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355章:

第355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5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04

   “刘医生,是不是爵有什么事情?”

  见到程涵蕾的态度,刘醒在心底松了口气,还好她的紧张表情证明了她对上官爵的在乎……

  “程小姐,今天约你出来是想跟你谈一谈关于……”

  砰,刘醒的话还未说落音,门突然被推开。医生的话被堵进喉咙里,而上官爵面色冷冽的站在原地看着刘醒,走过去直接伸手扣住了程涵蕾的手臂微用力拉起程涵蕾。

  “走。”

  扣住程涵蕾的手臂力道有些紧,而目光警告的看着刘醒。

  “爵,放手。”

  程涵蕾见突然出现的上官爵,眉头微皱,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手腕上的痛楚,一方面是因为刘醒还未说的话。她心里很清楚,刘醒后面的话很重要。

  “你太多事了。”

  手未松开,视线越过程涵蕾看着坐在那里的刘醒,冰冷的声线透着寒意。

  “上官爵……”

  程涵蕾被上官爵硬拖了出来塞进了车里,从里面被拖出来一路上有人的目光看过来,程涵蕾不方便挣扎的厉害,当被塞进车里后,声音里含着怒意。

  “你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就好。”

  上官爵看着程涵蕾……

  “你会告诉我吗?你如果会告诉我,你先告诉我这里的药究竟是什么?”

  “维生素……”

  没有犹豫的,依然是上次的答案。

  “维生素?上官爵你当我是傻子吗?”

  如果只是单纯的维生素,今天刘医生也不会这么慎重的把自己约出来。

  上官爵没回答,直接把上次程涵蕾看到的瓶子顺手拿出,还是上次看到的同样的瓶子,往程涵蕾怀里一扔……

  程涵蕾接住瓶子,视线却未立刻从上官爵的身上移开,仿佛是想看透上官爵究竟是在说真还是假。上官爵看着程涵蕾,眼底没有一丝躲避,程涵蕾转过视线看向手中的瓶子,打开。里面的药自己很熟悉,的确是自己平时也会吃的维生素……

  “信了?”

  上官爵伸手拿回维生素,随意的扔在一边……

  程涵蕾不说话,只是用很深的眼神看着上官爵……

  在安静了十几秒后,程涵蕾声音低低的说道:“爵,我不希望你有事。”

  上官爵的表情微怔,微垂的眼睑里蕴含了太多的情绪。沉默了几秒,再转过视线,眼神里有着一抹认真的承诺。

  “我不会有事。”

  “你说的,不要骗我。”

  “不骗你。”

  上官爵的表情柔和了,伸手揉了一下程涵蕾的发丝。看着上官爵的眼神,程涵蕾嘴角在笑,可是心却沉进无底的深渊。即使自己看到的真是维生素,即使他对自己保证自己没事,可是心中的那抹不安还是那样的强烈。

  **********************************

  “刘医生吗?我是程涵蕾,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在上官爵送她回公司后,坐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刘醒打电话。而电话一开始无人接听,在打了几遍后,电话总算是被接听了。

  “我是,方便。”

  刘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你今天是要跟我说爵的事情吗?他是不是生病了?”

  程涵蕾靠在那里,从落地窗看下去,问出的话语有些干涩。

  “嗯。”

  刘醒的一个字肯定让程涵蕾心立刻被揪了起来,手几乎快把电话捏碎了。而站在刘醒对面的上官爵脸色微变,眼神犀利的看着刘醒。手一伸,便准备把刘醒的电话夺过来。

  “什么……病?”

  程涵蕾的字音都有些颤抖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而上官爵见刘醒闪过他的大手,而停顿了几秒。上官爵用唇语说了句什么,刘醒收回视线,声音一转说道:“别紧张,他没事。只是胃不好,而又不爱惜自己。他再这样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可就真的会出事。我劝过他很多次,可是他不听我这个医生的劝说。知道你们关系不错,所以准备借由你来劝劝上官爵让他爱惜一些自己身体。事业重要,身体更是重要。”

  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下。

  “我会劝他的,刘医生你放心。”

  刘醒是专业医生,有权威说话又有说服力,程涵蕾听着他的声音不由的放下心。

  简单的再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刘醒挂了电话后看着已经准备离开的上官爵说道:“别忘记了你答应我的。”

  上官爵没说话,只是冷看了一眼刘醒,然后迈步离开。

  ***********************************

  “在想什么?”

