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47章:来日方长

第047章:来日方长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63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8

   (她不知道风擎宇有没有挂电话,不知道,童炎玦是不是还在电话那边听着。)

  她那么用力的咬着唇瓣,努力的想要从风擎宇的身上下去。可是,身体根本就一点力气都没有。在风擎宇的掌控下,她根本就连挣扎都不行。只能靠在那里,不停的被他有力的撞着。

  眼眶红透了,狠狠的瞪着风擎宇。手指用力的掐着风擎宇,想要借此来释放身体愉悦带来的快/感。明明这个时候,她应该完全没有感觉。她应该用冷漠来抗议,可是,他的每一个有力的撞/入,在每一个用力深/入间,都能让她感觉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极致快乐……

  她的身体完全背叛了自己……

  风擎宇似乎是看出了沙贝儿的隐忍,眼底有些残忍的冰冷闪过。看着沙贝儿都快把唇瓣咬出血了,在看着他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恨。似乎是在控诉他,控诉他为何要这样做,为何要用这样的方式逼迫她。

  那明明被欲/望逼极了的样子,却是倔强的不愿意发出声音。虽然这是他想要的,可是,看着沙贝儿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意叫出声,只是害怕被电话那边的童炎玦看着。

  眼底一阵阴郁,用更加逼疯沙贝儿的方式,薄唇突然上前,吻住了沙贝儿的唇瓣。咬着她的唇瓣,让她的唇瓣没办法咬合。

  深深的吻了上去,配上腰上的力道,沙贝儿的身体更是敏/感起来。

  快/感越堆积越高,越来越高。意识变得好混沌,之前的那种感觉又袭来。整个人像是踩在软绵绵的棉花上,在风擎宇的薄唇离开的时候。沙贝儿的喉咙深处发出一声比一声娇媚的声音……

  “嗯……啊……”

  当发现自己叫出声的时候,沙贝儿不知道是崩溃,还是已经如此了。意识只剩下了感观已经顾不得,应该说早就忘记了电话那边的童炎玦是不是听到,想不到他听到后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一声比一声,激/情的声音……

  “风擎宇!”

  脑子一片空白,身体达到极限时,眼前一黑,趴在风擎宇的肩膀上,整个人晕了过去。昏迷前意识回拢,分不清是狼狈还是其他,只能愤恨的低吼一句,虽然哑的嗓子没有什么震慑力。想到电话那边的炎玦全程都听到了,她就有一种想把自己塞进缝隙的感觉。

  风擎宇感觉到怀里的人真的晕了过去,还没有尽兴的风擎宇眉头皱了起来。

  她也太经不住折腾了……

  手还扣着沙贝儿,看着她跟霜打的茄子一样都怏了,因为极致的高点,身体的内壁一紧一缩夹的他厉害……

  看了一眼天色,已经快中午了。下午的时候睿睿会回来,还有正事。

  脑子快速的转动都会,估且先放过她,来日方长。

  抱着沙贝儿,抵在墙壁上,来回几十下,在沙贝儿夹的越来越紧的时候,腰眼一麻,草草的结束,把所有的热情都尽数的缴给了沙贝儿。

  *******************

  电话这边的童炎玦刚送了童莉亚去了幼儿园,昨晚打了十几遍无人接听,他以为沙贝儿要冷静冷静,所以便未再继续打。

  晚上也未睡好,在莉莉醒来后问及沙贝儿的时候,他只能说她有事,先离开了。今天他送她去幼儿园,童莉亚很乖,乖乖的和他一起。在外面买了早餐,然后送去了幼儿园。

  在送了莉莉到幼儿园后,坐进车里,便给沙贝儿打电话。

  又是无人接听。

  打了好几遍都是,车开着。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又继续打着,还是无人接听。到了事务所,发了个短信给她,让她醒来,给他回个电话。等到九点多,放在一边的电话还是没响。童炎玦便拿起手机,再次拔了沙贝儿的电话。

