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1010章 先欠下,滚

第1010章 先欠下,滚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83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51

  

  金执事说,“沐灵儿,你就这么想犯贱是吧?好,你跟我走!”

  他说着,毫不怜惜地拽住沐灵儿,一路拽到他屋里去。

  沐灵儿的心跳快得都要跳出心口了,她整个人懵懵的,都有些分不清楚这是现实,还是自己在做梦。

  她怔怔地看着金执事反锁上房门,一脸暴戾地朝她走来。

  她开始后退,开始恐惧,开始意识到自己答应金执事的后果有多可怕。她开始有些后悔。

  忽然,金执事箭步过来,拉着了她的手。

  她正要开口,金执事却好不怜香惜玉地将她摔到床榻上去,她都还没来得及起,他就欺上来了。

  沐灵儿脸色苍白,开始控制不住颤抖起来,她差一点点就喊出来,她后悔了。

  可是,想到金执事一旦拿这个秘密去跟君亦邪交易,他们所有人就都完了。

  她闯了大祸,不能拖累所有人呀!

  她躺在榻上,胆战心惊地看着金执事,忽然发现这个男人非常陌生,可怕。

  金执事迟迟没动,就是盯着她看。

  她越来越慌,终是忍不住哭了,“金,金执事,能不能换个条件?”

  “你不是答应了吗?”金执事质问道。

  “我求你……”沐灵儿的眼泪流了下来。

  金执事忽然一拳头打下去,击在沐灵儿脑袋边,他怒吼,“你害怕你还答应我作甚?你为什么答应我!你他妈为什么这么不爱惜自己?你让我怎么爱惜你?”

  这话一出,沐灵儿就怔住了!

  金执事最后一句话说了什么?她……她没听错吧?

  她迷茫而又恐惧地看着金执事,忽然发现自己看清楚这个男人,更听不懂他的话,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她缩到了床里去,蜷缩成一团,戒备地看着他。她只觉得这个男人像是一头发疯的兽。

  金执事亦愣,他朝沐灵儿看去,看到沐灵儿眼中的疑惑,他立马避开了她的视线。

  一时间,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偌大的屋子安静得就像个无声的世界。

  最后,还是金执事先开了口,他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低沉,他说,“你走吧。”

  沐灵儿没敢动,金执事起身来,退到了一边去。

  沐灵儿这才小心翼翼下榻,一远离金执事够得着的范围,她拔腿就跑。可是,到了门边,她还是停了下来。

  “怀孕的事……”

  她话还未说完,金执事就冷冷说,“先欠下!滚!”

  沐灵儿胆怯而惶恐地看着他,没动。

  “你还不滚?”金执事怒声。

  沐灵儿还是没动,金执事终于回头朝她看去,冷声,“我知道信用二字怎么写。你趁早滚!”

  沐灵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回院里去的,她都不敢进屋,生怕吵着宁静,被宁静发现异样。

  她独自一人坐在屋边的角落里,回想着事情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想着想着,她就忍不住哭了。她想七哥哥了,想姐姐了,好想好想……

  沐灵儿走后,金执事就坐在榻上发愣,一坐便是到天亮。直到外头传来虎啸的声音,他才清醒过来。

  虎牢里的老虎,一日早中晚三啸,似在警告他们,不要有越狱的念头。

  金执事洗了个冷水脸,便出门飞跃上屋顶,细细地听起虎啸声。每每虎啸声起,他都会认真听一番。

  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虎啸的声音,他竟会有些熟悉。他记得自己从未见过老虎,更没有听过虎啸声。老虎牢还是第一次见识老虎这等丛林之王。

  他感受不到虎啸声里的威胁,反倒有种亲近,放松之感。他听着听着,昨夜糟透了的心情,似乎也渐渐平复了不少。

  接下来的日子,金执事都没见到沐灵儿,沐灵儿也再没有到花园里去闲逛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似乎从未发现过,可是,那天晚上的约定,两人却都记在心中。

  顾七少此时正在赶往药城的路上,早就被沐灵儿忘到了后脑勺去。而唐离,却完全相反。

  宁静的那封信,让他控制住自己的冲动,乖乖在三途黑市等过冬,等开春。

  他除了帮忙处理东来宫一些事情,安排唐门为东秦大军打造暗器之余,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为迎接宁静和孩子归来的准备上。

  他雇了一批老妈子,专门给宁静和孩子准备各种衣裳,还准备了一本厚厚的册子,每天寻问顾北月各种女人生产,女人坐月子的问题,只要顾北月给出回答,他一定一字不漏地记下来。

