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68章:关于姿势

第068章:关于姿势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34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50

   (某人的脸又开始阴转暴风雨了,黑透了……)

  突然间觉得,他应该严格的明确一下母子之间的适当距离,这样一个不克制的亲,以及一个面红耳赤,这是想往哪方面发展。

  “他是你儿子。”

  风擎宇走进来,伸手拉过风睿尧,看似是解救了风睿尧。看着沙贝儿还未尽兴的模样,绷着冷脸,冷漠的开口。

  “我生的。”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莫名其妙的行径,一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风擎宇。

  她自己生的,她当然知道这是她的儿子了,还用他说吗?

  “风擎宇,你这是岛国片看多了吧!”

  沙贝儿在反应过来风擎宇的意思时,不由瞪着风擎宇。

  这思想,能稍微纯洁一点吗?

  睿睿是她儿子,他究竟在想什么!

  当每个人都和他一样,满脸子除了做就没有其他事情了吗?

  风睿尧虽然没听懂沙贝儿说的什么岛国片,但是看一脸唾弃的模样大概知道,风擎宇想的方向肯定不对。

  “他是男生。”

  就算是亲生儿子,适当的距离也要有。这样子亲,不应该是对他才应该有的吗?

  “神经病。”

  沙贝儿终于忍不住把内心的想法吐槽出来……

  风睿尧嫌弃的甩开风擎宇的手走到沙贝儿身边,牵住沙贝儿的手,示威一样的握紧,靠在沙贝儿身边。和沙贝儿站同一站线,鄙视风擎宇。

  “妈咪,他是吃醋了吗?”

  风睿尧在和沙贝儿走出房间时,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沙贝儿。

  书上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占有欲的时候就是喜欢。他对妈咪有占有欲所以他是喜欢妈咪的,刚刚他的表现是不是也是占有欲,所以不想妈咪太靠近他。

  虽然有些鄙视他的行径,但是,这样子是不是代表在乎妈咪。

  乐见于这种发展……

  看着风睿尧一脸的期待的看着自己……

  “不是……”

  “那为什么他会这样……嗯……神经病?”

  沙贝儿知道不回答是不行的,但是,怎么解释风擎宇这种行径呢,说吃醋,那简直就是自我感觉太良好,有一种自取其辱想太多之感。

  一边走,一边考虑着最恰当的比喻……

  “嗯……这样说吧。”

  沙贝儿看似是认真的在脑中捉摸想了一下,然后很淡定的打着比方。

  “从前有一只很凶的狼狗,他一次意外叼到了一块骨头,觉得那骨头还挺好吃的,却没吃完,便放在一边。另一只可爱的小狗正好看到了这块骨头,觉得好像挺好吃的,就想要去把骨头叼来自己吃……”

  沙贝儿比喻着比喻着,觉得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但是风睿尧已经一副恍然大悟的感觉,在沙贝儿还没有说完停顿的时候总结道:“哦,原来他是狗啊。”

  跟着出来的风擎宇听到风睿尧画龙点睛的总结时,一向没有表情的脸又黑了几分……

  狗!!!!!说他是狗!!!!!!

  沙贝儿虽然这样比喻的,但被风睿尧给挑出来最关键字眼,顿时乐了。

  睿睿真是她的宝贝啊,看看这画龙点睛的总结。

  这世上敢说风擎宇是狗的人,应该也只有自己的宝贝儿子了吧……

  只是嘴角的笑容还没有勾起便听到风睿尧因看到沙贝儿的笑容,以为自己总结的很好,于是便继续总结道:“妈咪是骨头……”

  沙贝儿的笑僵住了……

  儿子,其实这个不需要总结的……

  风睿尧以为会得到夸奖,但是没想到……

  看到沙贝儿的笑容僵了……

  眼底闪过困惑,他总结的不对吗?

  沙贝儿还来不及开口,跟在两个人身后的风擎宇已经凉凉的开口:“嗯,你是小狗!”

  风睿尧脸上的得意表情也僵住了,算是理解了妈咪为什么会突然僵了表情……

  “没人和你说话!”

