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73章 等韩芸汐来陪葬

第1073章 等韩芸汐来陪葬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64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5

  

  宁承一杀出来,就被毒卫拦下,也不知道被下了什么毒,他立马浑身无力,跌跪了下去。

  跌跪倒没一会儿,整个人便失去了力量,晕在地上。

  “解毒,留活口!”君亦邪冲着昏迷的宁承咆哮,他怒得眼睛全都变成了猩红色,整个人就像发发疯的恶魔!

  他给了宁承那么多次机会,他那么诚心地想要合作。

  为什么?!

  为什么宁承要一而再耍他?韩芸汐那双破鞋到底有什么好?宁承就偏偏如此忠诚?

  如此心狠手辣,如此残酷无情的男人,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权势,放弃荣耀?

  君亦邪想不明白,他不愿意再去想!

  他怒声,“想同归于尽是吧?好,宁承,本王成全你!你等着,本王一定会让韩芸汐来陪葬的!一定会!”

  本就负伤,再加上如此激动的大吼,君亦邪根本站不住,他后退了两步便跌倒在地上,可是,他还是不甘心,还是无法消气。

  他怒目等着宁承,又吼了一句,“宁承,本王一定会让你后悔!一定会让你后悔你的选择!一定会!”

  君亦邪吼完这一句话,整个人就失去了力气,仰躺在地上,他腹部的伤很重很重,即便他按着伤口,可是鲜血还是不停地流出来,染湿了他的衣服,流淌了一地。

  他这辈子最大的打击,莫过于此吧!

  如此说第一次是自己愚蠢,被宁承骗了,那么第二次便是自己无能,所以,在这等形势下,宁承宁可冒险选择玉石俱焚,也不愿意接受合作。

  “全都是骗子!”他一字一字地说。

  白彦青,白玉乔,宁承全都是骗子!

  君亦邪望着高高的天空,忽然冷笑起来,笑得残忍,笑得决绝。笑着笑着,他便缓缓闭上了眼睛,昏迷了过去。

  周遭的侍卫都慌了,不知所措。

  郝三连忙跑过来搀扶,一边大喊,“大夫!找大夫来,快!”

  “来人啊,快把大夫找过来,快点!”

  ……

  当君亦邪醒来的时候,他腹部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了,他才稍稍一动,伤口处就传来疼痛,像是伤口被撕裂一样的疼。

  正在倒药的郝三一见到主子醒,连忙令人去请大夫过来。

  “主子,别动!千万别动!”郝三急急跑过去,按住了君亦邪。

  “小伤而已,大惊小怪作甚?”君亦邪不悦地问。

  郝三一脸焦急,“主子,您这不是小伤。大夫说伤口特别深,要在深一些就穿了,救不回来了!”

  君亦邪冷冷瞪了他一眼,执意要下榻,可是他一做起来,伤口处竟立马渗出血来。

  ”主子!奴才求你了,你好好躺着吧!您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岂不如了宁承的意?“郝三焦急地劝。

  君亦邪也没想到自己会意外伤得那么重,他躺了回去,盯着腹侧那一抹血色发呆。

  这个时候大夫过来了,一见到那血色,大夫就着急,却又不敢说君亦邪半句不是,只能连忙重新之血,重新上药包扎。

  君亦邪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就像是走了神。

  带大夫处理好伤口,他才冷冷问说,“这伤多久能好?”

  “小的无能,康王殿下至少三日不能下榻,十日之内每个两日换一次药,十五日可完全止血。一个月之后放开正常行动。”大夫战战兢兢地回答。

  君亦邪挥了挥手让大夫退下,问郝三,“宁承呢?”

  “囚在牢里,毒卫下的毒已经解了。”郝三犹豫了片刻,又问,“主子,今日的解药是否送过去?”

  君亦邪对宁承下的毒,每日都必须服用解药,否则一炷香的时间里必死无疑。这解药掌控在君亦邪手上,就是郝三都没有。

  这也是宁承逃脱不了,只能同君亦邪同归于尽的最大原因。

  “送过去!”君亦邪毫不犹豫地取出了解药,他本阴郁冷邪,此时整个人变得更加阴冷,“好好伺候着,韩芸汐还没来,他可不能死!”

  郝三连忙取了解药赶去密牢,而君亦邪召来士兵,低声交待,“把能调派的弓箭手全给本王调派过来,还有,把军中所有火药全都送过来。此事,一定保密!”

  “是!”士兵立马领命去办。

  君亦邪发火之后,脾气变得更加古怪,他没有再去看过宁承一眼,而是每日按时让郝三给宁承送解药。

  他一边养伤,一边重新部署虎牢的防守,同时也不停地派人追查宁静他们的下落。

  谁都不知道,那个能驾驭老虎的神秘男子,才他藏在心底伸出最大的恐惧。

  若是有朝一日,他知道能驾驭他驯服的白虎之人是金执事,他会做何感想呢?

