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续篇:善恶终有报(完)

续篇:善恶终有报(完)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759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13

   手拖起程贝贝的臀就要往自己的上面按……

  “臭安泽……等一下……T……”

  程贝贝明明已经在迷醉当中,可是在安泽抵着她要进去的时候,却是手一推安泽。双腿着在浴缸里,半起身。不愿意坐下去,不让安泽没有T就进到自己身体里,与自己亲密接触……

  “宝贝,等不及了,让我进去,乖……”

  “不要!”

  明明眼神那样迷醉,但是,程贝贝眼神却是坚定的看着安泽,没有T坚决的不让安泽进来……

  安泽闷哼着,两个人僵持着。再这样僵持下去,安泽觉得自己会渴望的疯掉的。在感觉到程贝贝的坚持后,没办法,只能妥协的一把抱起程贝贝,跨出浴缸。

  湿透的身体,大踏步的出了浴室,快速的在抽屉里翻找着。

  程贝贝看着安泽急切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在激情的时刻,这样的笑声,让安泽眼眸更是深邃。在武装好自己后,把笑的颤抖的程贝贝一把再捞回自己怀里,就势直接压到了地毯上……

  拉起程贝贝一条腿,猛烈的向前,撞了进去……

  程贝贝的笑声,断了线……

  接下来,属于情人的时间里,女性的求饶声,一声娇媚过一声。

  这次的浴室计划作战,以安泽被先you惑到,再以安泽忍不住欲/望不得不妥协戴小雨伞而结束……

  最终的结果……

  安泽完败,程贝贝完胜……

  再比如……

  耍手段戳破T……

  这一招,安泽想想觉得非常靠谱……

  既然试了好几次,都无法让程贝贝忘记袋小雨衣这件事情。加之,次数多了。程贝贝的防备心更是强了,安泽只能换其他的招。戳破小雨伞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靠谱了……

  于是,安泽多了一个伟大的工作。把家里的小雨伞,戳啊戳啊,戳啊戳,都给戳破了……

  这一招,是邵霆支的招。当时得到了几个人一致认同,觉得实在太靠谱了……

  安泽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把家里卧室,厨房客厅。浴室里,处处都放了被处理过的T……

  在办完了这一切后,安泽便又开始各种you惑程贝贝……

  程贝贝对安泽没什么招架力,再加上,两个人都热衷于这件事情。只要不是安泽每次操练自己的时间过久,或是天天试图操练自己,过于频繁,让她太累。程贝贝对于这项运动,还是非常喜爱的……

  一般来说,安泽只要是主动的放电,她一般都不会拒绝。

  这一次也一样。

  在安泽曾经试了几次在自己危险期的时候不戴T,试图制造出小小泽和小小贝后,都以失败告终后,安泽终于学乖了。安份的每次都乖乖的戴小雨衣,只有特别 安全的时候,程贝贝才会允许安泽不戴小雨衣和自己亲密接触……

  这一天,程贝贝正在做饭,安泽回来后。直接扑了上去。

  于是关了火,在厨房里就开始不演了激情……

  这次,从厨房的战火点燃到了浴室,两个人火热的纠缠在了一起。

  一阵亲热之后,两个人都有些累。程贝贝躺在安泽的怀里休息,安泽这一次,非常的开心。即使身体有些累,但是心灵非常的满足。

  总觉得,今天自己就会成功一样。想着,那些被自己戳了好多的洞的雨衣,一定会有争气的小泽小蝌蚪,勇敢的挣脱,游到等待了好久的小贝贝身边,然后,两个人相亲相爱的和谐在一起。

  程贝贝眯着眼,在安泽的怀里, 感觉到抱着自己的男人,还处于亢奋的状态,大大的眼睛里藏满了坏坏的光芒,却未说话。

  在一个多月后,安泽开始探究的看着程贝贝。

  试图找寻到一丝有怀孕的迹象……

  在捉摸着研究了大半个月后,还是没有看到程贝贝有怀孕的迹象。安泽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小小泽不够勇猛……

  程贝贝见安泽每次都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在某一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告诉安泽……

  “有一种间谍,叫枕边人。”

  一句话,惊醒了安泽。

  安泽真是觉得交友不慎,原来,邵霆早就出卖了自己。没熬住小鱼儿的饿他作战,在坚持了三天后,果断的出卖了自己的好友。把他提供的方法都小鱼儿,这才得以再重新过上美满性福的生活。

