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54章:热吗?

第054章:热吗?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33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42

   “拖拉不如一次解决。”

  风擎宇的目光静看着沙贝儿的眸子……

  感情的事情,拖拖拉拉只会伤的次数更多,伤的更重……

  如果真是为了炎玦好,就应该一次性解决。长痛不如短痛,她已经做了选择,她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与其让他依然有希望,还不如……

  看着风擎宇的眸子,他的眸子并没有多少变化。很多事情在他眼底根本就不是事情,但是这句话却是一针见血。

  她心里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与其她一个人去让炎玦有希望,还不如和风擎宇一起去让炎玦直接明白。

  再多的言语,都比不过和风擎宇站在一起,告诉他,她决定和风擎宇回去来的直接。

  一刀直刺心窝,干净利落……

  只是……

  她怎么忍心……

  “妇人之仁。”

  风擎宇冷冷的开口,见不得沙贝儿此时的表情。只是一个童炎玦,如此容易解决的男人。她这表情,让他看在眼底,很是不悦。他已经手下留情,如果是以前,这样一个男人,早就已经不存在他的视线里。

  从刚刚沙贝儿走过来的时候,看到她手上提着的东西时,眼里便已经有了戾气。此时,在丢下四个字的时候,风擎宇另一手突然伸出。

  速度极快,沙贝儿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手上一松,握在手中的保温桶已经被风擎宇夺走。

  “你……”

  一个字刚出口,便见风擎宇非常利落的松手,轻松的打开保温桶,手一抛。里面的汤的粥都因为盖子打开,翻倒出来。

  香味顿时四溢出来。

  沙贝儿目瞪口呆……

  看着自己要带去给炎玦的晚餐就这样被他毫不珍惜的扔在地上,那动作利落的,好像是他做出来的,他做主一样。

  “风擎宇,你太过分了。”

  沙贝儿刚一动,风擎宇就再次扣住了沙贝儿的手,把她拉了回来,撞进他的怀里,被他稳稳的扣住,挣扎不得。

  “多余。”

  风擎宇冷笑,眼神冰冷的看着沙贝儿。似乎是在嘲弄她,沙贝儿看着风擎宇,听得懂他言语间的意思。

  在他的眼底,自己这样做是对童炎玦的施舍,已经是要去说清楚,现在做这一切,简直就是多余。

  看了一眼散了一地在冒着热气的保温桶,沙贝儿不再挣扎安静了下来。

  风擎宇感觉到沙贝儿安静下来,余光扫了一眼扔在地上的保温桶,嘴角微微上扬。

  心情好像还不错。

  这样,才顺眼许多。

  手上用力,安静的站在那里的沙贝儿便被他扯着绕过车走到副驾驶的车门边,一手拉门,一手把沙贝儿塞进去,甩上门,绕过到另一边坐上车。

  开车,动作一气呵成。沙贝儿唇瓣蠕动了一下,那句你个冷血动物,你懂个P,硬生生的在看到风擎宇的侧脸时,话在喉间还是默默的咽了下去。

  他不懂,她懂。

  但是懂又如何,她依然没有办法选择。

  有时候真宁愿自己和风擎宇一样是个冷血动物……

  想到这里,沙贝儿忍不住苦涩的扯了扯唇角……

  其实本质上,她与他还不是一样。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她伤了炎玦,而他伤了自己。

  不同的是,他心中所属的那个唯一不是她,而她心中的那个所属不是炎玦。

  悲哀的莫过于如此……

  她无法指责他心中没有她的位置,就如她没办法把爱的位置给炎玦一样。

  何其可悲,不是不会爱,而是爱的那个人并非是你……

  而已……

  ***********************

  一路上,车内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沙贝儿一路上都在走神,她想了很多,但又好像什么都未想。脑子里好像过滤了许多,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留下。

  脑子其实很乱,想着等会要面对炎玦温柔的双眼,沙贝儿的心情便很沉重。

  直到车停下,沙贝儿也是反射性的动作推开车门下车。

  童炎玦已经让人在楼下等待了,在看到沙贝儿的时候立刻迎了上去,总算是等到了,师父还真是厉害,竟然知道沙小姐一定会找得到这里。

  “沙小姐。”

