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317章 北月番外:幸福感

第1317章 北月番外:幸福感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25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13

  

  一听“相公”二字,顾北月便知道秦敏是在提醒他,秦洁在场,称呼需要注意。

  “夫人莫急。”他淡淡说,“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秦敏这才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顾北月。秦洁整张脸都毁了,她一句话都不说,蜷缩在一旁,不停地掉眼泪。

  顾北月都来了,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顾北月没有理睬秦洁,见小东西都快把那杯茶喝光了,他连忙拦下。

  秦敏分析的没有错,能让小东西如此馋,这杯茶里的毒,一定不是一般的毒。秦洁上哪去找这种稀罕的剧毒呢?

  虽然他没说出来,但是,他和秦敏一样有些不好的预感。

  他小心翼翼将茶杯取来,见杯底还有些许茶水,便道,“芍药,去取好瓶子来。”

  “好!”

  芍药大喜,没一会儿就找来一个干净的小药瓶。顾北月小心翼翼地把药水倒入瓷瓶中,塞紧了木塞子,随手就放入袖中,什么都没多说。

  小东西站在一旁馋得要死,却不敢有怨言。公子要的东西,它就是馋死也不会抢哒!

  收了东西,顾北月才坐下来,淡淡问,“夫人,此事,你打算如何处置?”

  秦敏还未开口,秦洁却忽然抬起头来,怒声说,“你们凭什么说我下毒?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下毒了?你们凭什么说茶水里有毒?你们污蔑我!”

  “也是,没有充足的证据,也说服不了季家。夫君,她不仅是秦家的女儿也是季家的少奶奶。”秦敏煞是认真地说。

  这话,既是提醒顾北月,他可以利用这件事給季家施压,同时也是在提醒秦洁,如果季家知晓这件事,她就完了。

  秦洁眼底掠过一抹惶恐,但是,她还是硬到底,“我没有下毒!没有证据,我就是死,也不会认!”

  秦敏嘲讽地说,“秦洁,你若没有下去,直接掐死我,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你等着,我一定让你心服口服!云宁城里那位女主子,会亲自鉴定那杯茶的!”

  “我没做,就不怕!”秦洁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话一出,秦敏和顾北月便都震惊了。如果说之前还只是怀疑,那么现在他们便非常肯定,当年对秦敏下毒之人,就是秦洁。

  秦敏惊得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而秦洁一见到秦敏站起来,立马给傻掉了。

  “秦敏,你……”

  “不!不可能!不!”

  秦洁惊叫起来,步步后退直到撞在墙上才停下来,她目瞪口呆,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年对我下毒的就是你!”

  秦敏怒了,箭步走到她面前去,扬起手来就狠狠甩了一巴掌,“不愧是我的亲妹妹!”

  “你……你什么时候……”秦洁惊得都说不好话。

  她之所以如此自信,之所以敢来下这一份毒,正是因为,她早就试过了。

  多年前,她从去毒药贩子手里天价买回这份毒药,开始对秦敏下毒,废了秦敏的双腿。

  父亲寻遍了医学院的长老,甚至当年的顾院长都没人能救。父亲曾经也怀疑过是中毒,可是,寻遍了毒医却都无果。所有毒医的诊断结果都是一样的:秦敏没有中毒。

  从那之后,秦敏就被诊断为怪病,父亲放弃了秦敏。她得到了本该属于秦敏的一切。她原以为一切都会很顺利,可谁知道,突然有一日顾北月竟要娶秦敏。

  她开始害怕,害怕秦敏嫁给顾北月之后,会遇到韩芸汐,会被诊断出中毒来。

  从顾北月派人上门说亲到秦敏嫁给顾北月这段时间里,她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什么人也不见,什么东西都不吃。

  她甚至害怕得睡不着觉。后来,她回忆起那段日子来都还胆战心惊,她常常想,那段时间如果再长一些,她一定会崩溃的。

  她胆战心惊地等着,直到婚礼结束,直到她看到皇上和皇后娘娘的马车驶离医城,直到秦敏异日回门的时候还是坐在轮椅上。

  她高兴坏了,她知道韩芸汐也鉴定不出秦敏的是双腿中毒。当初她偶然买到那份毒药的时候,买药的人就告诉过她,这份毒药非常稀罕,若非知情人,是绝对鉴定不出来的。

  她发现自己熬过一劫之后便从此心安理得。

  可谁知道,秦家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秦敏会拥有那么好的医术,一回医城就出尽风头。

  就在秦敏救活那个老头的当天晚上,她的丈夫,季家的大少爷季一峰喝得大醉酩酊,任由她怎么劝都不回家,还揪着她的头发告诉她,他后悔娶她了。说什么就算秦敏双腿残废,他也不会介意;说什么当年是她勾引了他。

  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她就疯了吧?

  在季一峰醉倒在榻上的时候,她疯了一样找出当年剩下的毒药,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秦敏!

  秦敏体内本就有毒,只要她把剩下的毒药用完,毒性达到一定剂量,秦敏必死无疑!

