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980章 丫头和女人

第980章 丫头和女人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86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49

  

  龙非夜说天黑了,该出去了。

  韩芸汐懂,顾北月也是懂的,百里茗香和徐东临也隐隐猜得到原因。

  偏偏,顾七少一头雾水。

  他一脸莫名其妙,问道,“龙非夜,你怎么知道外头天黑了?”

  打从他们进入这个空间开始,就没了时间概念,天知道他们在幻境里待了多久,又在这里待了多久呀!

  如果不是龙非夜这么一说,顾七少还一直觉得他们进来好几天了呢!

  龙非夜瞥了顾七少一眼,没回答。

  顾七少真的很爽龙非夜老是不回答他的问题,他朝韩芸汐看去,“毒丫头,天黑了,干嘛急着出去?又不是天黑了就出不去?”

  天黑了,韩芸汐和龙非夜双修的时间到了呀!

  噬情之力的修炼是有周期的,龙非夜就是通过内功变化的周期,估算出时间的。

  越靠近双修的时间,体内的噬情之力就会渐渐躁动起来。

  虽然韩芸汐并不觉得这件事有瞒着顾七少的必要,但是,噬情之力是龙非夜的事情,韩芸汐自是没有权力擅自告诉顾七少。

  她笑道,“我也不知道。”

  顾七少可不傻,看得出来他们这帮人有秘密瞒着他,他也不多问,心想今晚上他就赖在韩芸汐身旁不走了,瞧瞧龙非夜急着出去到底想干什么。

  韩芸汐轻轻咬破手指,将血滴在石墙上。

  当血被石墙吸收之后,刹那之间,他们眼前便一片黑暗了,脚下也空了。又恢复了进来时的那种状态,像是跌入了一个无底洞,不停地下坠,耳畔疾风呼啸!

  然而,不似之前那回那么久。这一次,他们很快就落地了。

  一站稳,整个世界还是一片黑暗,因为……天很的黑了。

  天黑之后的毒宗祭坛简直伸手不见五指,顾七少连忙取出夜明珠来,大家才看清楚彼此。

  夜明珠一亮,埋伏在周遭的毒卫立马出来了,一个个皆是大喜。

  “殿下,公主你们总算回来了!”毒卫欣喜地说,还真害怕他们再也回来不了。

  “可有人闯入?”龙非夜问道。

  “没有!今早至今都没有人闯入,周遭也没有任何人迹。”毒卫如实回答。

  “继续守着,一有动静立马禀告。”龙非夜冷冷说。

  幸好无字碑之门不容易开启,否则那个空间里藏了那么多雪狼族的秘密,被太多人知晓终究是不好的。

  大家正要回去,韩芸汐却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对徐东临说,“你明日找些沙土过来,把无字碑和琉璃墙全都封了!”

  石室里的一切他们也都看清楚了,暂时没有进去的必要。把无字碑和琉璃墙都封了,一来防止这个秘密被人发现,二来也能制造假象。

  如果之前那个神秘人不是白彦青的话,白彦青便至今都还不知道他们进入了无字碑空间,知晓了那么多秘密。

  “公主放心,属下今夜就让人去找沙土,连夜赶工,明日中午之前一定全都封好,保证做得和之前的一模一样”徐东临答道。

  这个时候,韩芸汐才放心和大家一道离开。

  虽然带了很多疑问需要探讨,需要寻找答案,但是,一回到院中,顾北月和百里茗香还是很自觉地回屋了。

  殿下和公主双修练功,好歹也得明日才有空了。

  顾七少却赖着不走,跟韩芸汐和龙非夜到了房门口,龙非夜要关门,他一手挡住了,他笑得很无害,“这么早睡?我还想找你喝茶呢。”

  “滚不滚?”龙非夜冷冷问,当然知道顾七少想干嘛。

  顾七少活动了一下肩膀,懒洋洋地说,“呵呵,爷我最近吃胖了,滚不动。”

  “本太子可以帮你。”龙非夜说着就抬腿,他一脚,保准能把顾七少踹到天边去。

  屋内,韩芸汐都笑了。

  她走出来,认真道,“顾七少,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要喝茶明早再来吧。”

  顾七少越发的狐疑了,“很重要的事?比雪狼族的事还重要?”

  韩芸汐正要解释,谁知龙非夜却一把揽住韩芸汐的腰,冷笑得很邪惑,“私事。”

  他说完,冷不丁一把将发愣的顾七少推了出去,“啪”一声关上了房门。

  顾七少就愣在原地,脑袋里一而再闪过龙非夜方才那又暧昧又邪惑的笑意。同为男人,他不会看不懂龙非夜那笑是什么意思的。

  顾七少并没有多留,他就一步一步后退出来,渐渐远离房门,后退到了院子里。

  他轻轻一跃就跃到背后的石头茶桌上,盘腿坐了下来。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坐得腰杆特笔直,他的表情有些严肃,平素的慵懒妖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一直都知道毒丫头和龙非夜并没有同房,他们成婚多年一直都没有同屋而住,毒丫头在渔州岛上露过守宫砂呢!而且,毒丫头也至今没怀孕呢。

  在他心中,毒丫头一直都是个丫头呀!

