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52章 血水,人哪里去了

第1052章 血水,人哪里去了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84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4

  

  金执事即便疼得受不了,也由着沐灵儿咬,就是不做声。

  最后,还是沐灵儿自己放开口,她气呼呼地说,“金子,我告诉你,我要不是抱着孩子,一定跟你没完!”

  “你也知道自己抱着孩子?回去送死?”金执事反问道。

  他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着了这么个愚蠢女人的魔,她不为自己能带孩子逃离危险而庆幸,反倒还一心想破回去救人。

  她是不是压根就不懂,量力而为这四个字呢?

  金执事这么一反问,沐灵儿总算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安危,就是孩子的安慰。

  可纵使如此,她还是放心不了静姐姐她们呀!尤其是静姐姐!

  万一静姐姐有个三长两短,孩子怎么办?唐离怎么办?她又该怎么办?

  “金子,你就没有办法救她们了吗?”沐灵儿哽咽地问。

  “你求我?”金执事问道。

  这个时候,沐灵儿才不会管什么骨气不骨气的,骨气又不能救人,更不能当饭吃。

  她特认真地点头,“我求你,求你!”

  谁知道,金执事却冷冷地回了她一句,“求我也没用。”

  “你!”沐灵儿气结,恨不得一脚将他踢下马去,“可恶!”

  话音一落,周遭却传来一阵阵虎啸声,听惯了虎牢的呼啸声,沐灵儿一下子就分辨出此时听到的虎啸声和虎牢里的虎啸声完全不一样。

  怎么回事?

  而小娃娃似乎也感觉到周遭的危险,忽然哇哇哇大哭起来。

  沐灵儿连忙抱紧孩子,哄慰,“乖乖,不哭不哭!干娘在,没事的!干娘保护你。别哭了,乖哦……”

  金执事特别不屑,嗤了一声便朝周遭看去。

  沐灵儿并没有心思更他贫嘴,她都哽咽不成声了,眼泪居然还没有掉下来,居然还努力笑着,要逗小娃娃笑。

  可是,小娃娃就是不笑,反倒哭得更厉害了。

  就在沐灵儿不知所措的时候,金执事伸手过来,让小娃娃含住他小指头。小娃娃立马就不哭了,小心翼翼地吸允起来。

  “脏!”沐灵儿大急。

  “什么时候了,你还讲究这么多?掀脏你下去!”金执事不悦地说。

  沐灵儿这才闭嘴,而这个时候,周遭丛林居然奔出了一群大老虎,并非白虎,而是青眼斑纹大虎。

  沐灵儿看傻眼了,这一群大老虎少说也有十多头,对他们一点敌意都没有,全都往他们身后跑去。

  沐灵儿这才意识到这群大老虎可能是来帮他们的。

  她震惊地问,“金子,你和君亦邪一样懂兽语?”

  金执事并没有回答她,沐灵儿又说,“金子,我姐在信里说黑族通宵兽语,你不会是黑族的人吧?”

  金执事分明僵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就缓过来,冷冷说,“别胡说八道!”

  “要不,这些老虎怎么会听你的话?还有,君亦邪养的老虎怎么也会听你的话?沐灵儿又问,“白玉乔说君亦邪花了好几年才六头大白虎,你这么短的时间里就驯服了……”

  沐灵儿说着说着,自己都震惊起来,“金子,你比君亦邪厉害多了!你不会也是黑族的嫡亲吧?”

  金执事大怔,正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两头大大白虎背着白玉乔她们,飞奔而来。

  白玉乔和苏小玉脸上,身上都挂了彩,宁静还昏迷着,被白玉乔紧紧地护着。

  见她们来,金执事也顾不上多想,大声说,“往右边逃,进山!”

  天知道君亦邪在周遭部署了多少防守,他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进山!往深山老林里走,一来不路况复杂不好找人,二来,森林里是老虎的地盘,有老虎护着,他们会很安全。

  一行人很快就从深山里逃去,过了一会儿,断后在三头大白虎也追了上来。然而,就在大白虎要追金执事他们的时候,却双双都跌倒。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三头老虎的脑袋忽然掉毛,溃烂,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了全身。皮毛溃烂之后,肉骨竟也开始溃烂。三头庞然大物最后竟然化作了三滩血水,而血水的形状看起来像是三头大老虎趴在地上。

  当虎牢的侍卫追过来的时候,就只看到地上三大滩血水了。

  “这是什么?怎么那么臭?”

  “别碰,这会不会有毒?”

  “这……这不会是那三头白虎吧?你们看像不像?”

  “赶紧搜吧!找不到人大家谁都别想活!”

