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303章 北月番外:打赌

第1303章 北月番外:打赌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01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12

  

  秦敏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说,她总觉得韩芸汐这句话似乎有弦外之音。只是,她没多琢磨,继续装傻。

  其实她也不想装呀!她恨不得趴到长塌上,好好的睡上一觉。这一路坐马车过来,累得浑身每一块骨头都不舒服。虽然这几日在帐篷里有躺下睡过,可怎么都睡不够。

  无奈,她不得不绷着神经,时时刻刻打起精神,就像之前住在云宁城里的那段日子。她怕跟皇后娘娘她们熟稔了就容易露出马脚来。

  沐灵儿倒没什么,皇后娘娘和宁静都不是省油的灯,眼睛厉害得很。

  孩子的事情,她已经坏了顾北月的计划。如果,她和顾北月的关系,婚事要是再出什么乱子,她就是到了下辈子都无颜面对顾北月。

  她还是怀念云宁城里的日子,她离开了那么久,也不知道小影子怎么样了。她原本想把小影子带来的,可慎重思考了很久,还是作罢。

  她如此不自在,小影子来了也不方便,不能委屈了孩子。

  “像吗?”秦敏好奇地反问。

  “长得不像,脾气简直一摸一样!”沐灵儿忍不住出声,“敏姐姐,你偷偷告诉我们,顾北月是不是给你定家矩了?在家不许这样那样,出门也不许这样那样?”

  秦敏笑了出来,“没有。他都随我,就是……”

  沐灵儿好应对,皇后娘娘和宁静可不好敷衍,她一边回答,一边思索着如何把话题绕开。

  最后,她故作羞涩,低声说,“就是不许我乱吃东西。”

  “你又没怀孕,干嘛不许你乱吃?”沐灵儿又问。

  秦敏淡淡说,“还在养身子,他看得紧,怕我又大意。”

  这下沐灵儿才想起秦敏小产的事情,她立马就改口,“敏姐姐,顾北月心疼你才会看紧你。你看我姐夫那么疼我姐,所以也看得紧呢!”

  沐灵儿刚刚还挺郁闷顾北月多嘴,害她姐吃不了烤肉,害她将来也可能得被禁嘴。可她知道秦敏是自己摔了才没掉孩子,就怕提起这话题,惹秦敏自责,不开心,所以改口安慰。

  宁静安静地听着,韩芸汐心下有数,并不作声。

  “其实,也不必这样禁口的。”秦敏淡淡说。

  话到这儿,成功得让沐灵儿主动转移了话题。

  “真的?”沐灵儿大喜。

  秦敏认真说,“怀孕三个月之后,无论饮食、起居,皆不必刻意。酸辣,煎炸烤烘的东西,若是食材新鲜亦不必绝对禁止,偶尔食用,解解馋未尝不可。”

  “可是顾北月他……”沐灵儿有些不相信。毕竟,顾北月是医界的权威呀!

  谁知道,秦敏却道,“女人的事情得信女大夫。”

  沐灵儿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有理,有理!”

  韩芸汐明明看得出秦敏故意转移话题,可听了这话,却有种找到了知音的感觉。她虽然不是产科大夫,却也知道怀孕其实没必要那么讲究的,她就是一直说服不了龙非夜,而顾北月又是站龙非夜那边的。

  她打趣地说,“秦敏,晚上回去给你家顾北月吹吹枕边风,让他帮我到龙非夜那说说情吧。”

  秦敏笑了,“皇后娘娘,臣妇尽力而为。”

  沐灵儿抿着唇,笑得无声无息,似乎也看到自己将来各种吃吃吃的好日子了。

  宁静正要开口,秦敏连忙抢先,她对韩芸汐说,“皇后娘娘,可否让臣妇替你把把脉?”

  韩芸汐立马就伸出手去。她听顾北月说过,秦敏是个医学全才,再各方面都有非常专业的水准,而且她自有一套针灸术,很多药物无法自愈,或者自愈效果缓慢的疾病,反倒能被她的针灸之术很快治愈。

  她刚刚就想让秦敏把个脉,看看秦敏说的,和顾北月说的有什么区别。

  平素顾北月间隔几日就会帮她把一次脉,就是简单的检查,说一些注意事项。然而,秦敏这一回却把脉把了好久。

  一开始韩芸汐还淡定,可是,见秦敏一脸谨慎,迟迟不做声,她就开始有些不安了。

  “我姐……怎么了吗?”沐灵儿忍不住问。

  秦敏依旧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回到,“无大碍。”

  她说着,忽然靠近韩芸汐,而韩芸汐低声说了一句。韩芸汐一脸不可思议,“当真?”

  “皇后娘娘,再过五个月左右,便可验证。”秦敏恭敬地退回座位上去。

  “你……”韩芸汐十分意外。

  秦敏只是微笑,不再解释。

  宁静和沐灵儿一头雾水,沐灵儿急了,“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

  韩芸汐说,“我怀的是……女孩?”

  “啊?”沐灵儿惊了。

  宁静也无比震惊,“秦敏,你这都能瞧出来?”

