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92章:结局倒计进(六)我爱你

第092章:结局倒计进(六)我爱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330更新时间:2015-06-07 10:45:03

   懒懒的新浪微薄:搜索爱Luffy成痴。VB常常掉节/操,欢迎勾搭哇。过年不在线,但会常常出现在VB。想勾搭我,火速VB来调戏我。

  当扑到半路的时候,枪声也同时响起……

  砰砰两枪……一前一后……

  “唔……”

  子弹直接从后背穿过胸腔,疼痛那么清晰,沙贝儿看到被自己挡住的风擎宇突然转身,手中的枪毫不犹豫的扳动,身后听到一声闷哼,然后世界突然安静了……

  她的眼底只看到了他……

  唯一的他,一直只有他……

  在倒下的时候,沙贝儿看到了他眼底那抹深不见底的慌……

  她在他的眼底看到了害怕,看到了担心……

  看到了她一直想要看到的---在乎……

  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对她这个人的在乎……

  “贝儿。”

  从来没有看到风擎宇这样子的失控,为她失控……

  声音并不大,但是听进耳里却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在跌倒在地的时候,沙贝儿感觉到自己的腰被一双手臂紧紧的搂住,掐住她下滑的身体,靠进了一个对她来说极温暖的怀抱。

  他结实的怀抱让她的心突然就安定了下来,还好……他没事……

  沙贝儿想笑,可是嘴角刚扯一下伤口牵扯着身体的四肢五骸都在痛……

  眼前的风擎宇突然变得模糊,意识慢慢的远离。

  沙贝儿想要回风擎宇一句,可是胸口的痛楚却是让身体越来越软。

  再次感觉到了死亡,离自己很近很近。可是,她不想要闭上双眼,她真的很想看清楚风擎宇眼底的那抹在乎,痛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近距离之下,风擎宇的脸在自己眼前,他的眼神沙贝儿看的更真切了。

  明明身体很疼,身体的温度在抽离,可是看着风擎宇的眼睛,看着他眼底那因为自己而衍生出来的在乎,心那么的暖。

  他是在乎她的……

  沙贝儿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和风擎宇说,有好多要交待,可是,这一刻被他抱在怀里,沙贝儿好像千言万语只剩下一句……

  一句……

  我爱你……

  爱的很痛……

  但是却从来没有真的放弃过爱你……

  有一种爱,深入了骨髓。即使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不值得,一次次的被伤的疼到想要放弃。可是,抽不掉自己的骨髓,换不了自己的血,忘不掉的人,放不下的爱……

  她爱他,很爱很爱……

  爱到,不愿意恨……

  “我……”

  轻如淡烟的声音滑过耳膜,被搂在怀里的女子嘴唇只是蠕动了一下,便是抽尽了所有力气,身体整个无力瘫软在他的怀里,闭上双眼。

  此时,风擎宇单膝跪地,手紧紧的搂着沙贝儿,手按在她胸口的位置,太多的鲜血从手指中疯狂的涌出,从来没有觉得猩红的鲜血是如此的恐怖。

  在温热的液体从手指间溢出,染红了自己的手掌。

  风擎宇从来没有这么怕过……

  自己面临危险的时候没有怕过,对于生死早已经看透。而且绝对的强者自信,也从来相信自己可以安全度过每一次危机。

  只是此时,搂着沙贝儿在怀里,那种真实的害怕……

  他怕失去她……

  真的怕失去她……

  脑中在闪过失去这个念头的时候,风擎宇整个人血液都似在一秒间凝结成冰。

  手,在颤抖……

  第一次,面对鲜血的时候,手在颤抖……

  “沙贝儿,我不允许你死,听见没有。”

  大手轻松的搂起沙贝儿,低头薄唇贴着她的唇瓣,冰冷的薄唇,冷入骨的声音,似是没有感情……

  只是,声音太过于沙哑,隐隐透着轻颤……

  身后的一切都被丢下,风擎宇抱着沙贝儿快速的冲出去。

  *******************

  西西里岛

  袁点点正坐在沙发上嘀咕……

  不得不说,风擎宇实在是太没有效率了……

  这都几天了,竟然还没有搞定。之前她和睿睿已经负责把贝儿的心情调解的大差不差了,现在留他一个人在,竟然还没有攻下贝儿。

  不得不说,自己的儿子真是太没用了……

  “老公,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加拿大?”