  ……

  仅剩的几个侍卫开始分头搜查,没多久,有个侍卫就在森林里发现了两滩形状诡异的血水。

  大家赶过去的时候也都震惊了。只见这两滩血水和之前那三滩血水一样,非常恶臭,其中一滩的形状怎么看怎么像老虎趴在地上,另一滩更加诡异,不仅仅像老虎,而且虎背上似乎还趴了一个人。

  侍卫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血水真的是白老虎化成的吗?如果是的话,那沐灵儿他们一群人呢?

  明明有六头白老虎,为何就只有五滩血水?沐灵儿他们一群人算上那个襁褓之婴,明明有五个人,为何那地上的血水就只呈现出一个人的形状?

  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不会是中什么毒了吧?”一个侍卫慌张地问。

  “那谁下的毒呀?”另一人连忙问道。

  “依我看,这是受了诅咒!”有人怯怯地说。

  一时间,大家都紧张了起来。

  侍卫们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看到那些诡异的血水,反倒越来越恐惧,最后他们也不敢往森林深处去找人了,立马就赶回虎牢去,将看到的一切禀给远在军中的君亦邪。

  当君亦邪收到虎牢事变的消息,他刚刚把宁承囚禁起来,还未审。

  “什么!”他猛地起身,极不可思议。

  如果说有人能够杀入他外三重,里山重包围圈,把虎牢里的人救走,他还会相信。但是,侍卫告诉他的是,有黑衣人掌控了六头毒老虎,甚至漫山遍野的老虎,救走了人质。

  这让他如何相信?

  他这个黑族之后,尚且废了不少力气才驯服了那几头白老虎,怎么可能会有人能操控那些白老虎叛变呢?

  与其说通晓兽语是黑族的秘术,倒不如说通晓兽语是黑族的天赋。每代人,每个人的天赋都不一样,而黑族嫡亲的天赋最高。

  天赋低着只能通晓虫叫鸟鸣声,天赋高者便可听懂大型动物的声音。黑族的秘术是驭兽术,其实就是借用通晓兽语这种天赋从而拥有的驾驭兽类的能力。

  君亦邪记得很清楚,他父亲并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是一脉单传,他亦是独生子。他的天赋是黑族所有人里最高的,黑族其他通晓兽语者,大多只能通晓低等动物的语言,对他并没有多大帮助。而少数几个通晓马语者,一直都潜伏在北历马场,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掌控了北历不少马场。

  即便是他,都尚且无法完全驯服虎族这种兽中之王族。那个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和黑族又有何关系?

  “主子,那个黑衣人可能也是……”

  郝三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君亦邪就拦下,他非常肯定地否认,“没有这种可能!”

  他当然知道郝三想说的是什么。郝三想说的是,那个黑衣人会不会也是黑族嫡亲?

  他不认为存在这种可能,即便真的有,他也绝对不认!他才是黑族中血统最尊贵者,天赋最高者!

  面对暴怒的主子,郝三不敢再多言。

  “去准备准备,本王要亲自去一趟虎牢!”君亦邪冷冷道。

  “是!”郝三连忙退下,他低着头,眼底却满是不屑的冷笑。

  郝三离开之后,君亦邪在军营里来来回回地走,坐立不安,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冲到囚牢里去。

  宁承刚刚被带入军中囚牢,此时正被五花大绑吊在刑架上。

  他万万没想到他和白玉乔的一切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败露,他思来想去都想不通,君亦邪到底是怎么发现白玉乔是内奸的。

  白玉乔是最了解君亦邪的人,她的一举一动必是深思熟虑的,而且,他们都合作这么久了,一直没出过什么乱子,为何在这个节骨眼上暴露了呢?

  他最为担忧的就是宁静怀孕一事为引起君亦邪的疑心,可至今君亦邪应该还不知道怀孕的不是沐灵儿,而是宁静。

  宁承一而再思索,最后便将嫌疑人锁定在金子和程叔身上,虽然程叔同他更为亲近,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怀疑了程叔。

  其实,到了今日这地步,怀疑谁都没有用,他唯一庆幸的是韩芸汐和龙非夜延迟了救人和北征的时间。

  就君亦邪近期的动作看来,应该还不知道北征延后一事。

  宁承的双手被吊得老高老高,他低着头,眉头紧锁,一眼已瞎,另一眼在昏暗中,被烛光照得晦明晦暗的。这眼里藏着一抹决绝,一抹杀意。

  气头上的君亦邪大步进来,随手就抽来长鞭,二话不说便往宁承身上抽。

  “咻”一声凌厉,宁承身上立马皮开肉绽。

  君亦邪被坑成这样,忍到现在没有抽宁承,已是极限了。

  “说!救走沐灵儿她们的黑衣人是谁!”君亦邪大声问道。

  沐灵儿和宁静被救了?宁承非常意外,猛地抬起头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