  又打了几次,以为会一直没人接听,谁知道,在准备放弃的时候,电话突然接通。

  童炎玦觉得,沙贝儿肯接电话,便一定是原谅了他。只是,没想到,电话接起的时候在他道歉道了一半的时候,会听到那么熟悉的暧昧声音。

  他不是纯情的小男生,更甚是几个月前他还从骑坐在他腰上的女人嘴里听到了同样暧昧的声音。

  那是正在欢/爱时,情到浓时不由自主从喉中发出的声音。伴随着那熟悉的女音,是男性动情的粗/喘声音。虽然和风擎宇不熟悉,但是,那发出的声音,独有的磁性,还是一听便知。

  昨晚拒绝了他的女人,此时正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辗转承/欢。那如乖猫一样发出的娇媚声音,与在自己怀里排斥拒绝的模样。那仿佛自己的碰触是一种毒药一样,那样的受折磨。

  不是不愿意被男人碰,而是,不愿意被他碰。

  扣着电话的手,手背上涌起一道道青筋……

  “蕊蕊……”

  刚喊出两个字,便听到嘟嘟的声音。

  电话被掐断,童炎玦只感觉心沉到了最深处。他在这里自责内疚的时候,她躺在风擎宇的身/下正在销/魂享受……

  如同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蕊蕊……

  你怎么可以这样作贱我……

  眼神阴郁的可怕,男人最重要的自尊被击的一点也不剩……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又拔了沙贝儿的电话……

  这一些, 电话再未响。

  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已关机。(这块儿,你们能想到啥捏!)

  如此重复几次,电话已关机。童炎玦突然站起身,一手拿起一边的大衣穿上,拉开办公室的门就往外走。

  “师父,还有十分钟……”

  “师父,你去哪里?”

  童炎玦的步子迈的很快,话语被丢到了耳后。只是冷着脸,阴郁沉沉的往外走,很快坐进电梯,直达而下。

  当坐进车里的时候,油门一踩到底,向安杰罗的住处而去……

  *************************

  当终于舍得离开的时候,昏睡的沙贝儿嘤咛了一声。

  他一离开,就跟拔了塞子一样,存了三次的热情都涌了出来。他离开的时候,手也是微松。沙贝儿的双腿便离开了他的控制往下滑,而那些热情也就顺着雪白的大腿往下……

  他的热情混着她的热情,在雪白的大腿内侧慢慢的往下滑。

  这画面,看的风擎宇眼神又黯了。

  看着一脸潮红疲惫的沙贝儿,权衡之下,风擎宇抿着薄唇发泄了的捏了一下沙贝儿的胸。大力的捏了两下,平衡了一下。沙贝儿被那么大力的报复性的捏了几下,眼皮沉重的都没睁开……

  一身的激/情痕迹,属于他的热情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满布在她的两腿间……

  有一种感觉,叫大男主主义的成就感。只是,体力实在需要练练,他可没有每次都对着一个自己弄晕过去的女人继续释放自己的**。

  双臂轻松的就把沙贝儿打横抱起,准备放到床上。

  “嗯……”

  沙贝儿浑身都是沾滑的液体,在风擎宇抱起她的时候,累的动了动,挪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眼皮重,身体累。和风擎宇比体力,那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这个男人,真做起来,会弄死她他都不见一点疲累。

  很不舒服……

  风擎宇从来没有操练的沙贝儿这个状态……

  他虽然欲/望强,但是,还算是有节制,还没有哪一次把沙贝儿操练的眼睛都睁不开。

  以前就算是累的半死,风擎宇一离开,沙贝儿还是能自己下床清理自己,清理房间再睡。

  这一次,是真的操/练的过了火……

  加之沙贝儿久未被操练,这一来一去,后果便是如此。

  风擎宇习惯性的做完就去洗澡,此时抱着沙贝儿站在床边,看着怀里的沙贝儿。正因为不舒服而皱着眉头,身上处处都是湿滑的感觉,的确不怎么舒服。

  从来没有考虑过,做完后,要帮沙贝儿清理的想法。每次完事后,只是抽离自己,清洗后离开。

  此时,看着怀里不舒服的沙贝儿。

  等会睿睿会回来,她这个模样如果被睿睿看见……

  大脑快速的转动着,风擎宇在思考间已经直接抱着沙贝儿往浴室里走。

  一手稳稳的抱着沙贝儿在怀里,一手有些不熟练的冲着沙贝儿身上沾上的粘湿的液体。

  当大手洗到沙贝儿最私/密的地方时,看着被自己折腾的红肿不堪之处。手上一碰,明显感觉到从里面渗透出来的液体,那是属于他的。白色被水流冲散,手上的力道,不由的轻了些许。