  秦敏依旧像个大家闺秀,端端正正地坐在在那儿,连双手放法都非常合礼数,她微微而笑,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美好;一点儿都呆板,一点儿都不造作,那暖甜的微笑,让人不自觉想起帐外的阳光,温而不热,明亮却不刺眼。

  时值四月,帐外春日正暖,春风正柔,春光正美。

  秦敏笑着说,“皇后娘娘,静夫人,灵夫人,秦敏斗胆,愿同你们打个赌。”

  从来没有人跟韩芸汐打赌,会让韩芸汐不想赢,只想输,好想输。

  龙非夜有多么多么想要一个女儿呀!

  她又何尝不是?

  “赌!秦敏,你要是赢了……”

  韩芸汐想了好久,想不出什么条件来,她问,“你要什么?”

  秦敏心下一直乐着,她有十足的把握皇后娘娘怀的是女孩,她之所以说出来,纯粹是为了转移皇后娘娘的注意力,转移话题。

  可是,听皇后娘娘这么一说,她却认真起来,“皇后娘娘,臣妇求一件事,还望皇后娘娘别告诉北月。”

  “尽管说。”韩芸汐都想换掉顾北月,让秦敏留在宫里帮她做定时检查。

  “皇后娘娘,若是臣妇说对了。还望皇后娘娘多让北月修养,他是个药罐子,不能太劳累。”秦敏认真说。

  上一回顾北月离开宁州的时候,她提顾北月把过脉,顾北月的身体其实非常虚弱。她虽然没有完全弄清楚他到底怎么了,但是,她知道他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她也不知道他离开宁州之后,是否会经常浸泡药汤。他那病症,可拖不得的,越拖就会越严重。

  他说治得了,无大碍,她当然信他。只是,她怕他忙,怕他拖,怕他不疼惜自己。

  他是太子太傅,他教导的并不仅是个孩子,而是大秦的储君,将来守护大秦江山之人;

  他还是太医院之首,医城之首,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老百姓,正大秦的医疗重任,人命攸关的事都落在他肩上;

  他更是皇上的内参之臣,他秘密掌控着一群谋士,为皇上分忧解难,为大秦尽心尽力。

  虽然她还不知道他收养小影子的真正目的,但是,她知道他要子嗣,多少根影族有关系。他还是影族之后,唯一的后人呀!

  他有忙不完的事,以他的性子怎么会主动告假?

  宁静和沐灵儿也都知道,除了龙非夜,顾北月是最忙的,她们只当秦敏在抱怨顾北月陪她的时间少。而韩芸汐却意识到顾北月需要休养,顾北月是药罐子的事情,韩芸汐是知道的。

  “好!”韩芸汐一口答应了,心下却暗暗想着,等回去了就找个理由给顾北月放个假,不管秦敏赌赢赌输,这件事她都得做……

  韩芸汐和龙非夜在草原上住了几日,龙非夜和顾北月亲自去冬乌走了一趟,回来之后,他们就跟金子密谈了整整一天。

  龙非夜拿下冬乌那片草原的决心是下定了,就等着机会。韩芸汐虽然执掌军政,可是怀孕期间,龙非夜并不让她操心太多,她也没怎么过问冬乌的事情。反倒是问起了药城的事,沐灵儿虽然嫁人了,但是也惦记着药监的事情,韩芸汐他们回启程云宁的当日,她就让金子陪她回沐家了。

  韩芸汐原本还打算在路上跟龙非夜商量给顾北月放假的事情,谁知道,顾北月和秦敏随他们同行一日之后,突然收到医城沈副院的密函,医城秦家和任家因为一个病人闹了起来,沈副院收拾不了,请顾北月尽快赶回去。

  “皇上,秦敏随你们回去。”顾北月认真说。

  “不必,我们走官道,沿路随时能寻到大夫。”韩芸汐拒绝了,顾北月无非是要把秦敏留在她身后照顾。

  她不就怀孕了,还不至于弱到需要大夫随时待命的地步。这事要传出去,一定会被人笑话的!反倒是顾北月,既然不得闲,身旁有女人照顾,终究比没有好。

  “皇后娘娘……”

  顾北月话刚出口,一直很安静的秦敏竟打断了,她说,“北月,秦家的事也该了了,这或许是个机会。”

  “正是!”韩芸汐也正要说这件事,沐灵儿已经回药城了,如今大秦的国库充实,皇威震慑四方,是时候打破医药两城,几个大世家垄断医药界的局面了。

  “是时候了。”龙非夜亦是点头。

  顾北月看了秦敏一眼,倒也没有再多言。

  秦敏撞上他的目光,慌忙就避开,原本平静的心着实控制不住慌了起来。

  她后悔了!

  马车行到岔路口,夜已深。

  龙非夜和韩芸汐得往正南,顾北月和秦敏得往西南。目送龙非夜他们的马车远去,顾北月回身过来,淡淡道,“秦大小姐,这几日累着了吧?你放心睡,我亲自驾车。”

  秦敏都上车放下门帘,却终究忍不住,低声说,“北月院长,不会有下次,我保证。”

  她刚刚多嘴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