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05章:如果再回到从前(一)

第005章:如果再回到从前(一)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88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16

   手,不由的抓紧了车扶手……

  “找我什么事?”

  坐下后,抬起头,看向宽敞后车座里另一个人,存在感极强的男人。

  风擎宇靠在那里,目光直直的看着她……

  他长的真好看,这个男人,之前她看了一眼便觉得心里不舒服的男人,那时,并未看清他的长像。远远的一眼,不足以这么近距离之下的直视。此时,近距离之下,看着坐离自己有点距离的男人,那俊美无铸的脸,鬼斧刀工,实在让人不能轻易移开目光。男人,怎么能长的这么好看。

  好看到,让人沉在他的俊颜里。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和温度。

  目光,不由的看向他的眸子。

  那双眸子同样没有温度,这样的冰冷,让人的目光刚看过去便会不由自主的又要移开……

  说出几个字,好像已经有些压力了。她有记忆的人生里,还没有遇见过这么有存在感的人,那由内而散发出来的气势,实在太让人有压迫感了……

  她开口并没有得到回应,他的眸子依然是停在她的脸上,似乎是要看透她一般。在她因为他的冰冷而别过神线的时候,他的薄唇也跟着轻启……

  “沙贝儿。”

  三个字,凉薄如冰……

  他的声音冰冷,却很好听。略带磁性,开口间便是一丝低沉。那样的声音让刚别过视线的沙贝儿,目光再次抬起看着风擎宇那面无表情的冷脸……

  “你在叫我?”

  在看到他目光一直停在自己脸上,蕊蕊算是明白了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显得有多笨,他不是在叫自己是在叫谁,车内又没有第三个人……

  “我叫蕊蕊。”

  声音并不大,却很是坚定。

  “睿睿……”

  从上车便一直未看到有变化的脸上,终有一丝变化。眼底一闪而过的情绪,快的捕捉到,那是一抹疼痛。

  周身的寒气更甚了,整个车厢里的氛围也更是让人感觉到压抑了。

  “蕊蕊……”

  只是她的纠正,好似未发出声音一样,完全被风擎宇直接忽略。

  风擎宇的目光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

  几年不见,她好似未有一点变化。

  蕊蕊眉头微不可见的打了个褶皱,感觉和眼前这个男人,无法沟通。于是,沉默的看着,等待他开口。

  时间,静逝。

  他仿佛是定格了一般,只是目光探究的看着她,那眼神,直接而犀利。透过她的眼睛,似一点点的看进她的灵魂深处,好似透过她的脸,在看着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即使只有几十秒的时间,因为他散发出来的压力,让蕊蕊有一种,过了几个世纪之感……

  他,终于收回了目光……

  蕊蕊见他别过视线,一副未准备再开口的样子。扯了扯唇,这男人,真有点神经……

  见他不说话,蕊蕊也不想多在这车里,实在是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也只字未语,直接伸手准备开车门下车。

  “开车。”

  随着蕊蕊拉车门发现已经被反锁后,车已经在风擎宇的命令里,直接向前驶去……并宽座觉。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开车?喂!”

  见车往前开,车门也打不开。而坐在身边的男人,像是个冷雕塑一样,完全没有表情,甚至连呼吸都轻的让人不易察觉。她的怒气,像是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

  “我要下车。”

  声音也拉低了,这个人莫名其妙让人把自己强迫上了车,现在又不问自己意见,直接带自己离开……

  “你这是非法禁锢,我可以告你的。”

  依然是没有反应……

  “你……”

  想伸手,但是只伸出一点,又颓然的收回。她还真没有什么勇气,碰触他。最后,只能收回手。胸口在起伏着,明显的怒气发泄不了。

  脸气的涨的通红……

  ********************************

  车在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停了下来。

  见车停下,门锁打开之时,几乎是立刻伸手打开车门,这次没有任何阻拦的下了车。第一眼便看到一栋栋很漂亮的宅邸,中间都隔着一段距离。而宅邸间的环境,更是优美。

  这里一眼看去,便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这是哪里?”

  侧头,看着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已经下车的风擎宇,眼底的困惑,迎上了风擎宇那深不见底的眸子……

  就在蕊蕊以为风擎宇不会开口的时候,只见他深不见底的眸子穿透她的灵魂,薄唇轻启……

  “你住过的地方。”

  刚刚看他认真的眸色,让人无法去质疑他的话。

  这里是她曾经住过的地方?