  他,好像真的操练的过了火。沙贝儿意识迷糊,只感觉到身上有水冲过,身体那有些疼的最私/密的地方好似被一双大手触碰着。眼睛沉重的眯了一下,只是微睁开眼一点缝隙,眼前模糊的身影……

  是风擎宇吗?

  迷糊的大脑,迷糊的意识,沉重的双眼,微眯的双眼只是一下,便又闭上。

  再次陷入昏睡当中,之后便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

  这一觉,沙贝儿并没有睡的很久。眼皮还是很沉重,但因心中记挂着睿睿回来的事情,并未放肆的去沉睡。当肚子咕噜的叫起,欢快的把她从睡梦中叫醒。

  意识清醒的那一刻,沙贝儿有一种自己刚被车碾过(好狗血的一句话,作者淡定的飘过……),浑身疼的跟拆了又重组了一般。又累,又饿。

  好痛……

  好酸……

  浑身没一处不在酸疼的,特别是某个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疼着。

  沙贝儿在惊觉自己双腿间那不适感时,两小时前的画面突然浮现在脑海里。

  她……

  和……

  风擎宇……

  双眼突然睁开,整个人从床上弹坐起来。

  “呃……嗯……”

  弹坐起来的时候,浑身更是酸痛,忍不住冒了一身的虚汗。房内,已经没有风擎宇的存在。沙贝儿的目光扫了房间,没看到风擎宇,浴室也没有声响,绷紧的身子这才稍微放松了些许。

  她突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风擎宇,起码,这个时候,顶着浑身酸疼以及一身的激情痕迹,没有做好准备面对风擎宇。

  胸口也是疼的厉害,被子从自己身上滑下,那触目惊心的痕迹。胸上一道道刺目的痕迹,那是他不控制力道捏的。在勒痕的上方更是布满了很多激情的痕迹,那每个痕迹都那样深。

  脑中浮现出他趴在自己脖子上啃咬的画面……

  沙贝儿脸上血色尽失……

  一次,两次……

  三次……

  最后一次,她已经完全都不知道了。直接被做的晕在他的怀里,而之后,脑中好似闪过一个画面,自己身上有温热的水冲过……

  他帮自己清洗?

  沙贝儿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手酸疼的抬起往下拉了一点,其实身体有没有清洗过,她感觉很清楚。只是,不敢相信风擎宇竟然会帮她清洗。

  要一个人突然变性子,那简直就是不可能。

  微拉开的被子,可以看到自己赤/身裸/体着,大腿上也是触目惊心的痕迹。

  禽/兽……

  沙贝儿心底涌出这两个字,她从来就没有被风擎宇折腾成这个样子。

  双手抓在被子上,俨然把被子当成了风擎宇,用力的捏紧。

  睿睿……

  睿睿下午要回来……

  沙贝儿脑子在闪过睿睿的时候,立刻掀开被子。

  她得快点离开这里,快点整理好自己。

  当双脚踩地的时候,身体,一阵尖锐的酸痛从双腿间袭来。双腿也是跟着一软,差点跪在地上,手立刻扶在一边稳住自己撑住自己酸软的身体。

  禽/兽。

  沙贝儿忍不住骂出声。

  刚骂完,沙贝儿感觉到一道目光带着一丝寒意的扫在她的身上,赤条条的身子一阵鸡皮疙瘩。那目光太强烈了,强烈的让她觉得,是风擎宇……

  迅速的抬起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在了房间里的风擎宇。都没有声响的,跟鬼一样。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沙贝儿一点感觉也没有。

  “出去,看什么看。”

  察觉到自己身上光溜溜的,沙贝儿立刻扯过被子裹住自己。站在床边的腿一时没适应,再次坐在床沿。做了大部分女人会有的反应,拿起枕头砸向风擎宇。

  ------4091字,今天还是四千字,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