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1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一)

第011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一)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213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19

   “袁阿姨,我想去洗手间。”

  “我陪你去。”

  袁点点接嘴很快,沙贝儿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袁点点似乎也察觉自己反应过度了,在看到沙贝儿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反应时,自己也就装作无事的和沙贝儿一起往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

  沙贝儿挽着袁点点两个人往女洗手间走去,正好一个女人从里面走出来,而擦身而过之时。沙贝儿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沙贝儿似没察觉一样,和袁点点两个人走了进去。

  洗手间很大,袁点点在和沙贝儿走进去后说道:“我帮你把包拿着等你,在这里等你。”

  “好。”

  也未有其他想法,把包递给了袁点点,然后目光扫了一眼,不着痕迹的往前走了几步,进了一间空格内。

  两分钟后,沙贝儿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接过包,洗了手,又和袁点点一起离开。

  ***********************

  又逛了一个多小时,沙贝儿和袁点点都累了。找了一间甜品店吃了甜品后,休息后,便坐车回去。

  直到车再次进了袁宅,袁点点那一直紧绷着的情绪这才真的算是放松了下来。

  沙贝儿似未察觉袁点点的异样一样,语速依然如常一样和袁点点两个人聊着天。

  晚上,风擎宇过来吃饭。沙贝儿的位置早就变成了风擎宇的身边,吃饭间,并没有过多的交谈。

  袁点点今天一天是这么久以来最累的一天,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担忧什么……

  吃了饭后,便和风拓熙两个人上楼了。

  楼下,沙贝儿和风擎宇两个人。

  “还有五天。”

  在送风擎宇离开的时候,风擎宇看着沙贝儿的脸,眼底深邃如斯。

  沙贝儿脸上又发热了,他这是在一天数着过日子吗?

  薄唇从沙贝儿的耳边移开,准备往外走。看着她脸红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炽热,大手收紧把沙贝儿扯进怀里。低头,便准备吻上去。

  “风擎宇。”

  手,挡住了风擎宇。

  这半个月,也被风擎宇亲过两次。

  “嗯?”

  被阻挡,风擎宇明显不悦当中。

  看着沙贝儿在背后灯光笼罩下那晶莹剔透的脸……

  眸色渐深,不耐烦的等待着。

  “明天我想去看看睿睿,可以吗?”

  ****************求红包的分割线******************

  今日,天气很好。

  风擎宇一早出现在客厅里,沙贝儿在看到风擎宇的时候,微微错愕。

  并未多问,把一早就准备好的糕点都放进了食盒里。袁点点带着担忧的表情看着沙贝儿,其实并不太愿意让沙贝儿去墓地。心底,很怕沙贝儿会想起以前的一切,到时候……

  好不容易的一点进展,全部都会被打破……

  沙贝儿和风擎宇坐在一辆车里,车,驶出袁宅。

  坐在车里,沙贝儿安静的坐在那里。目光,依然是静静的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

  “睿睿。”

  慢慢的蹲下……

  “这些都是你奶奶说你最爱吃的,妈妈一早给你做的,还是热的……”

  把带来的东西一一的摆放在墓碑前……

  目光柔柔的,纤细的身子,半蹲在那里。

  手指轻轻的抚过睿睿的小脸,眼底渐渐的染上一丝泪意。

  “睿睿,原谅妈妈四年没有来看你。原谅,妈妈把你忘记。”

  手指定格在睿睿的小脸上,沙贝儿轻轻的凑上了自己的唇瓣,贴落在睿睿墓碑上那的脸颊上,很用心很用心不舍的亲吻着。

  对不起,睿睿。

  妈妈过了四年才来看你。

  对不起,睿睿。

  妈妈说好了要去陪你,没有做到。

  对不起,睿睿。

  妈妈,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忘记你。

  睿睿,你是妈妈的宝贝,永远的宝贝。

  睿睿,这是妈妈唯一可以为你做的,请原谅妈妈现在有了牵挂,而不能再去陪你。

  睿睿,对不起。

  慢慢闭上的双眼,眼泪从眼眶里涌出。时过境迁,那抹小小的身影却永远不会改变在心底的地位。那永远永远都存在的小身影,是她一生永远的宝贝。

  虽然墓地每天都有人来打扫,沙贝儿还是在放好东西后,开始细心的打扫着。每一处都很用心的擦试着,小家伙一向很喜爱干净。小小的家伙,都有着洁癖。

  风擎宇一直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沙贝儿的动作……

  直到,墓碑的每一处都被细细的擦试清理过后。

  “我可以和睿睿单独说说话吗?”