  “秦洁,你还真以为我腿上的毒,皇后娘娘没瞧出来吗?我告诉你,我是在大婚之日站起来的,解毒的人正是皇后娘娘!”秦敏冷冷说,“秦洁,你太让我心寒了!”

  秦洁顿是哑口无言,而秦敏也不愿多追问,她淡淡对顾北月说,“夫君,把那些茶水送到皇后娘娘哪儿吧。季家的媳妇谋杀朝廷命官之妻,这可是大罪!”

  这事,放在医城里就已经是天大的事了。

  若是上升到谋杀朝廷命官之妻,待皇后娘娘亲自出面,到时候就完全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秦洁这才意识到,她不仅仅要为这件事付出代价,而且,整个季家,甚至秦家都无法幸免。

  最先被牵连的必定是她的丈夫,季一峰!那个,她自幼就深深喜欢着的人!

  “不!”

  她大叫起来,“秦敏,我认!我全都认!秦敏,我求求你,不要这件事不要牵罪到季家!不要!”

  秦敏着实看不透这个妹妹,刚刚还能把丈夫拱手相让,这会儿竟要担下所有罪,保护季家?

  见秦敏不说话,秦洁就更着急,她满是血迹的脸本就狰狞,被泪水一模糊就显得更加恐怖。

  “秦敏,看在你曾经也想嫁他的份上,你放过季家吧?”秦洁哭了起来。

  这话一出,秦敏下意识就朝顾北月看了去,而顾北月也正朝她看过来。

  “秦敏,你有没有喜欢过他,你自己最清楚!季一峰是无辜的!他刚刚晋级为神医,他再过几年就要当家主了!你会毁了他的!”

  秦洁泪流满面,放下了所有尊严,哀求起来,“秦敏,就当我求你!他,他……秦敏,他也是喜欢你的!他至今都还是喜欢你的!他……呜呜,他都后悔娶我了……”

  顾北月和秦敏是都很尴尬,秦敏欲言又止,顾北月缓缓转头,看向别处。

  芍药也愣了,但是,很快就缓过神来,气呼呼地说,“二小姐,你怎么能这样诽谤小姐?奴婢伺候小姐那么多年,奴婢可以保证,小姐这辈子就只喜欢过姑爷一个人!永远也就喜欢姑爷一个!”

  秦洁或许真的是疯了,傻了吧?她这才恍然大悟,意识到顾北月这个当丈夫的也在场,她如此求情,顾北月怎么能放过季一峰?

  她看着秦敏和顾北月,哑口无言,只有泪水,只有期盼,期盼这是一场噩梦,醒来之后,她还躺在季一峰身旁,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见姑爷转过头去,芍药更着急了,“姑爷,您千万要相信小姐呀!奴婢自幼跟着小姐一起长大,小姐的事情,奴婢都一清二楚!小姐心里就只有一您一个人!从来没有过别人!您别被人骗了!姑爷,小姐为您……”

  秦敏的脸……红了!

  她真要打断芍药,顾北月却回头看来,“夫人的心意,我自是明白。此事终究是秦家的家务事。如何处置,夫人做主便可。我在外头等夫人。”

  他说完,便径自离开。

  芍药还要追,秦敏一个凌厉的眼神拦下了。芍药悻悻的,退到了一旁去,而小东西完全不明情况,它已经把爪子都清理干净了。它心情似乎还不错,蹦蹦哒哒地追着公子出门。

  秦敏看着看着秦洁,真的没有恨意,也没有复仇的快意。

  许久,她才淡淡道,“秦洁,你回去吧。同你丈夫商量清楚,要么,这件事交到官府去,要么……让季一峰说服他父亲,让他这段时间少生是非。”

  秦敏原本要解释,可是,回头一想,秦洁就算听不明白她的警告,季家的老家主也一定能明白。

  顾北月已经把风声都放出去了,再过几日就启动改革,季家,亦是一大阻力呀!

  “我给你三日的时间,想清楚再回答我。”

  秦敏表情平静,说完就要走,秦洁却叫住她,“秦敏,你不恨我吗?”

  为什么?

  为什么她在秦敏眼里看不到愤怒,看不到仇恨?为什么秦敏可以这么平静?

  “恨?”秦敏蹙眉想了想,她真的恨不起来,哪怕,眼前这个妹妹所作的一切毁了她的一生。她也只是失望而已,她真的没有想到会是秦洁,她怀疑的对象一直都是二房的人。

  秦敏回头看去,淡淡笑了笑,“我不恨你,如果没有你的所作所为,嫁给季一峰的或许真的会是我。我就等不到……他了!”

  他,自是指顾北月。

  秦敏原本没有复仇的感觉,可是不经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竟有种说不出的痛快感!

  嗯,她报仇了!满足了!甚至,还有神奇的幸福感!

  她开门出来,只见顾北月站在院子里,仰头望着空中的月,他的眉头紧紧锁着,似乎永远都抚平不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