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326章 北月番外:气死

第1326章 北月番外:气死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19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13

  

  帝都处云空大陆中南部,中秋时节,虽然天凉了,但还不至于需要穿棉袄。燕公主不仅仅穿了棉袄,而且还裹了一件狐裘,不长痱子才怪呢!

  龙非夜之所以会这么害怕燕公主着凉,正是因为燕公主一岁的时候,因为穿太少着凉,染了重风寒。

  那是燕公主这辈子第一次吃药,每次喝药都是强行灌入的,被呛了几次。再加上,任四小姐开药非常谨慎,所以好得慢,吃药的时间也长。

  这些天差点把龙非夜给折腾疯了,一开始任四小姐和赵嬷嬷灌燕公主喝药的时候,龙非夜还会在一旁看着,守着。后来几次,他都不忍心看,索性到门外等着。

  然而,恰恰是因为他离开,任四小姐和赵嬷嬷放开了手脚,灌药灌得利索多了,也就再没发生过呛着的情况。

  那之后,龙非夜就特别害怕宝贝女儿再着凉,最关心的一件事就是燕公主是否穿暖和了。换句话说,燕公主其实已经长过好几次痱子了。

  任四小姐,赵嬷嬷还有一帮经验丰富的奶娘都守着燕公主,按理,她们能劝服龙非夜的,只可惜,她们都不敢多言。

  按照任四小姐的话来说,小孩子染风寒是常事,万一她们多言,燕公主又染了奉还,那皇上怪罪下来,她们可担当不起。

  宫外的人或许还不怎么清楚皇上有多疼爱小公主,她们几个成日伺候的人是最清楚的。

  于是,赵嬷嬷却找了皇后娘娘说明情况,让皇后娘娘去说服皇上。

  赵嬷嬷原话是这么说的,“皇后娘娘,皇上最听您的话了,您劝劝皇上吧,再这么闷下去,保准闷出痱子来的。”

  韩芸汐说,“皇上最听小公主的话,等小公主多长几次痱子,她自个就会反抗了。”

  果不其然,燕公主今夜当着顾北月的面,反抗了!

  而刚刚龙非夜挠不动燕儿的时候,韩芸汐就知道燕儿是故意的,所以,她理都懒得理。

  一听燕儿长痱子,龙非夜就着急了,“长哪了?”

  “肚子上!”燕儿说着便要掀衣服。

  龙非夜的脸都黑了,虽然他已经告诉燕儿好几回,不能随便掀衣服,捋袖子。可是燕儿毕竟还太小,经常会忘记。玩着玩着,不是把鞋袜给拖了,就是把袖子捋得老高老高。

  龙非夜连忙按住燕儿的手,令人去传任四小姐过来。

  “秦敏在这呢,不比找任四小姐了。”韩芸汐开了口。

  她正要把燕儿抱去上药,燕儿却不让,认真说,“母后,我有特别重要的话要跟顾大夫说。比痱子都重要。”

  “那你快说,说完了就去上药。”韩芸汐答道。

  龙非夜十分好奇,谁知道,燕儿也开口便是,“顾大夫,你现在就劝劝我父皇吧。让他别老是怕我染风寒,我才没那么弱呢!我哥哥都嘲笑我了。”

  燕儿还把手伸出过去,“顾大夫,要不你帮我把脉,任四小姐说我的身体特别好。不容易生病的。”

  ……

  就这样,燕儿坐在他父皇怀中,却完全忽略了她父皇,一直对顾北月说个不停。

  龙非夜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韩芸汐坐回去,径直悠闲喝汤,偶尔抬眼朝龙非夜看去,见他那尴尬的表情,她就无声无息笑起来,特别开心。

  燕儿这个小人精,真够聪明的,知道诉苦得逮住顾北月。

  顾北月始终带着微笑,认真听。

  一旁的秦敏特别纳闷,龙非夜惜字如金,韩芸汐也不是话多的人,怎么就生了一个话痨女儿呢?跟唐门那位大小姐有得一拼了。

  不过,燕公主稚嫩的声音特别好听,说话还一顿一顿的,像个小大人,不管她说再多,听起来都不会烦。

  燕儿在诉苦,睿儿和小影子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落在亭子顶部,两个人头对头趴在屋顶上,通过琉璃瓦的缝隙往下看。

  当然,小睿儿始终是捂着耳朵的。

  从他妹妹学会说话的那一刻起,唐红豆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再是最可怕的存在。这个妹妹才是!

  小影子倒是认真听着燕公主说的话,一个字都没有漏掉,一边听,一边笑。

  听了一会儿,小影子便问,“殿下,公主也是我要保护的人,对吧?”

  睿儿抬起头来,见小影子还趴着,他就把小影子的脑袋扳起来,问说,“也?你还要保护谁?”

  小影子嘿嘿一笑,说,“你……”

  睿儿立马放开他的脑袋,站起来,高高在上地睥睨小影子,问说,“你要保护我?”

  小影子连忙爬起来,认真说,“是!影族的使命,就是保护皇族。”

  睿儿嗤之以鼻,“你只会逃跑,怎么保护我?”