  风睿尧顿时抓狂了,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风擎宇。

  风擎宇看到儿子抓狂的样子,心情明显挺不错。迈步往两人走去,在错身而过的时候,突然倾身在沙贝儿耳边低语:“很好,我记住了。”

  沙贝儿耳边一热,被他的气息撩拨的。

  他记住了……

  关她什么事情!

  袁点点刚洗完澡出来,听到外面风睿尧像是被触了触角的小怪兽正在发飙,立刻穿着浴袍湿着头发便准备往外跑。

  风拓熙立刻眼明手快的抱住袁点点,她这个模样出去……

  他可不会开心。

  “我出去看看。”

  说着,手就要扯着风拓熙的大手……

  力道是明显有些急,手上的力道也有些重。风拓熙手没有放开,反而收的更紧了……

  “点点。”

  特别低沉哀怨的声音传来,袁点点炸毛的小模样立刻收敛。

  差点又犯错了……

  “老公。”

  软软的,娇滴滴的转身,圈住风拓熙的脖子,凑上去讨好的亲了一口,笑的一脸的明媚和讨好。

  *******************

  躺在粉色的公主床上,沙贝儿几乎不太意外的看着出现在房里的风擎宇。

  她连门都没锁……

  反锁这事情对于风擎宇来说,就是脱裤子放P,多此一举的行径。

  “今天没兴致。”

  沙贝儿淡定的躺在床上,看着站在床边的风擎宇。他穿着睡袍,明显刚洗过澡,身上还有着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丝毫不浓郁,只是一抹若有似无的似檀香的气味。混着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息,特别的好闻。

  “上,还是下。”

  风擎宇一手扯着自己的睡袍,然后直接往床上走,自行的讨论着沙贝儿在上,还是他在上的问题。

  昨晚的沙贝儿在上,明显让他发现了新奇的姿势。虽然说过程有些挠心肝,但是感觉还是非常值得再尝试的。

  沙贝儿眼见着风擎宇人已经扯开了睡袍,里面竟然一件没穿。余光扫过的是光溜溜的身上,某个地方已经雄赳赳气昂昂的半挺了起来。

  扯开了自己的衣服,风擎宇直接迈步上床。看了一眼床上的蕾丝,眉头打了个褶皱,脸上遮掩不住的是嫌弃。但是,看着躺在被窝里的沙贝儿,风擎宇直接无视这蕾丝的被子,伸手一扯,就把被子扯开,然后翻身压到了沙贝儿的身上。

  “先下后上。”

  薄唇吐出四个字,是告诉沙贝儿今晚的姿势。

  沙贝儿没有说话,奇迹般的没有因为风擎宇强行不听她的拒绝上床抓狂。这种困惑只是在脑子里闪过便被风擎宇给挥之脑后,完全理解为沙贝儿只是嘴里不应心的随便扯扯,其实就是自己也想要的意思。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上床,看着他扯开被子。然后非常淡定的从自己枕头下摸了摸,接着在风擎宇准备低头的时候,往自己嘴里一塞,自顾的捂着自己的嘴咀嚼了起来。

  风擎宇本来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沙贝儿在做什么。见她在嚼着东西,便伸手扯着沙贝儿的衣服,反正摸摸她就有感觉,就会想做。

  所谓的没兴致,也就是他还没有开始动她而已……

  睡衣扯开,手直接滑了进去。沙贝儿也没抗拒的任他扣在自己的柔软上,五指揉捏的一身的劲。

  然后自己依然捂着嘴,咀嚼自己的。直到风擎宇的大手揉捏了几下,过了过手瘾之后,总算伸手来扯她捂在嘴上的手时。沙贝儿特别配合的被风擎宇给扯开,然后……

  只闻一股特别刺鼻的味道袭来,在把沙贝儿捂着嘴的手拿开时,风擎宇脸顿时黑了。

  “你吃了什么?”