  不由自主的迈步往里走,而风擎宇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并没有立刻跟上。

  “风少。”

  冷风的车停下,从车里下来,走到风擎宇的身边。

  “嗯。”

  风擎宇的目光并未看向冷风……

  “关于沙小姐这几年的资料都已经调查清楚……”

  “嗯。”

  短短的时间里,冷风已经把这四年沙贝儿的所有都调查的很清楚。通过最简短的语言,告知了风擎宇。

  等沙贝儿走进原来住的地方时几分钟后,风擎宇也迈步跟着走了进去。

  沙贝儿走进去之后,看着陌生的一切。这里,明显很干净。明显,有人固定打扫着。看着里面并没有什么生气,很明显,并没有人住。这里,透着一股子冷。

  目光,扫过偌大的客厅,里面的摆设。脸上并没有过多的变化,只是让目光一一的扫过。

  在感觉到身后强烈的存在感之时,沙贝儿回过头,目光,直直的看着风擎宇,眼底有着一丝困惑……

  “这里,是我住过的?”

  这话,问的有些多余。只是,她并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

  他的表情不像是骗人,看这里的所有东西,都能说明他的身份。而且,在西西里岛,能够拥有这样大的帝国的人,眼前的男人身份,她已经大概明白。

  这样一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没有闲时间骗自己……

  风擎宇又不再说话,又是用那种冷静到极点的眸子,深深的看着她。

  没有避开,任风擎宇探究的眸子如此审视她。

  眼神交汇十几秒后,风擎宇冷漠的收回目光,只是一个眼神,冷风已经迈步走了进来。

  站在风擎宇的身边,看着沙贝儿。

  “是,沙小姐,这里是你住过的地方。”

  目光转向冷风……

  “我不记得。”

  蹙眉想了片刻,沙贝儿抬头,看着冷风,再转向风擎宇,诚实的说着。

  风擎宇依然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

  “我叫沙贝儿?”

  “是。”

  “我为什么会住在这里?我和这里有什么关系?我又为什么会离开?”

  一个个的问题,冷风的目光看向风擎宇,在请示风擎宇……

  这些问题,都是一个禁忌,一个不能开启的禁忌……

  “自己想。”

  三个字,是风擎宇给的答案。冷漠的收回目光,转身往外走。

  他的态度,明显是让沙贝儿心中不悦。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眼底的怒气又开始跳跃着火焰。不管之前和这里是什么关系,虽然对于自己一片空白的过去很是好奇,但是,这个男人的态度,实在是让人不爽。

  “我不想知道,我要离开。”

  沙贝儿直接开口,言语间有些挑衅。

  风擎宇并未转身,好似没听到沙贝儿的话一般。直接迈步向外走。

  沙贝儿也不是只口头说说,言语间,已经迈步往外走。

  “沙小姐,你不能离开这里。”

  沙贝儿刚走两步,便被冷风给拦住。

  “我为什么不能?”

  沙贝儿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人,伸手就想要推开……

  “沙小姐,没有风少的吩咐,你离不开这里。”

  又是这样的话……

  “他是上帝吗?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再说一次,让我离开。”

  沙贝儿火了,言语间充满了讽刺……

  “风少不是上帝,风少是这里的神。”

  是神,主宰着西西里岛的命脉……

  冷风的眼神里充满了对风擎宇的敬畏和崇拜,风擎宇的确如神一般的人物。

  沙贝儿第一次想骂脏话了……

  “关我什么事!”

  沙贝儿真想翻白眼了……

  一切都是这么的莫名其妙……

  “让开。”

  想离开,又被冷风拦住。沙贝儿脸色是越来越难看,眼底充满了愤怒的火焰……

  “沙小姐,你离不开这里。”

  冷风侧身,让沙贝儿往外走。当沙贝儿走到外面的时候,刚刚进来的时候,怎么没觉得外面有那么多人。现在看过去,为什么突然出现了十几个人。还是分散着,一直到前面草地远方……

  前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

  一口气憋在心口,沙贝儿忿忿的转身,看着脸上一副了然表情的冷风……

  “好,我不离开。但是,你总要让我知道,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我究竟和这里是什么关系?我刚刚问的那些问题,你回答我!”