  蹲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风擎宇……

  目光,交汇在一起……

  风擎宇抿着薄唇,看着沙贝儿带着哀求的眼神。

  沉默几秒,并未开口,只是转身离开。

  留下的四个,站在离睿睿墓碑不远处,守在那里。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视线里,脸上的表情一点点的隐去,眼眶里的湿意在翻涌着。

  目光,收回。

  看向墓碑上的睿睿,慢慢的靠坐在睿睿的墓碑边,脸颊贴在上面。

  冰冷的触感,如同她的心一般,没有温度。

  手掌贴在睿睿的脸上,她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靠着。

  慢慢的闭上双眼,风,依然轻轻的在吹。卷起的发丝,遮盖住那巴掌大的小脸,挡住了一脸的哀伤和冰冷……

  身体在变冷,心也是在变冷。

  她,撑的有些累了。

  只是,宝贝,这是妈妈唯一可以做的,唯一可以为你做的。

  眼角,两行泪,轻轻的滑下。

  无声的,哀恸的……

  *****************************

  一个人坐在那里,直到身体没有一点温度。

  慢慢的起身,僵硬的身体,有些麻木。

  牵扯而来的丝丝疼痛,唇瓣没有血色……

  离开的时候,沙贝儿的唇瓣再次贴上了墓碑上睿睿那张小脸,落在那冰冷没有温度的唇瓣。虔诚,不舍。

  没有温度的生命,是冰冷的……

  没有温度,没有柔软。

  那样冰冷,那样坚硬……

  离开的时候,沙贝儿的背脊挺的很直。在走了几步之后,终还是闭上双眼转身。

  离着几步之远又看向了墓碑,定格在那有些模糊的照片,用力的眨眼把那小小的模样看进眼底,眼底有着难掩的不舍和哀伤,以及,挥之不去的歉疚。

  深深的一眼,再次转身,这次,未再回头的往外走……

  沙贝儿在出了袁家私人墓园的时候,没想到风擎宇的车竟然还在。

  此时,离来这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四个小时。

  拉开的车门当沙贝儿看到真的还坐在车里的风擎宇时,眼底的情绪已经在车门拉开时尽数收回。

  “不是有事情忙吗?”

  弯身坐进车里,沙贝儿看着风擎宇的侧脸,轻声开口。

  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吹了太久的冷风,喉咙有些不舒服。

  “开车。”

  音落间,车立刻启动。

  车平稳的向前行驶着,风擎宇的目光从手中的笔电上收回。合上笔电,放于一边,目光转向沙贝儿。

  沙贝儿与风擎宇之间的距离有着两个人的距离……

  “过来。”

  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

  看着沙贝儿……

  沙贝儿有些僵的身体,在风擎宇的眼神示意下,挪向风擎宇,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靠近的身体,拉近了一人的距离。空下的距离,风擎宇大手突然伸出,扣在了沙贝儿的腰身上。手掌微用力,沙贝儿人已经坐到了风擎宇的身上。

  沙贝儿一惊,身体一僵。手条件反射的抵上了风擎宇的胸口,眼底的情绪在车厢里,深不见底……

  近距离之下,沙贝儿的眸子还染着湿意,明显有哭过的痕迹。

  睫毛上沾染上的泪痕,在风里未曾被风干。

  脸上没有什么血色,坐在风擎宇的腿上,明显很不适应这样的亲密,试图挪开想从他的腿上下来。

  “放我下来。”

  这样坐着,太尴尬。

  而且,由心里而排斥着。

  她不想和他太过于亲密,特别是看了睿睿,她的情绪现在还处于一种极端的状态,她不想靠近他,非常不想……

  只是,不能拒绝……

  “沙贝儿。”

  低哑的声音,由扣在他腰上的大手,收紧间,开口。

  人下后往。沙贝儿被扣在原地,无法动弹。也不敢过于挣扎,不敢挑起他身体的反应。

  这封闭的空间还是会让她不安,特别是他此时的眼神,让她内心条件反射的亮起了警钟……

  “再生一个孩子,一个像睿睿一样的孩子。”

  没有情绪的起伏,声音好似未有波动,只是眼底却有着一丝期待。

  他想借由她的腹部,他与她再次生一个孩子,是否还能再拥有一个睿睿。一个像睿睿一样容貌,可爱的孩子。

  拇指抚着沙贝儿的眼睛,有着他的容貌,有着沙贝儿灵动的双眼。

  风擎宇的动作,让沙贝儿的心口一揪。情绪,在内心翻涌起来。

  扣在风擎宇手臂上的五指,不由的收紧了起来。

  心底的排斥,越来越多。

  风擎宇并没有过多瑟情的动作,只是顺着她的脸颊把手再次往下滑,落在她的小腹上。

  这里,孕育出来的孩子,是否能够和睿睿一样……

  “睿睿永远不可能再回来了。”