  小影子一本正经地说,“殿下,我可以带你逃跑。”

  这话一出,睿儿立马栽倒,差点从屋顶上滚下来。

  他爬起来之后,用一个手指头点在小影子的脑门上,一字一字说,“顾南辰,别告诉任何人,我认识你!”

  他说完,就继续趴在屋顶上。

  小影子喃喃道,“殿下,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认识了呀。”

  他们从太傅府出来后,哪都没有去,直接进宫。整个下午两个人就在宫里追跑,要么他追着殿下跑,要么殿下追着他跑。一个下午就把皇宫跑遍了。

  宫里头所有人下人,护卫,包括暗地里的影卫全都知道,他是顾太傅的儿子,要当殿下的陪练。

  还是殿下亲自告诉徐东临的,原话特别霸气,“徐侍卫,通知下去,这个家伙以后是本太子的人,谁拦他的路就是拦本太子的路。”

  睿儿抬头看来,认真问,“顾南辰,逃算什么本事?”

  小影子也趴了下来,认真说,“殿下,能保命,又不会伤人别人,就是大本事。”

  睿儿又问,“对付不了敌人,有什么用?”

  小影子连忙说,“可以气死敌人呀!就像殿下下午一直抓不住我,不也很生气?”

  睿儿一头撞在屋顶上,再也不像跟小影子说话了。这个小子不用逃,几句话就能气死人。

  小影子微微笑,又继续埋头往下看了。

  小东西就蜷缩在一旁,慵懒懒地看着他们。小东西和睿儿一样,怕了小公主。自从小公主抱得动它开始,太子殿下就不是最可怕的存在了。

  小太子顶多追着它,要它变变变。而小公主……养猫!

  它连老虎都不怕,却特别害怕猫这个物种,每当小公主一手抱着猫,一手勾手指示意它过去的时候,它总有中错觉,觉得自己真的是老鼠。

  它陪着公子走遍了整个云空大陆,后来医药改革的事情结束了,公子回到云宁没几日就突然走了,让它哪都找不着。它又被小公主缠着,也就一直留在云宁,后来跟着芸汐麻麻他们一道回了帝都。

  今夜,总算见着公子了。

  它默默地等着,等着晚宴结束后,就偷偷跟公子回家去。

  亭子里,燕儿刚刚诉完苦。

  龙非夜虽然尴尬,却也由着女儿一直说说说。他本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呱噪的人,可偏偏爱听女儿说个不停。

  尴尬也就那么一会儿,听着听着,他不仅仅没尴尬,反倒笑了起来。

  龙非夜终究是担心燕儿的痱子,他打断了燕儿,“好了好了,父皇以后不让你穿那么多了,成不?赶紧去上药。”

  “拉钩!”燕儿认真说。

  龙非夜毫不犹豫地伸出小指头来,谁知道,燕儿却说,“父皇跟顾大夫拉钩。”

  秦敏及时捂住嘴,要不刚刚喝的一口汤保准喷出来。龙非夜的表情僵了,而顾北月的笑容也僵了。

  就韩芸汐没有多大反应,这女儿什么脾气什么心思,她摸得比龙非夜还透。

  “为什么?”龙非夜哭笑不得。

  燕儿一本正经地回答,“大人和小孩拉钩都是骗人的,大人和大人拉钩就是契约,不能违背。”

  龙非夜想了一下,说,“我同你母后拉钩,成吗?”

  燕儿摇头,又道,“男人和女人拉钩也都是骗人的,男人和男人拉钩就是男人的约定,不会轻易违背。”

  这话一出,韩芸汐嘴里的汤就喷了出来。

  她真真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种话来,这丫头从两岁呀!

  “谁教你的呀?”韩芸汐问道。

  燕儿可严肃了,“母后,我不能出卖师父。”

  韩芸汐还要问,燕儿却催了她父皇,“父皇,我就知道你是骗人的。”

  龙非夜那叫一个无奈呀!他朝顾北月看了去,而顾北月亦是无奈地直摇头。

  最后,还是顾北月先伸出了小指头来,龙非夜也伸出小指头,两人碰了下,立马就放开。

  燕儿心满意足,母后都还未过来抱她,她就自己从父皇怀中里滑落下去,飞一般往一旁屋子冲去。

  痒死人了!

  当韩芸汐和秦敏追到屋里时,见着被眼前的一幕,双双笑喷了。

  只见燕儿背靠在柱子上,使劲磨。

  韩芸汐把她抱榻上去,掀起衣服来,便见背后后一小簇小红疹。

  秦敏看了一眼,说道,“皇后娘娘,不碍事,之前抹过的药还在吗?”

  赵嬷嬷早就拿着药追过来了,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小事,就龙非夜大惊小怪要请大夫。

  韩芸汐找秦敏一道过来,也是让龙非夜安个心而已。

  秦敏闻了闻那药,便道,“皇后娘娘,这是茶油吧。”

  “对,之前任四小姐给的。”韩芸汐答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