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193章 那是他的骨气

第1193章 那是他的骨气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15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02

  

  药材上怎么动手脚?

  比如,陈年霉变的药材,晒一晒,洗一洗就送过来用;比如,有些药材已经熬住提炼过精华了,做晒干了送过来。这档子事,在药学界可是不少见的。

  有些霉变的药材晒了,洗了还是可以用,但是,有些药材一旦霉变,就会有毒。至于那些二手药材,药效没有原本的好,如果按照正常的剂量使用,便会直接影响到疗效。

  顾北月正愁着没适合的人来把这个关,沐灵儿心直口快,谁都敢得罪的丫头,简直就是最佳人选了。

  顾北月见沐灵儿一身风尘仆仆,一脸倦色,他便道,“灵儿姑娘先好好休息便,在下先行前往,你明早再走。”

  “我不累!顾大夫,咱们耽搁一日,隔离区那边地没掉多少人命呀?“沐灵儿一脸认真。

  如今北历灾区基本被控制住,每个城池都被一分为二,健康的灾民和染了瘟疫的灾民被隔离开,数支医疗队被派往不同的隔离区,抢救病危者。而宁承手下的士兵则负责为健康区域的灾民派送药材,预防感染。一切都有序进行的,只是,每日还是有很多重症不治的患者死去,遗体全都就近烧毁。

  顾北月之所以要亲自到隔离区去常驻,就是为了保住这些重症患者。如今,投降宁承的城池有七座,占据了大半个北历北部。这七座城池里,约莫有三百多名重症患者,顾北月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只能尽力而为,多救一个算一个了。

  沐灵儿的职业操守是最让顾北月欣赏的,他点了点头,说,“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吃饭休息。”

  金子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和沐灵儿迎面碰上。

  金子愣了,沐灵儿亦愣,两人一个在门口,一个在门内,距离也就十来步,彼此对视着。

  顾北月无声无息离开,宁承也跟着走。

  谁知道,金子回头朝他看去,冷冷问,“宁承,我有事找你!”

  “哦……”宁承若有所思,“那说吧。”

  “借一步说话!”金子的语气明显不善,虽然是对宁承说,可是,实现却没离开过沐灵儿。

  沐灵儿真的不喜欢金子这种目光,他每次看她的眼神,都冰冷和犀利,像是可以看透她的内心。

  沐灵儿是个迷糊得连自己都看不清楚自己的人,她讨厌金子的这种眼神,也害怕这种眼神。

  “那……就走吧?”宁承又说。

  金子这才收回视线,转身出去。

  人都走了,门帘被放落,沐灵儿才缓过神来。其实,她这一回来北历,一是为救灾而来,二也是来跟金子算账的。再过两日,他们的一年之约就到了。

  沐灵儿甩了甩头,不想多想。

  这一路过来,她已经下了决心,等金子来问她,她就跟金子摊牌!

  沐灵儿吐了口浊气,走到一旁的暖塌上一屁股重重跌坐下去。

  忽然!

  “吱……”

  这尖锐的叫声惊得沐灵儿立马蹦起来,只见小东西四脚大张,趴在兔毛坐垫上,被坐扁了。

  沐灵儿刚刚都没认真看,哪知道小东西会睡在这儿。

  她连忙将小东西抱起来,拉了拉它的双爪,又拉了拉它是后腿,“小东西,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这儿。”

  小东西慵懒懒地伸展了下四爪,扭了扭脖子,才朝沐灵儿看过来。

  “我真不是故意的。”沐灵儿又道歉。

  小东西立马站起来,转了个圈给沐灵儿看,表示自己一点事情也没有。

  沐灵儿忍不住笑了,“还是你最好!”

  沐灵儿坐下来休息,小东西就跳到她身上,很久没有看到灵儿姑娘了,它很开心。

  沐灵儿虽然疲惫,却睡不着。

  她原本想出去走走,聊聊更多灾区的情况,可是,一想到金子和宁承可能就在外头说事,她就不想去打扰了。

  她把小东西抱到手心里来,跟小东西聊起天。

  “小东西,你知不知道,顾大夫要娶妻了?”

  “不对,你天天跟着顾大夫,一定知道的!”

  “小东西,你见过那位秦大小姐吗?我没见过,但是我听说过,秦大小姐一辈子都只能坐轮椅呢。”

  “小东西,你最了解顾大夫了。你说顾大夫怎么想的呀?”

  ……

  沐灵儿说了一堆,小东西却一脸迷茫,全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至于那位秦大小姐的事情,小东西更是不知道的。

  原本,公子带顾七少回到医城之后,它的任务也完成了,该回芸汐麻麻身旁去了,也该去瞧一瞧小主子的。可是,它就是舍不得公子,芸汐麻麻也没派人来接它,它便愉快地跟公子到北历来喽。

  沐灵儿在屋内对着小东西发呆,而金子和宁承早就在另一座营帐里了。

  “她来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金子一脸的怒火。

  宁承虽然瞎了一眼,可是,另一眼可依旧利辣,他一眼就看透了金子的怒火从哪来。

  他问道,“怎么,舍不得她到隔离区去?”

