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54章 不是背叛是逼迫

第1054章 不是背叛是逼迫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45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4

  

  侍卫将程叔押到地牢门口,君亦邪也跟了过去,他忽然后悔了。让侍卫离开,让程叔自己走进去。

  与其告诉宁承程叔是背叛者,不如让程叔继续骗下去,或许这场戏会更精彩一些!

  “你自己进去吧!本王掌控不了你的生死,宁承才可以!”君亦邪说着,一脚将程叔踹进去。

  程叔不明白君亦邪的意思。他摔在地上后连忙爬起来,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君亦邪其实一直跟在背后,他隐身暗处,不动声色地准备看好戏。

  过了长长的入口通道,便是一个狭小的空间。地牢很小,放个刑架,掉个犯人,再进来两三个人就满了。

  当初,君亦邪也是考虑到沐灵儿要产子,苏小玉又要养病所以没将他们关到地牢里来,如今想来,他真的太信任白玉乔了。否则,也不会让那么多人质,逃得一个都不剩。

  有人质在手,即便龙非夜和韩芸汐北征,他都不怕。而如今,他手里就剩下宁承一个,他想抗住南边的压力,仍是得从狄族下手。

  程叔一进来,宁承就知道了。但是,他一直低着头,当什么都没看到,不言不语。

  程叔眼底掠过一抹胆怯,小心翼翼地靠在墙上,没敢动也没敢出声。

  他的肩胛险些被君亦踩断,下巴已被踹肿,可是,这些皮肉疼痛却远远不如心的疼痛。

  看着这样的宁主子,看着自己看着长大的宁承如今的模样,他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狄族之主,宁家军之首,万商宫之首,他有兵权有财权,他本该意气风发,呼风唤雨,称霸一方,如今却沦落得如此狼狈,独眼,浑身贬谪,失落失意。

  曾经那个尊不可犯,傲不可折的宁承,哪里去了?

  程叔看着眼睛都湿,他既期盼着宁主子能抬头看他一眼,却也害怕宁主子知晓他叛变之事。

  他承认,他叛变有私心。若是让沐灵儿和宁静获救,就算宁静不追究他的责任,沐灵儿也绝对饶不了他的。

  但是,他叛变真正的原因,无非是要破坏狄族和东秦的合作!效忠了狄族两代人,见证了狄族为了复仇,为了光复西秦牺牲了多少。他无法接受狄族和东秦合作。

  狄族和东秦和合作,根本不能算得上是合作,说白了不过是狄族为东秦所用!狄族的弟兄们为东秦,为龙非夜打江山罢了。

  韩芸汐根本没有复国之心,北征之后灭了北历,龙非夜必定会吞并西周和天安,一同云空大陆。

  到时候,龙非夜光复的只会是东秦帝国,而韩芸汐这个西秦公主会成为东秦帝国的皇后。狄族将沦为东秦皇族的之奴!

  这口气,他如何咽得下去?

  宁可为鸡头,不可凤尾。以宁承的能力,以狄族的力量,借西秦皇族遗臣之名,要在云空大陆上占据一席之地并不困难。

  宁承就算割据天宁为地,拥兵而重,龙非夜碍着“西秦皇族遗臣”这六个字,挨着韩芸汐的面子,也不能那狄族怎么样!

  宁承怎么就那么傻,非得为龙非夜冲锋陷阵,吃力不讨好呢?

  只有破坏掉东秦和狄族的合作,才能把宁承逼上绝路,要么死,要么诚心诚意和君亦邪合作,为自己也为狄族谋一席之地。

  程叔被关在虎牢里的这段时间,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就是在琢磨着这些事,犹豫着这些事。

  他非常肯定,在如今的局势下,君亦邪也已经走到了绝境,尤其是如今人质跑光了。君亦邪更是无路可走。

  君亦邪只能和狄族合作,否则,龙非夜和韩芸汐一旦挥兵北上,他在北历苦心经营的一切便会被横扫得干干净净。

  换句话说,如今这局势是君亦邪求着宁承,而不是宁承求着君亦邪呀!

  程叔站了好一会儿,见宁主子没动,他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他都站在宁承面前了,宁承却还是垂着头,不声不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昏迷了。

  “宁主子……”

  程叔低声开了口,正打算先和宁承分析如今虎牢的形势,狄族和君亦邪两方的处境,然后再自首,逼宁承做选择。

  可谁知道,他都还未开口,宁承冷不丁一脚狠狠踹过来!天知道宁承使了多大的劲,有多大的怒气,这一脚而已,便将程叔踹飞了出去!

  程叔狠狠地撞在背后的石壁上,摔落在地上之后立马喷出一口鲜血。

  他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来,“宁主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宁承怒吼!