  这已经是程涵蕾第N次的走神了,坐在沙发上连杯子的水喝没了都没发现,又往嘴里倒,在没喝到时才怔怔的有些愣然。

  听到雷辰逸的疑问,程涵蕾转过视线看向雷辰逸。

  对上那抹深幽,程涵蕾的话在舌尖上打转,最后还是默默的吞了下去……

  “没事。”

  她有事情瞒着自己……

  然底了未。不动声色,雷辰逸见程涵蕾不愿意多说,也没再多问……

  说着没事……

  “妈妈,你看红太狼又拿平底锅打灰太狼了……”

  “哦……”

  很敷衍的一个字,程贝贝不依的爬到程涵蕾的身上,然后捧着程涵蕾的脸说道:“妈妈,妈妈,回神了。”

  程涵蕾发现自己又走神了,看着面前的程贝贝,程涵蕾嘴角微微勾起……

  “怎么了?”

  “妈妈,你究竟在想什么?哦……贝贝知道了,妈妈你是不是像干妈一样想做新娘子了……”

  咯咯的笑声,孩子的思维方式永远让大人无法摸透……

  程涵蕾不知道程贝贝是如何从她走神联想到新娘子的,只是看着面前的程贝贝可爱的模样,让她忍不住抱住自己的宝贝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亲……

  “妈妈,是不是嘛,妈妈……”

  程涵蕾摇晃着程涵蕾,程涵蕾有些无语,而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雷辰逸,听到程贝贝和程涵蕾之间互动的话……

  她的走神说没事真如贝贝说的因为想结婚了吗?

  *********************************

  虽然说,上官爵的主治医生说没事,而程涵蕾却没办法真的放下心来。

  以前不觉得的事情,现在真的开始注意就会发现有很多地方是让她忽略了的,想起上官爵,他似乎是越来越瘦了,而她好似从来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涵蕾。”

  Peony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到程涵蕾。在餐厅人还比较多的情况下,Peony还是能够一眼看到程涵蕾,她只是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可是却好像是道发光体一样让人一眼便能看到……

  “Peony。”

  程涵蕾看到Peony,抬起头,对着Peony笑了笑。那笑容让Peony微微的怔着,这就是上官爵喜欢的笑容吗?

  程涵蕾在Peony走过来时,这才发现这个英国姑娘有些异样,她戴了跟自己差不多长短的假发。她漂亮的双眼竟然戴上了黑色的放大瞳片,遮掩了自己眼睛本来的颜色,而换成了中国姑娘才有的黑色瞳孔……

  见到程涵蕾的目光,Peony脸微微的有些赫然……

  “涵蕾,你介意我学你吗?”

  这是她最新做的造型,她想把自己变成上官爵喜欢的模样,上官爵是不是就不对她这样冷漠了。

  她没有追过人,也没有真的喜欢过人,所以在有限的思考里,只觉得把自己变成他喜爱的模样就能够靠近他的心……

  “Peony,你不用刻意把自己变成这样……”

  “我想让他开心,从我认识他开始,他就很少笑,也只有面对你的时候,他会笑。我想让他笑,所以我变成这个样子,想等会去找他,让他可以心情好。”

  程涵蕾有些被堵住了……

  “Peony,今天我找你是有事情拜托你……”

  这是她想了一夜,最好的方法……

  ************************************

  上官爵开始很忙碌,虽然工作交给上官睿很放心,但每个公司的运行模式不一样,需要交待的事情还是很多。本来还想多在办公室跟上官睿多交接一些事情,但是七点的时候上官爵的电话却准时的响起。

  “有事?”

  上官睿看了一眼上官爵眉头微蹙,但手上动作却停了下来。

  “嗯,我先走了。”

  上官爵站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接起电话。

  “需不需要半小时后打电话去我家确定我在不在家?”

  冷讽的声音,电话那边的刘醒倒是没什么波动,丢了一句,半小时后打你家里电话然后便挂了电话……

  两天没陪笑笑了,上官睿在上官爵离开后也开始收拾起身,这个时候回家还能陪陪笑笑……

  上官爵回到家,打开门便闻到家里有哝哝的汤香……

  关上门,看向平时根本就不会开火的厨房,此时一道身影站在那里。

  穿着家居服,而黑色的长发披散着,透过有些被雾气染上的玻璃,让上官爵的眼眸深邃了几许……

  “涵蕾。”

  几乎是大踏步的走到厨房门口,伸手拉开厨房门,心几乎是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而开口发出的声音都有些因激动而带来的轻颤……