  一句话,有些不受控制的从口中吐出。那抚在她小腹上的大手,突然紧了一些。

  他的情绪,在起伏。

  从再看到沙贝儿,他便一直在期待,由沙贝儿的腹中再孕育出一个和睿睿一个的孩子,这样就仿佛睿睿未曾离开过,睿睿再次回到他们身边。都说,如果父母爱着孩子,孩子会感觉得到。即使早早的夭折,也还会再回到母亲的腹中,再次成为他们的孩子……

  薄唇抿的紧紧的。

  他从来不是一个相信迷信的人,可是,却是在听到这样的说法时,潜意识的相信着。

  不愿意承认的是一直割舍不下,睿睿的离开。

  不愿意承认的是一直在等,也不知道在等什么。只是想等,睿睿再次回来。

  不是不能再拥有继承人,而是,那股子歉疚始终无法释怀,他在等待着睿睿回到他们的身边。

  沙贝儿是最大的希望……

  “他会回来。”

  四个字,饱含了不外泄的感情。风擎宇的手按的更紧了一些,沙贝儿那样爱着睿睿,而睿睿要再次回来,选择的一定是沙贝儿……

  沙贝儿未再说话,喉咙卡的厉害。最终,只是顺着他的力道,靠上了他的肩膀。

  他埋进了她的胸口,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让沙贝儿看到了风擎宇对风睿尧的死,有多内疚……

  内疚……

  内疚……

  如果这个世间,任何事情发生了再说后悔有何用……

  有句话叫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再多的内疚,也换不回睿睿……

  她的睿睿再也回不来了……

  咬紧了唇瓣,身体有些轻颤。手,也顺势的扣的更紧。眼底,藏的不见底的情绪……

  ****************求红包滴分割线***************

  “贝儿。”

  这次,贝儿回来,不似上次从墓地回来一样是被抱着回来的。

  袁点点明显是担忧了一上午,在看到沙贝儿从车里走下来的时候,立刻迎了上去。

  握住沙贝儿的手,车里开着暖气,沙贝儿的手不似上一次那么冰冷。眼眸里带着担忧,上下打量着沙贝儿。

  担忧里带着紧张……

  一想到贝儿去墓地,面对的是睿睿她就真的没办法不担心。

  现在眼见贝儿又重新接纳了擎宇,而擎宇明显也有改变。她真的不想贝儿想起过去,再次承受那样的痛苦。

  不祈求会忘记一辈子,但最少也要让贝儿的心中有了温暖,能够冲淡那些伤痛,才可以……

  “袁阿姨。”

  沙贝儿的状态好似并不差,面部表情和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

  悄悄的看了一眼风擎宇,在接收到风擎宇的视线时,袁点点把悬着的心给放下。

  “饿了吧,我正在做午饭,先进来休息一会儿,很快就能吃了。”

  “好。”

  跟着袁点点一起往里走,在走了几步后,转身看向风擎宇说道:“留下来吃午饭吗?”

  “嗯。”

  风擎宇点点头,本准备离开却还是跟了上来。袁点点一见,眉眼都笑开了。

  一起走了进来,袁点点便准备进厨房。

  沙贝儿跟在后面,看着往沙发边走去的风擎宇说道:“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言语间并没有多少外泄的情感,但是眼神,却是专注的看着风擎宇的眼睛。

  风擎宇见袁点点已经走进厨房,风拓熙还在厨房里看火,还没走出来。

  “你。”

  一个字,从薄唇中吐出。他想要再拥有一个像睿睿一样的孩子,在重遇沙贝儿的时候,始终不能压抑下。

  沙贝儿脸上顿时一热,看着风擎宇,说着耍流氓的话,还依然面不改色的。

  扫了风擎宇一眼,便往厨房走。袁点点背对着两人,却是听到了两个人之间的言语,嘴角上扬。

  *************************

  “你要走?”

  吃了饭,风擎宇便准备离开。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起身,言语间有些失望……

  “嗯?”

