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353章 十年之约:生死一搏

第1353章 十年之约:生死一搏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09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15

  

  秦敏拿着医书走过来,激动地说,“这本医术是我在医城客栈行医救人时,一位老伯伯送给我的!上头的针法很奇怪,医理和寻常的医理不太一样!我们讲究对症下药,这阵法讲究的则是通过增强体质之法,让身体自行同病症抗衡。”

  在场都是懂医之人,一听秦敏这话便都明白了怎么回事。

  就像顾七少刚刚说了,既然治不了病,那就护命呀!大家一直都钻在死胡同里,一直在寻找对症下药的办法,却都忽略了另一个角度。从武学的角度,可以依靠增强体质来对抗病症的。

  虽然无法治愈病症,但是至少可以让身体有同病症抗衡的能力,至少不至于丧命。

  在玄空大陆,流传着一个传说,如果修行到“力”和“气”顶级,便可抵抗一切伤害,疾病,成就不死之身。

  从来都没有人修到“力”和“气”的顶级,但是,却有不少人通过气的修行,抵御了不少疾病和外伤。

  “这么说,让顾太傅修炼真气,就有希望了?”沐灵儿惊喜地问。

  顾七少摩挲着下巴,认真说,“以他如今的身体未必修得成,而且时间也未必来得及。”

  韩芸汐忽然往门外冲去,把龙非夜他们都叫了过来,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

  顾北月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就苦笑起来。

  且不说能否成功,这确实是一个办法,一条路子。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怎么就执着于“对症下药”呢?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认真对顾北月说,“我试试,渡真气与你。”

  “皇上,十年之约……”

  顾北月的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打断了,她笑着说,“十年之约是我和韩香的事,女人的事,他一个大男人插什么手呀?”

  这话一出,众人便都笑了。

  龙非夜怎么会是喜欢插手女人之事的人,韩芸汐是唯一的例外,可是,韩芸汐也不喜欢这种例外。

  十年之约,龙非夜自会旁观,不会出手的。顾北月亦笑了起来,无话可说。

  然而,秦敏却道,“皇上,北月的身子太弱,我怕他承受不了太多真气。此事,还是要千万谨慎。”

  秦敏的担忧是对的。

  龙非夜点了点头,正要开口,睿儿便出声了,“父皇,我去把外公请来,或许他会有办法!”

  睿儿本该到风明山去了,因为太傅的事情,他跟外公告了假。

  韩尘的真气比龙非夜强很多,至少有他在,出了意外还会有补救的机会,多一重保障。

  翌日,龙非夜和韩芸汐便亲自带上睿儿,去风明山请韩尘出山。

  其实不必龙非夜和韩芸汐,单单睿儿一句话就能让韩尘出山。人和人很多时候真的讲究投缘。

  韩尘和韩芸汐这个女儿不怎么投缘,反倒同睿儿这个外孙特别投缘,特别疼爱睿儿。平素别人问十句,他可以十句都不回答,可睿儿问什么,他什么都答。

  都十年了,韩芸汐身上沉淀下了女人的韵味,尊贵优雅;龙非夜则比之前更加沉稳成熟,一个深沉的眼神尽显男人味。

  韩尘看上去竟也没有老多少,或许同他清心寡欲有关,或许同他真气浑厚有关,那俊冷相貌和精炼的身材,还有那从容优雅而又沉稳有力的步伐,真真让人猜测不到他的年龄。

  韩芸汐和龙非夜携手走在前面,韩尘牵着睿儿走在后面,成了这世间最静好、贵气的一道风景。

  见到韩尘出现,在院子里等待的众人便都安心了。

  事情的始末,龙非夜已经同韩尘都讲述清楚,纵使一帮人都等着韩尘,韩尘进了院子之后,还是把大家都当空气,径直往屋内走。

  强者自有强者高傲的资本,大家是既知这位前辈的脾气,也敬这位前辈的身份和势力。

  龙非夜认真对顾北月说,“我和前辈可联手用真气护你,前辈为主,我为辅。但亦是生死一搏,你若能抗住真气,化为己有,这条命便是保下。若不能,你连半年性命都没有。”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小影子忍不住扑到娘亲怀里去,而秦敏不自觉咬了唇,心扑通扑通狂跳。

  “想好了,便进来吧。”龙非夜说完,便随韩尘进屋。

  顾北月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无论什么办法都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保住性命的。

  他朝秦敏和小影子走了过去,轻轻揉了揉小影子的脑袋,低声说,“辰儿,等爹爹,可好?”

  小影子坚强地忍住眼眶里的泪水,抬起头来,大声回答,“好!”

  顾北月抬头看秦敏,温和一笑,“等我,可好?”