  她和龙非夜什么时候住到一块了?龙非夜到底何时把毒丫头从一个丫头变成了一个女人?

  顾七少的三魂七魄似乎丢了,他怔怔地坐在石桌上,看着远远的房门,一动不动,倔强得像个孩子。

  过了一会儿,顾北月着实看不下去,走了过来。

  “七少……”

  顾北月特意站在顾七少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顾七少这才缓过神来,看了看顾北月,又侧头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傻傻地问,“顾北月,咱们是不是还在幻境里?”

  顾北月再一旁石凳上坐下,仰头看顾七少,“不是。他们在双修。”

  顾北月将噬情之力的事情告诉了顾七少,虽然他还未征询龙非夜的同意,但是,他既然说出来,便有绝对的把握,龙非夜会允许他说。

  “噬情之力……”顾七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玩意,“听起很强。”

  “如果殿下能修到第三阶,便是天下至强之力。”顾北月说道。

  顾七少却冷笑起来,“至强?至强能杀死不死不灭之人吗?”

  这话提醒了顾北月,他好奇起来,“杀掉雪狼的神秘力量是什么?”

  顾七少满心都是韩芸汐,哪还有心情想这些事情呀!

  就算是龙非夜和韩芸汐在是双修,可是,刚刚龙非夜那个眼神,明明就是在告诉他,韩芸汐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顾七少跳下桌来,一边往外走,一边摆手,“我也有很重要的事要办,明儿见!”

  他哪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呀?自从在医城公开身份之后,他就鲜少失眠过了,今夜,怕是又要睡不着了。

  直到顾七少的身影消失在园子门口,顾北月轻叹,转身离开。

  其实,这一夜,大家都是无眠的。

  知道了那么多秘密,有了那么多新的疑惑,谁还能安睡?

  然而,却有一个人,沾床就睡,睡得很香很香。这个不是别人,正是百里茗香。

  自从在军中被士兵们起哄,要她嫁给殿下之后,她就没有一夜是安眠的。

  这一夜,她一觉到天亮,睡得特别饱,特别满足。

  不为别的,只因为殿下和公主并没有丢下她不管,都离开了流光求救她。

  玻璃迷宫,水底大蛇正是因她执念而起。最后,殿下和公主破了她的执念。

  她执着的,不过是害怕被嫌弃,哀伤回到不当初纯粹的主仆情义。幸好,公主和殿下都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嫌弃她。

  很多时候,执念并非一定要自己去放下,反倒是别人能帮你放下。

  正如顾七少,殿下那么一吼,便破了他的执着。

  翌日清晨,百里茗香起得最早,她把院子里的茶桌擦得干干净净,摆上了茶具,烧好了水。然后她就去做早饭,忙了一早上都没有休息,却依旧精神抖擞。

  龙非夜和韩芸汐昨夜双修之后,聊到很晚很晚才入睡。

  顾七少过来的时候,龙非夜已经和顾七少喝完茶,正在聊天,韩芸汐还在睡懒觉。

  顾七少大大咧咧在顾北月身旁坐下,他低着头,精神不是很好。

  龙非夜没看他,可余光还是瞥了顾七少一眼,他随手倒了一杯茶过去。

  顾七少没言谢,端起来就喝,喝光了把茶杯放下,淡淡道,“万毒之金和万毒之火我一直都在找,但是都没有什么线索。这两东西不好找。”

  话音一落,韩芸汐就开门出来了,“四大毒血的最后一味血,到底是什么?”

  韩芸汐记得当初顾七少跟他们说破解迷蝶梦的办法,提到了四大毒血,却没有说最后一样。

  顾七少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还是老实说了,“就是毒蛊人之血。”

  虽然龙非夜之前多少有些猜测,可是听到顾七少亲口说出来,他还是有些意外的。

  韩芸汐倒不奇怪,反倒有些恍然大悟。

  迷蝶梦能破解毒蛊人之毒,但需要五行之毒,和四大毒血。那么,五行之毒和四大毒血便是解药的药引。

  需要毒蛊人之血为药引来破解毒蛊人之毒,类似的情况在解毒领域经常遇到的。

  “得迷蝶梦着得天下?这又是何解?”韩芸汐问道。

  “这个传说早在大秦帝国建立之初就有了,一直流传至今,所以这两百多年来,毒宗禁地一直都不平静。”顾北月说道。

  “迷蝶梦这事必也是毒宗内部的人透出去,否则,谁会知道?”顾七少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