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75章:大手迫不及待的往下

第075章:大手迫不及待的往下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220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53

   (心一阵揪疼,唇瓣上血色尽失……)

  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凉的彻底。身体到心,皆冰冷毫无温度。

  一排排,从小排到大。大小不一,相同的却是雕刻的都是同一个人。

  每一木雕人偶都栩栩如生,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

  用不用心不是用嘴来说的,是用眼看,用心去感觉的。

  眼前的这一切,比任何言语都来的直截了当……

  因为太精致,所以看得出来雕刻这些木雕的人是多么的用心。

  因为太整齐完美,所以看得出来雕刻出这些木雕人偶的人有多么的用心。

  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血肉里,刚刚还热衷和自己追逐的男人,此时一脸冷色站在原地。目光并未停留在她的身上,只是看着那一排排的人偶,似是陷入了某种情绪中……

  沙贝儿身体不由的后退了一步,思潮涌动,苦涩都压进了心的最深处。也没有说话,也没有看风擎宇,直接转身离开。

  如同刚刚的那丝暧昧不存在,如同这几天的温暖不存在。

  如同,他与她真的只是各取所需的男女……

  罢了……

  面色过于平静,脚步也很平稳,一步,一步,慢慢的走离这个让她觉得窒息的房间。

  绮丽,暧昧都不存在了。

  不管,他在自己面前有那么一点点吝啬付出的变化,在遇到程贝贝的任何事情上,自己便立刻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此时,再也没有了强烈的欲/望,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不会考虑到她在看到这些的心情,因为,不需要!

  门开,门关。

  吱呀……

  砰……

  很轻的一声,并没有愤怒的甩门,只是合上门。

  一扇门,隔着两个人。

  心刚刚靠近的一点距离,好像再次拉远了。

  风擎宇听到门合上的声音,目光从面前那一排排的人偶上迅速的移开转头……

  房内已经没有沙贝儿的身影,那扇门好似还在震动。

  薄唇轻抿着,一脸的冷色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目光,静止在门上几秒后,又移到了面前那一排排排列着的人偶上。

  片刻后迈步走了过去,手拿起最大的一个玩偶。

  修长的五指慢慢的抚过木雕上美丽女子的轮廓,这曾经刻进了灵魂深处的模样。

  五指从脸,再慢慢往下。

  每个轮廓是出自自己的手,他很是熟悉。

  一晃,已是四年。

  四年未曾打开的暗格……

  小白痴……

  薄唇轻轻的昵喃而出……

  四年前睿睿出事,是不愿意去主动想。睿睿出事,未曾把责任推到小白痴身上,却是无法原谅自己因为她而带走了大部分人。几乎是一种身体的自我惩罚间,也是在惩罚自己不再去碰触关于小白痴……