  风擎宇侧头,看着沙贝儿。

  她喜欢他,他知道。但是,这段时间也未见沙贝儿会粘他。

  她的性格如同以往一样,很安份。一切都是以他说的算,几乎未曾见她有自己的意见。

  “我昨天想了一款新的饭后甜品,想做来给你们尝尝……”

  “擎宇,吃了甜品再走。”

  袁点点听到沙贝儿说,立刻主动的开口。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的目光,最终点点头。

  沙贝儿唇角微微上扬,目光别开。

  碗已经被佣人洗好,袁点点准备进去帮沙贝儿,沙贝儿说道:“袁阿姨,今天我自己动手好吗?我想,亲手给他做。”

  言语间,有丝羞怯。看了一眼坐在沙发边等待的风擎宇,一个眼神便让袁点点心底更是开心。

  “好好,那我就坐享其成,沾擎宇的光了。”

  “袁阿姨。”

  沙贝儿明显有些害羞,看了一眼袁点点后,转身便进了厨房……

  转身间,余光看着向沙发走去的袁点点。厨房的门未关,佣人已经离开,只剩下沙贝儿一个人在厨房里。

  系上围裙,开始拿出需要的食材。

  每个动作做起来都很轻松,做了四种不同的饭后甜点,并且配上了自制的奶茶和咖啡。

  时间并不久,半个小时后,四份精致的甜点已经做好,一一的摆放着。

  “我来帮你拿。”

  袁点点在看到沙贝儿解围裙的时候,立刻站起身过去。

  厨房里,袁点点看着四款精致的甜点,眼底是赞赏。

  “哪份是我和你风叔叔的。”

  “这两份。”

  指了其中两份……

  “擎宇的,你来拿。”

  “嗯。”

  点点头,拿过风擎宇的和自己的,与袁点点一起往沙发边走。

  “你的,尝尝。”

  坐在风擎宇的身边,把手中的咖啡放在茶几上。手中的甜点递送到风擎宇的面前,目光看着风擎宇,似乎是在等待着他的反应……

  风擎宇其实并不爱甜品,但是看着沙贝儿的眸子。

  尝了一口……

  其实,本来只是想意思一下尝一口,但是在吃了一口后,发现味道还不错。风擎宇于是又吃了一口,拿过一边的咖啡。甜品并不甜,只是微甜。咖啡是精心调制的。不至于很苦,味道很独物。

  明显,让风擎宇很是满意。

  对于沙贝儿做的东西,和冲的咖啡饮料,风擎宇一向都挑不出毛病。

  袁点点靠坐在风拓熙身边,表面上专注的吃着手中的甜品,其实时不时的就看向对面的沙贝儿和风擎宇。看着小时候一听到吃她做出来的甜品就露出排斥表情的风擎宇,此时,竟然会把贝儿做的都吃了……

  眼睛眯着,嘴角也是欢乐的裂开着。那开心的情绪,一点也遮掩不住。

  风拓熙对于对面两个人没有什么兴趣,在知道她失忆了,并没有威胁后。也就没有任何心情去管他们的发展,眼底只看得到袁点点,对于她喂到自己嘴边的,都不忍她有一点不开心的,张嘴吃了。

  没有什么喜恶,只要是她喂的,也就吃了。

  这些年来,对于甜品,他一向都是这样的配合……

  吃完甜品后,风擎宇未多逗留。

  “我送你。”

  沙贝儿跟着起身,一直送风擎宇出门。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风擎宇的车慢慢的开离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身影还是未动。

  袁点点也未开口,抿着吃完最后一口,真是甜到了心坎里……

  在车离开好一会儿后,沙贝儿的手机突然响了。来这里风擎宇为她准备的手机,里面只有两个号码,一个风擎宇的,一个袁点点的。

  震动换回了沙贝儿的思绪,把震动的手机拿起。

  “喂。”

  “今晚有事,明晚等我。”

  嘟嘟的声音,在丢下一句话后,便已经断了线。

  沙贝儿握着手机,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好似真的在给暗示,没有再等下去的必要。

  最后的三天,他已经不想再等。

  ***********************************

  夜色,渐浓。

  睡的正香的袁点点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尖锐的尖叫声,划破了夜色,打破了夜色的宁静……

  一惊,从风拓熙的怀里睁开双眼。

  灯,突然打开。看着风拓熙,眼底还有着睡意。

  刚刚,好像听到贝儿的尖叫声了。

  风拓熙睡的本来就不沉,天生的敏锐性,也同样听到了隔壁的尖叫声。

  “贝儿?”

  袁点点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听错了。”

  风拓熙眉头微皱,看着睡的正沉的袁点点,她最近睡眠好不容易好些。看着睡意朦胧的袁点点,明明很困,却又强撑着在想是不是贝儿有什么事。

  风拓熙眼底的不悦藏的深不见底,大手搂住袁点点,往不里带。

  袁点点有些迷糊的被拉回风拓熙的怀里,困意袭来,但是大脑却是没办法从刚刚听到的尖叫声里回过神来……

  “我去看看。”

  躺进了风拓熙的怀里没一会儿,袁点点突然又坐起身。

  掀开被子,下床……

  “穿上。”

  风拓熙跟着起身,拉住袁点点,把外套披上了袁点点的肩膀上。

  “我看看就回来。”

  踮起脚尖在风拓熙的嘴角轻吻了一下,拉好风拓熙给自己披上的外套,往外走。

  袁点点站在门外,叫了几声沙贝儿。没有得到回应,心中还是担忧。风拓熙说自己听错了,可是即使是在梦中,还是能确定自己是真的听到了沙贝儿的尖叫声。

  犹豫了一下,还是握着门把。房门并没有反锁,反转间门慢慢的打开……

  “贝儿?”

