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315章 北月番外:战术

第1315章 北月番外:战术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13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12

  

  芍药一把秦敏要同大家吃顿饭的消息放出去,秦家大房和二房的人便都紧张了。原本计划出门办事的几个人都立马取消行程,生怕错过了晚上的家宴。

  可谁知道,就在大家刚刚坐下的时候,原本并不再府上的秦二爷竟突然出现。

  “呵呵,我还以为大哥出狱了,没想到是院长夫人来了。”秦二爷怪里怪气的。

  他虽然对这位院长夫人心有忌惮,可是,一想到她极有可能是回来帮弟弟争权夺势的,他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失去秦家家主的位置!他就不相信秦敏一个嫁出去的女儿还能管那么多了?就算她是院长夫人又怎么样,别说是她,就是顾北月亲自来了,也休想插手他秦家的家务事。

  轮身份,在场众人自是秦敏最高。可是论辈分的话,便是秦二爷最高。

  秦二爷一走进来,无论内外,所有人便全都站起来同他行李。就秦敏一个人坐着,待众人都行李之后,秦敏才淡淡说了一句,“二叔,敏儿行动不便,失礼了。”

  秦二爷竟也不客气,只道了三个字,“不碍事。”

  芍药气得跺脚,可惜,在秦家这场子里,她也不敢放肆。她也算是自幼在秦家长大的,知道秦家的规矩,也知道这位二爷的脾气。

  秦敏只是笑了笑,没再多言。

  她晚上跟大家吃饭,其实也没打算说什么。言多必失,想法,不说话反倒会让人摸不着地。

  以她如今的身份,一顿饭下来都不吭声,就足够让在场的人失眠一晚上去琢磨她的心思了。

  虽然,她知道顾北月有一个很周全的计划,能帮她揪出内鬼来。但是,她还是决定冒险一次,自己来完成这件事。

  毕竟,委屈了十多年,这口恶气得自己来出;再者,她……不想欠他太多。

  秦敏原以为秦二爷会入座,跟大家一道吃饭。可谁知道,秦二爷竟叹息起来,“唉……这几日都在外头忙,可惜还是没法把大哥保出来,连见上一面都难。二叔老了,也不顶事了,有几句几个事想同你们交代。”

  “爹爹,出什么事了吗?”秦筝原焦急地问。

  秦二爷没回答,他走到秦敏身旁,低声说,“院长夫人,此事关系到大哥入狱之事,你还是避个嫌吧。”

  这话一出,众人便都看了过来,秦敏的几个妹妹和妹夫都没做声,只有她的亲弟弟秦常青气呼呼地开了口,“二爷,你当我姐是外人呢?”

  “呵呵,院长夫人和院长一样,公正不倚,大义灭亲,常青,你就别为难你姐了。”秦二爷冷笑道。

  “爹,院长夫人行动不便,要不,咱们到隔壁说去?”秦筝原问道。

  “也成。”秦二爷客气地说,“那就有劳院长夫人稍等片刻了。”

  他说罢便和儿子往侧厅走去,他们一过去,二房的人立马跟了过去。秦敏那三个亲妹妹面面相觑,分明是动心了,倒是她弟弟气呼呼地坐着,没动。

  秦敏一言不发,径自舀了汤来喝。

  不得不说,她这位二叔給了她一个极大的下马威。这做法看似給她难堪,其实是在试探她,也是在为难她,逼她呢!说得再直白一些,便是在挑拨离间她和自家兄弟姐妹的关系。

  秦常青终于忍不住了,大声问道,“姐,你就让他们欺负到头上来?”

  这话一出,三位妹妹和妹夫便全朝秦敏看过来,等着秦敏的回答。

  二叔都做得这么绝了,秦敏就不反驳吗?就不表态吗?难不成,她不是回来和大家商量怎么救出父亲的吗?难不成她就真有这二叔这么欺负吗?

  秦敏只说了两个字,“吃饭。”

  “姐!”秦常青气急,拍了桌子。

  秦敏还是无动于衷,三位妹妹又一次交换器眼神来。终于,秦二小姐秦洁开了口,“姐,你不声不响的,几个意思?哼,你是不是还记恨着爹爹当初没栽培你呢?”

  二小姐一开腔,其他两位立马跟上。

  “姐,你不会是回来看大家的笑话的吧?好了,现在二叔他们父子俩得意了,你也高兴了!”

  “姐,没想到你如此铁石心肠,你不救父亲就罢了,竟连亲弟弟都不拉一把。你太让人失望了!”

