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178章 我自痴癫狂狂狂

第1178章 我自痴癫狂狂狂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79更新时间:2017-01-24 07:30:01

  

  韩芸汐非常紧张,龙非夜也紧张起来。

  两人都盯着韩芸汐的大肚子看,等了一会儿,大肚子都没有任何动静。

  可是,两人依旧不敢动弹,安安静静地盯着。

  又过了一会儿,便看到韩芸汐腹侧鼓出了一个小包来,渐渐地越鼓越大。

  小家伙顶起来了!

  龙非夜实在忍不住,伸手去摸。

  无奈,他的手一触到,那小鼓包就立马平复而下,消失不见。

  这已经是第九次了!

  龙非夜一直盼着胎动,可是,他太忙了,错过了无数次。直到怀孕后期,胎动变得非常明显,他总算有幸撞见了。

  一开始他还是看着,两三次之后,他就忍不住想摸一摸。

  可是,也不知道小家伙是调皮,还是怕他,每次他一摸,小家伙就躲。

  “第九次了!哈哈!”

  韩芸汐大笑,每次胎动的时候,她一触碰,小家伙就会鼓得更高,似乎很喜欢她的触碰。但是,换成龙非夜,小家伙连逗留都不愿意,立马就溜。

  “是怕我吗?”龙非夜一直想弄清楚,但是,他若想弄明白这个问题,估计得等个一两年吧。

  “估计是!”韩芸汐笑着点头。

  “我有什么好怕的?”龙非夜喃喃自语,他凑近,贴着韩芸汐的大肚子,想听一听动静。

  可惜,一点动静都没有。

  韩芸汐推了推他,“好了,我要睡觉了。你要睡了吗?”

  韩芸汐当然知道龙非夜不会那么早睡的,她这是赶他走呢。在饭桌上他和顾北月聊得都忘了吃饭,必定有很多事想讨论。

  她困倦得很,有搀和的心也没搀和的力气,也就不多耽搁他的时间了。

  “睡吧,我陪你。”龙非夜没有走的意思。

  “顾北月是顺道过来的,估计明天就会走了。你不是想设立太医院,直接管辖医药两城吗?趁这机会跟他聊聊。他这一走,你们估计得几个月才能见着了。”韩芸汐认真说。

  知夫莫若妻,知妻亦莫若夫。

  龙非夜就等着韩芸汐开这个口呢!他知道,韩芸汐说了这样的话,就会乖乖待在营里睡觉,不会打扰他。

  龙非夜揉了揉韩芸汐的刘海,笑了笑,“那你乖乖睡觉。”

  “走吧,我快困死了!”韩芸汐催促起来。

  龙非夜还是交待了几句,才离开。

  一出门,他便以最快的速度去找顾北月,进门便问,“人呢?”

  他问的,自然是顾七少。

  顾七少的真实情况,龙非夜非常清楚。但是,他没想到顾北月会来。顾北月都来了,就顾七少那性子,怎么可能没来。

  “他不想见你,就是让我过来给小主子送个红包的。”顾北月无奈地说。

  龙非夜不听这解释,再问,“人呢?”

  “殿下,你也知道,他不想见你和公主,咱们就找不到他。”顾北月说的是实话,“明日一早我便走,七少说会在两百里外驿站等。昨夜起,属下就不知道他的下落了。”

  龙非夜没再多言,在一旁坐了下来,捏着眉头。

  顾北月亦是沉默,半晌才低声,“殿下,七少……也就两个月的命了。”

  这句话,顾北月在信中已经说过。

  以顾七少身上的藤蔓生长速度,顶多两个月的时间,藤蔓就会侵蚀掉他的心脏和大脑。

  到时候,顾七少将会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留下一堆藤蔓。

  “医学院就养不出那些瘟疫药毒吗?”龙非夜忽然大声质问。

  “养不出来。若是别的药毒,可以拿死囚来养,可是瘟疫……”

  顾北月的话还未说完,龙非夜便打断了,“需要多少人?”

  顾北月陡然厉声,“殿下!”

  瘟疫是一种传染疾病,要养出相对于的药毒来,需要拿无数人体来栽培。

  顾北月这几个月来,用了十多个即将被执行的死囚来做实验。虽然是事先和死囚谈妥,给了不少好处,让死囚心甘情愿做这件事,但是,顾北月依旧心负愧疚!

  这对于医者来说,是最不人道的事情。

  他们要救顾七少,却要让其他的人承受顾七少当年承受的苦楚。他不会安心,顾七少更不会安心。

  龙非夜低着头,侧脸显得寒彻冷鸷,他淡淡说,“楚天隐前不久攻陷了西周诀城,那地方有一座死囚牢,关的都是十恶不赦的杀人犯,有五十多名。”

  “不可以。”顾北月眸光认真,又补充了一句,“而且,也不够。”

  顾云天对顾七少用过的一种药毒,取自云空历史上最有名的一场瘟疫。当年那场瘟疫整个云空死近万人。区区五十人,能养出什么来?

