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34章 我想静静

第1034章 我想静静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94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3

  

  白玉乔会给龙非夜他们什么答案呢?无疑这个答案会影响龙非夜的决策。

  龙非夜和韩芸汐这一宿必是不眠的,唐离已经赶赴到城外去,等待百里将军和几个副将抵达。

  他站在呼啸的北风中,由着宽大的披风被吹得猎猎作响。北风刮疼了他的脸,似乎也刮疼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都睁不开。

  迎着这样的风,即便有眼泪,眼泪也流不下来吧,只会被风吹走,吹散。

  唐离知道,自己并没有哭。

  唐离在狂风中一直站到天亮,风雪也吹刮了一夜。

  百里元隆亲自带了几个副将,冒着风雪而来,一见到唐离,他便震惊了,“唐门主,你……你怎么在这里。”

  唐门和百里军府的关系其实非常为妙,论地位,唐门并不如百里军府尊贵,毕竟百里家族是七贵族之一;论势力,唐门总体上也不如百里军府,毕竟百里军府掌控着一支水军,而今年来趁着天宁内乱,百里元隆又组建起了一只陆军。

  可是,唐门出了一个婉妃,便成了东秦皇室的亲家,地位一下子就提高了。

  唐子晋和茹姨一直以龙非夜的长辈自居,这让百里元隆这个当属下的非常不满;而百里元隆向来以军需,对唐门暗器提出种种苛刻要求,也让唐门非常不满。

  这种不满自是藏在彼此心里,他们还没傻到东秦还未复国,就先内杠起来。

  在百里元隆眼中,唐离和败家子没有多大区别,若不是看在殿下的面上,看这唐离“唐门门主”这个身份上,百里元隆绝对不会理睬他。

  两个月前,殿下急着要救唐离的妻子,狄族的女儿宁静,执意开春就出兵,为这件事短短几日的时间里,他和殿下往来了三十多封信,都说服不了殿下。

  从那开始,他就认得瞧不起唐门,瞧不起唐离了。在他眼中,唐离不仅仅是败家子,还是拖后腿的废物!

  他百里军府的儿子,哪一个不是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他百里家族的女儿,哪一个不是为东秦大业而牺牲的,哪怕没有外嫁的百里茗香,不也吃紧了养血之苦?

  凭什么他唐门会有例外,凭什么为保全唐门的狄族媳妇,要他百里家族的军人,去冒险去牺牲?

  百里元隆太不甘心了,虽然上一次他没有再和殿下争执,中断了通信,但是这一回他亲自来,还是带了争辩的心来的。

  不再像之前那样客套,此时此刻,百里元隆这一声“唐门主”叫得格外意味深长,颇有刻薄之意。

  若是之前,唐离一定会莫名其妙,他知道百里元隆对唐门不满,但是也不至于表现得这么明显。

  而今,唐离把百里元隆的嘲讽看得透透的。

  他笑了起来,笑得玩世不恭,不像一门之主,倒像个痞痞的贵公子,他说,“百里将军,小侄特意来接你的!”

  “呵呵,你是殿下的弟弟,老夫一介武将岂敢劳您大驾!“百里元隆嘲讽地说。

  唐离歪着脑袋,笑得特漫不经心,慵懒随意,他说,“百里将军,其实我也不想来的,可是呢……”

  “可是什么?”百里元隆好奇了。

  “可是,我哥怕你一过去就烦他,在他耳边像一只拍不死的老苍蝇,嗡嗡嗡嗡个不停,所以,他特意让我来拦下你……”

  唐离的话还未说完,百里元隆就愤怒地打断,“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唐离,老夫告诉你,要不是殿下护你,你的小命早没了!”

  “我哥就是护着我怎么着,你眼红吗?”唐离哈哈大笑起来,“要不,让你哥哥找我哥单挑?”

  这话一出,百里元隆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而他背后几位副将险些笑出来。

  别说百里元隆没哥哥了,就算有,也不敢找龙非夜单挑呀?那是找死!

  “唐离,你仗势欺人,算什么玩意!”一个副将站了出来。

  “本门主就仗势欺人,怎么着?”唐离冷冷问百里元隆,“我哥让我带话给你,你是听还是不听,说给准话!”

  见唐离这态度,似乎真是殿下派人他来的。

  “什么事,还不快说!”百里元隆催促道。

  唐离摩挲了下下巴,自言自语,“我哥哥说到哪里了,哦,说到苍蝇。我哥嫌你像只苍蝇一样烦他,所以特意让我来告诉你……”

  又重复这句,又骂了他一回。

  百里元隆彻底怒了,“够了!唐离,你等……”

  可是,话还未说完,唐离却非常强势,大声,而且严肃地打断他,“所以我哥特意让我来告诉你,北征的时间推迟到春末夏初,你可以回去了,两个月后再来吧!”

