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99章 好一招捧杀

第1099章 好一招捧杀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03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7

  

  穆大将军要跟韩芸汐做什么买卖?

  人质买卖!

  穆大将军以天安城三万老百姓的性命来交换韩芸汐一个人。

  如果韩芸汐不从,他就屠了天安皇城三万老百姓,如果韩芸汐答应入城为人质,他便放弃对天安城的封锁,四方离族门生也都将弃械投降!

  韩芸汐他们收到这个消息的同时,整个云空大陆所有人也都同时知道这个消息。天知道穆大将军派了多少人驻扎在各地,同时将这件事散布出去。

  总之,这个消息让韩芸汐他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不得不说,这是龙非夜和韩芸汐这辈子摔得最最重的一回!他们估计错了穆大将军骑兵叛乱的真正目的。

  离族,不要这天下,只要韩芸汐一个人。

  这是为何?

  不用多猜,不管穆大将军和白彦青如何勾结上,总之,并不是离族要韩芸汐,而是白彦青要韩芸汐。

  此时此刻,韩芸汐他们四人距离天安皇城就只有一天的路程了。四人都安静地站在山路上,看着彼此,三个男人都一言不发,即便是顾七少都严肃得让人害怕,仿佛……仿佛这辈子都不会笑了。

  就韩芸汐,她还笑得出来,她无奈而笑,“好一招捧杀呀!实在高明!”

  这样的约定,韩芸汐……可以不去吗?

  一座城池,三万无辜老百姓的性命呀!

  于私来说,韩芸汐拒绝不了,办不到!即便她不是真凶,可是,三万无辜的老少幼却会因她而丧命?这将是她这辈子无法摆脱的噩梦!将来不管她走到哪里,即便她躲起来,人家都会说,因为她的自私自利,因为她的胆小退缩,三万无辜百姓活生生被屠杀。这一笔债将会被载入历史,她不仅仅会被这个时代的人们嘲笑,而且将被后世所有人嘲笑。

  不管你曾经有多好,做过多少贡献,多少牺牲,只要你犯了一个错,人们就只会记错你的错误。人不仅仅喜欢自己追求完美,更喜欢苛求别人完美!

  若是别的事情,韩芸汐一句潇潇洒洒的“管它去死”便可置身事外,可惜,这一回,她真真办不到。

  于公来说,这个约定正是穆大将军对韩芸汐的捧杀!绝对的捧杀!

  中部和江南形势的好转,全民兵组织,即便援兵抵达中部之后,民兵阻止也给了援兵极大的支持。

  总之,在中南部,如今可谓是军民一心,共同对敌。

  之所以能军民一心,全都是因为老百姓们对龙非夜和韩芸汐的信任,爱戴和敬重。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韩芸汐拒绝穆大将军的要求,相当于是当众砍断了天安皇城老百姓的生路。同是无辜的百姓,原本有同属天宁一国,中南部的老百姓对天安皇族的老百姓并没有什么底衣,仇恨。

  韩芸汐一旦拒绝,让老百姓们如何看她?如何再信任她了?

  再者,穆大将军提出的条件不仅仅是天安皇都三万百姓,而且还包括停止投降,停止四方战乱呀!

  韩芸汐一拒绝,就等于拒绝了叛军的投降,坚持战争。

  消息一传出来,就有不少人开始怀疑四方战乱是不是因为韩芸汐的个人恩怨而起的,一旦韩芸汐拒绝,天知道谣言会传成什么样子。

  不仅仅韩芸汐会失民心,就连韩芸汐的丈夫,龙非夜都会失去民心。

  这就是所谓的捧杀!

  这就是韩芸汐的进退两难!

  四人都非常沉默,龙非夜,顾北月和顾七少三人全都看着韩芸汐,韩芸汐径自笑着,被他们看得都有些尴尬了。

  她打趣地说,“我突然想起一句话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她想开个玩笑,可是,他们三个人却都一脸严肃,不苟言笑。

  她悻悻的,正要认真商量,顾七少却忽然拉着她的手,“走,管他妈三万还是三十万!”

  “放手!”

  龙非夜怒声的同时,已经扼住了顾七少的手腕,差一点点就将顾七少的手腕给扼断,可是,顾七少却固执地不放手,他横眉怒对龙非夜,质问道,“怎么,你要带她走吗?带她去哪?”

  “关你屁事?”龙非夜怒声反问,手上的力道不仅仅没有放松,反倒增加。

  顾七少立马就运功抵抗,龙非夜也跟着运功,两个男人就这样杠上了。

  顾七少死死抓着韩芸汐的手,如果不是因为怕伤及韩芸汐的手腕,龙非夜早就废了顾七少的手掌。

  两个男人怒目对瞪,谁都不让步。

  曾经无数回,顾七少都让,不管争不争得过,他都让!但是,这一回,他分毫想让的意思都没有!