  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嫌弃……

  沙贝儿倒是丝毫不介意风擎宇眼底的嫌弃,非常淡定的躺在那里,有问必答的说道:“蒜,消毒的,多吃对身体有益处,要吃么?”

  说着伸手就要往枕头下摸索。

  见风擎宇不说话,沙贝儿自顾的说道:“不吃么……”

  风擎宇掀桌,谁要吃那熏死人玩意!脸色已经黑的惨绝人寰了,活生生沙贝儿欠他几千亿的模样。

  沙贝儿视若无堵……

  “做?”

  一边说着,伸手便搂着风擎宇主动送上自己的唇。那浓郁的熏人气息,熏的风擎宇兴致大减,连两腿间本来兴致勃勃准备一展雄风的某地儿,也是被祸害的软了几分。

  风擎宇伸手一把推开沙贝儿,沙贝儿起来的一点身子立刻被推的跌回床褥上……

  风擎宇脸黑的跟锅贴似的,看着沙贝儿一脸的淡定,但是眼底明显就是得意。

  看着沙贝儿眼底得意的亮光,她还真懂得怎么倒自己的胃口。

  只是……

  风擎宇身体突然退开了一些,身体往后退,直立坐起。一手扯着沙贝儿下半身的衣服,然后直接伸手往里面探。

  沙贝儿这下子脸有些黑了,本来洋洋得意的眼底闪过一抹惊。

  这种情形下,他还能做。

  惊只是一闪而过,在风擎宇拉开她的双腿时,沙贝儿自己像个主动求欢的姑娘一样,突然撑起身子,在风擎宇拉着她的腿要圈上他的腰时,唇瓣突然就贴了过去。

  一口比一口呼出来要急的气息,明显不熏的风擎宇毫无兴致是不罢休啊。

  风擎宇的脸是真来越黑,最后怎么也硬不起来。看着近在咫尺还在不停往自己身上凑的沙贝儿,风擎宇再有兴致,那就真的是纯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了。

  黑着脸,大手一松。

  “记着。”

  身体陡然站起来,居高临下的一脸阴霾的站在床边,看着床上卷起被子裹住自己,眼睛亮的惊人的女子。

  没兴致是吗?

  躲的一时,躲不了一世。等他弄的她在床上,看她怎么求饶都休想他心软的放过她。

  转身大踏步离开,今晚他是完全没有了兴致。嘴里是威胁,但转身的时候,嘴角却是忍不住上一勾,虽然没吃到心情有些郁闷,但是,一想到沙贝儿绞尽脑汁和自己斗法的样子,心情莫名有些舒畅。

  这种感觉,平等的位置,其实还不错。

  一味的服从的沙贝儿,处处妥协的她,太好掌控的女子让他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只是在床上的时候,觉得还挺不错。现在,沙贝儿明显要比四年前的耀眼了许多,常常出奇不意的行径也让他大开眼见。

  这个女子的身上,多了让他有兴趣去多看和研究的一面。

  兴趣,好似越发的浓烈了。

  沙贝儿是对风擎宇的宣战完全没有什么害怕,反正总是要做的,今晚自己不想做,便是不想做。他还真当自己每次都能成功的攻垒成功吗?

  坐在床上看着风擎宇绷着身体,穿好睡袍,转身离开的身影,忍不住勾起嘴角。

  胜利的感觉,真不错。

  难怪每次风擎宇看到自己妥协的时候,是那样的眼睛发亮,心情很好。

  门被关上,沙贝儿从胜利的得意里回过神来,咻的掀开被子,然后往浴室里冲,立刻挤牙膏开始刷牙。这干吃大蒜后嘴里的味,实在是不怎么好闻。也亏的风擎宇在看到她吃大蒜还没有完全失了兴致,还有兴趣脱她的内/裤,这是不是代表着他对自己身体的兴趣非一般二般啊……

  一边不停的刷牙,再喷口气清新剂,刷了几遍,折腾了半天。哈气才没有大蒜味,这要斗风擎宇,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回到房内,喷着口气清新剂,直到房内满是香味后,这才掀开被子把自己窝进去。