  龙非夜无话可说。

  他起身来,淡淡问,“顾北月,你放弃了吗?”

  “没有!”顾北月毫不犹豫地回答,也站了起来。

  龙非夜转身就出门,留下一句话,“马上回医城去!”

  龙非夜回到韩芸汐帐前,并没有进去,他站了很久,他至今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韩芸汐真相。

  而如今,他不得不考虑另一个问题。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韩芸汐还来得及见顾七少最后一面吗?

  前方军营里的烟花不停地在夜空里绽放,璀璨而绚烂,只可惜只能在夜空中停留片刻,绽放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七少的笑,比烟火还要绚烂。

  顾七少还能在这个世界上,绚烂多久?逗留多久?

  龙非夜望着烟火,顾北月亦站在营帐门口,望着漫天的花火,他知道,此时此刻,顾七少一定在附近,已经和他们望着同一片花火。

  顾七少就在后营后面的小山丘上,他坐在大石头上,独自一人,一边啃着馒头,一边望着远处的花火。他狭长的双眸里,映着火花的绚烂。

  馒头吃完了,烟火也结束了。他喃喃自语,“真美,可惜易逝。”

  他仰躺下来,慵懒懒地伸懒腰,大大咧咧地张开了双脚双腿,成一个“大”字。宽大的黑袍遮掩了他的身体和四肢,只能看到他的脸。

  这张脸依旧那样妖冶绝美,倾城倾国,恍若天人。

  烟火结束之后,整个世界就沉寂,暗淡了下来,只剩下呼啸的北风。渐渐地,北风吹起了他的黑袍,也把他从回忆中吹醒。

  他又兴起,大声唱起山歌来。还是那首被韩芸汐他们一路笑话的山歌。

  “唱山歌,山歌好比春江水,这边唱来那边合……”

  可是,唱着唱着,他粗犷的歌声就变了,词也变了。

  “思美人,日夜思来日夜思;美人如花隔云端,我梦不回南山南;笑苍生,苍生笑我笑苍生,管他谁为云空王,我自痴癫狂狂狂……”

  这一歌,无人听,无人笑。

  可是,顾七少依旧放声高唱,豁达自在,他用山歌的曲调,像那山野里的莽汉,放声大喊出最真实的情,最真实的意。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最纯粹,也是最真实的存在。

  最后的两个月,他哪都不想去了,他就想待在这里,望着后营每天清晨的袅袅炊烟,每天晚上的星星灯火。然后,安安静静地扎根成树,他要盛开出比烟火还绚烂的山花……

  翌日清晨。

  顾北月在营帐里坐了一整夜,他做了一个决定,他在离开之前托楚西风给沐灵儿送了一封信,要沐灵儿赶赴医城协助他。

  他只字不提顾七少的事情,只说了有一个病人,继续用药。

  他不告而别,以最快的速度赶赴百里外的驿站。

  龙非夜在韩芸汐身旁守了一夜,待韩芸汐醒来,他还是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像过去的每一个清晨,在她额头轻轻落了一吻,问她想吃什么。

  没一会儿,楚西风便来禀,“殿下,公主,顾大夫收到急件,赶回医城了。”“什么急件?”韩芸汐连忙问。

  “好像是找到什么药。属下也不清楚。”楚西风答道。

  韩芸汐还要追问,影卫去送来一封信函,是宁静的信!韩芸汐打开一看,大喜不已,“龙非夜,宁静要过来!她要带唐离过来。她的牙齿基本没大碍了!”

  “极好。”龙非夜何尝不想念那个弟弟呀。

  当日下午,空中就飘去了雪花,这一场雪越下越大,一直到大年初三才停下。

  天,特别冷。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变化,韩芸汐出现了呼吸困难的情况,任四小姐整日守着,龙非夜更是不离前后。

  没多久,龙非夜就收到顾北月的信函,顾七少并没有回医城,而是在后营附近住下来。顾北月在驿站等了一日才知道这件事,他立马折回来找人。

  顾七少不想走,顾北月也没办法,只能一边陪着,一边令人将药城里那些药物和小东西一并送过来。

  龙非夜倒没有问他们住在何处,顾北月也没有说。

  明明都开春了,天气却越来越冷。

  北历境内出现了倒春寒,没多久就传出雪灾的消息,尤其是北历北部,雪灾特别严重,不少村庄因为道路封闭,物资匮乏,出现了大规模的饥荒。

  这个事实,狠狠打了百里军系和南方军系的脸。宁承幸好没出兵,一旦出兵,损失伤亡将无法估算。

  这日,龙非夜收到宁承的信,北历北部雪灾大规模爆发,百姓和牲口都被饿死,北历皇帝为保证军队的粮饷,迟迟不愿派粮赈灾。宁承竟主动请求军队和粮草支援,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兵!

  就在龙非夜看完情报之后,楚西风忽然闯了进来,大呼,“殿下,公主要生了!公主要生了!”

  微信搜“香网小说”,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更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