  当然,他害怕透露会直接导致以后自己又要饿。所以,果断的是重色轻友。不仅出卖了好友,还不告诉好友。让好友做白功,还沉浸在一副沾沾自喜的情绪里。

  早在,安泽戳破了小雨伞的时候,程贝贝就把家里的小雨伞又全部都换了……

  安泽的再次造人计划的失败,败在了交友不慎当中……

  于是,在这不停的设计求婚,以及造人计划失败后……

  安泽秉持着要越挫越勇,要努力的想办法,让程贝贝可以答应自己的求婚……

  这叫,程贝贝不急着嫁他,他很急着让程贝贝冠上自己的姓,让自己家的户口本上写上程贝贝的名。只要这样想想,安泽便会觉得另一种别样的幸福。

  为了快点拥有这种幸福……

  安泽不得不去想其他办法……

  ****************************************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安泽的诚心诚意,没打动程贝贝,倒是打动了雷辰逸。

  之前说是要让程贝贝讨回公道,现在经过一年多的时间,雷辰逸倒开始有些着急了。从安泽手术后,到现在已经两年多,快接近三年了。而这段时间,安泽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

  就算雷辰逸之前有再多的意见,此时不得不说,安泽真是没话说的女婿……

  认可了安泽后,在程贝贝依然坚持已见的要安泽求满一百零一次求婚,也开始动脑筋,一起想办法……

  这是难得的一次,和上官睿在对于孩子们的婚事上,达到了统一阵线。

  两个老男人,虽然曾经都没有什么浪漫细胞。可是,婚姻生活这么多年。疼老婆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两个人便开始想办法帮着安泽,如何快些抱得美人归。

  这中间,也是筹谋了几次办法,同样以失败告终……

  安泽的身体关系,离开了部队,接管了上官睿的公司。

  上官睿也乐意的当甩手司令,和安然两个人过着真正的二人世界。

  程涵蕾试探性的问过程贝贝,程贝贝便撒娇的说,还小,想再多留在他们身边几年……

  宝已在体。所有人的人都动员了,上官萱也是出动劝了程贝贝,程贝贝这次,还就是咬定了要求满一百零一次,才可以……

  能够想办法的,都想了,安泽眼见程贝贝这是真不准备答应自己求婚了……

  在一次安泽抽了一周时间,带着程贝贝去了普罗旺斯,在那一大片薰衣草田里,伴随着薰衣草的香味,向程贝贝求婚……

  程贝贝当晚,热情无比……

  在满是薰衣草香飘散的房间里,程贝贝和安泽两个人热情的纠缠在一起。在激/情上脑,意识最薄弱的时候,安泽再次开口求婚……

  程贝贝在濒临高点之前,安泽停了下来。这样,虽然有些下作,但是,安泽真是试了太多的办法,有一种走投无路之感。不得已,出了这下下招。只是没有想到,这最下作的方法都用了……

  但是,结果还是一个NO字……

  安泽这一次,显然没有之前失望,似乎是做了心理准备。只是拖着程贝贝在床上,狠狠的蹂躏了一翻。直接折腾的程贝贝从床上爬不起来,在那里的五天,吃喝都在床上。时不时就被安泽扑倒在床上,蹂躏一翻……

  在外的五天,程贝贝被折腾的够呛。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两个人又从普罗旺斯回来。这是安泽的第三十五次求婚……

  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回去的当晚,程贝贝下机本来就累,被安泽抱回了两个人的新家。上了楼,在大床上窝进去,便睡的天昏地暗的……

  程贝贝一觉睡的香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安泽并不在身边。

  这一年多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每早都是安泽做好早餐,把她吻醒。

  今早,有些不正常。程贝贝想着在普罗旺斯时,安泽的反应。的确有些过于冷淡了,自己拒绝,以前他还会磨自己,但是,这次,自己拒绝了,他就嗯了一声,然后就把她压在床上,狠狠的要她……

  说起来,安泽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劲。难道,真的是自己玩的过了头些。心里再添堵,这事儿也已经过去了啊。

