了身形。

  祁景焕狠狠挣扎了两下,阴狠的神情带着一丝别样的快意:“你以为将本王拿下,你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本王告诉你们!不可能!”

  “呵!你们大概不知道吧?你们如今守着的皇宫不过就是一个虚有其表的空壳而已!本王倒要看看你们还能怎么办?哈哈……”

  计划失败,祁景焕早已什么都不顾忌了。

  祁瑾熠蹙眉:“你动了国库?”

  祁景焕挑唇冷冷一笑:“你不是很有本事吗?本王倒要看看你怎么来填补这空虚!”

  “孽障!孽障!”祁巍气的发抖,饶是他早就料到祁景焕会走到逼宫篡位这一步,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是趁着把持皇宫这段时日竟是将国库搬空了!

  简直混账!

  “呵!”祁景焕心中早已对所谓的父皇死了心,此时听到这骂语,心中早已再无半点波澜,就算他搬空国库又如何,这些都是他祁巍欠他的!凭什么一样都是皇子,偏偏他就是那个受尽委屈却依旧不得翻身的皇子!凭什么!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受人欺凌的存在吗?

  “本王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这是他最后的傲骨。

  “是么?”陡然,一道声音自殿外响起。

  一旁神色冷峻漠然的祁瑾熠闻言眉宇顿时柔和了几分,满目柔情,哪里还有方才的半分神色?

  但只见一道火红色的身影款步走进大殿,凌然的身姿,清冷的容颜,摄人的凤眸微微上挑,唇角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

  “音儿。”祁瑾熠将人拥入怀中:“怎么赶得这么急?怎么样?身子有没有不适?”

  “只是有些想你,就赶来了。”沐音抬眼看着身前的人,眸间似有星光闪烁。

  从边关赶来行程的确是有些紧张,但这几日快马加鞭好在也是赶到了。

  祁瑾熠勾唇一笑,冷硬的面容霎时柔和起来,却是笑着道了一声:“傻瓜。”

  祁巍看着眼前的情形,眉眼间却是有些欣慰,然,又有些眷恋,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沐音。”祁景焕看着眼前的人,阴狠的双眸却是微微眯了起来。

  沐音退开些许,缓缓开口道:“景王是不是对丞相还在心存期待?”

  祁景焕眉目一动:“你什么意思?”

  沐音淡淡道:“丞相的信件景王不是已经收到了么?”

  祁景焕却陡然恍然:“是你?!这都是你做的?”

  难怪如此周密的计划会落空,原来……原来……

  “宁振安本就是南姜细作,自然要拿下。”

  南姜细作?

  祁景焕俨然不信:“这不可能!”

  宁振安怎么可能会是南姜细作?!他在北楚几十载,更何况已经身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可能是南姜细作?

  “你也真是悲哀,身边的人底细都没有弄清楚,呵。”沐音嗤笑一声:“或许你们会在刑场遇见。”

  “压下去!”祁瑾熠沉声道。

  铁甲护卫正欲将人压下,但只听沐音的声音陡然响起。

  “等等。”沐音道:“祁景焕,你可知本妃的身份?”

  祁景焕冷眼扫过,目光却满是阴鸷。

  “本妃是云门门主。”沐音缓缓道。

  云门门主掌尽天下财富,何须担心国库空虚?

  在不甘与震惊中,祁景焕被压了下去。

  “这……这是真的?”饶是祁巍也被这道消息给震惊了。

  熠儿的王妃竟然是云门门主?!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云门门主?!是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云门门主?!

  这简直比祁景焕逼供篡位还要让他来的震惊。

  “音儿的身份不便透露,所以才会对父皇有所隐瞒。”不待沐音开口,祁瑾熠便是解释道。

  “望父皇见谅。”沐音亦是微微点头。

  祁巍看着沐音半晌,却是陡然笑了起来:“好,好啊。”

  皇宫外,晋王带着几十万大军将祁景焕的兵马团团围住,并将其带头将军斩于马下,此番叛乱方才终结。

  一个月后,祁景焕与宁振安等人一同被压赴刑场,斩于邢台,鲜血染红了整个刑场,堪称北楚之最。

  然,不久,祁巍因身心俱疲驾崩于元年一七五年,遗诏立三皇子为太子,继承皇位,沐音为皇后,打理后宫,然,熠王却久未登基,直至沐音产下一男一女龙凤胎,祁宗政与祁幼芙,听闻熠王对其女疼宠有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直至会走路以后便很少走路,而小世子却在一岁之时,便被册封为太子,次年不到便登基为帝,年号为政,自此,熠王便带着王妃与女儿踏遍山河游遍山水。

  而宫里小皇上身边唯有太傅江老爷子与翰林院之首江若衍辅佐在侧。

  政年一一八年,祁宗政率众亲讨,一举拿下南姜,南姜落败归降,政年二二五年,西汉归降,自此一统天下的格局形成。

  全文完。

  ------题外话------

  自此全文正文完结啦!接下来会不会写番外不一定,如果写可能会写宝宝的番外,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