  这话一出,百里元隆和几个副将立马全都怔住了。

  他们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殿下居然改变主意了?他们还准备了种种理由,想继续努力劝说殿下,谁知道,他们都还没到三途黑市,殿下就改变注意了?

  狄族为了尽早救出宁承,当然希望越早动兵约好。

  是谁,影响了殿下的觉察?竟如此果断地让他们回去了?

  百里元隆开始认真打量气唐离来,只见唐离还是以前那吊儿郎当,纨绔子弟的样子。殿下改编了注意,这臭小子怎么会依?怎么还像没事的人一样?

  他不闹吗?他不着急吗?

  百里元隆不太相信,可是,话是唐离亲自说出来的,他又没有不相信的理由。因为,在这件事上,唐离是最没有理由说谎的。

  “唐离,这……这到底怎么回事?”百里元隆认真问。

  “让你们回去就回去,想抗令吗?”唐离说着,拿出了一块令牌。这是东秦皇族的令牌,见此令牌者,如见龙非夜本人。

  其实,他也没这令牌,这是徐东临办事用的。他昨夜出门之前,打劫了徐东临。

  见了令牌,百里元隆和几位副将纵使有再多的疑问,也不敢多问,齐齐下跪,“属下遵命!”

  百里元隆起身后,重新上马,他正要掉转马头原路返回时,冷冷丢下了一句话,“唐离,是谁说服殿下的?劳烦替本将军道声谢!”

  “好呀!”唐离笑得眼儿弯弯,可好看了。

  直到百里元隆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清晨的风雪中,唐离的笑才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一脸呆滞。

  一直隐身在一旁的徐东临急急走出来,他都快哭了,“离主子,求求你了,赶紧把令牌还给属下吧!属下要遭大殃了!属下完蛋了!”

  “怕什么?本门主罩着你!”唐离将令牌丢给他。

  “唐门主,这件事属下得回去如实禀告殿下,属下不能……“

  “能不能安静点,我想静静?”

  唐离忽然怒声打断了徐东临,徐东临蔫了,对百里将军他以殿下之名态度强硬,但是,对唐离,他办不到。

  “静静?”

  唐离苦笑起来,他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怎么就……怎么就成了他想静静了?

  他有多想静静呀?

  “徐东临,你去告状吧。顺便告诉我哥一声,就说……我和宁静还有孩子,都等着他。”

  唐离说完,便翻身上马,往风雪深处疾驰而去。

  也不知道唐离擅作主张赶走百里元隆会对龙非夜和韩芸汐的决策产生多大的影响?他们还在考虑。

  而此时此刻,有一个人也在关注着“北征”的时间。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彦青。

  白彦青离开邪剑宗之后,确实来了北历,他现在就在君亦邪曾经的吞兵之地,天河城。

  君亦邪把身旁的人全都换了一遍,清楚掉白彦青所有亲信,可白彦青还是有本事在他身旁埋伏细作。

  白彦青毕竟是君亦邪的师父,对君亦邪绝对的了如指掌。

  君亦邪手上有多少人质,君亦邪和宁承如何合作,种种事务,白彦青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主人,君亦邪前些日子又跟宁承借红衣大炮了。”仆从禀道。

  “呵呵,红衣大炮救不了他。虎牢的人质才救得了他,你且看着明日一开春,东西秦必定联手北征!”白彦青笑道。

  “主人,东西秦昨日才在南边打了一仗呢!”仆从很不解。

  “呵呵,那不过是做戏罢了。你且看着,狄族心急救主,一开春必北征!”白彦青很肯定。

  君亦邪看不透的形势,他看得清清楚楚,他也一直关注着东西秦的几场小战役,早就看出门道了。

  他很肯定君亦邪被宁承坑了,只是,他一直想不透的是,宁承在军中,如何能和狄族,和龙非夜他们配合?

  以君亦邪的脾气,别的人质他会放低戒备,对于宁承这号人物,他绝对是盯得紧紧的。

  白彦青的亲信至今还在暗中调查,一直没找出宁承的细作到底是何人。

  “打赌如何?明年开春,大战定起!”白彦青今日的心情还不错。

  仆人自不敢,连忙道,“主人英明,奴才愚蠢,愚蠢!”

  白彦青也没有再多言,只是冷冷而笑,他心想,只要北征,龙非夜和韩芸汐就没那么容易上天山了。

  邪剑宗那边必定会有更多时间,把那件大事办妥了!

  白彦青一定想不到出卖君亦邪的会是他的好徒弟,爱慕君亦邪多年的白玉乔。

  然而,君亦邪猜到了!

  这一日,君亦邪收到了一封密函,是他派去虎牢巡查的士兵带回来了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