  背对着上官爵的人转身,上官爵眼底的光芒立刻熄灭,其实在拉开厨房门在看清了那身影时,便已经知道不是程涵蕾。

  Peony比程涵蕾高了太多……

  “爵,你回来了。”

  Peony好似没听到上官爵刚刚叫的是谁一样,手上拿着勺子,对自己实验了一下午的成果还是很满意的,闻着香气,尝着味道。

  “我给你熬了养胃的汤,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我一定会把你的胃养好的。你先去餐厅坐,我给你先盛碗汤喝。”

  Peony拿起碗,就开始盛汤……

  盛好后端在手上,有些烫却没在意的往外走。

  还站在原地的上官爵,内心的撞击很是明显。

  这汤的味道他很熟悉,在涵蕾家吃饭的时候,会喝到这样的汤,这是她熬给雷辰逸喝的,用来养他的胃的。而现在……

  呼吸有些凝结,一瞬间天堂,一瞬间地狱的感觉,很疼……

  明明知道不应该有的希望……

  理智在某一刻被撕毁……

  Peony在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大手在理智控制范围内,那碗热腾腾的汤已经被挥落在地……

  碎了一地的瓷器,溅出来的汤汁……

  撕……

  倒抽了一口冷气,Peony在感觉到疼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一步。身体撞上了墙壁,咯的身体有些疼。

  “你不是她,你也不用模仿她,Peony,别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明天我会帮你定回英国的机票。”

  没看地上的碎片,目光注视着Peony那画着跟程涵蕾一样的淡妆,戴着的黑色瞳片……

  砰的一声,门被甩的很响。

  Peony看着地上的碎片,撩开的衣服上满是被烫伤的红点。很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只是喜欢他而已,她很用心的试了这么多次,她的手背被烫伤,手指被割伤可是还是没有放弃。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叫,坚持就是胜利吗?

  她已经这么坚持了,为什么不能胜利……

  ********************************

  机场

  Peony眼红红的站在那里,而上官爵站在一边,面色很冷。

  程涵蕾到机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昨天跟Peony见面的时候,Peony在她问起上官爵在英国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以及不着痕迹的问着关于上官爵身体状况。在没有发现异样后,便把话题岔开。而Peony却兴致勃勃的问着程涵蕾上次去她家吃饭时,那汤是怎么熬的……

  程涵蕾看着Peony那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便耐心的告诉了她的步骤,告诉了她要放哪些食材,以及每个步骤的时间。

  接到Peony的电话说是要回英国了,声音有些沙哑,明显是哭了很久。。

  而现在看着Peony那红肿的眼睛,一副哭了一夜的模样。

  送走了Peony,程涵蕾跟在步子迈的有些大的上官爵身后……

  在停车场里,程涵蕾看着僵着后背的上官爵,她想起上一次上官爵警告她别多管闲事。而现在联想到昨天自己告诉Peony怎么做那汤,她一定是试了做给上官爵喝了,而现在看上官爵的面色,一副气在头上的模样。

  他该不会是误会了自己故意让Peony熬汤,故意打扮成她的模样,然后故意把Peony推给他吧……

  虽然她觉得Peony真的对他挺好的,可是,也明白自己的身份去撮合真的不适合。那次会说,完全是因为有自己的自私在里面,在听到上官爵的话后,她已经知道,她真的不应该那样做。

  “上官爵……”

  程涵蕾准备跟上官爵解释一下……

  刚开口,上官爵却突然一手扣住了程涵蕾的手,那力道很重程涵蕾的身体就这样被按在了车门上,而他的身体整个压下来。视线紧紧的|逼视着程涵蕾,大手扣住了程涵蕾的下额,那气息带着逼视的看着程涵蕾。

  他密实的贴在程涵蕾身上,仿佛随时会吞噬了她一般……

  “程涵蕾,我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不需要你操心,你这么费心的想把我推给别人,无非是想解除一个定时炸弹,你究竟有多害怕我打扰到了你跟雷辰逸,你究竟是多害怕雷辰逸误会了我们的关系?”

  “爵,不是……”

  “不是?不是你告诉Peony怎么做那汤的?她模仿的不是你?程涵蕾,不管是何时你都懂得用最伤人的方式,把别人的心踩碎。你很怕雷辰逸误会是吗?”