  黑暗的空间,隐隐听到啜泣声。袁点点在打开门的时候,一惊。立刻走进来,伸手找到灯的开关,立刻打开了沙贝儿卧室的灯。

  灯一亮,袁点点便看到了不远入大床上,蜷缩成一团的身影。

  坐在床上,正抱着自己。身体在颤抖着,那一声声的啜泣声正是从沙贝儿那边传来的……

  “贝儿……”

  袁点点立刻快步的走过去,迅速坐下,伸手抱住沙贝儿。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贝儿?是不是做恶梦了?别怕,袁阿姨在这里,别怕。”

  袁点点抱着沙贝儿,声音一声声轻轻的安抚着沙贝儿。

  那颤抖着的身体在感觉到袁点点的碰触时,身体突然一僵,她的声音穿过沙贝儿的耳膜。

  身体往后一缩,抬起的双眼,满是眼泪。看着袁点点,眼底一闪而过的怨怼。

  那排斥的动作以及怨怼的眼神让袁点点一惊,心口一紧,脸上涌上一抹担忧……

  “贝儿……”

  小心翼翼的……

  贝儿的眼神和排斥的动作……

  该不会是……

  更多的眼泪从沙贝儿的眼里滚出来,泪眼里看着袁点点,眼底的情绪很是复杂。

  她的排斥和自然的怨怼明显是伤到了袁点点,而袁点点的受伤,也让贝儿不好受……

  “送我离开。”

  “贝儿?你……”

  一句话,似乎是应证了袁点点的想法,那伸出的手再也没有勇气碰触沙贝儿。

  不是没想过,沙贝儿会想起来。也不是没担心过,沙贝儿一但想起来,会怨怼自己对她的欺骗。

  她不想贝儿去墓地,不想她受到刺激。不怎么提睿睿,为的就是让贝儿越是晚些想起来越好……

  这样突然的想起来,在一切刚刚才有一点点进展的时候……

  怎么会这样……

  “根本就不是什么恋人,我的睿睿……他根本就不是病死的……”

  沙贝儿的额头放在膝盖上,头不停的摇着。越是说,眼泪就越是多的往外涌……

  “根本就不是散心掉进海里,是我自己杀不了风擎宇而跳海的。都是假的,说的都是假的……我……我是沙贝儿,是恨着风擎宇的沙贝儿,是恨不得他死的沙贝儿……”

  脸上的情绪越发的复杂,她恨风擎宇,恨意从未从心底挖除过。

  对袁点点,她又没办法怨恨起来。那越是矛盾,越是复杂的心情,表情也就越是挣扎痛苦……

  “我……”

  袁点点有些无法直视沙贝儿,那些谎言此时像是刀,反而在刺她的心。沙贝儿的每句话都是在控诉她,即使没有控诉的意思,但听在她的耳里却是字字都透着控诉……

  “对不起,贝儿。我不是存心骗你的……我只是……想补偿你……想……”

  袁点点有些无措了,沙贝儿突然想起一切,对袁点点来说太让她措手不及了,曾经想过她想起来时应该如何的应对。但是,真的面对着沙贝儿哭红的双眼,以及脸上怨怼的表情时,所有的解释好像都成了枉然……

  “补偿……骗我再和风擎宇在一起,再生一个继承人吗?这就是袁阿姨你的补偿吗?”

  “我……”

  千言万语,想要解释。只是沙贝儿好似不再给她机会解释,别过视线。

  不忍看到袁点点脸上的表情,她有错却是真心疼爱自己。那样内疚的眼神,她有些承受不住……

  “袁阿姨……”

  一声阿姨,让袁点点泪流满面。不敢置信的看着沙贝儿,一声袁阿姨,比千金重啊……

  “贝儿,你……还愿意叫我阿姨……贝儿!”

  情绪,激动起来。袁点点的眼泪落的更多,不敢碰触沙贝儿,但是又很激动。那模样,让沙贝儿心中更是不忍……

  手,停在半空,泪眼朦胧的收回手,一脸的挣扎……

  “我要离开这里,我想离开这里……我没有办法再留在这里……让我离开,让我离开……让我离开……”

  一声声离开,一声声绝望……

  这里,充满了痛苦的回忆。

  时间仿佛倒回,那些痛苦不堪的回忆……

  “袁阿姨,让我离开……让我离开……”

  手伸出,握住了袁点点的手,收紧的力度,显示着她此刻的情绪正是紊乱中……

  “好。”

  一个字,承载了她的无力拒绝。

  面对着沙贝儿的泪眼,面对着沙贝儿绝望的祈求,唯有应允……

  “等天亮我会让你风叔叔送你离开……只是……”

  她在害怕,她会如同几年前一样,寻死……

  “贝儿,让童炎玦过来接你好吗?”

