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233章 新春番外:阿承

第1233章 新春番外:阿承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18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04

  

  坐到宁承身旁来的女奴金发碧眼,身材火爆,并不像是冬乌族人,反倒像是玄空大陆西边的袒塔族人。

  冬乌族的奴隶商涉足玄空大陆并不奇怪,不似云空大陆禁止奴隶买卖,玄空大陆的奴隶买卖倒是非常自由。奴隶和仆人不一样,奴隶永远都没有自由,供主人无偿使用,自由杀戮,奴隶的子女后代也永远都是奴隶;而仆人则不一样,仆人有工钱可领,只要约满便可随时离开。奴隶的买卖,收益可观。

  据说宁承了解,冬乌族最大的奴隶商并非本族之人,而是玄空大陆人氏。

  宁承离开北历之后就南下了,打算在游历江南,把江南那几个有名气的酒庄都走一边,然后挑个好地方自己开个酒庄。

  可谁知道!

  龙非夜那厮居然把云空大陆大的酒庄都给控制了,害得他不仅仅没法开酒庄,就连喝好酒的地儿都找不着了。

  他知道龙非夜是在逼他现身,可是,他偏不。

  如果那次赌约算是坑了龙非夜一把,他乐意背负不信用的恶名,让龙非夜记恨一辈子!

  没酒喝的他只能北上,逃出龙非夜的势力范围,到冬乌国来。冬乌国的酒都是烈酒,倒是很合他胃口。

  既然都到冬乌族来了,他闲着也无聊,便亲自追查起金子的身世,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就和冬乌族最大的奴隶商乐正混到了一块。

  乐正来自玄空大陆,是个武学废材,在玄空大陆混不下去,二十来岁就到冬乌族组建流北商会,从事奴隶买卖,而今六十多岁了,还未婚娶,膝下也无子女。

  近年来,他老人家一直都在寻觅继承人。

  若是别人,或许花上几年的时间都未必能得到乐正的垂青,可是,宁承好歹也云空商会的主子,既然有钱财又有经商的头脑,要得到乐正的喜爱并不难。

  宁承所在的这片草原,正是乐正的势力范围,而此时,乐正就坐在宁承对面,醉意朦胧地看着他,周遭十多人皆是乐正的心腹。

  宁承对奴隶买卖没兴趣,当初金子半玩笑半认真要跟他合作倒卖奴隶,也曾提出把生意做到玄空大陆去,宁承都没答应。

  虽然乐正的奴隶买卖非常暴利,而且能借机结交到玄空大陆那边不少权贵,可是,宁承还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没了狄族的使命在身,他自在多了,他要多大的商业帝国,都可以自己亲手打下,不比接人家的盘子。

  他找到把金子从冬乌国卖出去的人,然后逆寻而上就发现了疑点。

  如果是冬乌族本国的奴隶,一般都是由小奴隶贩子会从各奴隶主手里得到“货源”然后经过几手买卖,卖到大的奴隶商手中,在由奴隶商卖出冬乌国,卖到云空大陆,或者玄空大陆。

  这些奴隶,大多是冬乌国人。冬乌国是奴隶制的国度。奴隶身份的人占到了总人口的三分之二,奴隶永远都是奴隶,奴隶的后代也永远都是奴隶,没有翻身的机会,他们一出生就会被烙上奴隶标志的烙印。只要主人不需要他们,就会为他们开出一张卖身契,把他们一道卖掉。

  还有一部分奴隶,是来自云空大陆和玄空大陆,或者被拐骗,或者被收养,或者因为其他原因卖身者。这些人到冬乌国来倒几手,卖到奴隶主手里,烙到冬乌国特有的奴隶标志,开出卖身契再转卖出去,价格就不一样了。

  一般来说,无论是冬乌族的奴隶,还是外来的奴隶,都只会在冬乌族的奴隶贩,奴隶商之间买卖上三四次。

  可是,宁承发现,金子的卖身契在冬乌族奴隶贩和奴隶商之间就买卖了足足十次。金子最开始是从乐正手下一个恭叔的人手里卖出来,但是,恭叔是从哪个奴隶主手中买到金子的,金子的卖身契又是哪个奴隶主开的。宁承全都追查不到。

  恭叔已经过世,宁承便混入了流北商会中来。

  他追查恭叔经手的奴隶买卖,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同时,他也查遍了整个冬乌族,并没有找到第二个通晓兽语的人。他开始怀疑,金子并非冬乌族人,而是玄空大陆人氏。恭叔之前的买卖记录应该是被人为毁掉的。这里头必有猫腻。

  要追查出金子真正的身世,就必须先弄清楚,金子是怎么沦为奴隶,被卖到冬乌国的。

  夜已深,酒酣时,众人皆醉,宁承看似也醉了,其实清醒得很。

  乐正赏给在场每一个人的女奴,都是冬乌族的姑娘,偏偏送给宁承一位异族女子。到底是特殊福利,还是试探,就不得而知了。

  这金发碧眼的美人似乎很清楚宁承的喜好,一过来就拿起一坛酒,仰头就喝。

  周遭的人纷纷看过来,起哄。

  宁承坐在地上,身体后仰,挑眉看着这美人喝酒,一脸饶有兴致。

  即便他瞎掉一眼,戴了眼罩,可是,这一点儿都印象他的英俊、贵气,就是那只眼睛,邪惑起来以轻易就能摄人心魂。他冷邪一笑,便迷倒了在场所有女奴。

  金发美人喝完酒,随手便将酒坛子摔碎在一旁。

  她一手搭上宁承的肩膀,另一手拎来一坛酒,倾身缓缓朝宁承身上贴近,那妖娆的身段,魅惑的动作,立马引来一阵口哨声。

  宁承朝周遭起哄的人看了一眼,笑得更灿烂了,他大呵一声,“喝!”