  “别闹。”

  风拓熙捏了袁点点在外面吃了将近一个月,长了些肉的脸。还是长肉的脸,捏着舒服,就这一点来说,对沙贝儿也是越看越顺眼。

  自从来西西里岛后,袁点点的体重明显在大幅度增长。趋势完全控制不住的节奏,从瘦的不到90现在咻的估计都直接往100上飙了,连带着胸也跟着长了一些。

  瞄了一眼袁点点傲人一些的上围,风拓熙表示很满意。

  “往哪里看呢?”

  袁点点被自己老公打枪,心中正不爽当中。斜眼看着他的目光扫视之处,顿时火蹭一下上来。

  她都没有旅游够,就被风拓熙算是吓回来的。想想就添堵的厉害,自己怎么这么笨呢,这样子被吓的上了飞机,灰遛遛的飞回来了……

  “让我摸?”

  风拓熙说着,便准备伸手……

  只是手还没伸到,袁点点已经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背上。

  风拓熙也只是闹闹,不会没分寸的在客厅里做这么属于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而且,还有一个睿睿快要回来……

  “奶奶……”

  两个人正闹着,风睿尧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小脸上有些失魂落魄的……

  唇瓣紧紧的抿着,手紧紧的捏着。

  “睿睿,怎么了?”

  袁点点一见睿睿回来,立刻迎上去。在看到他小脸上的表情时,还没有看到过宝贝孙子这副模样……

  “怎么弄伤了?”

  看着风睿尧手上的伤口,袁点点立刻叫道:“于妈,医药箱拿过来。”

  风睿尧眼眶红红的,袁点点以为风睿尧是疼的。就在叫于妈把医药箱拿过来的时候,风睿尧眼泪突然无预兆的滚了下来。

  “奶奶……疼……”

  很疼……

  “不疼不疼,奶奶呼呼……”

  袁点点一听风睿尧说疼,这得多疼啊,让自己流血不流泪的个性竟然哭了,这是伤口疼到什么地步了。

  袁点点立刻心疼极了,握着风睿尧的手已经凑到了自己的嘴边开始吹着气……

  “心疼。”

  风睿尧眼泪更多的往下涌,并不是想哭,只是心口一阵阵的揪疼,才会让自己刚刚走神。只觉得心口处疼的厉害,就好像……

  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样,他从来没有这么疼过……

  疼的克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明明最讨厌流眼泪的,可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啊……心疼?睿睿,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今天向哪个可爱的小姑娘表白,人家拒绝你了?”

  这算是袁点点能够想到唯一能够让睿睿疼的理由了……

  否则,真不知道平时摔跤撞青撞肿也不会哼一声的孙子会说心疼……

  “奶奶……我想妈咪。”

  风睿尧没有被袁点点逗笑,心中隐隐的不安,就像妈咪有事一样。扯着袁点点的袖子,眼底有丝急切……

  “别哭,我们立刻给你妈咪打电话……”

  袁点点一听是想贝儿了,顿时理解了。自己那臭小子在来意大利的时候,该不会也因为想妈咪哭过鼻子吧。她一直觉得酷酷的小盆友都是不会哭的,可是现在看到睿睿,同样是酷酷的小盆友,竟然会哭……

  于妈帮睿睿包扎伤口,而袁点点则是拔沙贝儿的电话……

  电话在打了几遍都转进了语音的时候,风睿尧眼眶更红了。而袁点点本来还平静的脸,因为睿睿的表情太过于压抑,加之电话打不通,表情也开始凝重了……

  打风擎宇的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

  袁点点这下子真的慌了……

  “睿睿,别担心,也许是妈咪和爹地在忙,所以没听到电话。有你爹地,妈咪一定会好好的。”