  其实,金执事至今都还潜藏在这片茂密的山林里,并没有远离虎牢。

  不为别的,只因为金执事重伤,至今不醒来。

  茂密的草丛淹没了山洞的入口,若不认真看,即便是走到山洞口都不会有人知道,这草木之后掩藏着一个虎穴。

  洞内,一片昏暗。

  金执事昏迷在地,仅剩的一头白老虎安安静静守护在一旁。而沐灵儿抱着一个襁褓之婴,靠在墙壁上打盹。

  她本就瘦弱,这几日的折腾,让她更加憔悴。整个人瘦了一圈不说,那脸色都十分苍白,黑眼圈一大圈。就是那双明澈的大眼睛也失去了灵气。

  她困倦不已,却还是紧紧地抱着孩子。这个襁褓之婴正是宁静和唐离的女儿。她爹娘都不在,沐灵儿便自作了主张,给她取了个小名,做唐糖。

  她希望这娃儿有朝一日能同父母亲重逢,能笑得跟蜜糖一样甜。

  沐灵儿打者盹儿,不知不觉就真睡过去了,可是,很快,她的眉头就蹙了起来,渐渐地满脸惊恐之色。

  她又一次梦到了他们逃亡那天的场景。

  那一天,白玉乔带者昏迷的宁静共乘一头白虎,苏小玉自己乘坐了一头,她们杀出重围之后便先逃了。而她和金执事也很快就追上他们。

  可是,当他们逃到密林的时候,突然就遇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黑衣人。

  她都不知道黑衣人干了什么,追随在他们后面的白虎老虎忽然倒下,一瞬间就化作了一滩血水。

  他们吓坏了,金子让大家分开逃,可是,他们都还未来得及分开,那个黑衣人就朝她和金子飞过来要抢孩子。而几乎是同时,白玉乔和苏小玉乘坐的两头马虎全化成血水。

  就在她和金子都绝望的时候,白玉乔忽然扑向那个黑衣人死死地抱住,要她们逃。

  金子也顾不上宁静和苏小玉,带着她和孩子拼命地往密林深处逃,她都来不及回答,至今都不知道宁静和苏小玉是否成功逃走,更不知道白玉乔是生是死。

  无法想象,如果她和金子,还有手中的孩子被那个黑衣人追上,他们是否会和那些老虎一样,化成血水?

  金子不敢大意,见黑衣人没追过来,他就让白老虎往右侧跑,自己带她和孩子往左侧跑。

  最后她跑不动了,金子就背着她和孩子。他几乎是拿命在跑,当他们跑到这个虎穴的时候,金子放下她和孩子,就昏迷不醒至今。

  沐灵儿知道有一种死亡的方式,叫做累死。

  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身旁的人会出现这种情况。她吓坏了,一整日守着金子,没一会儿就帮把一次脉,生怕他真的力衰而亡。而小唐糖肚子饿了,一整日哭闹不止,她又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无法确定那个黑衣人是否还在找他们。

  她都快绝望了,那头大白虎居然找了过来,还带来了一只刚刚生产完的母虎。无奈之下,她只能让小唐糖吃虎乳。饿坏了的小唐糖真的就是有奶就是娘了,非得不怕母虎,几日下来还黑母虎特别亲。

  似乎是被大白虎所震慑,那只母虎对小唐糖特别爱护,对她也毕恭毕敬。沐灵儿终究是谨慎的,观察了好几日之后,确定母虎真的没有敌意,才敢让小唐糖睡在母虎身旁。

  有母虎帮忙她安抚小唐糖,她就有时间照料金子,虽然大白虎咬来了不少药草,可对金子的伤情影响并不大。

  她在虎穴里待了三日之后,就偷偷地溜出去采药材,她也不敢跑远,就在洞穴附近。

  忽然,沐灵儿惊叫起来,“快跑!静姐姐,你快跑!快跑!”

  “呜呜,静姐姐,你赶紧跑!你不能死,你还没见到唐离呢!静姐姐,你快逃呀!”

  “唐糖,唐糖呢?把唐糖还给静姐姐!还给静姐姐!”

  ……

  沐灵儿梦得泪流满面,惊醒了一旁的两只老虎,母虎正要起身去叫醒她,却忽然止步,转头朝白老虎看去。

  只见大白虎已起身来,虔诚地匍匐在金执事身旁,金执事不知何时竟已经睁开眼睛,醒了。

  母虎立马转身过去,和大白虎一道匍匐,俯首称臣。

  金执事无声无息坐起来,轻轻抚了抚大白虎的脑袋。

  见沐灵儿做恶梦哭成这样,他不由得蹙起眉头。正要叫醒她,谁知道,沐灵儿却忽然哭得凄凉,“七哥哥……七哥哥你在哪里呀?七哥哥,你不要灵儿了吗?七哥哥,你到底在哪里?七哥哥……沐灵儿好想好想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