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236章 新春番外:争

第1236章 新春番外:争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68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05

  

  睿儿居然偷钱!

  韩芸汐把情况说出来之后,不止龙非夜笑,顾七少,唐离夫妇也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大年初一呢,睿儿就被逮着了偷钱。

  唐离轻咳了几声,一本正经地说,”哥,偷钱这等事情可惯不得,必须好好教训!”

  这话一出,龙非夜,韩芸汐和顾七少全都瞪眼过去,包括宁静。

  还不到一岁的孩子,他懂钱是什么东西吗?

  小糖糖懂,随意盯着那大红包看,睿儿不明白,睿儿今年才第一次收红包而已,甚至是第一次见到银票这玩意。

  之前在云宁行宫里,顶多就见到韩芸汐和龙非夜赏给下人的碎银子而已。

  龙非夜正要开口,顾七少先火了,冷幽幽地盯着唐离看,“你再说一次!”

  唐离这个不长记性的家伙,有了女儿就得瑟,已经把他个给惹恼了一次,再这么下去,天知道龙非夜会不会让他滚回唐门去呀?

  “开……开个玩笑嘛,你们……别这么认真。”唐离扯着嘴角,怕了这帮人。

  “偷钱倒是不至于,但是,偷东西是肯定的。”龙非夜很客观地说。

  这话,唐离服,宁静也服。

  韩芸汐虽然很不想承认宝贝儿子偷东西,却还是点了头。

  若是女儿,尚可以溺爱一些。对于儿子,该狠心的时候就该狠心。

  可是,顾七少替小睿儿不服气了。

  还不到一岁的孩子,能分辨得那么清楚吗?睿儿又不是拿外人的东西,外人的东西送到他面前来,他也未必瞧得上。

  他就是拿了他母后的东西而已,他知道这些东西要做什么?他能分辨得清楚这东西是他母后的,还是他的吗?

  顾七少将小睿儿怀中抱过去,让小睿儿坐在他大腿上,气得都不想说话了。

  唐离开个玩笑就罢了,龙非夜这态度……至于嘛?

  小睿儿一脸莫名其妙,他懂得“偷”这词,却不是非常了解。

  以往我有不明白的地方,就看太傅,如今太傅不在,他便看父皇和母后。

  龙非夜起身走过来,在儿子面前蹲着,认真说,“睿儿,你知道‘偷’吗?”

  睿儿点了点头。

  龙非夜又问,“那你知道‘争’吗?”

  睿儿摇头。

  “睿儿,不是你的东西,再喜欢,都不要随便拿。记住了吗?”龙非夜认真说。

  或许,用“拿”这个词,睿儿更能明白。

  果然,睿儿点头了。

  龙非夜笑了笑,又道,“但是,可以争。争到了,就是你的。”

  一听这话,原本正要反驳龙非夜的顾七少便闭了嘴。

  龙非夜最后这句话,他倒是很认可的。

  喜欢的东西就去争取呗!

  争,可是一门大学问。

  跟什么人争?怎么争?能不能争?凭什么争?争的底限是什么?争得之后是弃,是珍惜……这些事,现在交睿儿,睿儿也不明白。

  但是,龙非夜知道,将来都是要教的。

  或许他教多一些,或许韩芸汐教多一些,或许,顾北月教多一些。

  他擅暗斗,韩芸汐擅明争,而顾北月的境界或许更高一些,不争而胜。

  争夺天下容易,守江山难,而这守江山里的“守”字,藏了多少明争暗斗?

  睿儿是太子,是守江山的第一人,睿儿要学的还好多好多,他的路才刚刚开始呢。

  龙非夜怎么会结交睿儿拿了红包银票的事情,他不过借这个事交睿儿一个字,“争”。

  或许睿儿还不懂,但至少他知道了这个字,记住了这个字。

  “争”睿儿跟着龙非夜念。

  “对,争。”

  龙非夜立马令人送来笔墨纸砚,当场挥笔写下一个大大的“争”字。

  睿儿早就开始认字了,也见着陌生的字,他就凑过来,认字地问,“父皇,争?”

  龙非夜只是点头,没有再说话。睿儿便趴在一旁,认认真真地看着这个字,默默得记着。

  这么小就学认字,还养成了如此好的习惯,自然都是顾北月那位太傅的功劳。

  或许,龙非夜给予儿子最珍贵的,不是云空天下,而是顾北月这位太傅。

  小糖糖虽然能听懂很多话,也能说很多词,可是,她都还没有开始认字呢!

  小糖糖其实没得到多少教育,一岁之内是奶奶和灵儿阿姨带的,除了玩还是玩,一岁之后,跟了娘亲几个月,天天跑山野里种花,要不就是守在爹娘身旁,看爹爹摆弄暗器,看娘亲敲打算盘。

  她看着皇帝伯伯写的那个大字,也喃喃地跟着念了起来,“争……”

  宁静之前见识小睿儿的早慧,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有龙非夜和韩芸汐这对父母,早慧也是正常的。

  可是,如今见小睿儿都还未满周岁,便识字了,尤其是看龙非夜这般教导睿儿,宁静是真真的意外呀!