  一边安抚着睿睿,一边给风拓熙使眼色,赶快给臭小子打电话……

  *******************

  加拿大温哥华

  一间私人医院,外面重重被守卫着。

  手术室里,沙贝儿躺在手术台上,风擎宇站在一边握着沙贝儿的手,目光始终是看着沙贝儿越来越苍白的脸……

  他倒是旁若无人,可是顶尖的医疗团队却是第一次有了束手束脚的感觉……

  倒不是碍事的问题,而是他站在那里目不斜视,眼中只有躺在手术台上的生命力在流失的女子。一边的仪器连接起来,正在滴答的响着,而沙贝儿躺在上面,安静的就像睡去了一样……

  毕竟是顶尖团队,而且是受命立刻聚集齐到这间手术室的,虽然内心在OS,可是手上动作却是不含糊。

  就在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当一人拿着剪刀准备剪开沙贝儿染血的衣服时……

  手还没碰到沙贝儿的衣服,便觉得自己伸出的手有一种结冰了感觉……

  不由看向寒气的源头……

  这手还真的下不去了……

  有一种,自己的手再往前伸一点手就会剁了的感觉……

  “想她死,你再多瞪瞪!最好是火力全开的让你的冷气冻住这群人。”

  开口的是坐在不远处一个躺椅上的男人,此时正翘着腿一副悠闲的看着手术台。完全不被这手术室里的诡异紧张氛围所影响,他倒不是喜欢这里的药水味和看别人做手术……

  只是,恰巧无事,觉得有些无聊,过来围观一下百年难得一见的画面的。

  在安排好一切的时候本来应该去潇洒哈皮的,但是一听到手下说,是风擎宇抱着一个女人,而且是一脸要毁灭全世界的表情,眼底竟然有着的恐惧的东西……

  想着风擎宇的表情和那眼神就是各种让人好奇啊……

  和风擎宇之间倒没有多接触,接触的是冷风……

  只是对风擎宇这个男人,道上的人倒都有耳闻,也收到过各种他的动向。

  每一次看到的脸都是万年寒冰面瘫脸,完全不知笑为何物,更加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个词叫恐惧。

  一听接应风擎宇的手下提及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他要是不围观,就真对不起他的一颗八卦心了。

  于是……

  他立刻丢下环绕的美女,火速的赶到了这里。

  然后,他真的看到了风擎宇那面瘫的脸上出现了让他叹为观者的表情,对他怀里的女人顿时有一股极度好奇的心情。也没和风擎宇打招呼,视线就是不停的往他怀里的女人瞄。

  这是何方神圣啊,是他亲娘还是亲闺女,能够让他的表情担心恐惧成这样……

  那由心而散发出来的恐惧可一点也没有收敛,就连他这个旁观者一眼便已经感到了真真切切……

  只是那好奇的眼神,被风擎宇察觉了一个冷眼扫过来……

  他真真实实的被那一眼给扫的觉得脚底心一凉……

  他真不是怕风擎宇……

  他只是……

  嗯……

  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冷而已……

  因为没看到沙贝儿的脸,以及没有欣赏够风擎宇脸上的表情,所以,果断的跟进了手术室。立刻便有手下给他准备靠椅,准备茶水点心……

  然后他就悠闲的欣赏风擎宇百年难见的表情……

  如果不是有点担心影响两国的不友好,他真想录下来,下次几国聚集在一起开会的时候,有人再说风擎宇面瘫脸,冷血动物,他一定要放出来让大家欣赏一下,让大家知道他们有多愚蠢……

  丢下一句话,悠闲的丢了一颗水果进嘴里,咀嚼起来……

  手术室的温度,怎么又下降了……

  风擎宇仿佛没有听到身后那个聒噪男人的声音……

  从进手术开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沙贝儿。那个男人就算再有存在感,在风擎宇的眼底就是堪比空气还要空气。

  空气还存在,而他完全不存在……

  在短暂的三秒的时间里,风擎宇已经做了思想斗争……

  他根本就不愿意沙贝儿的身体被任何人看到,不管男女老少,这是只属于他的……

  强烈的占有欲……

  但是此时,什么原则和坚持,都比不过沙贝儿的性命……

  只是短短的三秒时间,风擎宇已经收敛了身上的寒气。薄唇吝啬的吐出一个字:“剪。”

