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258章 夜汐番外:回家

第1258章 夜汐番外:回家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83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07

  

  见到皇上和皇后带了太子过来,百里齐聿既意外,又内疚。他之所以会供出那份军令状,以百里家族的前程换萧安落马,正是因为去见了百里丽香,听了百里丽香的劝,也听了“海王印”一事。

  回想起父亲临死之前喊的一声,“皇上,老臣错了,错了”,百里齐聿更是后悔不已,他是父亲最器重的儿子,理当劝说父亲悬崖勒马的,可惜,他太没有主见了。

  他心下,一直都排斥还萧家合作,他曾经问过父亲,问过大姐,百里家族世代为贵族,怎么就会沦落到和萧家那种后起的家族为伍了。

  百里茗香跪了下来,“罪女拜见皇上,皇后娘娘,拜见太子殿下。”

  这时候,百里齐聿从从思绪中缓过神来,也连忙下跪。

  龙非夜没有理睬他们,他独自走到百里元隆墓前,站了许久,也沉默了许久,似有话要说,可最后什么都没说,却亲自为百里元隆的墓头,添了一把土。

  这是亲人才会做的事情呀!

  百里齐聿和百里茗香看在眼中,后悔,愧疚,难过,无奈等无数情愫全涌上心头,兄妹都无话,齐齐磕了三个响头。

  龙非夜在墓碑前站着,沉默着。

  这种沉默,百里元隆应该懂的吧,毕竟他看了二十多年。

  “怎么葬这么高?”韩芸汐开了口。

  活人往高处走,死人往地处葬,墓穴并不适高,可是,百里元隆的墓却在高山顶。

  “回皇后娘娘,父亲生前一直念叨,想回皇都去,葬得高,才能让他望见皇都。”百里茗香哽咽地回答。

  韩芸汐往东边眺望而去,百里元隆这坟面对的方向还真的就是皇都的方向。

  她轻叹,“都想回去呀,我也想早些回去。你们俩都平身吧。”

  百里齐聿和百里茗香起身来,这才朝站在后面的顾北月,唐离夫妇还有刚刚赶到的唐子晋行礼。

  许久不见的唐子晋似乎苍老了很多,原本花白的两鬓都全白掉了,他一身风尘仆仆,疲惫的脸上尽是沉重。

  他站在最后面,远远看着百里元隆的墓碑,眼眶便渐渐地湿了。他和百里元隆斗了多年,都不过是争宠而已。百里元隆不服气唐门侍卫出声,却攀上了皇亲,唐子晋则不满百里元隆老拿贵族的身份炫耀。可是,他们之间都不曾真正动过干戈呀!

  唐子晋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既庆幸,又后悔。

  庆幸的是自己在朝堂派系的争斗中,至今都没有忘本,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否则,百里家族如今的下场,何尝不是他唐门的下场?他后悔的是,他明明知道百里元隆和江南军系勾结,却没有劝,反倒幸灾乐祸,藏有私心。

  唐子晋站了许久,见皇上走到一旁了,他才箭步上前去。他在百里元隆坟头上添了一把土后,扯了袖口擦拭墓碑。

  “不应该呀!不应该呀!百里老兄,你说你我……你说你我追随殿下多年,怎么就……怎么就着了江南那帮狼子野心的道了?”他连连摇头,无限感慨。

  龙非夜和韩芸汐都站在一旁,看着,不做声。

  宁静垂着眼,看不清楚情绪来,唐离抱着小糖糖,冷冷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心口至今都还赌着一口气。

  对他下药要他坐对不起宁静的事,这事若换成别的人干的,他早就杀人了。

  小糖糖愣愣地看着许久没见了的爷爷,看着看着,忽然就哭了起来,“奶奶……我要奶奶……我要奶奶!”

  唐子晋对小糖糖很冷淡,唐夫人却特别疼小糖糖呀!唐离和宁静还没回唐门之前,小糖糖可都是唐夫人和沐灵儿照顾着的。

  小孩子易忘事,忘人,可是,唐夫人毕竟是亲人,见着了爷爷,小糖糖自然就想起了奶奶来,好久好久都没见着奶奶了。

  “呜呜,我要奶奶……奶奶,我要奶奶!”小糖糖哭闹起来。

  “糖糖乖,不哭了,不哭了!”

  “你看看,弟弟要笑话你了,不哭了哦。”

  唐离连忙劝,可是,小糖糖却哭得更难过了,“奶奶在哪里?我要奶奶抱,奶奶抱……”

  唐子晋回头看过来,似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走了过来,他难得这么温和,“糖糖不哭,爷爷抱好不好?”

  小糖糖先是一愣,随即就吓着了,惊恐地圈住爹爹的脖子,似乎害怕自己被抱走,她戒备地盯着爷爷看,话都不敢说。

  这一幕,别说宁静了,韩芸汐站在一旁看着都心疼。她正要开腔,谁知道唐子晋却说,“糖糖不哭不哭,爷爷带你去找奶奶,咱们一家人一起回家去,好不好?”