  隐在暗地里的君亦邪颇为震惊,没想到宁承竟猜得到是程叔背叛了他。

  不得不说,君亦邪十分失望。但是,他还是耐心地等下去。

  程叔艰难地爬起来,毕竟上了年纪,短短的半个时辰里被接连踹了好几下,他都有些站不稳脚跟。

  他比君亦邪更震惊,他什么都没说,宁主子竟就怀疑他了。

  “程衔民,你背叛的不是我,是狄族!是你当初效忠我父亲的誓言!”宁承原以为自己忍得住,可是,此时此刻,他怒不可遏!

  “宁主子,你同君亦邪合作吧!只有同君亦邪合作,你才能抱住天宁这弹丸之地!否则,狄族最终必沦为东秦的奴!”程叔大声说。

  君亦邪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没出声。他一直不喜欢程叔,如今看来,程叔倒是他的贵人了。

  如果程叔能说服宁承,他不介意再给宁承一次机会的。

  宁承恶狠狠地等着程叔看,一字一字说,“程衔民,你,是我狄族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背叛者!你没有资格跟本家主说话!你滚出去!”

  “宁主子!你为何还执迷不悟?”程叔也怒了,质问道,“韩芸汐有什么好,到底有什么好?宁主子,你如今的所作所为,到底是效忠西秦,还是效忠韩芸汐一个人?”

  “韩芸汐就是西秦,西秦就是韩芸汐!”宁承怒吼。

  程叔冷笑起来,“宁主子,待龙非夜踏平了北历,待龙非夜光复了东秦,就不再有西秦了,也不再有韩芸汐了!只有东秦皇后!”

  “够了!”宁承怒声。

  “宁主子,你好好想一想吧。君亦邪如今进退两难,并没有跟你谈条件的余地,只要你诚心同他合作,你大可利用他的兵力为狄族在云空争得一席之地!”程叔又道。

  隐在是暗处的君亦邪听了这句话,先是一愣,随即整个人就不好了!他明明是来看好戏的,可至今没看到好戏,竟反被程叔将了一军!

  这个该死的程衔民,城府竟这么深,原来他的背叛并非真背叛,而是用心良苦呀!

  君亦邪眯起了双眸,脸上的怒意渐浓。他差一点就冲出去,可是,他不得不说服自己忍住。

  程叔纵使可恶,刚刚分析得却一点儿都没错。他的处境远远比狄族要差很多,他除了跟宁承合作,没有退路。而且,和宁承的合作,他也讨不到好。

  如果他关押在这里的是沐灵儿,他还有跟韩芸汐讨教还价的筹码;如果关押在这里的是宁静,他还能要求唐门的支援。

  偏偏,关押在这里的是宁承,韩芸汐和龙非夜怎么可能会为了狄族之首,受制于他?

  这两个家伙,巴不得借机牺牲了宁承,好让狄族瓦解吧!

  龙非夜失去狄族的兵力,一样可以北征;但是,他要是失去狄族的支援,无论是财力上还是兵力上的支援,他就都无法抵抗龙非夜的大军了。

  思及此,君亦邪整颗心都堵了。

  而此事,宁承已经低下头,不看程叔,也不多废话。

  “宁主子……”

  “宁主子,属下背叛的是静小姐,属下从来没有背叛你的心。”

  ……

  见宁承不理睬,程叔只能等了,他捂着发疼的心口,叹息地说,“宁主子,你好好考虑考虑吧,你若执意……只有死路一条。龙非夜和韩芸汐可不会惜你这条命。”

  程叔说完了,正要退到一旁去,谁知道,宁承又一次冷不丁抬脚,一脚就将程叔狠狠地踹开。

  这一回,程叔撞在墙上摔落下来便没再站起来,昏迷了。

  宁承的身体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在刑架上大幅度地晃荡起来。他看都没有看程叔一眼,始终垂着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君亦邪原本想靠近,却忽然止步,他留心到了宁承的双脚,他没想到宁承被这么吊着,双脚的爆发力竟还这么强。

  若非今日这发现,他若近宁承之身,怕是会有危险了。

  君亦邪无声无息地转身离开,到了牢门口便低声吩咐了一句,“把宁承的双脚锁上!”

  君亦邪独自一人往密林里走去,他琢磨着若宁承不同他合作,他该如何应对龙非夜和韩芸汐?

  眼看狄族和东秦大军就要北征了,他可是岌岌可危。

  劫走沐灵儿她们的人到底是何人?又有何目的?是冲着沐灵儿他们一帮人的,还是冲着他的呢?

  君亦邪烦躁不已,无计可施只能按兵不定。而龙非夜和韩芸汐已经抵达了天山脚下。

  这夜凌晨时候,他们在天山脚下一个隐蔽的山洞里歇脚。

  这个山洞是龙非夜以往上天山的歇脚之地,也是曾经为避开端木瑶的练功,藏身之地。

  知道这地儿的除了徐东临,就只有楚西风了。

  就在他们刚刚吃完干粮,准备商议登山之事时,洞外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

  “谁!”龙非夜立马追出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