  袁点点的担忧,无法释怀。

  “他……会不会伤害炎玦?”

  沙贝儿想到童炎玦,眼底闪过一抹担忧,童炎玦是她四年里来,最温暖的存在。那样一个男人,如果因为她而受到伤害,她不会原谅自己。她会放弃杀风擎宇为睿睿报仇,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童炎玦和莉莉……

  “放心,有袁阿姨在,不会让他有事。我让他在外面等你,袁阿姨把你送到他的身边。”

  “嗯。”

  点点头,沙贝儿抿着唇瓣,只是眼泪,未曾停过……

  “贝儿,袁阿姨喜欢你,一直很喜欢你。你几年前出事,袁阿姨一直很自责内疚,这些年来,都不曾心安过。答应袁阿姨,不要再做傻事了。睿睿已经死了,这是事实,也不可能挽回了。我知道你疼爱睿睿,也许睿睿早已经投胎了,你就算是跟着睿睿去,也不能陪伴睿睿了。所以,答应阿姨。离开这里后,要好好的活着。如果和童炎玦不能在一起,也要敞开自己的心,等待另一个人住进去。让他给你幸福,如果你不想再和我们有牵扯,可以不再联系我们,但是你要记住,袁阿姨永远是你的阿姨,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但在阿姨的心底,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知道吗?”

  袁点点在沙贝儿主动亲近自己一些后,不知道沙贝儿还愿不愿意听,却还是忍不住的叮咛,把自己的担忧都一一的叮咛沙贝儿……

  这个结果,是她不曾想到的……

  而她,在贝儿主动提及要离开的时候,她真的没有办法拒绝贝儿……

  “嗯。”

  再没办法多说一些字眼,沙贝儿的眼泪肆意的往外涌……

  手,不由的环住袁点点,哭的无法止住那肆意的情绪……

  袁点点的鼻子更酸,手也环的沙贝儿更紧了……

  此时,已经是夜里一点多。

  沙贝儿拿起手机,那个已经记在脑海里的号码……

  在袁点点的目光里,沙贝儿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按下了童炎玦的号码……

  手机的屏幕亮起,显示正在通话中。

  童炎玦从沙贝儿离开后,手机就未曾关过机。

  电话在响第一声的时候,童炎玦已经睁开双眼。

  这是他的私人号码,知道号码的人,很少。

  蕊蕊从离开的那天开始,他每天晚上睡的都不沉。已经习惯了在夜里,去隔壁守护从恶梦中惊醒的蕊蕊再次沉入梦香。也习惯了每天一早蕊蕊做好的早餐,一家三口的温馨时间。

  快速的拿过电话,几乎是在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时,连犹豫都没有,而接起了电话……

  那似是心灵感应一样,在看到那个号码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蕊蕊。

  “蕊蕊……”

  一向冷静沉稳的童炎玦,声音激动而轻颤,在黑暗的夜里,显得那样的小心翼翼和低沉……

  电话好边的沙贝儿,在听到童炎玦的声音时,眼眶突然有些酸涩……

  原来,不是不去想念,而是压下了那股子想念。

  这个给了她温暖的男人……

  “炎玦。”

  两个字,哽咽的从喉间吐出。

  坐在床上的童炎玦,握紧了手中的电话。让自己冷静,可是,情绪好似已经处在濒临失控的边缘。

  不分开不知道,分开才知道,那想念,有多难熬。

  蕊蕊早已经如同融入了他和莉莉的血液当中,随着生命的延续而在身体里流淌,如何能够放得下。

  半年的时间,是一个期限,却是那样难熬。

  他无法阻止她想要做的事情,也不能去做评价。这是她选择的路,他只能等待她回到他的身边……

  每一天都在数着过日子……

  每次早上醒来的时候,打开卧室的门,看到莉莉坐在餐厅的椅子上面,看着开放式的厨房。在看到他走下楼的时候,抿着唇瓣,委屈的说道:“爹地,我想蕊蕊……”

