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无敌懒妃>目录>

289 大结局

289 大结局

小说:无敌懒妃作者:一株小葡萄字数:5263更新时间:2018-09-02 07:30:23

  

  怎么回事,为何不能出去?难道那些魔鬼想要把他们关起来,屠杀殆尽?

  这样的认知让众香客心里越发恐惧,他们疯狂地砸着眼前不知何处存在的障碍,用尽全力,歇斯底里,却没有丝毫用处。

  “阿弥陀佛。”一句佛语在天音寺上空响起,众人的心都不自觉地平静下来,他们转过头看去,却看到白衣男子与青衫男子正在厮杀,气劲剑光所过之处,整栋楼都摇摇欲坠,让人心惊胆战。

  双手合十打着佛语的普惠大师满脸慈悲地看着两人,脚步动了动,似乎想要离开两人的厮杀范围,却被白衣男子以气机锁定,只要他试图离去,便会遭遇毫不留情的一击。

  “大师,大师,快救救我们,我们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看到普惠,香客们都高兴起来,听闻天音寺的这位大师有通天彻地之能,肯定能把他们救出去。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伤了老衲寺中僧人,老衲虽是出家人,却也要为他们讨回公道。”普惠悲天悯人地说道,右掌丝毫不留余地地向简璃拍去。

  “你终于肯出手了。”被两人围攻,简璃却不慌乱,赤金色双眸里仿佛燃烧起两团火焰,一瞬间把气势提到了顶点。

  不止是离得近的香客,就连天音寺外围的香客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迫,前一刻还晴朗明媚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黑沉沉地压在头顶,令人呼吸困难。

  香客们看到如此激烈的战斗,不仅没有丝毫激动,反而满心惶恐,此刻只想离开这里。

  皇甫溟转头看一眼三人交战处,狂风呼号,响声震天,如此强大的威势,连他都暗自心惊。

  “皇甫殿主,把人放下,我们不会为难你。”

  皇甫溟转过身,前路已被人阻拦,男子一头银发在风中飘荡,极为晃眼。

  天玑左右两侧站着五名男女,把寺门挡在身后,众香客纷纷散开,给这些凶神恶煞腾出位置。

  皇甫溟随手把十一扔到一边,嘴角勾出一抹邪肆的弧度:“就凭你们,也想阻拦本座?”

  “若是在平时,或许有些难度,可是现在……”天玑看一眼冷脸站在旁边的黑衣男子,接着道:“皇甫殿主现在是什么状态,您自己应该更清楚。”

  “不说刚才耗费了大量内力取了多人性命那一招,就只是刚才,你为十公子疗伤,所需要的能量,也不是现在的你所能承受的。所以,你现在只是在逞强罢了。”

  皇甫溟赤眸微眯,眼尾微挑:“本座是不是逞能,你们很快就知道了。”

  “咳……你们……是七星楼的另外六星?”苏千澈动了动,从皇甫溟怀里钻出来,站在他身侧,看向眼前六人。

  天璇也是七星之一,只是被留在了千府。

  天玑默然不语,他曾说过不参与与眼前少年的争斗之中,只是事情总是会朝不可控的方向而去,他也毫无办法。

  他不回答,便算是默认了,苏千澈此刻也总算明白,天音寺就是七星楼的大本营。

  若是如此的话……

  “七星楼楼主,是普惠?”

  天玑依旧没有答话,到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

  楼主已经计划好,把璃王和十公子一举拿下,虽然中途皇甫溟变了卦,可对十一的控制却很到位,至少把最危险的十公子废了。

  皇甫溟也因为给她疗伤损耗了大半精力,已经无需担忧。璃王和十一带来的人在外面与无音帮众厮杀,京都里,二皇子拖住了简泽轩的脚步,简泽轩也无法前来救援。

  璃王虽然有些棘手,有楼主和主,拿下他也是早晚的问题。

  用近百号七星楼杀手换两人没有还手之力,此次战斗可以说很划算。

  若是璃王和十公子出事,本就已经混乱的东刖必然再次大乱,到时候,北夷与南绥的军队踏进东刖,就不会再遇到有效的反抗,拿下东刖,指日可待。

  对于天玑的再次默认,苏千澈有些懵,虽然知道普惠不像是普通的和尚,可对方突然从一个普度众人的高僧变成了一个杀手组织的头领,还是让人心里激起了无数波澜。

  不仅是她,周围的香客听闻之后,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本以为是有得道高僧坐镇的寺庙,没想到却成为杀手组织的窝点,这种反差简直让人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晏景修,无音,普惠,七星楼,不管他们在计划什么,她都要阻止。