  他一扬头张嘴,金发美人便跨腿坐到他身上,将酒水倒入他口中。

  宁承大口喝酒,也任由溢出的酒水打湿他的脸,他的头发,他的衣裳,畅快而肆意。

  很快,一坛子酒就喝光了,金发美人刚丢掉酒坛子,原本后仰的宁承忽然就倾身而前,一下子就金发美人扑到在地上。

  这下,周遭的尖叫声,口哨声更热闹了。

  醉醺醺的乐正也大笑起来,“好酒量!”

  宁承看去,随手抓了一坛子酒就砸过去,在场的其他人就算醉得太厉害,也不敢对乐正如此无礼。

  但是,宁承敢!

  乐正接住了酒,更开心了,大口喝起来。

  宁承的实现回到金发美人身上,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他抓来酒,就往美人嘴里灌。

  他这一举动,正迎合了在场众人的恶趣味,起哄声越来越大。

  金发美人被灌了一坛酒之后,彻底醉了,就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缠上宁承不放,手探入宁承衣中,似要为他宽衣解带。

  宁承故意将她的手用力扯开,打了个酒嗝,醉醺醺地说,“美人儿,不急,呵呵,爷晚上一定好好伺候你!”

  他说着,起身来,一手搂住金发美人的腰,一手提起一坛酒,同乐正挥了挥手,转身就往不远处的帐篷走去。

  乐正哈哈大笑,搂着一个女奴,让兄弟们继续喝。

  没一会儿,众人便都抱着美人归,散了。

  这时候,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悄无声息地走入了乐正所住的帐篷。

  乐正并没有醉,被他带进来的女奴就跪在他身后帮他按摩。

  灯火之下,只见这年轻女子一身干练的黑衣,容貌姣好,一双标志性的丹凤眼,十分好看。

  她不是别人,正是乐正最疼爱的干女儿,流北商会的大小姐乐乐。很多不明情况的人,都把乐乐当做是乐正的亲生女儿。

  她让女奴退下,亲自为干爹按摩。

  “爹爹,我给阿承安排的女奴挺好的吧?”乐乐问道。宁承以孤儿的身份进入流北商会,没有姓只有名,大家都唤他阿承。

  “好不好,得他用过了从知道,哈哈!”乐正笑呵呵地说。

  乐乐噗哧笑出来,“男人不都好那一口?我保证宁承一定会把人留下的。我回头卖一个给爹爹,要是不好用,三倍赔偿。要是好用,我就卖爹爹一些补品,免得爹爹爷爷操劳,伤了身。”

  “你这丫头,干脆去当老鸨算了。”乐正把乐乐拉到面前来,蹙眉训她,“你再这么胡闹,小心嫁不出去!”

  乐正是十分相信宁承了,可是乐乐对宁承心有戒备,所以想安排人到他身旁监视他。

  为了保证宁承会留下那个女奴,乐乐特意找了那个金发碧眼的美人莎秋,莎秋不仅仅长得好看,榻上的功夫也是了得的。

  “嫁不出去正好,爹爹把流北商会送给我,爹爹享福去,我保证每年都孝敬爹爹大把银子!”乐乐开心地说。

  要知道,流北商会里无数人想掌控这摊生意,却都不敢表露,乐乐却从来都不避讳。

  或许,也正是因为她如此敢想敢说敢做,乐正才会疼爱她吧。

  乐正拉来乐乐的手,轻轻拍了拍,语重心长地说,“闺女,爹爹认真问你一句,阿承这小子,如何?”

  “样样都好,就是独眼瞎,来路不明。”乐乐想都不想就回答。

  “如果查明了来路,证明他对流北商会没有什么异心,你可愿嫁给他?”乐正又问。

  乐正有心把生意传给乐乐,可是乐乐终究是个女子。做奴隶买卖的基本都是男人,乐乐跟那帮人汉子们周旋,多少还是要吃亏的。若是她能嫁给阿承,两人共同这张流北商会,他也就可以放心归隐,回到他原本的家族去了。

  离家数十年,终究是要落叶归根的。

  乐正这么多年不娶妻,不为别的,只因为他的家族对血统有极高的要求,哪怕他是一个废材,也绝不能娶玄空大陆的女人为妻。

  乐乐想了一下,笑嘻嘻说,“成呀,回头我问一问莎秋,如果阿承是个好用的男人,我就考虑考虑!”

  微信搜“香网小说”,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