  每次去幼儿园接蕊蕊的时候,蕊蕊会兴奋的跑出来,在看到他身边空空只有一个人的时候,莉莉那亮起的眸子,会变得很黯然。没有说话,他也知道,她在等待着蕊蕊出现。

  尽量少接案子,但是还是会有很忙的时候。忙的时候,会把莉莉交给保姆。

  莉莉不会再调皮的故意惹保姆生气,她说,蕊蕊说不能对别人不礼貌。蕊蕊说,乖孩子是不会让大人生气的,乖孩子会听大人的话。

  但是,莉莉明显的要比以前沉默了许多,不再那么活泼。幼儿园的老师也说,莉莉从一个话唠子变成了少言寡语……

  保姆说,童炎玦不能接莉莉放学的时候,莉莉会一个人坐在门口,看着通往家里的路。

  她在等待,等待蕊蕊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会拿着蕊蕊留下的照片,看着影集里的她与她,咯咯的笑。笑着笑着,翻到最后的时候,又突然会抿着小嘴,窝在沙发里,捧着影集,默默的流眼泪。

  她在想蕊蕊,想蕊蕊抱着她,想蕊蕊陪着她,想蕊蕊像妈妈一样的照顾着她。

  太习惯了蕊蕊的存在,失去了蕊蕊,莉莉适应的时间,无限期的在拉长,一直没有办法适应,没有蕊蕊的生活。

  从一开始的几天,不停的哭。后来,不再哭,却是委屈的抿着唇,不停的说想蕊蕊……

  他不能在莉莉面前表现出,他的想法。不能让莉莉更难过,有时候必须要严厉的表情不许她哭。告诉她,蕊蕊办完事情会回来。

  不知道,如果蕊蕊不回来,他该如何向莉莉解释。

  潜意识里不愿意相信,蕊蕊不会回来的事实……

  一个人坐在那间买下便未开张的‘珍惜’里。

  他想给她珍惜,许诺她,不管她回忆是如何的痛苦,让她受伤到不愿意想起,而自己刻意的沉封,他可以不过问。可以用自己一生的怜惜和宠爱,温暖她的心,让她有一天即使想起,也能够放下。

  只是,他终究,没有留住她。

  她没有给他机会,让他能够为她分担……

  “蕊蕊,我和莉莉在等你回家。”

  千言万语,激动的情绪,终是完美的掩饰。

  一句话,淡淡的,却是饱含了无限的温情……

  他和莉莉在等待她回家……

  家,一个很温暖的字眼。

  家,一个沙贝儿最想要拥有的字眼。

  曾经以为自己一无所有,现在,她也重新有了家人。

  她并非一无所有,她还有莉莉,她还有炎玦。

  “嗯,炎玦,来接我回家。”

  轻轻的,含着眼泪,笑了。

  她要回家,回到炎玦的身边,回到莉莉的身边……

  回到,家人的身边……

  那笑容,让一边的袁点点双眼惊讶的睁圆,看着沙贝儿脸上那由心而散发出来的表情。

  她记得,曾经问过贝儿,对童炎玦的感觉,爱不爱……

  当时的贝儿摇了头,说是童炎玦让她很温暖。

  这样温暖的笑容,她不曾在她和擎宇两个人相处见过……

  这个,爱着擎宇的女子,却是为另一个男人露出这样由心而发出的欣喜笑容……

  家……

  能够给贝儿家的人,不是擎宇……

  ****************求红包的分割线***************。

  一晚,沙贝儿未睡,袁点点未睡,风拓熙也未睡。

  沙贝儿和袁点点两个人都顶着哭的红肿的双眼,风拓熙站在那里,目光看着沙贝儿。

  同样犀利没有温度的眸子,直视而过。

  那目光,赤luo而犀利阴冷。

  目光里的探究光芒,一如风擎宇。

  沙贝儿静静的站在袁点点的身边,迎上风拓熙的目光……

  这样的目光,在风擎宇的身上看过太多次,迎上风拓熙的目光,沙贝儿没有一丝回避。

  如同来的时候一样,只是背着一个包。穿着来的时候穿的衣服,拢紧了大衣。依然纤细的身体,但是整个人却好似是释然了。

  没有那莫名的哀伤,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一如刚认识的时候那样……

  是记忆中的贝儿……

  回来了……

  “贝儿,那些东西……”

  袁点点看着沙贝儿……

  那是她给她买的……而沙贝儿却是一样都没拿……

  “这里,早已经没有属于我的东西……”

  摇摇头,不想再有任何牵挂。睿睿死了,这里唯一的牵挂已经没了。

  她要回家,回到炎玦和莉莉的身边。想要抱住莉莉的身体,想要用莉莉和炎玦来温暖自己。有一天,她和炎玦会拥有他们的孩子,也许,睿睿会再回来。

  风擎宇说,睿睿还会再回来的,再生一个像睿睿的孩子。

  这也是沙贝儿的期许,只是,睿睿就算再回来她的腹中,那也永远不能会是风擎宇给予的,也不会是风擎宇的孩子……

  风擎宇,这一生都不配再拥有孩子……

  他欠了她的,欠了睿睿的,这一生,他都要在歉疚折磨中度过。

  这是,上天给他的报应。

  他,不配拥有幸福……

  ***************************

  一早,童炎玦便已经发了短信过来。

  “等你。”