  他还让顾北月列出了一份长长的清单,全是给宁静产后滋补身体的药材。他照着清单要么令人去药城,去药鬼谷,去云空各地找,要么自己到黑市里去发布悬赏。

  这日入夜,唐离忙完了一天的事,见顾北月还坐在院子里,他便跑了过来。

  “顾大夫,你介绍几个产婆和医女给我吧,我先安排她们到唐门去。”唐离认真说。

  顾北月从来都不会笑话唐离准备得太早太,更不会掀唐离太烦人。他知道,唐离如果不忙起来,如果不忙这些事情,或许,早就忍不住跑到北历去了。

  顾北月会治病,也会治心。

  他独独治不了自己。龙非夜只告诉他,回龙丹的秘方找到了,很快就会被炼制出来,并没有告诉丹炉老人勒索韩芸汐的事情。

  他从知道影术恢复有望之后,每每夜里便都会独自一人坐着,安静等待,安静期待。

  “好,回头我让沈副院安排几个。”顾北月爽快地答应了。

  唐离大喜,“多谢多谢!”

  “客气了。”顾北月淡淡道。

  唐离在他身旁坐下来,笑道,“顾大夫,你懂那么多,将来谁要当你媳妇,就福气了。”

  顾北月一愣,随即便笑了。只是笑,没多言。

  “顾大夫,你今年也不小了,打算什么时候娶妻?有瞧上的姑娘没?”唐离又问。

  顾北月还是笑,不语。

  唐离认真起来,”顾大夫,影族可就你一脉单传,你可得赶紧为影族开枝散叶。”

  终于,顾北月没有再笑。然而,他也还是没作声,只是点了点头。

  唐离并没有发现他的一眼,想起了一件事来,连忙说,“顾大夫,要是宁静生了女孩,就取名为唐静;要是生了男孩,就取名为唐宁?如何?”

  要当父亲了,都会这么兴奋吗?都会有说不完的话题吗?

  顾北月淡淡笑道,“唐宁倒是可以,唐静和宁静重名,不妥。”

  唐离这才发现这个问题,他蹙紧眉头,喃喃自语,“那我得再想想别的了。”

  “男孩就叫唐宁,女孩的话,就让宁静取名吧。”顾北月都忍不住说了句,“留点事让宁静操心吧。”

  唐离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这才起身,“顾大夫,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顾北月目送唐离离开之后,又坐下。他朝天空中那一轮孤月望了过去,俊朗的眉宇间有了少见的惆怅,他惆怅的无非是唐离刚刚那句话。

  影族就他一脉单传,影族的血脉不能断呀!

  这片大陆上,比顾北月更加惆怅着子嗣问题的,还有另一个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安国君主龙天墨。

  北历内战爆发后没多久,西周康成皇帝便将公主端木瑾嫁到天安国。天安国本就有皇后,而且端木瑾并非西周的嫡公主,按规格制度来说,端木瑾能被册封为贵妃,已是例外。

  可谁知道,龙非夜并没有册封她为贵妃,而是多加了一级,册封她为皇贵妃,仅次于皇后之下,辅佐皇后掌管六宫。

  如果天安的后宫像之前那样,就只有穆琉月和太后,太皇太后三个女人,那也没什么好折腾的。顶多是穆琉月和端木瑾单打独斗。反正太后已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有专人照料;而太皇太后年事已高,也不怎么管事了。

  无奈,龙天墨一场选秀,一口气选了三十来位妃子。

  四位贵妃,四位妃子,六为嫔妃,六位贵人,五位常在,五位答应等几乎都把天安的后宫填满了。

  民间都有人笑成,皇帝下一回选秀之前,得先拓建后宫。

  后宫人多了热闹了,那拉帮结派占队伍的事也就热闹起来。穆琉月和端木瑾第一次交手,就简单不了。两人都没有亲自露面,却把后宫搅得鸡飞狗跳。

  龙天墨虽然选了那么多妃子,可是,从来就没有在哪个宫里过夜,更没有召哪个妃子来侍寝。

  为了躲避皇奶奶派来的嬷嬷,他已经在御书房里住了十来天了。皇奶奶没到御书房来,穆大将军却是天天光顾。

  这一夜,穆大将军和龙天墨,探讨完北历内战,东西秦交战一事,并没有退下的意思。而是行了个礼,单膝下跪。

  龙天墨见了这架势就头疼,穆大将军是聪明人,从来没有为女儿申过冤,求过情,他一直都是以为皇族开枝散叶为理由,请龙天墨到后宫过夜,雨露均沾。

  龙天墨站在书桌前,没理睬穆大将军,而是冷冷朝站在一旁的穆清武看去。穆清武立马就低下头,他也为难呀!

  “皇上,先皇在你这个年纪,已经……”

  穆大将军重复了无数遍的话还未说完,门外忽然传来太监的禀报声,“皇上,皇贵妃被毒蛇药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