  想起或是他的念念不忘便觉得是对睿睿的一种亏欠。只会勾起更多的心痛,自责。

  四年后,从重遇睿睿开始,知道睿睿没死,那份亏欠和自责应该烟消云散了。

  心底的人,应该浮上心口,再度占据最重要的位置……

  只是……

  多久,没有想起小白痴了……

  是四年来习惯的使然……

  还是……

  静静的站在原地,拇指定格在人偶之上。

  很久很久……

  *********************

  从出风擎宇的房间,走的每一步,背脊都挺的直直的。即使,他看不见却好似是在维护自己的尊严一般。似乎如此的挺直后背,才可以证明自己是真的不在乎……

  一直都知道的事情,没有什么可在乎。

  只是,亲眼目睹的当下,那颗刺,好像被风擎宇一掌拍的更深了,直接刺进心口最深处,扎的更疼了。

  身后,没有任何声响。

  并不是很长的路,但是沙贝儿却有一种走了很久的感觉。

  每走的一步,明明步子很轻,却能在这寂静的夜里,听到脚步声。

  一步……

  一步……

  似是踩在了自己的心……

  好疼……

  直到,手扣在房间的门把上,直到,房门打开,直到门再关上。寂静的走廊上,依然是寂静一片。

  呵呵。

  自嘲的勾起唇角,一点点回应便徒添了一些期待。

  何苦,何必。

  如此,糟蹋自己。

  沙贝儿,何必。

  只要是有关她,她便会被彻底的无视。只要是有关她,他的眼底哪里还有其他女人的痕迹。哪怕只是她的木雕人偶,她也无法相提并论。

  没有失去理智的砸了那些木雕,没有失去理智的怒吼。

  一切,好像都没有意义。

  说好的,只是互相满足身体需求罢了。

  说好了,她不在乎他心中有别人,他也不要管她心中留着谁的位置。

  都说好的,不是吗?

  这一夜,临近黎明还有三个多小时,面对着一室的温暖,却是有一种由心而来的寒意。

  掀开被子把自己裹进去,拉了窗帘,关了灯。世界突然变得很黑,蜷缩在被窝里卷的紧紧的,不留一丝缝隙,好似如此能够让自己得到温暖。

  *********************

  等待天明之时,即使裹紧了被窝,里面也是没有一丝温度。

  天际第一道黎明的曙光穿过云层时,沙贝儿起了床。

  洗漱,下楼,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一脸平静,每个动作都很慢。

  偌大的厨房,只看着沙贝儿用心的在准备着早餐。

  一边的机器在运行着,伴随着那有规律的声音,熟练的准备着早餐。

  于妈起床发现沙贝儿已经在做早餐了,立刻要接手帮忙。

  接着袁点点,风拓熙以及风睿尧一起下楼。

  “妈咪,早。”

  沙贝儿低头亲了一下风睿尧的小脸蛋……

  “宝贝,早。”

  直起身,看着袁点点一副八卦的模样,装作没看见的打着招呼。

  “袁阿姨,风叔叔,早。”

  刚招呼,便见另一道身影出现。

  袁点点一看风擎宇的气色极好,完全没有昨天的病态,顿时笑的更为YY了。

  这难道是吃饱喝足后才如此有精神,每次风拓熙吃饱喝足的时候,都是非常有精神的。比如说,今天早上。

  容光焕发啊。

  风擎宇依然是很淡漠,对着袁点点投过来的八卦目光视若无堵,只是淡淡的叫了一声爸,妈。脚步微顿,目光,看向那个一直带着浅浅笑容的女子。平静的脸,正常的眼睑,没有任何哭过的痕迹。

  她很平静,甚至没有问他一句。

  好像,昨晚的事情并未发生过一样。

  平静的有些过分……

  这曾经是他要求的,不允许她提及关于小白痴任何,但是,当她真的如此无视,太平静的时候。心口处便压抑的厉害,导致本来就深沉的眸色越发的深沉,眼底渐渐的笼罩了一抹阴霾。

  她不是在乎他吗?还是,他真的理解错了。

  照顾他,单纯只是因为是她的原因而自责造成的。

  从来都是自信心爆满的风擎宇,竟然开始自我怀疑。

  沙贝儿像是没看到风擎宇的眼神一样,袁点点却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来回扫在风擎宇和沙贝儿身上,有猫腻。

  贝儿明显是在避擎宇的目光,难道是……

  眼睛突然就亮了,为自己脑补的画面,兴奋之极啊。

  风擎宇感受到袁点点的探究YY的目光,英挺的眉宇微皱,收回视线,一脸平静的走向沙发。

  风拓熙也跟着走到沙发上等早餐……

  风睿尧也是乖乖的去等着……

  袁点点则是不放弃的跟进厨房蹭到了沙贝儿的身边,对于妈使了个眼色让她先离开。然后一边假意的帮忙,先是不着边迹的随便扯了几句,接着就开始直奔主题。

  “贝儿,昨晚睡的好吗?”

  “嗯,挺好的。”

  沙贝儿一边忙,一边回答。

  “真的?”

  袁点点疑问的声音微微上扬,儿子那么没用……

  不是应该让贝儿睡不好吗?

  “我气色很差吗?”

