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42章:求月票,求月票

第042章:求月票,求月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16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6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想知道?”

  微微倾身靠近,沙贝儿立刻受惊一样的往一边退了一些。看着风擎宇,眉头忍不住的皱起。

  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冷扫了一眼风擎宇,懒的搭理他。不说便不说,稀罕么。安杰罗回来后,自然也就知道了。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的背影,眼神越来越深邃,兴许是昨夜的画面太强烈。虽然强大的自制力,最后通过堆雪人,手指间触碰的寒意,把身体的燥热和身体的某处,压了下去。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对她的渴望压了下去。

  在看到他的时候,脑中会浮现出昨夜,她怎么软在自己的身/下。

  在察觉到自己身/下一紧之时,风擎宇收回目光。

  安杰罗在做什么,他心底清楚,这一切也的确都在他的掌控当中,只是唯一不确定的便是……

  睿睿……

  站在原地只是片刻间,脚步已经迈出,向前走。

  ************************

  沙贝儿昨晚一夜未睡好,在送走安杰罗和睿睿离开后,有些困乏的打了个哈欠。

  童莉亚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也吵的沙贝儿睡不着。

  “蕊蕊,我可以不睡吗?”

  童莉亚撑起身子,看着沙贝儿。

  “我就在那边玩游戏,不吵你。”

  童莉亚补充着,指着一边的软榻。

  “嗯,别乱跑。”

  “是。”

  童莉亚得到了获准了后,立刻从床上滑下去,拿起IPAD躺在软榻上,开始玩游戏。沙贝儿太困了,没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

  一个小时后闹钟响起,沙贝儿睁开双眼。睡了一会儿,精神好了许多。

  睿睿和安杰罗出去了,沙贝儿便准备去接童炎玦下班,晚上一起回炎玦的家,给炎玦做饭。

  “莉莉。”

  沙贝儿掀开被子起身,看着童莉亚竟然在软榻上睡着了。小家伙竟然还知道把被子卷在自己的身上,睡的正香。

  这丫头要睡起来,不睡个两三个小时,根本就醒不来。睡不好,起床气好大。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等她睡醒再开车去接炎玦,时间上赶不上了。外面积雪也深,地上滑开车也会慢许多。

  脑中一边在计划着,一边先清洗自己。

  换上衣服,再化了个淡淡的妆,让自己精神好一些。嘴唇上的肿已经消了许多,对着镜子上的自己,看不出什么异样后,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系好围巾,把脖子上的痕迹遮挡住。

  拿起一件披风,抱起童莉亚,裹好往外走。

  童莉亚睡觉本来就沉,被抱起来完全没有反应。乖乖的靠在沙贝儿的怀里,还伴随着浅浅的呼噜声,小嘴微微的张着,喷着热气。红扑扑的小脸,看起来很是惹人喜爱。

  穿过长廊,往外走。管家已经安排好了车开出了停车处,在侧门,在看到沙贝儿出来的时候对她点了点头,帮沙贝儿拉开车门。

  车里暖气已经打开,把童莉亚放进车里,系好安全带,披好衣服后。

  管家已经转身离开,转眼间便消失在视线里。在需要他的时候,管家会突然出现。在做完事情后,又突然不知道在宅邸的某一处。

  沙贝儿关好车门刚准备绕到另一边上车的时候,便看到车对面几步远站着一道身影。

  阴魂不散。

  沙贝儿脑中闪出这四个字。

  只是扫了风擎宇一眼便收回目光,绕过车,便准备上车。

  “沙贝儿。”

  薄唇轻启,堪比这寒雪一样的声音。淡淡的,冷冷的。

  沙贝儿仿佛没听到一样,手直接拉开车门便准备上车。

  “安杰罗会长期住到贫民区。”

  淡淡的声音,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真是寒冷,没有语调起伏,却是成功的止住了沙贝儿的动作。

  安杰罗会长期住到贫民区,怎么可能。

  明明知道风擎宇的目的,可是沙贝儿却不能当没听到。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样的话,她一直觉得风擎宇两个星期前能够让安杰罗同意他留下来,加上安杰罗莫名离开的两个星期,以及回来后的异样。