  “爵,不要……”

  程涵蕾在发现上官爵的情绪有些失控的时候,身体立刻开始挣扎,当手抵上他的胸口,还未推,第一反应就是手上的触感……

  怎么瘦成了这样。

  近距离下,手碰触的如此的瘦,瘦的让她的心紧缩在了一起……

  只是片刻的怔忡,唇瓣已经被上官爵吻住,捧着程涵蕾的脸,上官爵闭上双眼……

  身体整个压着,失了拒绝的先机,人被抵在车门上完全已经无法动弹,双手都被压进了两个人的缝隙里。上官爵并没有如自己的怒气一般吻的很粗鲁,他的唇瓣在她的唇上,在她不愿意打开牙关的时候,并没有强迫。只是贴在上面,细细的描绘着她的唇瓣……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爵突然折身起来松开了程涵蕾,看着被松开的程涵蕾……

  “程涵蕾,如果你再多管闲事,下一次,我不会再对你客气。你应该知道,对你,我的**克制的有多困难。”

  转身,程涵蕾被上官爵拉到了一步,稳住身体的时候看到上官爵已经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站在原地,还未从刚刚一系列事情中回过神来,而看着上官爵的车离开……

  他,是怎么了?

  在离开的那一刻,她看到了他眼底那抹深不见底的情绪……

  机场外,靠边的一辆车看着程涵蕾的车开离后,这才启动车,车跟着慢慢离开。

  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亲吻她……

  *************************************

  “妈妈,不是这样子的,这个应该放在这里。”

  两个人坐在地上,面前是一副拼图。程贝贝噘着小嘴把程涵蕾刚刚放下的拼图再拿起来,然后放进了正确的位置里,看着程涵蕾的眼神里有着一抹嫌弃。

  妈妈,真是太笨了。还不如她聪明,还是叔叔聪明。

  程涵蕾看到程贝贝嫌弃的表情,有些无语。从机场回到公司,再从公司去接贝贝,再回到家,她一直想不明白今天上官爵的反常是为什么。

  他误会了算合理,又不算合理,如果他真是很愤怒,那么刚刚的那个吻就不应该会让她觉得没有被侵犯,他吻的实在太小心翼翼,太……

  说不清心中的那种感觉,他的薄唇贴上的时候,她并没有觉得恶心,而是一抹心疼。因为爵贴上来的时候,没有任何要侵犯了她的感觉……

  特别是在他离开的时候,她看到他的眼里那抹深不见底的情绪时,心口处被划裂了一道口子,揪心的疼着。

  一直未曾放下的心,也更加的不安起来……

  那样的感觉,真的很像是在……

  用力的摇摇头,把那不好的情绪给摇走,不能胡思乱想。

  喀嚓……

  门上传来声响,程贝贝立刻开心的转过头……

  “叔叔,你总算回来了。”

  程贝贝转过头看向门口,雷辰逸放下手中的包,脱下外套。程贝贝未立刻冲过来,知道雷辰逸会过去。

  走进家里,温暖包|围着。

  看着坐在那里的程涵蕾和程贝贝,程贝贝正甜甜的笑着,而程涵蕾的视线也转过来,而他第一眼便看到了她的唇瓣……

  目光不着痕迹的深了几许,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叔叔,妈妈笨死了。你看本来贝贝都可以拼好的,可是笨蛋妈妈每次都拼错。”

  靠进雷辰逸的怀里,程贝贝嫌弃的表情看着程涵蕾,然后仰头看着雷辰逸一副要雷辰逸夸奖自己的模样……

  “贝贝真棒,叔叔陪你拼?”

  “好。”

  程贝贝立刻点头,就这样赖在雷辰逸的怀里。

  “我给你热碗汤?”

  “嗯。”

  应了一声,视线未离开拼图。程涵蕾站起身走进厨房热着汤,在热好后端过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雷辰逸和程贝贝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偶尔交在一起的眼神,那样的温暖。

  他真的很疼贝贝,在贝贝的面前他的耐心特别的好,也笑的特别的慈爱。

  手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次的月事好像已经晚了几天,也许……

  站在原地怔了怔,明天去药店买验孕棒回来试试……

  心神总算从上官爵那个插曲上转回,想着怀孕的可能,程涵蕾嘴角也柔了。

  雷辰逸抬头看向程涵蕾,看着她怔在那里,一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模样,眼神不由的又深了几许。

  今天6000字更新完毕。紫成睡神了,黑白颠倒的睡不醒。

  雷和蕾蕾的肉肉,这两天就写。压力山大啊,有人懒的快冒泡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