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25章 你答不答应跟我走

第1025章 你答不答应跟我走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14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2

  

  打从上一回的意外之后,金执事和沐灵儿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沐灵儿分明是刻意避开金执事,她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找到后院来。

  他来干嘛?

  面对沐灵儿的质问,金执事一言不发,就是冷冷地审视她。

  两人距离极近,沐灵儿完全可以感受到金执事的目光有多么凌冽。她明明可以理直气壮的,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金执事盯着盯着,她忽然就心虚起来,好像自己干了什么坏事。

  沐灵儿忍不住又想起七哥哥,七哥哥也有很凶的时候,甚至是残忍,可是不管七哥哥多凶,多残忍,她都从来没害怕过,依旧死缠烂打,由着七哥哥赶都赶不走。

  为什么,为什么她就怕了金执事呢?

  怕她什么呀?她沐灵儿向来光明磊落,就是干坏事也是光明正大的干,一人做事一人当,她又没干过什么亏心事!

  思及此,沐灵儿有了勇气,回给金执事一个挑衅的目光。

  可是,金执事并不理睬她,不管她的理直气壮,还是心虚,似乎都跟金执事没关系,金执事就是盯着她不放。

  沐灵儿原本没想跟金执事废话的,却不得不败下阵来,她冷不丁推了金执事一把,退到一旁去。

  她说,“有屁快放!”

  “我问你件事。”金执事终于开口了。

  “说!”话痨沐灵儿变得惜字如金。

  “如果……”

  仅只是有些犹豫,停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如果我能带你走,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沐灵儿愣了,虽然她一直想忽略,可是金执事这句话却让她忽略不了多日前他的另一句话。

  多日前那个意外的夜晚,他凶狠狠地骂她,他说,“沐灵儿,你都不爱惜自己让我怎么爱惜你。”

  或许,在别的事情上面沐灵儿很蠢很笨,可是,在感情这种事情上,她心里透彻得很。她喜欢了七哥哥那么多年,即便不透彻也被伤透彻了。

  沐灵儿感觉得到什么,可是,她不愿意去细想,多想。

  如今,金执事又说了这样一句话,正好给了她机会,她索性把态度挑明了也好。

  她没好气地回答,“姓金的,这个如果成立不了。现在,你我,大家都走不了。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假设的花,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不会!我这辈子只跟一个人走,他叫顾七少!”

  沐灵儿说完,特意挑眉朝金执事看去,目光挑衅而轻蔑。

  轻蔑一个人的感情,是拒绝的最狠方式,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沐灵儿都做好了金执事发飙的准备,可是,金执事并没有,他依旧冷冷看着她。

  看了好久都不说话,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沐灵儿发现,金执事是继龙非夜和宁承之后,第三个让她揣摩不透心思的男人。

  至于七哥哥,七哥哥只要动个念头,她就知道他要干什么,根本不用揣摩。

  等了好一会儿,金执事都不说话,沐灵儿也不想跟他耗着了,反正她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她转身要走,谁知道金执事却冷冷说,“沐灵儿,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只有选择的权利。要么,把欠我的债还给我,要么,跟我走!”

  沐灵儿戛然止步,她怎么就……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她还欠他一笔债!

  那个意外的夜晚,说好的,她陪他一晚上,他帮她保守宁静怀孕的秘密。

  沐灵儿愤怒地回头朝金执事看去,“无耻的流氓!”

  “你大可不讲信用!”金执事绷着脸似乎放松了一些,他往一旁的柱子斜靠过去,双臂环胸。

  “强扭的瓜不甜,你不懂吗?”沐灵儿认真地问。

  “呵呵,有得吃便可,对于女人,我向来不挑剔。”金执事冷笑道。

  “不挑剔,何来爱惜?”沐灵儿还是很认真,“金子,我真的不喜欢你。我恳求你,放过我一回。”

  金执事的表情突然僵在脸上,但是,他的眸光很快就又冷了下来,他起身来,拉着沐灵儿的手臂,狠狠将她拉近。

  沐灵儿还未来得及挣扎,就被他筋骨在怀中,他冷冷道,“沐灵儿,那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不会再爱惜你了!”

  说罢,他猛地将她推到墙边去,捆在双臂之间,冷冷问,“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是选择跟我走,还是还债!”

  沐灵儿怒声,“你不爱惜我,你要我跟你走作?”

  “你当我要带你去哪了?我告诉你,宁承我是指望不上了,你就是我的卖身契!有你在手,我不怕韩芸汐不还我卖身契!”金执事冷声。

  沐灵儿冷笑不已,“我们走得了吗?金子,搞不好我们全都得死在这里!”