  三岁看大,三岁之前的教导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影响。

  唐离宠女儿宠上天了,护短又溺爱,宁静第一次当娘,自己一身的大事小事,都没认真思考过小糖糖的教养问题。

  唐离,她是不指望了。

  她暗暗地想,无论身处唐门,还是流浪在外,无论她和唐离同唐门闹到多僵的地步,女儿的教导必须是第一位!

  大年初一,在唐离的建议之下,大家都乔装打扮,带了孩子到附近的小镇上凑热闹。

  两个孩子都没见过那么热闹的场子,皆是无比兴奋。

  他们开心了,大人们自然也是开心的。

  至于空红包的事,龙非夜对韩芸汐说,“且随它去,看那些老夫人什么反应,再议!”

  韩芸汐知道回宫之后,又得面对烦人的事。不过,这几天她还是玩得很开心的。

  到了大年初四,龙非夜就准备启程回云宁行宫了。

  建国之初,一堆的政务缠身,加之北历的灾情还没缓解,他也不能离开太久。

  “哥,我和宁静多住几日,再去找你?”唐离笑呵呵地说。

  顾七少正在他们的屋顶上,听了这话,他翻了个白眼,也没做声。

  这茶庄是他的,唐离问龙非夜有什么用?

  龙非夜一边亲自收拾几封急件,一边回答,“你去问睿儿吧,这茶庄归他了。”

  这话顾七少爱听,他乐了,从屋檐上倒挂下来,看到屋内去。

  只见唐离抱着小糖糖,跑到睿儿面前去,好声好气地问,“侄儿,离叔和静婶婶住在这儿,好不好?”

  小睿儿正在叠纸呢,他没理睬唐离,而是瞥了小糖糖一眼,便又继续自己的事情。

  “睿宝,你们先回家,离叔住在这儿,成吗?”唐离又问。

  小睿儿转身过来,还是没理睬唐离,他认真问小糖糖,“糖,你是老鼠吗?”

  糖?

  老鼠?

  韩芸汐和宁静都看了过来,莫名其妙。

  “你才是老鼠!”小糖糖生气了。

  小睿儿也不跟她争辩,他要“让”这个小姐姐。

  他就不明白了,这个小姐姐怎么那么黏人呀?跟小东西特别想,小东西也天天赖在太傅怀里不走。

  这几天他就从来没有见过小姐姐从她爹爹怀里下来过的。

  小糖糖完全不知道小睿儿在想什么,她是无辜的,爹爹喜欢抱她,成日捧在怀里,她也没办法呀!

  小睿儿懒得理睬人了,唐离又问了两句,睿儿索性捂了耳朵。

  看着唐离那幅一脸挫败感的样子,连宁静都想嘲笑他。唐离突然也特别希望龙非夜赶紧有个女儿,他倒要看看小睿儿会怎样对待亲妹妹!

  这时候,龙非夜回头看过来,认真说,“唐离,一到去云宁吧,过阵子睿儿就周岁了。邀不邀你父亲,你自个决定。”

  唐门身兼二职,一是掌管兵械,二是负责皇都和皇宫的建造,这两件事可都是大事。

  皇都和皇宫的建造还有终结的时候,而兵械之事,只要国在,兵便在!他可不希望唐门真出什么乱子。更不希望唐子晋因为建造皇都,无暇顾及兵械之事,被朝廷的人弹劾。

  觊觎兵械之利者,多了去了,百里元隆就是其中一个!

  百里元隆和南方军系勾搭上的事,龙非夜是最早知晓的。虽然时至今日,他都没有揭穿,也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一切他心中都有数。

  他的心有多堵,多难受,百里元隆怕是永远都不会知道。

  百里元隆和其他人不一样,百里军也和其他军系不一样呀!百里家族曾是他最信任的家族,也是他最依仗的家族。

  百里元隆陪他隐忍了十多年,陪他从天宁内乱走到云空大乱,走到近日大秦的建立,时至今日,却成了他最需要提防的人!

  史书上都说,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功高盖主者死。

  可是,有多少真相,是帝王者被逼无奈,是功高盖主者野心勃勃。

  如果百里元隆跟别的军系勾搭,他也就睁一眼闭一只眼。可是,江南军系,那帮人得不到后位,谋不到利益,反倒被逼出粮赈灾,早就有造反的心了!

  唐离还没琢磨明白龙非夜这句话里真正了意识,但是,就龙非夜认真的语气,足以让唐离警觉起来。

  他收起玩笑心,认真点头,“好!跟你们一道走。”

  龙非夜朝倒挂在门口的顾七少看去,顾七少忽然有些紧张,以为龙非夜也要带他一道回云宁行宫。

  可谁知道,龙非夜冷冷说,“别挡路,让开!”

  顾七少脸色一沉,气得险些倒栽下来。

  他飞身到屋顶上坐着,暗暗想,龙非夜不邀他到云宁行宫也罢,他刚好有时间下一趟江南找好茶。

  韩尘喜欢明前茶是吧,他一定能比龙非夜找着更好的!

  顾七少先离开了七号茶庄,龙非夜他们一行人也随后离开。

  这个春节算是早早结束了,回到云宁行宫,好几件大麻烦等着龙非夜和韩芸汐呢!

  微信搜“香网小说”,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