  “你刚才说,皇甫为我疗伤,损失了什么?”苏千澈手指微动,感觉到身体里澎湃的能量,不由缓缓握拳。

  “小东西,你想太多了。”皇甫溟也不管那么多人盯着,手指勾起苏千澈下颚,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本座救你,不过是顺手为之。”

  苏千澈抬眸看他,他的表情一如既往地邪肆,赤色狐狸眸中带着一丝不屑,似乎从未把她放在眼里。

  她差点就信了。

  长长的眼睫颤了颤,雪白指尖微动,右掌上再一次染上一层红色的光。

  看到她的动作,天玑身边五人心里都有些慌乱。

  这个少年的能力,他们见识过,即便是在远处,也能感受到巨大的压迫感,仿佛整颗心都被揪住,只要对方手指轻轻一动,便能轻易取走他们的性命。

  唯有天玑神色如常。

  “十一剑上被涂了药,被刺伤之后,便会流血不止,若是再用能力,身体会承受不住,‘嘭’。”最后一个字自动消音,天玑右手虚握,随后五指张开,做了一个炸开的动作。

  “不仅如此,以后别说是你的能力,就连你想要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生活,都难以做到。”

  一直沉默的黑衣男子闻言,身体再次颤抖起来。

  无须天玑提醒,苏千澈便已经感觉到喉咙一阵腥甜,小腹处已经被止住的伤口又再次向外淌血,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反噬已经千疮百孔,即便外面完好,身体里的机能却几乎已经断绝。

  只是这些,她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来。

  皇甫溟下意识扶住她,狭长的眸看向天玑等人,眸底血色翻腾,右手虚握,一柄血色铸就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这么啰嗦,你以前刺杀的目标,都是被你烦死的吧。”皇甫溟似笑非笑,揽着少年腰身,直接冲向天玑六人。

  天玑等人正要反击,突然地面一阵晃动,仿佛地震一般,随后便是蛋壳破裂般的清脆响声,寺庙铁门猛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打飞,里面众香客慌忙避让,引起一阵阵慌乱的尖叫声。

  仿佛无形的纱膜被破开,众人终于能看到门外的场景。

  大门口处,站着两行神色肃然的兵卫,他们身穿软甲,包裹着健壮的身躯,此刻他们正保持着双手前举的动作,手上的内力刚刚撤去,显然大门是被他们打开的。

  这些兵卫站直身,从两边分散开来,中间空出一条路,一身衣面色沉静的简泽轩快走几步上前,正要踏进寺里,却有一血衣身影从旁飞过,简泽轩沉喝一声:“动手!”

  身后众人齐齐举剑,正要一举击杀逃跑的人,又猛然听到焦急的喊声:“住手,快住手!”

  皇甫溟怀中抱着的,不正是小千吗?简泽轩冷汗涔涔,若是刚才真的动了手,小千就会烟消云散!

  就这么片刻的耽误,血衣男子已不见了踪影,简泽轩有心去追,却又很快被寺里巨大的动静吸引。

  待看清楚里面的情况,简泽轩握了握拳,一挥手,身后众人鱼贯而入,把整个天音寺团团包围起来。

  简泽轩回头,看向皇甫溟消失的方向。

  小千现在已经没有危险,可简璃绝对不能出事,现在东刖局势不稳,还需要他的配合,否则,东刖这块大蛋糕很快便会被吞掉。

  苏千澈从皇甫溟怀里探出头来,只看到简泽轩的脸一晃而过,便没了踪影。

  “怎么,舍不得?”微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男子胸膛微微震动,苏千澈下意识往外挪了挪。

  “我现在可以自己走。”苏千澈声音淡淡,想要从男子怀里挣脱出来,只是微微一动,牵扯到伤口,她疼得差点尖叫,却硬生生忍下,表情依旧平静。

  十一默默跟在二人身后,一言不发。

  皇甫溟看一眼苏千澈,忽然低下头,在她脸庞上轻吹一口气,“苏小姐,不要任性,以免增加不必要的负担,行吗?”