  程贝贝捉摸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见好就收,别太为难安泽了……

  享受安泽求婚的浪漫是一回事情,但真正要把安泽折腾生气了,而影响了两个人的感情,那可就不好了……

  虽然,心里也明白,两个人的感情坚不可摧。但是,让安泽心里不舒服,可不是她想的。

  坐在床上捉摸的程贝贝,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安泽打电话。

  电话竟然关了机……

  程贝贝打了电话去公司,安泽也没这么早去公司 ……

  程贝贝做了早餐,等到九点多,打到安泽的公司 ,安泽公司还是没去。

  老实说,程贝贝有些不安。

  因为之前的那一次婚礼的关系,找不到安泽而造成的心理阴影。从那以后,安泽的手机从来没有关机过。时时刻刻都为程贝贝开着机,让她能够时时刻刻找到他。

  这还是这将近两年里,第一次找不到安泽。

  那种不安,让程贝贝心底有些慌……

  这倒不是不信任,只是条件反射的不安。放下手机,程贝贝让自己冷静下来。自己也到上班时间了,这两年来,自己复学,拿了证书。直接进了S市的一院,成了一名医生。

  换好衣服,也没有心情吃早餐。

  刚在换鞋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

  “程小姐,有你的快递。”

  看着站在铁门外的人,程贝贝愣了一下,她的快递,她好像没有订什么东西啊……

  程贝贝正疑惑间,脑中一闪而过,这该不会是安泽故意安排的又一次求婚吧……

  嘴角忍不住上扬,这好像立刻能解释安泽为什么没有出现了。

  臭安泽这次竟然用快递的方式,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

  眼底闪过光亮,褶褶的灿烂光芒,程贝贝明显很兴奋,拉开门,快速的穿过花园,往外走。两个人习惯了相守的日子,并没有请佣人。做什么事情都是两个人共同的去做,现在穿着拖鞋快速的走到外面……

  拉开铁门,签收了快递。捧着那不大小的盒子,程贝贝步子迈的更快的往家里走……

  雀跃的心情,无法压抑住。心里捉摸着猜测着,快递的盒子里究竟会是什么东西,因为太过于好奇和期待,程贝贝拆快递的手都在抖着,实在太让人激动了。

  一手拿过拆刀,划开快递外面的包装。小心翼翼的划开,拆开。当看到里面包装的很是精致的盒子的时候,程贝贝印证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还真是安泽准备的求婚惊喜……

  打着漂亮的蝴蝶结,程贝贝带着笑容,拆开……

  为了给自己营造出惊喜的感觉,程贝贝在打开那漂亮的蝴蝶结,打开盒子的那一刻,还故意的闭上双眼,直到打开后,这才慢慢的睁开双眼。

  满是期待的眼神,在慢慢看清了盒子里放着的东西时,程贝贝的笑容慢慢的一点点僵住了……

  应该说,不仅是僵住了,而是被惊到了……

  她眼睛没问题吧……

  她这是看到了什么……

  结婚证!!!!!!!!!!!!

  纳尼……

  这结婚证,就跟炸弹一样,炸的人还真够晕头转向的……

  程贝贝盯着盒子里,眨眼,眨眼,再眨眼。不相信的闭上双眼再睁开,如此重复了几次,在看到那写着红本本,上面依然写着结婚证……

  不是自己看错了……

  真的是结婚证……

  两本结婚证放在盒子里,那么鲜红,红亮亮的。

  盒子放在膝盖上,程贝贝缓过神来的时候,自我安慰的说,可能是安泽故意买本模拟的结婚证,拿来这个来给自己求婚,问自己愿不愿意在上面写上她的名字。

  一定是这样……

  一边如此安慰自己,完全是阿Q的想法,拿起一本,打开……

  程贝贝和自欺欺人,在打开红本本时,一眼看到的就是照片,他们靠在一起照的照片。接着,是两个人的名字,上面盖着章时,再次被雷的外焦内嫩的……

  还真是民证局盖的章……

  程贝贝快速的拿起一另本,和刚看一样……

  这……

  真是结婚证……

  她和安泽的结婚证……

  “臭安泽!”

  程贝贝尖叫出声,被眼前这突然出现的结婚证给刺激到了。

  没有人喜欢自己突然结婚了,还是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她幻想过好多次,自己和安泽两个人去民证局,然后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刻,互相望着的眼神,那一定是非常美好的回忆,是会让自己一生都记住的时刻……

  可是现在……

  她什么都没有经历,就已经把结婚证拿到手了……

  不知何时开门进来的安泽,在程贝贝抓狂吼的时候,迈步走过来……

  “宝贝,怎么了?”