  风擎宇推开车门下车的时候,童炎玦的徒弟明显的愣了一下,直到,看到风擎宇气势凌人的迈步走过来,只是往那儿一站便已经成了众人的焦点,明明个子不是矮别人多少,但是心态上就明显的矮上了一大截。

  “师父……在病房里等你。”

  明显的声音都弱了许多,也不敢直视风擎宇,这样一个站在那里便让人有无限压力的男人。

  即使他的脸上没有表情,也没有多少亲密的动作,但是站在沙小姐的身边,却是一眼便已经宣誓了,沙小姐究竟是谁的女人……

  沙小姐……

  不是师父未过门的妻子吗?

  这已经是事务所公认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师父有一个认定的妻子的人选,虽然还未结婚,但大家都已经默认了两个人的关系……

  现在,这突然出现的男人……

  是谁?

  “带路。”

  薄唇里吐出两个字,没有命令的语气,可是却依然是让人乖乖的听从,这是风擎宇惯性的发号施令。

  两个字,换回了小徒弟的心神,乖乖的在前面走,带着路。

  沙贝儿先迈步向前,风擎宇不缓不急的跟在后面。三个人很快便走到电梯口,电梯外还等着人。沙贝儿便看到神奇般的在风擎宇往这边走的时候,站在电梯外的人,不知道是被风擎宇的英俊的外表所迷惑,还是其他……

  只是在他们靠近的时候,本来站在电梯外的人竟然都自然的让开。而他们自然的就走到了前面,围绕在她和风擎宇以前小徒弟的身边,成了一个空的包围圈。

  叮……

  电梯到达一楼,也没人动。

  沙贝儿站在原地,被这种莫名其妙的效应有点傻乎。风擎宇不喜欢这种人群,迈步往里走。看着还站在外面的沙贝儿,伸手一拉,沙贝儿身体不稳的往里撞着,撞进风擎宇的怀里。

  双手扶在他的腰上,稳住自己的身体。

  在发现自己和风擎宇此时以极度暧昧的姿势靠在一起,沙贝儿立刻推开风擎宇,往一边站了一点。

  外面还有人,可是在风擎宇和沙贝儿率先走进去的时候,风擎宇只是看着外面有人,那些站在外面同样等电梯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走进来。

  沙贝儿当时就凌乱了,这些人,还能有些出息点吗?

  小徒弟心底顿时平衡了许多,不是他一个人有问题啊,这是这个男人气势问题,不是他没出息。

  电梯很快,转眼间便已经到了童炎玦所在的楼层。

  小徒弟在前面走着,沙贝儿跟在后面,风擎宇走在沙贝儿身侧。

  很快,便到了病房外。

  病房外,走在前面给两人带路的小徒弟,在走到病房外时,敲了一下门后便拧动着门把打开门……

  “师父……沙小姐来了。”

  病房内等待许久的童炎玦躺在病床上,在听到沙贝儿过来了的时候,脸上的阴郁的表情迅速收敛,目光转过看向病房门口。

  “蕊蕊……”

  眼底有浓的化不开的温柔……

  只是这一抹温柔却在看到走进来的不仅仅是沙贝儿的时候,眼底的光亮慢慢的熄灭。

  病房里的温度,随着风擎宇和沙贝儿一起走进来的那一刻,所有温暖都迅速抽离。

  站在两个人身后的徒弟,明显感觉到病房里的紧绷。迅速的后退了一步,把病房门带上,把空间留给三个人,实在没胆留在病房里。不说那个和沙小姐的男人带来的莫名压力,师父的怒意都足以让他心底颤抖。

  没人注意到小徒弟的离开,沙贝儿走进病房的时候,目光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向童炎玦。

  “风少,有心了。”

  淡漠的字眼,童炎玦的声音冰冷。

  沙贝儿深吸了一口气,把刚刚在楼下买的果篮放在一边。

  “蕊蕊,你来了。”