  沙贝儿转头看向袁点点……

  “没有没有,气色很好,细腻红润有光泽,一定是滋润的很好。”

  袁点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答,答完才发现,有点掉节/操。

  沙贝儿一脸的囧色……

  袁阿姨,虽然我俩算是无话不谈,但是……

  这样子YY我和你儿子的私/密生活真的好吗?

  “袁阿姨,我昨晚在自己房间睡的。”

  这个时候脸红那绝对被袁点点理解为害羞,沙贝儿于是挑着比较含蓄的方式表达,解答袁点点的疑惑,以打住她不停的八卦。

  “那回自己房间之前呢?”

  “……”

  沙贝儿鬓角三滴冷汗……

  看样子含蓄对于八卦精神特别十足的袁点点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方法。

  “袁阿姨,什么也没有发生。”

  “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机,臭小子竟然放过了,风拓熙,你是不是要教教你家儿子啊。”

  风拓熙:“……”

  风擎宇:“……”

  沙贝儿:“……”

  风睿尧:“……”

  于妈:“……”

  袁点点:“……”

  在一系列人都被袁点点的拔高声音雷到的时候,袁点点这才有自觉自己好像有些太掉节操,没有长辈身份了。无语了一下,轻咳了一下……

  “嘿嘿……”

  干笑着……

  “袁阿姨,之前说的相亲事,还算数吗?”

  “啊……算,算啊。”

  袁点点一下子从天堂到地狱,有些不适应。

  不是发展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贝儿主动提及相亲的事情,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那就好。袁阿姨,可以吃早餐了。”

  不着痕迹的又把话题带开,不再执着于这个话题。

  如果真的永远都处于这种状态,那么,自己的心底永远只有一个男人,显然便是完倒性的败给了风擎宇。

  风擎宇,我并非非你不可。

  我的心里也并非只能装你一个人……

  以前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

  打开心扉,总会遇到另一个人。能够取代,取代心中唯一的那个位置。

  ***********************

  “沙贝儿。”

  风擎宇看着从自己身边错身而过的女人,昨天整整一天她便是这样的状态。

  双眼里,好似完全无视了他。视线不会再看向他,但是说生气吧,她的表情又太正常。

  俨然把他当陌生在看。

  “有事?”

  上楼梯的步子顿了一下,沙贝儿的视线转向风擎宇。平静的眸子,不见一丝起伏。昨天半夜发生的事情,好似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

  风擎宇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此的云淡风轻让风擎宇好似有言语在喉咙又堵在那里,不上不下的感觉,心底的那口郁气越发的明显。

  “没。”

  一个字,从薄唇中吐出。

  手也跟着放开。

  “哦。”

  沙贝儿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往楼上走。风擎宇站在原地,看着纤细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视线里。

  心底顿时觉得堵的慌,也不知道堵什么。大踏步的向前,向睿睿训练射击的场地走去。

  **********************

  沙贝儿再次被堵住了……

  离开了两个小时的男人,突然又出现在她主宅后花园里的玻璃房里。

  看到突然出现的风擎宇时,沙贝儿的视线都没有看向花房门的方向,而是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花上。

  一直都是注意力的焦点,此时,风擎宇站在那里足足有一分钟,沙贝儿的注意力一直都在花草之上,根本就没有把注意力挪点给风擎宇,哪怕一点。

  此时,心中对程贝贝的那丝类似背叛的感觉被一抹愠怒取代。

  她怎能如此的无动于衷。

  “沙贝儿。”

  风擎宇的声音低哑带着薄怒,这莫名的怒意。

  他怒?