  苏千澈身体一僵,挣扎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

  “或者说,你想让他抱着你。”皇甫溟睨一眼斜后方的十一,不屑笑道:“可惜,他只剩了一条手臂,看他流血的架势,能不能活下去都很难说。”

  苏千澈面色发白,十一的脸更是白得不像话。

  “乖乖呆着,听清楚了?”皇甫溟扫一眼少年的小腹,手指覆在上方,“弄得这么狼狈,真难看。”

  苏千澈不说话,却侧过头去,不再挣扎。

  皇甫溟飞得很快,却也很稳,如履平地,本就失血过多又身受重伤的苏千澈渐渐迷糊起来,只是她一直担忧简璃,怎么也无法睡过去。

  若非知道自己留下只会增加简璃的负担,她又如何会离开?

  简璃一人,可能应付晏景修等人?

  小六能不能赶过去,能否帮上忙?

  “你很闲?”皇甫溟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千澈没有睁眼,却能感觉到他在看着她。

  男子没有再说话,苏千澈能听到他刻意压制的喘息声。

  他很累,苏千澈能感觉到。

  半晌,一只微凉的手指覆在她的脑侧,似有无形的力量灌进脑海,苏千澈还来不及思考,脑海里便一阵模糊,很快便沉沉睡去。

  ……

  傍晚时分,床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眼底有些迷蒙,很快便又恢复清明。

  浑身充满了力量感,小腹处的疼痛已经消失,连千疮百孔的身体都似被完全修复。

  苏千澈疑惑地抬手摸了摸小腹,却摸到一片光滑的皮肤,伤口仿佛从来不曾存在。

  她猛地坐起身,掀开被子,低头,果然看见小腹处光滑一片,别说是被长剑刺穿的血洞,就连一道小划痕都没有。

  身体再没有一丝疼痛难受,因为反噬受到的创伤,也仿佛从来没有过。

  顾不上去想是谁给她脱得衣服,苏千澈快速穿戴整齐,下了床,又披上厚重的披风,往房间外走去。

  房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魅香,想来皇甫溟离开并没有多久。

  出了房间,便感受到大厅里热闹的气氛,苏千澈目不斜视,快速敲响了隔壁房门。

  这里是玉春楼,三楼最右边的房间是皇甫溟平常休息的地方,平时苏千澈前来,甚至无需敲门,房门便会被提前打开,房间里会有一个一身血衣,面容邪魅的男子半倚在床榻上,用一双勾魂的眸风情万种地看她。

  现在,苏千澈敲门已经敲了数次,却无人应,房间里点着灯,说明有人在里面。

  一丝寒风从窗口吹进来,从领口袖口钻进苏千澈身体,她下意识拢了拢外袍,却突然发现,她分明穿得不多,可现在竟没有感觉到丝毫寒意。

  一个惊悚的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苏千澈浑身僵硬,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冰水,手脚发凉。

  “皇甫,开门!”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用力砸着房门。

  ‘嘭’

  房门像是受到强大的冲击,瞬间四分五裂,木头碎屑四处翻飞,苏千澈怔愣地看着这一幕,一时回不过神来。

  “公子,请进。”老鸨站在床前,看到门外的苏千澈,神色复杂。

  苏千澈微垂下头走进去,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把手缩进衣袖里,手指缓缓握紧。

  “老板,属下先行离开。”老鸨对床上的人鞠了一躬。

  “不必。”皇甫溟道。

  老鸨正要移动的脚步停下,又老老实实地站了回去。

  苏千澈走到床前,低垂着眸看他,她有很多话想问他,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皇甫溟身上盖着锦被,除了面色有些发白,看不出其他异样。