  ……

  秦敏一没想救父亲,二没想帮弟弟争位,因为,她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在医药界中,家族的力量讲会消失,取而代之的会是真才实学。如今即便争得头破血流也都是徒劳。

  如何去牵制秦家,还秦家阵营里的几大家族,以避免他们阻扰对顾北月即将要施行的改革,这是顾北月自己的事情了。

  她,只是来找凶手的。

  由着三位妹妹去质疑,由着弟弟怨恨地盯着她看,秦敏心安理得地吃饭喝汤。

  她以沉默的方式,等着当年的凶手失去耐性。

  她当年不会是展现出了天赋而已,就被凶手废了双腿。今日,她成为院长夫人,崭露出惊天的天赋,她回到秦家来,凶手还能坐得住?

  当年凶手有理由害她,那么今日,更有理由加害于她了。

  她越是沉默,凶手越摸不透她此行的目的,便会越沉不住气,越慌张。

  她把凶手锁定在二房,面对二叔的挑衅,她更加得沉住气。

  吃饱之后,秦敏淡淡说,“你们慢用,我先回去了。你们吃完了,也散了吧。”

  大家都气得说不出话来,当秦敏出门之后,秦洁忽然追了出去,大声质问,“秦敏,你到底回来做什么?你走,秦家不欢迎你!”

  秦敏回头看去,当年本该属于她的种种机会,当年全都给了这个妹妹,但是,这个妹妹依旧没少嘲笑过她。

  她没有忘记当年的事,只是,时隔多年,懒得翻旧帐。

  很多时候,复仇并不一定要对对方做点什么,报复点什么。有一种复仇方式叫做让自己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当你站到足够高的地方,站到你的仇人只能仰视才能看得到的地方,你会赢得非常优雅。

  秦敏自知自己只是一个名义上的院长夫人,并没有真正站在那么高的位置上,可是,她不想愧对“院长夫人”这四个字的高度和优雅。

  秦敏没有理睬任何人,和芍药安静地回去。

  二小姐气急败坏,冲回去,对秦常青说,“大姐就是来看笑话的,把她赶走!马上去把她赶走!”

  秦常青一直被父亲护着,如今落到这下场,他是完全没有主意,他只牢记父亲被带走的时候告诉他的最好一句话,“听你大姐的话,一切让她做主!”

  虽然大姐今天没说什么,可是,他也不敢得罪呀。

  “你去呀!”

  秦洁使劲拽了秦常青的衣服,秦常青冷不丁扬开手,“大姐回来小住几日碍着你什么事了?”

  “她都嫁出去了,谁准她回来住了?”

  天知道秦洁有多不喜欢秦敏,她气呼呼地反驳。

  “那你……不也天天回来?”秦常青嘀咕了一句。

  “你!”秦洁气急,一跺脚,拽上自己的丈夫,气呼呼说,“是!我今天也还要住下!她住多久,我就住多久!”

  她一走,其他两位妹妹虽然没说话,却也立马跟她走,这姐妹三人分明是一伙的。

  偌大的厅堂里,满桌美酒佳肴前就只剩秦常青一个人,他什么胃口都没了,坐了片刻,也就走了。

  当他们离开之后,秦奉贤和秦筝原等人才纷纷走出来。

  秦筝原一出来就冷笑起来,正要开口,秦奉贤拦下了,他让其他人用膳,自己带秦筝原走了出去。

  一出门,秦筝原便迫不及待地说,“父亲,秦敏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秦奉贤冷笑道,“我且看看她能住几日!”

  “父亲,她绝不可能不帮秦常青的,咱们……怎么办?”秦筝原最担心的是这件事。

  秦奉贤不悦道,“都同你说过多少回了,沉住气方能成大事!”

  只要你秦奉礼被送出医城,真正当了医奴,族里的人立马就会提议另立家主之事,就秦常青的医品根本不够格。他就不相信秦敏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吧秦常青扶上墙!

  他如今要做的便是放着秦敏直接来对付他。他这些年来,在医术上屡有建树,行医救人也是尽心尽力,没落下什么把柄。他还真不怕秦敏对付他。至于府内那些明争暗斗,他自是耍了不少手段,但是那些并不足以让他失去家主之位。

  以“不变”应对秦敏的“不动”,他极有信心赢。

  秦奉礼以“不变”的战略,应对秦敏的“不动声色”,同时,秦敏也以“不动声色”来等着秦奉礼上钩。

  可是,三日之后,事情却发生了大逆转,让秦敏都有些猝不及防了。

  三日的时间里,秦敏就在自己的院子里没外出,秦常青每天找她好几回,她都不松口半句话,三妹和四妹也都找到她,种种试探,她亦不出声。

  第四日,秦常青刚刚和两位姐姐离开,秦洁独自一人上门了。

  一改往日的飞扬跋扈,嚣张傲慢,她一脸诚恳地对秦敏说,“姐,咱们……说说心里话吧!我还记得十多年前你说的话吗?”

  秦敏令人芍药奉茶过来,淡淡问,“为什么话?”

  秦洁无奈地笑了起来,“姐,你说你长大了想嫁给季一峰。你好记得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