  “我问你,为什么她要来,你不告诉我?”金子一字一字地质问。

  “她要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宁承冷笑道。

  “你!”金子气结。

  “这么激动作甚?不舍得她去,你把她掳走呗,我的眼睛不好使,就当没看见。”宁承打趣地说。

  韩芸汐早就给他写信交待过了,要他盯着金子,不许金子欺负沐灵儿。宁承倒没把这件事放心上,金子是什么样的人,宁承比谁都清楚。

  强扭的瓜,金子再喜欢吃,都不会真正下口的。

  金子不说话,把手伸了过来,谁知道,宁承居然非常干脆地从袖中取出金子的卖身契来,放到他手上。

  金子大惊,下意识握住了卖身契,生怕宁承再收走。

  “北历北部是不会再有战事的,昨日收到雪山那边的消息,雪郡的老百姓都造反了。”

  宁承并非开玩笑,他一脸认真,“当初说好的,你替我拿下北历,这卖身契就归你。”

  金子并不心存感激,这卖身契是他理所当然拿到的。

  他认真看了卖身契一眼,确实是真品,立马将卖身契撕了,丢到了火炉里去。

  看着炉子里那熊熊燃烧的烈火,半晌,他才喃喃自语,“我自由了!”

  “呵呵,可以把人掳走了!趁我还没改变注意。”宁承大笑,走了出去。

  宁承这么做,不是为了考验金子,因为金子不需要考验。他这么做,无疑是为了说服韩芸汐放心而已。

  而比起顾七少,宁承终究是偏心金子的。况且,他也有些小私心,他留不下金子来执掌黑族,或许,沐灵儿办得到。

  沐灵儿就只有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然而,金子并没有去找她。宁承发现他把手上的事情全都交给了副将,沐灵儿还未走,他就不见了。

  沐灵儿吃了饭后,终究是走出营帐。见金子没在外头,她暗暗松了一口气,直接过去找顾北月。

  就这样,沐灵儿抵达大营之后,一晚上都没有逗留,和顾北月直奔最近的一个隔离区。

  是夜,宁承独自一人坐在大营外的草地上喝酒。侍从们没看到金子都觉得奇怪,要知道平素宁主子喝酒都会找金子作陪的。

  一个人喝酒,终究孤独。

  但是,大家也都没多做猜测,只当金子有事外出了。

  谁知道,三日之后,金子还是没有出现。

  宁承手下新提拔的陈副将坐不住了,跑来宁承里帐询问此事。

  “宁主子,金子不会跑了吧?”

  宁承反问道,“跑了又怎样?”

  “金子要跑了,黑族那帮人谁管得了?”陈副将着急呀!黑族那帮人彪悍鲁莽得很,就只忌惮金子。

  “卖身契在我这,你还怕他跑?”宁承又问。

  “主子,一张薄薄的卖身契能约束到他什么?他可不是怕官司的人!”陈副将认真说。

  卖身契对普通老百姓有用,对金子那样的人,认真说起来还真是无效。他就算不要卖身契,直接逃走,宁承也未必找得到他。

  宁承抬眼看去,认真问,“既然没有用,那这么多年了,他为何没跑?”

  这话一出,陈副将就无话可答了。

  那张卖身契,是金子的人品,是金子是诚信,更是金子的多年来卯在心里的骨气!

  “属下失言了。”陈副将行了个军礼,自觉地退了出去。

  而此时,沐灵儿刚刚检查完几批药材,回到自己的营帐中。她和顾北月一抵达隔离区就非常忙碌。虽然夜已深,但是,她只有一炷香左右的休息时间,顾北月待会就会令人送来药方,让她检查。

  在这见缝插针的休息时间里,她本该眯一会儿的,可是,她脑子里想的全是金子。

  昨日就是约满之期了,金子居然没有来找她?这太不像他的做派了!

  难不成,他已经放弃了?

  没一会儿,顾北月的医童就送来一丢药方,比沐灵儿想象中的要多很多。

  “灵儿姑娘,这都是预防瘟疫的药方,顾大夫说田七,佛手和穿山甲这三类药材目前有些紧张,预计接下来一个月会供应不足……”

  药童还未说完,沐灵儿便明白顾北月什么事情了,“好,我会尽量寻出可替代的药物来,剂量上也会斟酌。你代我转告顾大夫一声,让他放心。”

  这一夜,沐灵儿都没有阖眼,用了一整夜的时间才琢磨完三分之一的药方。要知道,顾北月送来的药方,都不简单。

  沐灵儿就这样跟着顾北月忙碌,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月。

  金子没来找她,也没有再在军营里出现过。

  金子,去哪了?

  微信搜“香网小说”,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