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349章 十年之约:约定

第1349章 十年之约:约定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16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14

  

  一进屋,三个孩子就不约而同围着桌子坐下来,像个书童一样,双手交叠放在桌上。这场景让顾北月特别怀念,几年前在宫里,三个孩子每天上午都是这么围坐着,听他讲故事。

  他哪来的那么多故事能讲呀,他讲的是历史。把云空大陆数百年的历史当作故事,浅显易懂地将给孩子们听。

  睿儿总会问,这件事为什么,那件事为什么,燕儿关心的是这个人怎么样,那个人怎么样。小影子通常是沉默了,等睿儿和燕儿问完了,他才会补充几个问题。

  顾北月知道,此时此刻,这三个还在并不是在等故事,而是在等他一个回答。

  秦敏一直想让影子来看一看他,他是拒绝了。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影子也该来了,他得亲自把影术的精髓交给影子。

  他没想到睿儿和燕儿也会来,既然来了,事情就更加瞒不住了。都是他亲自教导出来的孩子,什么脾气,什么心事,他都摸得透透的。瞒着他的病情,只会让孩子们怀疑。

  顾北月一坐下,三个还在就齐刷刷朝他看过来,灯火下,小影子立马看出他脸色的苍白。

  “爹爹,你不舒服吗?”小影子才平复的心又不安起来。

  “嗯,爹爹病了。”顾北月淡淡道。

  “太傅!”燕儿惊声。

  病了,又不让大家知道。这……

  睿儿没做声,眉头却一下子锁了起来,知道事情没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了。

  小影子连忙拉来爹爹的手,把脉。只可惜,他什么都瞧不出来。他立马朝站在一边的娘亲看了去。

  秦敏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帮孩子,更不知道顾北月是何打算,她只能沉默。

  小影子又朝爹爹看过来,亦是询问的目光,却带着小心翼翼,带着忐忑不安。

  顾北月摸了摸小影子的脑袋,浅笑道,“别担心,就是病得严重了一些,需要静养。”

  “所以,爹爹已经在这里住很久了,是吗?”小影子问道。

  顾北月的判断是对的,他瞒不过这孩子的眼。当年包养这孩子,只看中他的天赋,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个聪明内敛的孩子。或许是天生的,或许同秦敏那些年的教导有关吧。

  顾北月承认了,“嗯,一直住这儿。”

  “太傅,两年多你一直在养病?”燕儿着实忍不住出声。

  顾北月还未回答呢,小影子的泪水就忽然从眼眶里无声无息满了出来,他着急得抹掉,可眼泪却又满出来。

  他想起了在宁州的那些日子,从那个时候开始,爹爹就一直在泡药浴了,后来回到帝都城里,爹爹也经常泡药浴。娘亲总是告诉他,那只是调养身子而已,并不是生病。而如今……

  他怎么就那么傻呀!怎么就没发生不对劲呢?

  别的不说,就以爹爹的医术,这么多年来竟自医不了,这足以让他害怕了。

  小影子不想哭,可是,眼泪不听话,不争气,一直流个不停,他无声无息不停地抹、不停地抹都来不及。

  顾北月急了,连忙把小影子抱过来,就在这个时候,燕儿呜哇一声大哭了起来,睿儿立马将她抱过来,捂了她的嘴。

  “太傅,你到底怎么了,你说。”睿儿的声音有些哽咽,却还是冷静。

  顾北月一边帮小影子擦眼泪,一边安慰,“就是病得有些重,有些久,放心,不会出大事。”

  这话一出,燕儿就落开了哥哥的手,哭着问,“那为什么不让大家知道,为什么要骗人?呜呜……太傅,你骗人,你骗了大家!”

  小影子抬起头来,亦是哽咽,“爹爹,你骗人。”

  顾北月真的有些不知所措,然而,他依旧冷静,他说,“燕儿,再过半年。你母后和你韩尘外公的十年之约就到了,那会是一场硬仗,关系重大。你母后若输了,便得留在毒宗禁地的结界里守陵;若是赢了,大秦的北疆至少可数十年无忧!”

  虽然韩尘已经答应龙非夜保大秦北疆无忧二十年,可是,在他,在龙非夜和韩芸汐看来,靠韩尘的守护终究是暂时之策,唯有自己强大才是硬道理。毕竟,韩尘常年闭关,完全不打理狼宗的事务,而狼宗那位大小姐可不是一个善茬呀!

  半年前,龙非夜和韩芸汐就亲自走来一趟冰海和玄空大陆,在南部多少打听到了消息。而且,顾七少这些年来频繁往返也带回了不少消息。

  半年之后的决战,绝对是一场硬仗!

  听了太傅这话,三个孩子都安静了下来,也都迷茫,他们并不清楚这件事跟十年之约有什么关系。

  顾北月温柔地揩掉小影子眼角的泪珠,认真说,“影子,爹爹的病很重,至今还未寻到医治之法。今天爹爹把这件事告诉你们。你们替爹爹保密半年,可好?”