  男人也不敢再耽搁,时间本来就紧迫,他们必须要抓紧时间。

  兴许是知道自己的存在让他们蹩手蹩脚了,风擎宇在众目睽睽之下低头,在沙贝儿干裂冰冷的唇瓣上落下一个吻。

  “没有我的允许,阎王也休想和我抢人,沙贝儿,你必须要活着。”

  你必须要活着,因为,我想你活着……

  一个吻,很轻却又很重,不知道油走在生死线上的沙贝儿有没有听到,风擎宇只是快速的转身往一边走,把空间挪给了他们。

  “早知道,也不用耽搁几分钟了。你不知道你往那儿一杵就是冻手冻脚的吗?谁还能干事利落,自己一点自知自明都没有……真不知道,冷风那臭小子是怎么受的了你的。还对你忠心耿耿,我都挖了不知道多少次了,那小子只有一句话,命是你的……大有一副,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魂的模样……我就一直在怀疑,你的性取向……你和冷风该不会有一腿吧……现在好像不是了……那躺在手术台上的女子是谁啊,长的不怎么样啊……你怎么混成这样了,这样的姿色你也能当宝贝啊……我顿时觉得自己和你不是一个档次了……下次我一定要告诉别人千万不要把我和你放在同一水平上比较……太丢脸了……我是什么眼光啊……你这眼光……啧啧……”

  吐槽的极度给力,可是说了半天就像是对空气说话一样……

  “风擎宇,你给点回应会死吗?”

  风擎宇依然是没有反应,只是站在一边,目光静静的看着手术台上的女子,目光里流露出来的那丝太复杂深沉的情感,百转千回,一时间也分析不出来究竟蕴涵了多少的涵义在里面……

  “真无聊!”

  嘴里说着,但是渐渐的消音了,安静了下来。一时间手术室里恢复了安静,只剩下了手术刀和其他仪器碰触时发出来的声音。

  兴许是风擎宇浑身透出来的那股子情绪让人无法再继续说话……

  整个人好像被带入了他的世界里……

  那目光,如果说不在乎手术台上的女子,除非所有人脑子都坏了……

  **************

  漫长的时间里,风擎宇都一直站在那里。

  一小时……

  两小时……

  三小时……

  四小时……

  身后的男人已经眯了一觉醒来,风擎宇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站在那里,整个人跟望妻石一样,动也不动。

  目光像是被强力胶水定住了一样,粘在沙贝儿身上。

  四个小时,对于等待当中的人来说太过于漫长……

  对于生死线上挣扎的人来说,也太过于漫长……

  四个小时,对于风擎宇来说,脑中闪过的画面太多……

  静静的看着沙贝儿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时,记忆仿佛突然间蜂拥而来……

  拉回到了那朦胧记忆的一夜,他未曾真的去想那一夜的发生……

  颤抖羞涩的女子,从一开始的恐惧害怕到细声的哀求,再到疼痛的尖叫再到不由自主的投入,细碎的呻/吟……

  那一夜,他几近没有用多少温柔,只是发泄yu/望。

  她说,两个本来没有交集的人却因为她的一个好心而落的村毁人亡,失去亲人,失去依靠。

  因为他,她懂得了什么是爱情,懂得了什么是痛,什么是无奈。

  一次次的为了睿睿妥协,一次次躺在他的身/下,承受他的欲、望。

  他从未顾及过她的感受,她在他身下他叫着小白痴的时候,她的感受……

  他要她生下睿睿便离开,不许见睿睿的时候,她当时的感受……

  她说,他仗着的无非是她对他的爱……

  的确,他仗着的真的是她对自己那毫不掩饰的爱……

  在第一次她为他挡枪的时候,他只觉得是多余。他根本就已经发现了对方的存在,可以在自己安全的范围内解决对方。可是,这个女人却多事的跑出来,帮他挡了一枪,让他欠了她一个人情。在他的眼底,弱者还要去帮强者挡枪,是多么愚笨的事情……蠢透了……

  他根本就不需要……

  他从来没有去想过,她为什么会为他挡枪。

  就如同这一次,他让她在原地等他。可是在发现他有危险的时候,他在听到她的脚步声时,转身间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她再次毫不犹豫的向他冲过去,帮他挡枪……