  这一刻,秦敏分不清他是在众人面前逢场作戏,又或者是发自内心希望她等他;分不清他是要她作为一个妻子等他,还是作为秦大夫等他。总之,秦敏的心,是欢喜的。

  无论什么身份,至少他给了她这个等待的机会。

  她说,“好,我等你。”

  就在顾北月踏入屋门的那一刻,顾七少忍不住出声了,“医呆子,我等你!”

  “太傅,我们等你!”睿儿和燕儿齐声。

  “太傅,灵儿也等你!”沐灵儿坚强地笑着。

  “北月,我相信你。”韩芸汐认真说。

  金子特意起身来,“顾太傅,宁承会等你的。”

  小东西有些不明情况,但是知道大家是来救公子的。它急急跳到公子肩上,伸手抱住了公子的脸,轻轻地摩挲,希望能给公子一份力量。

  顾北月看着这一群人,看着小东西,竟忽然有种了家的感觉,这小小的院子也似乎不再冷清了。

  他点了点头,大步踏入屋里去。

  接下来便是等待的日子,院子很小,就这么一间屋子,大人们都风餐露宿的,三个孩子在火房里暂住。

  唐红豆和小灵儿并没有来,沐灵儿把小灵儿放在唐门,托给唐夫人照顾了。

  大家这一等,便是数日。

  一贯不怎么和大家说话的金子,主动开口问了韩芸汐苏小玉的情况。毕竟在虎牢里,大家共生死过一遭,都十年了,苏小玉也该长大了。

  苏小玉这些年并没有随韩尘到云空大陆,而横空一个冰海,韩芸汐也无法同她保持一直通信联系。而在三年前,韩尘就将苏小玉送去了玄空北部历练,至今,韩芸汐也没有她明确的消息。

  历练,对于玄空的孩子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象征着长大,象征着独立。只有能活着回来的孩子,才能得到族人肯定和家族的栽培。

  金子听完韩芸汐的回答,冷幽幽地说了一句,“就苏小玉那脾气和手腕,一定能活着回来。”

  沐灵儿凑了一句,“姐,小玉儿要是早点跟着韩前辈学武,指不定你就不用跟韩香比试了。”

  就小玉儿嫉妒护住,护短的脾气,还有那心狠手辣的做派,如果她有实力,还真有可能提前把韩香给做掉。

  韩芸汐很早之前就收过小玉儿的一封信,提醒过她韩香心术不正。再加上近些年的调查,韩芸汐虽然没有见过韩香,但是心里基本有了判断。

  十年之约,她倒也不怕韩香耍什么手段,毕竟,韩尘这个宗主在场呢!

  数日的等待中,也就金子问起小玉儿的事,大家才聊了一会儿。除此之外,大家都是沉默而紧张的。山林里清新的空气都变得沉沉的,仿佛笼罩着永远散不开的雾。

  一门之隔,生死未卜。

  第十日的深夜,屋内忽然传来顾北月的惨叫声。

  众人都从梦中惊醒,几乎是同时起身冲到门边去,秦敏冲在最前面,差点就推门进去了,韩芸汐却拉住了她的手,“秦敏,不可以。”

  这种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打扰。

  秦敏冷静下来,缄默地退到一旁去。谁知道,紧随而来的便是顾北月一声声痛叫声。

  他虽病弱,可并非矫弱,更不矫情!

  自幼到大,一直承受着病痛,谁曾听他喊过一声?即便是秦敏这两年多来的陪伴,数次见到他病发难受,也不曾听他喊过一声呀!

  此时此刻,他到底承受着什么?

  秦敏的一颗心揪着,所有人的心也都揪着,韩芸汐自己都差一点也推门进去了。这一回,是顾七少拦下她。

  韩芸汐从来都没见过顾七少这么这么严肃过,他说,“毒丫头,不可以!”

  唯有等待。

  过了多久,顾北月的痛叫声才渐渐平息下去。

  可是,众人的心却都无法平静。

  顾北月到底怎么样了?

  屋内恢复了一贯的安静,院子里亦静寂得可怕,空中的孤月照亮了院子,却照不亮大家的心。

  这一等,又是一宿。

  然而,就在翌日清晨,众人都疲惫的时候。“咿呀”的开门声打破了清晨的安静。

  韩尘走了出来,一时间所有人都涌了上去,七嘴八舌询问。

  “顾北月怎么样了?”

  “太傅可平安?”

  “顺利吗?”

  “情况如何?”

  ……

  韩尘被包围得都无路可走,他蹙眉看着众人,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老夫尽力了。”

  刹那间,众人都愣了。

  可是,韩尘却又道,“哪位是秦敏?”

  秦敏差点就崩溃了,听这话才看过来,“我是。”

  韩尘说,“成败在接下来的半年,你务必每日以针灸之术,替其将体内真气理顺,以免走火入魔。”

  这话一出,众人便都安静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