  两个字,似是千斤重。

  他未曾多问,未有多语。

  她说,来接她回家,他便立刻安排好,连夜赶了过来。

  “等我。”

  同样两个字,握紧了手机。

  再过不久,她就可以离开这里,这个承载了她所有痛苦的地方……

  风擎宇晚上才能赶的回来,而这是最好的机会。

  现在,沙贝儿只要是在袁点点的陪同,以及安排好的情况下,是可以出袁宅的。

  当,袁点点带着沙贝儿和风拓熙一起护送沙贝儿离开。

  坐进车里,车在启动的时候,沙贝儿的心情很是复杂。

  对袁点点,她依然有着歉疚。

  这一次,真的两清了。

  再无恨,再无怨。一切,都沉封起来。

  关于睿睿,关于恨,关于这些所有的痛苦。关于对袁点点的歉疚,关于她的欺骗,所有的一切,终究都被埋藏进内心深处。

  袁点点一直沉默着,风拓熙坐在一边,并未多言。

  车,比平常速度要快的往外开。

  越是接近袁宅的大门,沙贝儿的心跳开始加速。

  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

  摇下的车窗,阳光透过窗,洒在她的身上。

  仰头,看着阳光。不是很烈,却是让沙贝儿的眼眶有些酸涩的疼。

  对与错,是与非。已经无法再计较对错,做的也做,终究,只是过了自己这一关。考虑不了太多,无法考虑太多。

  唯一,如此,才能够放下。

  唯有放下,她才能拥有新的生活。

  因为眷恋,所以,不想让未来有任何的阴暗一面。

  炎玦……

  莉莉……

  慢慢上扬的嘴角,视线慢慢的收回,而车已经到了出袁宅的出口。

  就在车准备开出去的时候,一辆车突然疾速而来。

  以极快的速度向沙贝儿坐的这辆车冲过来,车突然打横过来。在不远处停下,而这辆车的司机在看到前面的一辆车的时候,立刻踩下刹车。

  疾速停下的车,差点撞上横在前面的车。

  那是谁的车,都清楚。

  坐在车内的沙贝儿嘴角的那丝笑意,突然僵住了。眼底难以控制的闪过一抹慌张,目光快速的转向袁点点,眼底写满了怀疑……

  如果不是有人告诉风擎宇,他根本就不会赶回来。明明离开的时候,说今天晚上才会回来。明明,他有事要去处理。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沙贝儿那怀疑的目光,让袁点点整个也惊住了。在看到风擎宇的车时,大脑一片空白。

  不是说,擎宇晚上再回来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是我。”

  两个字,由风拓熙的口中吐出……

  “为什么?”

  袁点点不敢置信的看向风拓熙,不敢相信,是他告诉风擎宇的……

  风拓熙没有解释,而沙贝儿已经懵了。看着拦在前面有车推开的车门,看着那个在她眼底如同恶魔一样走过来的男人。他的身上仿佛被撒旦附身一般,杀气未消散,目光像是锐利的刀,透过车窗凌迟着沙贝儿……

  “为什么你要告诉擎宇,风拓熙,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为什么!”

  袁点点实在不敢相信,会是风拓熙。

  为什么,为什么一直都站在自己身边的风拓熙,这次会站在风擎宇身边。为什么,明明知道她心疼贝儿,明明知道她不会忍心贝儿留下来受苦。他还要告诉擎宇,阻止贝儿离开……

  风拓熙未回答,只是把失控的袁点点给搂进了怀里。紧紧的,未解释,只是透过袁点点挣扎的身影看向坐在那里,身上有着一股绝望气息的沙贝儿。

  察觉到风拓熙的目光,这次,风拓熙的目光更是直接的看着沙贝儿……

  那目光,像是已经看透了沙贝儿一样……

  之前有这样看过她,沙贝儿很镇定的面对了。只是现在,这样的目光,让处于绷紧状态的沙贝儿,整个人有些来不及防备,好似灵魂深处,被风拓熙看穿了一般……

  车门,突然被拉开。

  一股子血腥味随着车门打开,而袭进车里坐着的人鼻息间。

  沙贝儿只觉得手臂上一疼,那股力道,好似是要撕碎了她一般。

  -------12054字---------

  为神马木有人给二货红包~~~为神马~~~为神马~~~二货不开心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