  当子弹从她的后背穿过胸腔的时候,他的脑中浮现的不再是她为什么会这么愚笨,这么蠢……

  因为,在她挡住截住了子弹的时候,她眼底的那不掩饰的放松。

  她的眼睛清楚的在说,还好他没事……

  那么清楚的,他读懂了……

  似乎是在那一刻他明白了什么……

  在他面对危险的时候,她本能想的不是他能不能应付,可不可以应付。她去挡是不是多此一举,而是一种本能。

  本能的想要护他,本能的不想他受到伤害。本能的哪怕是知道挡的结果可能是死亡,可是她却宁愿拿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

  在别人眼底是多余的,是自以为是,是愚笨。

  可是在她当时的脑海里,唯一的指令只有不想他受到伤害。

  一种本能的反应……

  本能……

  这两个字太有冲击力……

  他一直都知道她爱他,不管是嘴里多倔强的否认,不管是多冷漠,他知道她内心深处是有他的……

  只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份爱有多深……

  直到,她扑向他的时候,直到她的身体感觉到了痛苦,看到他没事眼底闪过放松,直到她的身体滑下,直到她疼的面色惨白生命在流逝他抱住她的时候……

  她的眼底依然没有一丝后悔……

  究竟是爱的多深,才会甘愿为了对方而牺牲自己的生命。

  那一刻间,风擎宇突然看懂了怀里的女子,也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她对他的爱,深到他无法去想象的地步……

  脑海中一的幕幕像是电影一般的在播放,点点滴滴……

  不是不知道,不是看不见。只是从来不曾放在心上,不曾费一点心思去注意去想……

  才能如此的视而不见,视她的付出和一次次的退让而不见……

  才会让她痛了再痛,忍了再忍,退了再退……

  当他的手掐上她的脖子上的时候,他在她的眼底看到了心碎。

  他看得懂她痛了,却是不懂她为何突然间那样绝望。

  现在,突然懂了……

  如果她的爱深到他都无法想象,那么,在他为了小白痴的木雕掐上她脖子的时候,她心疼成了什么样子……

  风擎宇内心在受着煎熬……

  如果她死了……

  那么他……

  一个如果,已经让他有一种不能呼吸的感觉……

  如果这个世上再没有一个叫沙贝儿的女子,再看不到她的一颦一笑,看不到她的身影在自己眼前晃动,再也不能拥抱她温软的身体,感受不到她在自己怀里安静的入睡,看不到她恬静的睡颜……

  他会如何……

  拳头,开始慢慢的收紧……

  一个如果,让风擎宇眼底酝酿了太多的害怕……

  他……

  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害怕……

  小白痴嫁了安泽,他痛苦,却是只要她幸福便是祝福。

  如果是她……

  沙贝儿,嫁于其他人……

  他应该会直接要了对方的命,再把沙贝儿夺回来……

  她是属于他的……注定是属于他的……其他人不可染指,不可拥有……

  如果童炎玦真的碰了沙贝儿,现在的童炎玦还会活着吗?

  仗着,依仗着,所以从来不去过多的考虑。不去换位思考,总觉得不需要……

  可是……

  在看到她生命流失的时候,风擎宇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很混帐。

  难怪妈总是骂他臭小子,混账东西……

  他欠了她,很多!

  *********************

  目不斜视,真的是目不斜视。

  虽然露出一半边如凝脂般的肌肤,主刀取子弹的医生真的只敢把自己的目光定在伤口范围边缘,不敢往其他地方扫上多一眼。真怕这个手术做完,自己会因为多看了不该看的地方一眼而丢了性命……

  漫长的四个多小时,终于让手术结束。

  几乎是缝合好后,立刻伸手扯过一边的无菌医盖上那露出来的肌肤……

  硬着头皮转头,看向一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的男人……

  这样子站在那里释放无形的压力,吓他们真的好吗?