  忽然,他另一手也伸来,要拉住韩芸汐的另一手,龙非夜手快,拦下,捏得顾七少的手腕咯咯作响。

  “你放不放手?”龙非夜额头上的青筋都浮出来了,怒火滔天!

  天知道他到底是怒顾七少,还是怒穆大将军,又或者是怒他自己。

  顾七少的怒火一点儿都不比他少,他冲龙非夜怒吼,“你要带她去哪?去哪?去哪?”

  他停了下拉,冷冷地看入龙非夜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天、安、皇、城、吗?”

  话音一落,龙非夜骤是抬脚,狠狠冲顾七少的腹部踹去!刹那间,顾七少便喷出了一口鲜血。

  可是,他依旧倔强地盯着龙非夜看,依旧是一字一顿地对他说,“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

  “够了!”韩芸汐气得话都说不出来,脸色煞白煞白的。

  这样内哄,有意义吗?

  可惜,她吼得再大声,龙非夜和顾七少都没理睬她。在这件事上,两个家伙霸道得可怕。

  “本太子绝不会让她去冒险!”龙非夜怒声回答顾七少。

  可谁知道,顾七少却还是不放手,他缓缓朝韩芸汐看过来,喃喃而问,“毒丫头,你听话吗?”

  他总是没个正经,嘻嘻哈哈的,可是,他太了解她了。他知道,龙非夜也说服不了她。

  果然,韩芸汐没有回答。

  龙非夜亦是朝她看过来,他放开了顾七少的双手,走近她,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低声恳求她,“乖,听话,好吗?”

  “听什么话?你们要我去哪里?要我当缩头乌龟?要我躲一辈子?”韩芸汐淡淡笑了笑,“不就是当人质罢了,又死不了。到时候指不定还能见到白彦青,那么再来救我嘛。”

  龙非夜和顾七少都没说话,顾七少放开了她的手。顾北月至始至终都站在一旁看着,没动手没动口,就是静默地看着。

  他是最冷静的呀,也是最理智的呀!

  韩芸汐朝他看过去,认真说,“顾北月,你说,我该如何选择?”

  顾北月迟迟没做声,最后望向空中的月,今日十五,月正圆,却是一轮孤月。

  “公主,属下的指责是守护你的安全。属下只负责生死相随……属下,无权利替公主做选择。”

  他还是那恭敬的态度,可是,那极尽无奈的眼眸,却让人看得心都碎了。

  北月公子最真实的情绪第一次全写在眼里,全写在脸上。他,很难受……

  韩芸汐不仅拿龙非夜没办法,还拿顾七少和顾北月也没办法。

  最后,她无奈地说,“好了,且看看形势在商量对策吧。我才不去找死!”

  这话一出,他们三人总算恢复了一些理智。

  是夜,他们就在一旁的林子里露宿。

  这一路上,顾七少总能惹得惜字如金的龙非夜开口跟他呛,顾北月是最安静的一个。然而,这个晚上,就连顾七少都安静了。

  他们仰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中的月亮,沉默无言,沉浸在彼此的思绪中。龙非夜同韩芸汐十指相扣,很紧很紧。

  明日,会是怎样的形势?

  此时此刻,还有一个人在对月思人,那是远在天河城外的宁承。眼看就要攻陷天河城了,他却全无心情。

  他在犹豫,犹豫要不要离军南下,去见一见韩芸汐。

  可是,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见她,更没有任何资格去劝说她。他是臣,她是君。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把希望寄托在龙非夜身上的一日,这一回,他却是真心的希望龙非夜能拦住韩芸汐。

  为什么离族要的不是龙非夜,而是韩芸汐?

  为什么天下兴亡要一个女人来背?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必定会不计一切代价,灭了天安,杀了穆元博。

  只可惜,迟了……

  翌日,各地叛军全都止战,可是,天安穆将军府却从天安皇城中丢出了一百具尸体来,以催促韩芸汐尽快给予答复。

  这件事一样是同时在云空大陆各地传开。如果说昨日大家都还在声讨离族的残忍,那么今日,大家的关注点便全都聚集到韩芸汐身上。仿佛,韩芸汐要不答应穆大将军,她就比穆大将军还要可恶;仿佛,那一百个人不是穆大将军杀的,而是韩芸汐杀的。

  “我必须去!马上就去!”韩芸汐非常果断,她没有害怕,只是不舍,而这不舍全都藏在心中。

  不似昨日的暴怒,暴躁,此时此刻的龙非夜和顾七少都异常安静,而顾北月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们不说话,我就当你们答应了哦!”韩芸汐认真问。

  他们三人还真的没出声,可是,韩芸汐要走,龙非夜和顾七少却都伸手拦。

  这……该怎么办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