  “沙小姐,风少让你自己想。”

  “……”

  沙贝儿用力的呼出一口气,和风擎宇说话,会被憋死。和眼前的这个叫冷先生的人说话,会被气死……

  “沙小姐,等会会安排佣人过来照顾你,这里是你住的地方,卧室在楼上,你累了可以上楼休息。如果有任何需要,可以直接吩咐下去,只要能办到的,一定会尽力为你做到,让你满意。”

  冷风恭敬的微弯身,然后转身离开……

  沙贝儿站在原地,看着冷风离开……

  目光从外面那些名为保护她的人身上收回,转身,看向楼上……

  久久的,站在原地,未动……

  *****************************************

  在冷风离开没多久,便有两名佣人过来,是照顾她起居的。

  要见风少,可是佣人说风少有事离开,明天才会回来。有什么事情需要等他回来才可以汇报,沙贝儿没办法只能留下来。不习惯吃别人做的东西,沙贝儿自己去了厨房。拉开冰箱,看着里面摆满的食物。

  明明厨房里好像好久不曾做过饭了,可是冰箱里的食材却是很新鲜,明显是才添置进去的。

  有疑惑,却未深究。

  并没有什么味口,简单的做了点吃的,准备让两个人与自己一起吃,可是两人明显不敢。沙贝儿也未强求,自己吃了一些,便上楼了。

  楼上,一间间房,也分不清应该睡哪间。随意的走着,而余光明显的看到了其中一名佣人,目光一直在楼下,追着她的身影。

  没有去管,沙贝儿随意的打开一间房。里面都是布置的简单,没有人住的感觉。一间间的打开,最后挑选了一间看起来很顺眼的房间。里面的布置,是自己喜爱的。

  当房门关上,沙贝儿迈步往里走……

  *****************************************

  习惯性的失眠,换了个地方,更是睡不好。

  一直到快天明的时候,这才浑浑沌沌的入睡。

  没睡一会儿便醒来,睡的时间太少,醒来的时候,头有些疼。

  从床上起来,揉揉疼的厉害的头。掀开被子起身,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拉开卧室的门准备下楼。

  “贝儿。”

  听到楼上有声响,从S市连夜赶来的袁点点从沙发上弹起来,当看到出现在楼梯口上的沙贝儿时,眼眶立刻红了。

  站在原地,身体在轻颤着,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楼梯口的沙贝儿。。

  “贝儿。”

  喉咙像是被卡住了一般,在确定了眼前的人真是沙贝儿的时候,眼泪从眼眶里滑下。

  风拓熙是跟着袁点点一起起身的,在袁点点激动的冲到楼梯口的时候,人也跟着过来。伸手环住激动的身体颤的袁点点。

  沙贝儿没睡好,脸色不太好。看着楼下那激动的热泪盈眶的妇人,保养的很好,看不出年龄。那激动的表情,好像和自己关系很熟。而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轮廓和昨天见到的风少有些相似。

  而风擎宇则从沙发上起身,目光,也如昨天一样,直直的看着楼梯上的她。

  沙贝儿看着楼下的这架势,脚步开始移动,从楼上走下去。

  还差一个台阶,手便立刻被一双温暖的手握住。

  袁点点已经激动的一把抱住沙贝儿……

  “贝儿,真的是你!真的是你!贝儿!”

  袁点点的眼泪,肆无忌惮的往下滚。

  对于几年前,沙贝儿的死,她一直内疚着。

  这几年来,她彻底的断了与风擎宇的联系。一直都没有原谅风擎宇,也不想听到风拓熙提起风擎宇……

  昨天接到风擎宇的电话,说是找到了沙贝儿。她心中即使有怀疑,但依然克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立刻和风拓熙赶了过来。

  现在看到沙贝儿,真实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切都跟一场梦一样,袁点点哭的不能自抑。

  被抱住的沙贝儿,能感觉到抱住自己的美妇人激动的情绪。那一声声贝儿,带着感情,带着激动。

  因为如此,沙贝儿虽然有些不适袁点点的激动热情,但还是没有推开袁点点。

  直到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开口劝慰,这才稍微的松开了沙贝儿,眼里还是泪水涟涟的。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伸手擦拭了她脸上的泪水。

  袁点点舍不得移开看着沙贝儿的目光……

  “贝儿?”

  热情过度,发现松开沙贝儿后,没有得到预期的热情反应……

  “你是谁?”

  沙贝儿一句话刚开口,便看到袁点点震惊过度的表情。那仿佛被打击到极点的表情,让沙贝儿有些歉疚。

  “贝儿?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袁阿姨啊!”