  只是这一切和他会长期住在贫民区有什么关系……

  如果他长期住在贫民区的话,那么他对睿睿会怎么安排。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要住到贫民区,但是,沙贝儿立刻联想到睿睿。

  安杰罗的异样该不会是因为想要最后陪陪睿睿,然后并没有准备把睿睿也带到贫民区。虽然说在贫民区有他照顾着,睿睿不会吃到什么苦。但是,安杰罗那么疼睿睿,不会想睿睿去贫民区那样复杂的地方。

  车门,关上。沙贝儿靠在车上,看着几步远的风擎宇。

  “我要睿睿。”

  简单明了,如果安杰罗真的会主动把睿睿还给他们,她一定要把睿睿留在身边。

  “然后?”

  风擎宇的目光直接看着沙贝儿,声音还是没有起伏。

  然后……

  两个字,很简单。可是,却是蕴含着太多含义。

  沙贝儿愣在原地,双腿好像有些难以支撑。靠在车上,手不由自主的贴在车上,像是在给自己支撑的力量。

  她很清楚风擎宇这个然后的意思是什么……

  她还没有机会和睿睿谈论关于童炎玦的事情,睿睿内心深处喜欢风擎宇,崇拜风擎宇。现在更是慢慢的表现出来,风擎宇已经虏获了睿睿的心。

  炎玦是一个好男人,也是她认定的好归宿。可是,睿睿却不一定愿意接受。如果睿睿接受,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关系。为了让她开心和放心,强求自己的接受。

  这个,是她希望的吗?

  不想面对这个问题,是因为想要用时间来慢慢的解决。

  现在,安杰罗如果要长期的住在贫民区,这件事情明显已经无法再拖下去。

  她必须要面对,也必须要有取舍。

  她舍不得为难睿睿,也不能够辜负炎玦,更加不想和风擎宇再有任何牵扯。

  她,该怎么办?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那变了的脸色,站在原地,深深看了一眼沙贝儿,在目的达到后,转身离开。

  沙贝儿依然站在原地靠在车上,风,轻吹着。感觉不到寒意,只觉得心口处在一阵阵的下沉着。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身体都快僵了,隐隐听到有人叫她……

  直到一张睡意朦胧的小脸从按下的车窗里探出来,碰了碰沙贝儿……

  “蕊蕊,蕊蕊……”

  童莉亚睡在车上并不舒服,睡了一会儿,便模糊的醒来。在看到自己是在车上的时候,一时间还分不清在哪儿。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清醒。

  “你怎么了?”

  沙贝儿动了动,身体都快僵了。转过头,看着童莉亚一副关心的看着自己她的小手暖暖的,贴在她的脸上。

  沙贝儿摇摇头……

  “我没事,进去,坐好。”

  童莉亚乖乖的坐回自己的位置,沙贝儿这才拉开车门坐进去。

  “蕊蕊,我们是要去接爹地吗?”

  “嗯。”

  “耶,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和爹地一起吃饭吗?我们三个人吗?”

  “嗯。”

  “太好了。”

  童莉亚整个人兴奋的欢呼着……

  沙贝儿明显的不太在状态,侧身帮童莉亚再把安全带系好,然后车开了出去。

  *************************

  一路上,就听见童莉亚在叽叽喳喳的说话,别提有多开心了。

  沙贝儿认真开着车,开的很慢,比平时晚上二十多分钟到了童炎玦的事务所楼下。

  路上通了电话,童炎玦一早便在楼下等待着。在看到沙贝儿的车开过来的时候,立刻迎了上去。

  最近忙的不正常,以前很多处理好的案子,都出了大小不一的问题。最近新接的案子,也是越来越棘手。本来很简单的事情,突然变得很复杂。一开始他觉得,是风擎宇动的手脚。可是,他也让人帮忙暗中调查却是找不到任何证据是有人刻意的为难。

  本来周日应该去接莉莉,陪莉莉的。可是,一早就有事情忙。

  沙贝儿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童炎玦快速的处理着。把晚上的时间空下来,准备明天再加班处理。