  安泽那一脸淡然冷静的表情,刺激的程贝贝抓狂……

  “你还问我怎么了?这是什么?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呃……”

  安泽一本正经的拿过程贝贝在手中晃着的结婚证,翻开,看了一眼,抬头看着程贝贝说道:“我们的结婚证。”

  “你……”

  程贝贝气的脸通红……她美好的梦想,全部粉碎性骨折了……

  “你还好意思说!”

  “为什么不好意思说?”

  安泽一脸困惑……

  “我根本就没有去民证局,根本就没有签字,怎么会有结婚证!你竟然偷偷的背着我去做这件事情,你……你……”

  程贝贝跳脚……

  “真不想嫁给我,做安太太?”

  一句话,问的程贝贝愣住。她哪会不想嫁给安泽,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见到程贝贝被自己问的憋住的模样,安泽心情似乎很好,唇瓣轻扯上扬。突然打横抱起程贝贝,程贝贝一惊,立刻条件反射的把双手圈上安泽的脖子,稳住自己的身体。

  即使这样的打横抱在安泽恢复后,出现过很多次,但是每一次,都会让程贝贝心中还是会感动开心。那些病着的日子,连这样的拥抱都不可以。

  好在,他们创造了一个奇迹。好在,他们还好好的在一起……

  “程贝贝小姐,虽然我不介意再继续求婚下去。但是,我必须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已经等不及了。从四岁开始,我就想把你冠上我的姓,再等下去,我会疯的。所以,你认命吧。现在,你已经是我安泽的老婆了。我们已经有了结婚证,是法律上认可的夫妻关系。谁也改变不了,如果你再抗议,我明天就去炸了民证局,让你一辈子都没有反悔的权利……安太太,你要没有退路了……”

  大步抱着程贝贝往里走,安泽的言语间透着浓浓的深情。偶尔的霸道,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你这是强迫良家妇女……”

  “我也只想强迫你!”

  “浑蛋,你就是吃定了我是不是!”

  “那安太太,你愿意被我吃定吗?”

  “不愿意!”

  “口是心非,说违心之话是不对的,让我惩罚惩罚你这不乖的小嘴!”

  安泽邪恶的声音,伴随着程贝贝的娇嗔声,附带而来的便是安泽用脚甩上的门……

  偶尔会从门内传出细碎的抗议声……

  “喂喂喂,臭安泽……别脱……我还要上班……”

  “今天是我们的大日子……”

  “可是, 我没请假……”

  “嘘……”

  “嗯……别……”

  更为娇媚的声音……

  “臭安泽……让你别亲了……上班来不及了……”

  略带怒意的声音,却听不出怒意的味道……

  “老婆,该叫老公了!”

  ***此处二货纯洁的省略几千字*******

  “乖,叫老公。”

  暗哑的声音后,是更加娇喘吁吁的声音……

  “老婆,叫老公……都给你……”

  更是暗哑带着you惑的声音……

  接着就是更难耐细碎的呻/吟声……

  “老……公……嗯……”

  绵绵不绝的魅惑声音……一场身体上的盛宴,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

  ****************************************

  随之而来的两个人婚礼,比上一次更为用心。

  程贝贝的原意想要一个简单的婚礼,却因安泽想要弥补一个更为盛大的婚礼给她,让她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新娘。所有同意的声音,对上程贝贝这个唯一反对的人,最后的结果……

  可想而之……

  这一次的婚礼,除了幸福,幸福还是幸福……

  来的人除了祝福,祝福,还是祝福……

  付靳逾从澳大利亚飞了回来,在终于找到付芷若的时候,付芷若已经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自己偷渡想要回到S市……

  飞回S市,安排人注意各处,只要发现付芷若,便立刻告诉他。

  他不能再让芷若继续错下去,也并没有打算告诉任何人。站在不远处,看着幸福并肩站在一起的人……

  电话突然响起……

  付靳逾悄悄的退到安全出口接起电话……

  “付市长,刚刚收到消息。您让调查的船只并未靠岸,在XX海域的时候,遇海难。全船的人都罹难,无一人生还。尸体已经尽力的打捞,但是那片海域鲸鱼出没,可能……”

  后面的话,对方没再说,但是结果显而易见……

  “嗯,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过了几秒,付靳逾的声音未见丝毫波动的开口……

  “是。”