  这话一出,宁静和唐离便都震惊了,龙非夜也看了过来。

  唐子晋这话什么意思?

  妥协了吗?

  龙非夜之前已经把下面的人参唐门没按时交付兵械的奏折,原封不动地寄给唐子晋看。这是逼着唐子晋要么把唐离和宁静找回去,要么就将唐门的兵械之权交出来。

  唐子晋可是一直都没有回复。

  小糖糖并不相信爷爷,她埋头在爹爹肩上,看都不看爷爷。

  小孩子是最任性的,却也是最真实的,心里有什么全写在脸上。唐子晋拿小糖糖没办法,他朝宁静看了过去。

  “宁静,回去吧。你婆婆去佛庙过年……”唐子晋停了好久,从又继续,“她身子骨不好,一个人在外头我不放心,咱们……咱们一道去接她回去吧。”

  唐子晋这话说的委婉,面上的意思就是为了唐夫人的身子着想,他没办法从来找宁静和唐离的。

  而真正的意思,其实是来求和的。

  宁静正要开口,唐离却忽然大怒,“你自己不会去接我娘吗?你明知道我娘身子骨不好,你还让她在佛庙里过年!唐子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唐子晋立马怒目看去,“臭小子,你这什么态度?”

  “什么态度?我告诉你,我对你没态度!”唐离一手抱紧小糖糖,另一手欠起宁静便要走。

  宁静和唐离在一起那么久,唐离的心思,她怎么会不知道。

  唐离何尝不是一直等着他父亲来,只是,唐子晋把话说得那么委婉,那么云淡风凄的,让唐离不高兴了。

  他们夫妻俩在唐门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唐子晋明明错了,连个错都不认,就一句话就要他们回去吗?

  唐离无非是要唐子晋认错,要唐子晋拿出求人的态度来。

  宁静心头上憋着的气,绝对比唐离多,可是,她终究还是拦住唐离的手,没让他走。

  唐子晋终究是唐离的父亲呀!

  唐离有一颗不让她受委屈的心就足矣,没必要跟唐子晋横下去,落下个大逆不道的罪名。

  唐离止步,蹙眉看了宁静一眼。

  宁静没理睬他,而是把小糖糖抱了过来,说,“糖糖乖,不哭了,咱们去找奶奶,咱们回家去,好不好?”

  同样的话,宁静一问,小糖糖立马就点了头。

  看女儿哭得泪水模糊的样子,宁静心疼极了,“不哭了不哭了,再哭的话,弟弟要笑话咱们了。”

  小睿儿被他母后抱着,双手捂着耳朵,他眨巴着大眼睛,一脸迷茫,不知所以。

  宁静这话,让唐子晋十分欣喜,更是欣慰。

  其实,宁静这媳妇到底怎么样,他心下都是有数的。唐离要找出第二个宁静来,估计也难了。只可惜……

  唐子晋一想起那件事就烦,也无力多想。

  如今,保住唐门比什么都重要!别的事,他也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

  宁静都这么说了,唐离自然是听她的,他低着头没说话。

  见状,唐子晋一颗心总算是方落了下来。

  他朝龙非夜走去,恭恭敬敬地呈上那两份奏折,“皇上,属下有罪,让皇上劳心了。属下保证,月底之前,唐门一定会交出第一批兵械。皇都的进度,亦会按计划完成。请皇上恕罪。”

  龙非夜一个字都没有回答唐子晋,他接过那两份还未批复的奏折来,随手就丢到一旁的深渊里去。

  这奏折没有批复就丢了,那就意味着龙非夜不会理睬那两位参奏唐门的大臣。

  “多谢皇上开恩!”唐子晋连忙拜谢。

  唐离和宁静双双上前,为百里元隆上了香,才同唐子晋离开。顾北月上了香,正要走,韩芸汐拦下。

  她跟睿儿说了下悄悄话,睿儿就伸手要太傅抱了。顾北月没多问,悄无声息地把睿儿带走了。

  韩芸汐上了香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一旁,等龙非夜。

  龙非夜知道她在一旁,伸手让她过来,韩芸汐走过去,牵住他的手,低声道了一句,“节哀吧。”

  “嗯。”

  虽然就一个“嗯”字,可是,龙非夜终究还是出声了。

  百里茗香和百里齐聿都低着头,侯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百里茗香忍不住想起多年前荷花池边的那个缄默的少年,此时此刻皇上的背影落寞的背影和当年的那么相似,可却又不一样。

  如果当年,他早一点遇到韩芸汐,又会发生什么?

  “哥,我们戴罪之身不能久留。”百里茗香低声提醒。

  百里齐聿原以为这个妹妹会和皇上,皇后娘娘说点什么的,可谁知道她一句都没说。

  百里齐聿上前走,双手奉上了两颗泪珠状的晶石来。这晶石非常漂亮,通体晶莹剔透,泛着幽幽蓝芒,有种神奇的魔力。若是盯着看久了,便会令人想起广袤无垠,蔚蓝无边的大海来。

  微信搜“香网小说”,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