  换了位置,童炎玦开着车,沙贝儿和童莉亚坐在后面。

  先去了超级市场,买了晚餐需要的食材。

  等回到童炎玦的家里时,因为莉莉被送到了那边,童炎玦几乎不怎么回来。家里的保姆便暂时的辞退了,只是请了一个钟点工来收拾家里。

  没有童莉亚和沙贝儿的家,其实称不上一个家。

  沙贝儿隔了几个月回来,看着一样的摆设,和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样。只是,莫名的冷清感,让她心里有些难受。

  一路上,便在纠结着睿睿和童炎玦的问题,现在回到这里,面对着这一室的格外冷清,更是让心口压的厉害。

  强撑着笑容,在童炎玦把东西提到厨房的时候,童莉亚兴奋的在厨房里转悠。

  看到蕊蕊在这个厨房里,童莉亚明显很开心。

  童炎玦上楼去换衣服了,沙贝儿打开冰箱,空空的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与自己在的时候两个模样,里面除了速食面和食物外,再没有其他。

  “我帮你。”

  没过一会儿,童炎玦便下来了。主动的走进厨房,帮忙。

  “我也要帮忙。”

  童莉亚也立刻举手……

  沙贝儿还未开口,便听童炎玦拍拍童莉亚的小脑袋说道:“你去外面玩,厨房里交给爹地和蕊蕊。”

  童莉亚鬼灵精的看看童炎玦又看看沙贝儿,伴随着咯咯的笑声,出了厨房。

  童炎玦其实很少在厨房里帮忙,他也是远庖厨的人。对下厨实在是不怎么在行,所以为了不越帮越忙,一般都不进厨房。

  童炎玦的十指也很好看,帮忙洗菜的时候,动作很是优雅。洗的很仔细,然后目光却是总看向一边的沙贝儿。

  这个温柔沉静的女子,眉宇间有散不去的忧愁。

  这样的状态,与之前的样子又不一样。之前,她是眉宇间有着忧郁,那是一种深不见底的伤。

  但是同样的,是让他看到都会很心疼。

  沙贝儿正在切菜,切着切着,思绪便又开始混乱。

  现在不得不去考虑的事情,但是要考虑却又理不出头绪。

  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其实因为害怕,所以也不敢问睿睿。不想勉强睿睿,也不想要放弃炎玦,这个给了她太多温暖,陪伴了她四年支撑她活下去的男人。

  她舍不得放开,他的身上有自己希望得到的,那份安定和温暖,未来的日子,有他给自己支撑。

  越是想,心底压抑的就越是厉害。因为走神太厉害,正在切菜的动作就乱了。当手上一疼的时候,沙贝儿轻呼了一声。

  看向自己的手,上面正有鲜红的液体往外涌。

  呆在那里,一时间忘记了应该有的反应。直到自己的手腕被握住,食指被含进了童炎玦的唇瓣里,温热的触感从食指涌来。

  沙贝儿反应过来,为突然的亲密而有些耳后发热,不适的想抽回自己的手。

  “我没事。”

  手抽了一下没抽出来,童炎玦大手扣在她的手腕上,阻止她抽离的动作,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沙贝儿。

  沙贝儿被童炎玦那似是能看进她灵魂深处的眸子看的有些不安的闪烁着眼神,避开了他太直接的目光。

  他是一个聪明的男人,自己有任何的心思,她也会看得懂。

  他们相处了四年,用着最舒服的关系相处着。他给了她太多的包容体贴和温柔,这个男人是了解她的,懂她的。所以,她的失神她有心事,他都看得到。

  她会避开童炎玦的眼神,会心底不安。明明可以开口直接告诉他的,也许童炎玦能够帮自己出出主意,但是,不知道为何,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避开他的视线。

  似是逃避,似是隐藏……

  “蕊蕊,你有心事。”

  童炎玦的声音很低沉,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他还握着她的手,手上已经没有流血,随着他的呼吸,热气还喷在上面……

  “因为风擎宇吗?”

  ----今天四千字更新,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