  电话,挂了。

  付靳逾喉结滑动着,握着电话,面无表情的脸上,却是涌上一股子悲痛……

  就算小若千万个错,对于她的死,却依然难过了……

  一双柔软的双臂,从后面轻轻的环住了他劲瘦的腰身。熟悉的气息贴上了他的后背,并没有开口,却是用行动在表达着什么……。

  付靳逾并没有回头,只是伸手覆住腰上的手,悄悄收紧……

  耳边,是外面传来的幸福声音……

  “安泽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程贝贝小姐为妻……”

  “我愿意。”坚定不犹豫的声音,透着无限的深情。

  “程贝贝小姐,你是否愿意嫁安泽先生为妻……”

  “我愿意。”同样坚定不犹豫的声音,同样透着无限的深情。

  向对方许下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写到这里,程贝贝和安泽的篇幅,算是画上句号了……撒花~~给该圆满的圆满,该受报应的报应~不管喜爱他们的有多少,是自己笔下的人物,我都同样用心的在写他们的故事,感谢,你们的阅读和陪伴~~~)

  ******************************

  此时,上官萱踩着十厘米的高根鞋,曾经不适应的高根鞋,此时穿着走在路上仿佛天生适应一般。

  手中握着电话,避开了人群走到一边。

  调出电话簿,找出那未曾更改过的昵称……

  石头……

  靠在那里,上官萱等待着电话那边漫长的忙音……

  今天是小泽和贝贝的婚礼,一早便说好,今天推掉所有的工作,要出席婚礼。

  公司重新上了轨道,正处于发展中,两个人都很忙。只是,今天的日子有多重要,他不是不知道。

  算起来,和石头走到一起,已经大半年。其实并没有说破,只是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他未曾真的开口说,笑笑,我们在一起。

  她也未问过,只是两个人好似默契十足的维持着这样亦工作亦情侣的关系……

  眉头,终还是在拔打了三次,还是没有接听后,悄悄的打成了褶皱……

  眼见,安泽和程贝贝要宣誓了。上官萱挂了电话,按了一个短信发送过去,然后走到位置上坐下。

  “周磊呢?”

  刚坐下,上官睿低沉的声音便传来,刻意压低的声音却还是带着不悦……

  “爸,公司突然临时有事,他赶不及来这里。”

  上官萱淡淡的笑着,看着上官睿,未让他发现她眼底的情绪。

  “今天是小泽的婚礼,小磊肯定是有事情耽搁了。有什么事情,婚礼结束后再说。小泽和贝贝要宣誓了。”

  安然按了按上官睿放在桌面上的手,看了一眼上官睿。

  上官睿抿着薄唇,眼底还是有着不悦。但在安然的压制下,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上官萱吞咽下的苦涩,只有自己知道。

  婚礼,在继续……

  宴席结束,闹洞房。一直嬉笑着,所有人的专注力都放在了安泽和程贝贝身上,并没有人问及关注到周磊……

  直到一切都结束,大家都累了。

  上官萱一方面因为周磊从婚礼到现在晚上都八点了,还是没有联系上,心情并不很好。强颜欢笑,也有些累。

  加之身体的关系,人多空气并不好,她也不能多呆。所以,早早的祝福了安泽和程贝贝,并没有参与接下来的活动。而是一个人默默的离开,开车准备去周磊的住处看看。

  车开着,上官萱的心情并不怎么好,难受,有些压抑不住。

  此时,车已经开至市中心。

  前面是等待着的红灯。上官萱的目光,偶尔带过。

  一眼而过,身体蓦然绷紧。目光便缠在了马路的不远处,那间西餐厅靠穿的位置。

  那里坐着两个人,一个人她是再熟悉不过的人……

  周磊……

  而另一个人……

  上官萱浑身的血液在迅速的冰冷着,那张脸相较于几年前来说,并没有过多的变化……

  烟学姐……

  手,好似不受控制的拿起一边的手机,再次拔了周磊的电话……

  电话一响,周磊伸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只是片刻,手机便被放回了口袋里……

  心,在那一瞬间,揪紧。

  上官萱的眼前有些模糊……

  震耳的喇叭声,催促着她。反应过来时,脚下踩下油门,车,渐渐的向前走,心,却很疼,很疼。

  (本章7582字~废话都不在计费内~)

  (这个是笑笑和周磊中间转折点~是贝贝和安泽婚礼时这个时间段的发生的故事~贝儿会接着跳海写,篇幅并不是很多。写完接着写笑笑。笑笑的故事,会倒前写。关于两个人为何突然在一起了,会有交待~篇幅相对来说,多一点~通知完毕。明天开始贝儿~~)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