  呵呵。

  “有事说事。”

  沙贝儿没回头,只是自顾做自己的事情,仿佛没有听到刚刚风擎宇的声音里有多少怒意。

  一秒……

  两秒……

  三秒……

  时间一秒秒的过,背对着他的女人当真是没有转过头。他不说话她也不回应,等待了好一会儿,见沙贝儿依然是没有反应。风擎宇彻底的怒了,突然间的动作,快的让人没办法反应。

  沙贝儿只觉得手上的水壶突然被人夺走,接着便听到砰的一声,是他把水壶直接砸到玻璃上的声音。

  力道过大,水壶砸碎成一片片的,里面的水洒了一地。

  另一只手被风擎宇大力的扯起……

  沙贝儿见风擎宇突然发脾气,手腕上跟着一痛。

  整个人被拖了起来,心中怒气在翻涌,但却不想和风擎宇两个人争论。

  “你捏疼我了。”

  平静的言语,好似面对风擎宇那蕴藏着波涛汹涌眸子的视线完全没看进眼里。

  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风擎宇眼底的怒意在沙贝儿的平静之下只是被挑的越烧越旺。

  她的漠不关心,事不关已着实的让他心底堵的那股子郁气,越发的浓郁。

  “喂……”

  短暂的几秒间,沙贝儿突然感觉到身体被拉扯的转了几个圈,人就被按到了玻璃上。下额被抬起,眼前那充满着戾气的俊脸突然压了下来。

  沙贝儿眼底闪过一抹抗拒,她非常讨厌他这样子。

  “我不想。”

  别过头,冷声开口,声音里已经有了警告。

  她打心底里厌恶,不用说他就是因为看到那些木雕又想起了过去,又被他心尖上的人无视而乱了心,所以,在她的身上找安慰。

  她没有忘记之前有多少次这种情形……

  她厌恶他这样子把她当成发泄的对象……

  极度厌恶……

  甚至是恨……

  风擎宇恍若未闻一样,一手扣住她的下额,不让她的头自由扭动,避开他的薄唇。

  手上的力道稳妥的固定住了沙贝儿的脸,风擎宇的薄唇直接落下。

  强势的吻,一如他的人。带着霸道,带着索取。

  紧闭的牙关被他大手一捏,牙关打开,舌尖横扫而进……

  身体紧密的贴合在她的身上,牢牢的把她锁在自己的怀里。索取着她的气息,这让他上瘾的味道。

  怎么吻都觉得不够,这无可取代的味道。

  像是上瘾的罂粟一般,戒不掉,总是想要靠近,想要索取。

  吻的越发的投入,忍了好些天的**倾巢而出。

  风擎宇本是夹杂着怒气的吻,随着吻的过于深入而勾挑出浓烈的**。

  冰冷的身体开始变得滚烫,吻的也就更加深入了。

  忘记了这里是透明的玻璃房,随时都会有人经过,会看到。

  一边深吻着沙贝儿,把自己的气息霸道的过渡过去,以一种会让人窒息的方式吞噬着,大手也利落的开始顺着沙贝儿的曲线而下。

  膝盖粗鲁抵开沙贝儿并拢的双腿,长腿整个切入,身体也就贴着沙贝儿更紧了。

  偏冷的体温,大手略带凉意,直接顺着沙贝儿腰部的曲线往上推,手指抚上沙贝儿的肌肤,一阵冰冷的寒意,似是感觉不到冷,只是让心底的寒意更是冷了几分。

  看着风擎宇激烈的吻着自己,完全不顾这里是哪里,放肆的把大手往自己的衣服里探。

  没有任何为她考虑的意思,没有想过,如果让其他人看她,她会有多么的丢脸。

  他总是如此,如此的自我。除了会对程贝贝上心之外,她的感受,他从来都不会去顾及。

  他的吻越热情,越是激烈。他的动作越是急,反应越是强烈,沙贝儿心中的感觉便越是冷。

  风擎宇索喉般的吻了好一会儿,气息也跟着开始凌乱,呼吸急促。大手迫不及待的往下,停在了沙贝儿的裤口……

  二货说:

  o(︶︿︶)o 唉,虽然你们不太想听,但是我还是要顶着锅盖冒着生命的危险和你们说一句,明天见。

  大家要是真的太咬牙切齿,就爆了我的留言板吧,别担心它较弱,放心,它绝对是个粗糙的女汉纸,经得住你们的摧残~~\(≧▽≦)/~啦啦啦。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