  目光再次转向沙贝儿的时候,声音里的温柔,有着强烈的对比。

  手还扣在果篮上,紧了一下之后这才松开。

  “炎玦。”

  抬起的目光,撞进了童炎玦温柔的眸子里。

  想过,发生那一夜她落荒而逃该怎么面对他。

  想过,在不确定他听到多少她与风擎宇之间缠绵的声音的情形下,该怎么面对他。

  想过,在他因为那件事情出车祸后,自己该怎么面对他。

  现在,撞进他依然温柔的眸子里,沙贝儿心底的歉疚便更深。

  “你……还好吗?”

  想了半天,沙贝儿只能客套的说了一句话。

  面对童炎玦,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带着风擎宇走进这里的时候,就已经给了童炎玦答案。

  她甚至不敢去深究童炎玦眼眸深处的情绪,此时嘴角的笑容都让她看着心里难受。

  她真的不想伤害他。

  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还好,是不是找了很久?”

  童炎玦靠在那里,淡淡的一句话,别具深意……

  “什么?”

  沙贝儿听的一头雾水,什么找了很久……

  “等了好久不见你来才想起忘记告诉你在哪家医院了,想给你打电话手机去没电了,也找不到打来的号码,便让他去楼下等着。还好,你找到了。”

  童炎玦的声音依然是淡淡的,说的合情合理……

  沙贝儿的脸色微变……

  不是因为童炎玦为她的晚来找的台阶,而是……

  她似乎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从接到电话开始,电话那边的炎玦没有告诉她医院的地址,而她也未问。一直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不知道地址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应该说,风擎宇是怎么知道是这里的。

  是他……

  察觉到沙贝儿的目光,风擎宇的目光看向沙贝儿。脸上倒没有一点被发现在车祸上动手脚的慌乱,好似这一切他都没想过隐瞒一样。

  目光移开扫过病床上的童炎玦,看着他眼底深处藏着的那么深沉的光芒。

  “热吗?”

  无比醉人的声音,很难想象是由风擎宇口中发出来的。只见风擎宇突然侧身,在沙贝儿错愕屏息间,大手已经迅速的扣住了沙贝儿的围巾,围巾从颈上离开。上面斑斑点点的痕迹,密密麻麻的……

  脸色一变,沙贝儿第一反应就是要拢上外套。风擎宇手扣在她的手上,薄唇亲昵的贴到了沙贝儿的耳侧,一手牢牢的扣在她的腰上,控制她不停扭动的身体……

  “这次只是轻伤,下次我可不敢保证。”

  在沙贝儿停止挣扎的时候,风擎宇帮她脱下外套,如同王者一样的往那儿一站,那姿态哪里像是来看病人的……

  脱了外套的沙贝儿,脖子上的痕迹更加清晰的呈现在童炎玦的视线里。

  脸色,更是苍白了许多。放在被子里的一只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目光盯着沙贝儿脖子上的痕迹,薄唇抿的紧紧的。

  情绪,压抑的可怕。

  沙贝儿的手也扣的紧紧的,他走进来已经说明了一切,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风擎宇看了一眼沙贝儿,看到她眼底的情绪,眸色渐深。

  “你出去。”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压着情绪的开口。

  风擎宇眼睛微眯,看着沙贝儿,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我想单独和炎玦谈谈。”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握着的拳头,上面的血管都因为握拳太紧而暴露出来。

  她在压抑情绪,显然怒气已经在眼底跳跃了。

  “好处。”

  风擎宇旁若无人的和沙贝儿谈起条件来……

  他的目的的确已经达到了,从扯开沙贝儿的衣服,把上面那些激情的痕迹都呈现在童炎玦的眼前,一切已经搞定。

  “风擎宇,你别太过分。”

  咬牙,两个人在这里咬耳朵,声音小的只有两个人听得到。

  “回去车上做。”

  这是风擎宇在雪地之后,脑补的在雪地里可以不用冻着的方式。天时地利人和,不抓住,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今天四千字,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虐心肝脾肺肾,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