  安心的闭上双眼,嘴角也忍不住勾起,今天的心情突然变得很是美丽。

  第一回合,沙贝儿完胜。

  ******************

  第二天一早

  沙贝儿一夜睡的极好,起床的时候,心情极明媚,整个人充满了生气。

  拉开房门,正好看到走过来的风睿尧。

  “妈咪,早。”

  “睿睿,早。”

  伸手牵过风睿尧,风睿尧明显心情也不错,看着妈咪精神好,而且是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的,不用他去风擎宇房间要人,这样的感觉还不错。

  母子两个人牵着手下楼,沙贝儿松开睿睿的手说道:“我去厨房帮忙,你去沙发那边。”

  沙发那边已经坐了一尊神,风擎宇是也。

  此时,他淡定的坐在沙发上,正在翻阅着报纸。

  风睿尧走近的时候,明显看到风擎宇眼底有着两团黑。这是没睡好才会有的,俗称黑眼圈。

  风睿尧心情突然变得更美丽了,让你不对妈咪好,让你使坏导致他不能和妈咪一起睡,现在一个人睡,睡不好吧。

  想着,自己坐到沙发的另一角,偷乐着。

  再说沙贝儿走到厨房后,于妈正在给他们做早餐。

  一个人不知道在嘀咕什么,连沙贝儿走进来她都没有发现。

  “咦,还真是奇了怪了。”

  “于妈,怎么了?你在找什么?我帮你找找。”

  沙贝儿看着于妈在厨房里转悠,明显是在找东西。

  见于妈找了半天没有找着,不由开口问着。

  “昨天才让人送来的蒜怎么突然间全都没有了,昨天明明还有很多在这里的……小姐昨晚说想吃饺子,早上还想给她包点饺子弄调料的……可是,一早我找了好一会儿了,怎么也找不着了。我记得明明就放在这里的啊,怎么会突然间没了呢?”

  于妈说着说着越发的觉得困惑不已,嘀咕间还是在不停的寻找。

  沙贝儿顿时囧了,昨晚她拿蒜的时候,的确看到了许多。但是放眼厨房昨天放蒜的位置,早已经空空如已,正如于妈所说的,什么也没有了。

  联想昨晚,再看今早风擎宇一大早坐在客厅里。

  稍微动动脑子都知道,这蒜为什么会突然不见。

  沙贝儿装作不知,总不能说昨晚自己为了拒绝风擎宇故意吃蒜,然后让风擎宇兴致全无。他大爷记恨在心底,顺带的记恨了厨房这些无辜的蒜吧。

  对于风擎宇的行径,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了。

  翻白眼的冲动啊。

  但是,看着于妈翻转半天,沙贝儿一边主动帮着找了一会儿,便说道:“于妈,等会让人再送一些过来。”

  “嗯,也只能这样了。”

  “我现在打电话让人送。”

  沙贝儿于是迈步往外走。

  里面的声音不大不小,还是传到了外面。

  此时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很是淡定,仿佛没有听到厨房里因为他所作所为而掀起的一阵小风波。风睿尧是坐在风擎宇的对面的,当然也听到了厨房里的对话。

  关于蒜……

  不明觉厉的感觉。

  只因为有妈咪在,所以带听不听的。直到听到沙贝儿说,我等会让人送一些过来的时候,坐在对面的男人,嘴角好像是上扬了。

  他每次在耍心思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笑容。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亲爹。他这表情,说明预谋做了什么事情。

  是什么呢?

  正在皱眉头苦思冥想的时候,沙贝儿已经走了出来,打了电话让人去订一蒜快些送过来。正好,袁点点和风拓熙也起床了。

  “贝儿。”

  “袁阿姨,早。”

  然后……

  就是等蒜……

  按正常的来说,袁宅要东西,会很迅速的送过来。但是,半小时过去了,饺子都快包好了,还是没有调料送过来。

  又是二十分钟过去,饺子包好,准备下饺子了。蒜还是没有送过来,沙贝儿不禁真的要翻白眼了。

  于妈正在下饺子,沙贝儿根本就不用想都知道,为什么明明早就能送过来的蒜为何没有送过来。

  动手脚的人一定是坐在沙发上特别淡定的某人。

  三步化两步,人很快的就走到了沙发边。看着坐在那里,一副惟我独尊的男人。

  翘着腿,别提有多么的悠闲,似乎是笃定了沙贝儿会走过来。

  “风擎宇,你够了。”

  “嗯?”