  袁点点真被打击到了,手拉着沙贝儿的手,脸上有着急切,试图想让沙贝儿想起来。

  沙贝儿看着袁点点那一脸的热情,一副害怕被打击的模样。虽然觉得有些残忍,但还是摇摇头……

  袁点点明显被沙贝儿一个摇头的动作打击到了,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看着沙贝儿,眼眶里的泪涌出来的更快。

  “她忘记我了……”

  咬着唇瓣,言词里,满满的是难过和内疚……

  风拓熙搂着袁点点,目光同样探究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身上。她的身份不容怀疑,擎宇和点点都和她相处的时间算久,不可能会认错。

  但是失忆……

  这样的可能性,小到可怜。

  她是真失忆,还是在假装失忆……

  一切真的是意外相遇,还是刻意的安排。如果是刻意的安排,她回来的目的,显而易见……

  眼底有着一丝犀利,如同风擎宇一样,在试图看透沙贝儿……

  袁点点看着一脸真不认识自己表情的沙贝儿,靠在风拓熙的怀里,轻轻的喃喃自语……

  “不记得好……”

  那些痛苦的回忆,每一点都足以摧毁了沙贝儿。如果再记起,很怕沙贝儿再次想不开。能够活下来就好,起码,还能让他们有弥补的空间。

  “贝儿,不记得没关系。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袁点点,你以前叫我袁阿姨。这是我的老公,你叫风叔叔。那个……是我儿子风擎宇。”

  后面的话,袁点点明显有保留,如果真的忘记了,不让贝儿忘记吧。只要,她现在过的好就好,这就是她原本的希望……

  “袁阿姨。”

  沙贝儿能感觉到袁点点对自己的感情,在袁点点泪眼当中,礼貌的开口。

  “哎。”

  重重的应了一声,袁点点激动的握紧沙贝儿的手,力道,重的有些弄疼了沙贝儿。

  沙贝儿不忍心把自己的手抽离,看着袁点点那激动的模样,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复杂的情绪。

  ************************************

  从再见到沙贝儿的激动中缓和了下来,见沙贝儿真的忘记了一切。袁点点内心的一点点难过都被压了下去,忘记了一切也好。那些过去,真的会让贝儿再次崩溃。

  老天怜见,让贝儿能够死里逃生,还能忘记一切重新开始。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儿子摧残了贝儿。

  沙贝儿见袁点点没逗留多久,便和风擎宇一起离开。偌大的地方,又只剩下她一个人。连开口要求离开,都没机会,人都已经走了。

  此时,袁点点,风拓熙以及风擎宇坐的车,停在主宅。

  袁点点走在最前面,进了主宅,刚走进去,看着走进来的风擎宇便直接开口:“立刻让贝儿离开。”

  “先坐着再说。”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袁点点激动的没有合上。一来就在楼下等沙贝儿起床,此时,脸上有着一夜未睡的憔悴。这几年来,袁点点过的并不好。贝儿的死,一直未曾真的放下。

  有时候半夜会被噩梦惊醒,因为那份歉疚感,她始终放不下。

  心疼袁点点的风拓熙,搂着袁点点先坐到沙发上。而袁点点看着风拓熙,在他的眼神之下,妥协的往沙发走。

  这几年,自己的情绪有问题,他的无限包容,让袁点点心中很清楚,那一切,都是源于爱……

  三人,坐在沙发上。

  风擎宇一人坐在对面,袁点点和风拓熙坐在一起。

  “让贝儿离开这里,别再打扰她的生活。”

  袁点点再次重审,这一次,贝儿失去了一切的记忆,这也许是老天对贝儿的仁慈,所以,她绝对不会再允许自己儿子再做任何会伤害贝儿的事情。

  “不会让她离开。”

  风擎宇的表情淡漠的看着袁点点,一句话,让袁点点立刻炸毛了。

  “你再说一遍。”

  整个从沙发上跳起来,愤怒到极点。

  “你还害的贝儿不够吗?贝儿已经死了一次了,你一定真要再逼死贝儿一次吗?风擎宇,我警告你,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你伤害贝儿,贝儿我一定会带着她离开。你要是敢强留贝儿在这里,除非我死。”

  有过一次的悲剧,她绝对不会允许,悲剧发生第二次。

  这次,她会不顾一切的阻止。

  “袁点点。”

  一个死字,明显的是挑战了风拓熙的底线。 袁点点想做的事情,风拓熙一向都站在她那边,很少会违背她的意愿。但是,他的底线就是不能让她自己有任何伤害。

  他要与她到老,一起一辈子……

  死这个字,即使是说,他也不愿意从她口中听到。

  这一次,袁点点没有因为风拓熙的话而有任何撼动,表情依然执着的看着风擎宇,她是认真的,这一次,不管怎样,她也要护贝儿周全。

  “风擎宇,我再问你一遍,送不送贝儿离开。”

  --------6204字--------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