  “苏小姐这么着急前来,有何事?”皇甫溟淡淡勾唇,唇角的弧度依旧邪肆惑人,“有事快说,本座不想浪费时间。”

  “你……”

  “你是想问简沐欢的解药?用你的血就可以。本座这里不欢迎你,以后,你别再来了。”他用极淡的话,说出惊人的答案,不等苏千澈说话,他又对老鸨道:“送客。”

  “我……”苏千澈想说话,却被老鸨不客气地打断,“公子,请。”

  苏千澈眼睫颤了颤,看到男子闭上眼转过身,明显不愿理她的模样,心便狠狠下坠,离去的脚步变得沉重无比。

  走过梳妆台旁,苏千澈下意识转头,想要透过铜镜看看男子的背影,却猛然发现铜镜里的人似乎变了样。

  眉心的印记竟然没有了!

  直到出了房门,苏千澈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老鸨把人送出去,又回来,刚才忍下去的眼泪又止不住落下:“老板,您为何要这么做?”

  皇甫溟没有回答,他把放在被子里的手拿出来,看了看如树枝般干枯的手指,嫌弃地说道:“真丑。”

  老鸨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老板现在除了脸,全身都这样了,这么爱惜容貌的老板,以后该怎么办?

  皇甫溟一直在玉春楼里,半步未出,他偶尔会起床,穿上厚厚的大衣,走到窗边,看看窗外的景色。

  高竖的领口把他的脖子全部圈起来,只露出一张雪白的脸。手上戴着厚厚的手套,里面羽毛充盈,看不出来手指原本的形状。

  自上一次之后,苏千澈便没有再来看他,皇甫溟每每想到,都不由勾起唇角。

  那小东西竟然那么听他的话了。

  寒冬已过,三月的春风充满暖意,皇甫溟坐在窗边,眸底映着蓝天白云,日子潇洒又惬意。

  直到那一日,简璃来找他。

  白衣男子脸上没有一贯的笑,进门便把他拽了起来。

  “你就是想用这种手段,让阿澈永远记住你,真是卑鄙!”简璃目中全是冷凌的光,在感觉到手上身体重量的时候,他愣了一息,随后把人扔回座椅里。

  皇甫溟微微一笑,笑容依旧邪肆勾人,“怎么,吵架了?小东西一直在用着本座的东西,只是想想,本座就兴奋得全身发颤。”

  简璃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你的算盘打得不错,你想用这副样子博得阿澈的同情?做梦!”

  他把血衣男子身体翻过去,背对着他,双手覆在男子背上,为他输送内力。

  “本座不需要。”皇甫溟面色微变,沉声道。

  “你现在还有拒绝的余地?”简璃轻呵一声,内力源源不断地涌进,如同泉水浇灌,修补着皇甫溟干涸的身体。

  皇甫溟半丝内力也无,自然无法反抗,他勾起唇,轻嘲道:“你这么做,不过是浪费罢了。”

  简璃眸光闪了闪,忽地轻笑道:“我已经把所有的事物交给皇上,正准备与阿澈去隐居。”

  皇甫溟微眯起眸,缓缓开口:“本座也累了,隐居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东刖史书《千原帝篇》

  天启十年,先帝退位,千原帝登基,时值国内动荡,内忧外患之际,帝率众平南绥,踏北夷,时三年,大胜而归,举国欢庆。

  同年,帝废后宫,勤政为民,百姓拥戴,国内日渐繁荣,东刖盛世太平。

  千原四十六年,帝驾崩,无后,无子嗣,葬于皇陵,一生受人景仰。

  (完)

  ------题外话------

  嗯……文文完结了,会写番外。

  可能有些小可爱觉得还有些没有交代清楚的,可以提出来,葡萄会写在番外里,尽量满足小可爱们的需求。

  还有小可爱们想看到的结局,也可以尽量满足哒,啦啦啦~

  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