  小影子的眼泪又泛滥起来了,比刚刚还要凶,燕儿也无声无息哭了,就是一贯冷静的睿儿也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病了那么多年,至今无药可救,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都还小,却也都明白。

  看着孩子们的泪水,顾北月心如刀割。

  这件事,最该最该瞒着的就是这帮孩子们了。若早知燕儿和睿儿会来,他倒不如自己秘密走一趟帝都。

  硬是压下着心疼,顾北月认真说,“皇后娘娘的十年之约很重要,皇上操劳国事,日理万机。此事,就当我同你们的小秘密,可好?待半年之后,十年之约过了,你们再说出来,可好?”

  听了这话,孩子们这才明白顾北月为何要隐瞒。可是,秦敏却别过头去,好想哭。

  半年?

  顾北月也就剩下不到半年的命呀!

  十年之约结束后,皇上和皇后娘娘他们就见不着顾太傅了。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顾北月这个人了!

  这两年多来,他们一直都在努力。可是,他的预言却像是对自己的诅咒,一一应验。就连时间,他都估算得那样准。

  顾北月,你又骗人了!你连孩子都骗!

  可是,我却无法揭穿你。

  揭穿,何用?

  皇上和皇后娘娘他们知晓了此事,又何用?他都救不了自己,谁救得了?

  不打扰十年之约,真是极好的理由呀!

  顾北月牵着小影子的手来,同他拉钩,“半年之后,你替爹爹去告诉皇上和皇后娘娘此事,可好?”

  秦敏原本还撑得住的,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红掉眼睛了,可是,一听到这句话,她的眼眶就给红了。因为,那个月“替”字!

  小影子并不知道那个“替”字的含义,并不知道半年之后他的父亲已经没有命亲自去揭穿这个谎言,揭晓这个秘密了,所以,他用了“替”字。

  小影子犹豫了。

  “爹爹,你生了什么病?半年之后,你能找到治病的办法吗?你要好不了,你会……会怎么样?”他胆怯得问。

  “怪病。你娘一直在找办法,放心吧。好不了就只能天天泡在药浴里了。”顾北月并不给小影子多问的余地,认真说,“答应爹爹,可好?”

  “真的?”小影子认真问。

  顾北月淡淡笑开了,“你要不相信,就算了吧。”

  小影子哪经得起爹爹的唬呀,连忙勾紧了手指头,“我信!”

  顾北月和小影子勾完手指头,便朝睿儿和燕儿伸出手去,“殿下,公主,半年之约,约吗?”

  小影子都约了,他们能不约吗?

  一想起要帮着太傅蒙骗父皇和母后,这兄妹俩心下都是发颤的。小事情上蒙骗,他们经常干,可这等大事……

  顾北月似乎看透了这兄妹二人的心思。他说,“半年后,皇上若怪罪下来,太傅顶着。”

  睿儿和燕儿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便都伸出手去了。

  见状,秦敏满心都是无奈,疼痛。却又不得不佩服顾北月这一计。

  他若说自己病轻,或是换别的理由,孩子们一定不会相信。他说自己病重,甚至连无法医治都道了出去,孩子们对他的病情连怀疑的余地都没有了。

  “睿儿,你是来练武的吧?”顾北月认真问。

  “还有几日。”睿儿如实回答。

  “影子得留下了随我练功,燕儿,你……”

  顾北月的话还未说完,燕儿便道,“我不能留下,我要留下,父皇的影卫会找过来的。我……我跟哥哥一道去风明山。”

  若是平常,睿儿一定拒绝,这丫头聒噪不说,武学天赋也一般般,曾经有一段时间跟他到天山去学剑术,差点把他和几位长老烦死。学不会不说,还各种废话。

  如今这情况,睿儿毫不犹豫一口就答应了,“好,你跟我走!”

  就这样,秦敏给孩子们做了点心吃。

  小影子留了下来,睿儿怕天亮了影卫会寻不着人,便连夜带燕儿会医城。

  在他们离开之前,燕儿想起了小东西,找了一会儿,才发现小东西其实就在屋顶,看着他们。

  “小东西,你走吗?”燕儿大喊。

  小东西看得明白她的意思,它摇了摇头,不想走。

  “那你也留下陪太傅吧。”燕儿都要走了,又回头提醒了一句,“太傅病了,不许打扰他!”

  小东西听不明白,但凡小主子们说的,它听不明白的它都点头。

  送走了燕儿和睿儿,顾北月便陪着秦敏,同小影子睡在同一张榻上。秦敏睡里头,小影子睡中间,顾北月侧躺着睡最外头。

  小影子可懂事了,即便有好多话想跟爹娘说,可怕爹爹太劳累,就不敢说。他仰躺着,牵着爹爹和娘亲的手,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小影子睡着之后,顾北月就起身了,而一直守在一旁的小东西立马跳到他肩上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