  “我只要你回答我,愿不愿意跟我走?”金执事并没有耐性跟她讨论走不走得了的问题。

  “愿意?你看我现在这样像愿意的吗?”沐灵儿偏偏跟他抠字眼。

  金执事碎了一口气,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冒出了“愿意”这个词来。

  “你走不走!”金执事干脆地问。

  “不乐意!”沐灵儿咬牙切齿地回答。

  金执事那掩藏在细碎刘海下的双眸都燃起了熊熊烈火,他竟欺身靠近,吻住了沐灵儿的唇。

  沐灵儿吓坏了,狠狠咬他,血腥味很快就在两人的唇齿之间弥漫开来。金执事不得不放开,他一手拢着沐灵儿的后脑勺,一手掐在她脖子上,警告她不许乱动。

  沐灵儿真不敢动,她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身上腾腾杀气,此时此刻,他就像是虎牢周遭的那些野兽,随时都可能一口咬死她。

  金执事没有看沐灵儿,而是忽然埋头在她肩窝上,一字一字地说,“沐灵儿,你可以不作选择。我也可以现在就去告诉宁承,宁静怀孕了!巡查的侍卫应该还在苏小玉那院里。”

  沐灵儿本就受了惊吓,一听这话惊得险些瘫软下去,她也不敢金执事赌那一口气了,急急便答应,“我跟你走!我乐意跟你走,行了吧!”

  她也不知道金执事为什么会来问这个问题,问得好像随时都可以带她离开一样。

  见金执事缓缓地放开双手,沐灵儿才暗暗松一口气,她试探地问,“你什么时候要带我走?”

  金执事没回答她,而是冷冷道,“记住你今日的承诺!”

  他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沐灵儿急急抹掉唇上的血迹,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血腥味的气息却让她想起那个意外之夜的另一种气息。

  沐灵儿狠狠地甩头,暗骂自己不要脸。她想那件事做什么呀?她弄不明白金执事到底要做什么。

  他刚刚那样子不像是耍人,难不成,他就是要她一个承诺而已?将来他们被救出去了,他要她兑现承诺跟他走?跟他去哪里呀?他不要卖身契了?

  “有毛病!”

  沐灵儿狠狠地骂,当不远处传来开门声,沐灵儿才缓过神来,想起自己嘴角的血迹,连忙擦干净。

  幸好不是宁静出来,而是有婢女送饭菜到宁静屋里去了。

  沐灵儿突然好羡慕宁静,虽然没有唐离的陪伴,可是,至少还有唐离的爱呀!

  她忍不住偷偷地想起来,如果……如果七哥哥知道金执事欺负她,会不互提她报仇。

  如是以前沐灵儿都不用纠结这个问题,答案无疑是不会。

  可是,当她知道七哥哥为了她,可以拿药鬼谷悬赏天下,她便忍不住期待,忍不住希望。

  最后,她在心中默默下了一个决定,等开春了,七哥哥来救他们的时候,她一定要告状。

  至于承诺金执事的事情,如果金执事打不过七哥哥,她就当什么也没说过喽!

  沐灵儿如此安慰自己,乱糟糟的心总算平静了下来。

  如果,金执事知道沐灵儿此时此刻的想法,会是什么反应?

  此时,他就坐在院子的墙头,望着周遭的密林发呆。

  他一直都对周遭的虎啸声感到熟悉,那夜,他偷偷潜到了院子正后方的林子里去。

  那个方向并没有侍卫把守,因为,那里潜伏着两只毒老虎,即便是周遭的侍卫,对那些老虎也是忌惮的。有老虎把守的地方,侍卫们自然放心。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过去,总觉得有股神秘的力量吸引他。而当他在林中遇到两头毒老虎的时候,两头打老虎居然没有袭击他,而是站着远远的,同他对视。

  听到虎啸觉得熟悉,看到老虎,那种熟悉感竟更强烈了。

  从那夜之后,他偷偷潜入林中好几回,如今,已和两头老虎非常熟悉,至少两头老虎都愿意匍匐在他脚下,让他抚摸。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熟悉感,只感觉越接近它们渐渐的就能明白它们咆哮声中的意思。

  如果这两只老虎愿意同他亲近,那是否意味着其他老虎也愿意同他亲近?是否也意味着他有机会避开侍卫,逃离虎牢?

  金执事至今没有遇到过其他老虎,也没有尝试在老虎的注视下逃离密林,所以,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他还需要一些时间,却做出判断和决策。

  思及此,他突然仰起头来,那俊朗的眉宇不知何时已经紧锁。

  一切都还没有定数,他去找沐灵儿做什么?

  金执事烦躁起来的,正起身要从围墙上跳下来,却见程叔从苏小玉那院子走了过来。

  程叔何时出去了?他去苏小玉那边做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