  “Z先生。”

  对着躺靠在那里已经无聊的画圈圈的名叫Z先生的男人恭敬的开口,再转向风擎宇虽然不知道称呼什么,但一看和Z先生能够平起平坐,甚至还略胜一筹,不用说这个男人的身份有多尊贵……

  “这位小姐的子弹已经取出,缝合,暂时无生命危险。”

  暂时两个字一说出口,顿时就觉得脚底板又开始发凉了,被风擎宇的一个冷眼给发的双腿都要打颤了……

  这虽是习惯性的语言,但是事实啊……

  此时风擎宇已经握着沙贝儿的手,冰冷的小手,没有一丝温度……

  “病人失血过多,体质较差,什么时候苏醒因人而异。前两天病人可能会随时高烧,需注意。”

  医生一说完,就和Z先生点了个头,咻的一下不见人影了……

  风擎宇并非没有中过枪,也不是没看过沙贝儿中枪……

  只是……

  这种感觉……

  早已经不一样……

  ******************

  冷风连夜飞到了加拿大……

  赶到医院的时候,外面守着的人一看是冷风,立刻放行让冷风入内。

  本来无精打彩的zak,人称Z先生,一听到冷风赶来了。瞬间就精神了,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就要去迎接冷风。

  冷风一路上步子都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特殊病房外。

  刚出电梯,便感觉到一阵风袭来。

  冷风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往一边一闪,看着站在眼前的男人……

  “小冷冷,想死我了,快来给我抱一个。害羞什么吗?”

  说着,扑了个空的某个不要脸的男人又要扑上去。

  只是冷风又是身形一闪,避开了跟狗皮膏药一样的男人。

  “滚开。”

  一个字,已经透露了冷风的不悦。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和这个没节操的男人浪费时间……

  在知道沙贝儿中枪后,他的心就没安过。在联系到zak的时候,让他解决银行的事情,并且安排最好的医疗团队抢救沙贝儿后,立刻安排了飞机往加拿大来。

  手机也没敢开,还不知道要不要告诉风拓熙和袁点点……

  “没见过这样过河拆桥的,又不是让你上我的床,不过是抱一下而已……”

  咕哝着,完全没有一个老大该有的形象……

  冷风直接无视的继续往前走……

  “这么担心,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躺着的是你的女人呢?”

  zak在后面凉凉的咕哝,只是话音刚落,只见冷风突然停下脚步,眼神充满了杀气的看向男人。那眼神,完全没有把zak当成加拿大第一把交椅,眼神里透露着如果他再多废话一句,他不排除会直接灭了他……

  “祸从口出。”

  从未看过冷风这样的眼神,zak也是一愣……

  他这是威胁他的意思吗?

  他就是随便说说……

  没有想到,好像戳中了……

  里面躺的女人,该不会真是冷风的心上人吧!

  和风擎宇看上同一个女人,这是多逆天的剧情。

  逆天也就罢了,最主要的是那个女人那么普通,究竟两个人的脑子哪里搭错了线,才会让冷风和风擎宇同时看上了……

  ****************

  从手术室出来,风擎宇便一直坐在一边……

  冷风敲门无人应,在敲了几声后自己拧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第一眼看到的是风擎宇的侧脸,虽然依然是俊美非凡,可却透着憔悴。

  视线一直注视着病床上的女子,目光动都不动。

  冷风的目光克制的慢慢移向床上的沙贝儿,在看到她那毫无血色似是没有生气的脸时,呼吸,跟着一窒。

  心口一阵压的难受……

  眼神也跟着变了……

  眼神刚变,冷风便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扫来,明明是无波澜的眸子却似透着让人窒息的警告。

  冷风心下一紧,为自己一时间没有控制住的情绪而迅速的低下头。

  “风少,这边Z已经安排妥当。西西里岛一切也正常……”

  正说着,电话又响了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冷风的声音微顿。看向风擎宇,请示着风擎宇,风拓熙的电话应该如何处理……

  ------8000加更-----

  今天一万二加更完毕,明天见( ⊙o⊙ )。

  小伙伴们记得甩甩红包,丢丢月票,撒撒推荐票╭(╯3╰)╮

  PS:咱们不说醒不醒来的问题,太拉低智商了。咱们讨论一下,关于贝儿醒来后,某人会不会表白的问题……你们说,可能吗?你们说,可以吗?你们说,期待吗?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