  没抬头,只是淡定的发出一个语气词,意思是表明自己在听,但不明白她的意思。

  “风擎宇,要不要这么幼稚。”

  沙贝儿压低声音,关于用蒜拒绝风擎宇的事情,这是私密的事情,她可一点也不想要让袁阿姨和风叔叔知道。

  风擎宇目光总算是从手上的报纸移开了,看向沙贝儿。

  她的眼底跳跃着火焰,似乎被他这种近乎无赖的方式给气到了。那亮晶晶的眸子,充满着生气活力,煞是好看。

  也未开口,就是抬着眼睑看着沙贝儿,等待着她主动的妥协。

  他心底可很清楚,这种私事沙贝儿可不想宣传的人尽皆知。

  一秒……

  二秒……

  三秒……

  “我不会再吃大蒜!”

  沙贝儿在风擎宇的眼神里,最终咬牙切齿的妥协。

  他这不就是逼着她以后都不能吃大蒜这一招吗?要是吃,他就会动手脚让这个宅邸里再也没有大蒜,让她吃也没地方找到吃。

  嘴角微勾,很满意沙贝儿的妥协。

  伸手……

  沙贝儿把手中的电话递过去,然后只见风擎宇拿起电话,电话那边接通了,只见风擎宇只是嗯了一声,连个P都没放,电话便被挂了……

  手一松,电话落在一边,风擎宇的视线又回到了报纸上。坐在对面的风睿尧,视线不停的往坐对面的两个人扫,妈咪和他两个人的声音好小,他都听不真切。

  刚刚妈咪和他在沟通什么……

  妈咪转身走了,只见风擎宇的视线又到了报纸上,只是为什么他有一种感觉,看到风擎宇的嘴角上扬的弧度有些明显的增大呢?

  十分钟后,被拦截在半路的蒜早已经在被风擎宇吩咐的人扣着的,风擎宇嗯了一声,也就是能送来的意思。十分钟后,蒜就送到了主宅,入进了厨房,回到了自己原来应该坐的位置。

  一早吃饺子,袁点点完全不知道,这关于蒜的一小段插曲。

  倒是风拓熙,看着风擎宇和沙贝儿两个人的小动作。他的耳力是极了的,所以,沙贝儿和风擎宇两个人的对白便是听的极是清楚。

  想着袁点点晚上做完的时候,如同乖顺的小猫一样的窝在他的怀里,还在感叹,沙贝儿和擎宇两个人究竟能不能在一起。还一直在质疑他之前在书房里说的话……

  现在……

  好像没有什么质疑的必要了……

  第二回合,风擎宇利用他的权利无耻的反败为胜。

  *************************

  又是夜晚降临。

  风擎宇洗了澡,在整个袁宅安静下来之时从房间走出。

  白天的一个小小的警告,显然让某个小女人不敢再吃蒜影响他的兴致,今晚……

  ------6100字-----

  小剧场:

  二货:( ⊙o⊙ )作者真好哇,不仅更了六千字,还免费送了一百字!!一百字!!!有木有!!!!!

  读者:-_-|||楼上的那位,别这么刷无耻的下限好么……

  二货:╮(╯▽╰)╭你们这是嫌弃我的节奏么……

  读者:~~(╯﹏╰)b这么明显还用明说吗?

  二货:o(︶︿︶)o 心情不美丽,一不美丽就想断更,明天好像要断更了哇……(这真不是威胁咩)

  读者:╭(╯3╰)╮二货最好了,二货最棒了,二货最勤快了,二货是这个世上最有节操的人了……(此处省略一千字)

  转身,群吐……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