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929章 不见了不见了

第929章 不见了不见了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25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46

  

  韩芸汐都还没到长老会那边,一个青衣婢女就找过来了。

  “公主!公主!大事不好了!”青衣婢女脸色无比惨白。

  这青衣婢女是韩芸汐收买下来,专门在宁静院子里伺候的。韩芸汐的心一下子就慌了。宁静娘俩要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跟唐离交待呀?

  “怎么回事?”韩芸汐问道。

  “静小姐和沐灵儿姑娘都不见了,在房里伺候的茜茜被杀了!”青衣婢女吓得唇齿都还在颤抖,“奴婢刚刚要送饭进去,就看到茜茜倒在地上,榻上没人了……奴婢,奴婢立马就去找灵儿姑娘,可是灵儿姑娘也不在侧屋。”

  韩芸汐想着最坏的事就是宁静的身体出了问题,却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坏到这地步。宁静需要卧榻呀,被劫持了,她还撑得住吗?

  婢女被杀,宁静和沐灵儿都不见了,这分明就是被劫持呀!

  韩芸汐的手都凉了,但是,她还是冷静下来,交待道,“马上去通知长老会,还有,宁静的事别说漏嘴,否则小心你的性命!”

  韩芸汐让婢女赶紧推她去宁静院里检查现场。能这么悄无声息在万商宫里杀人,劫人的,必不简单。要么就是高人,要么就是内鬼!

  韩芸汐赶过去的时候,大长老等人也恰好抵达。一见到屋内那具尸体,众人面面相觑。

  五长老正要检查尸体,韩芸汐拦下了,“别碰!”

  “来人,去找个仵作过来!”大长老懂韩芸汐的意思。

  韩芸汐多少懂一些法医的知识,但是,非专业之事,还是得交给仵作比较保险。

  在等仵作的时候,韩芸汐抢在大长老之前,询问起婢女昨日至今,这院子里的情况。

  在韩芸汐一而再的眼神提醒下,慌张的婢女总算没把宁静怀孕的事情说漏嘴。

  就婢女提供的线索,宁静和沐灵儿昨晚上还在,极有可能是入夜到天亮这段时间被劫持的。

  沐灵儿给宁静配药,住在侧屋,宁静在主卧养病,那个被杀的婢女是守夜的婢女。

  很快仵作就过来了,一番检查之后,确定婢女是昨夜深夜被杀的,一剑致命,死前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

  “一定是内鬼!”韩芸汐认真道。

  万商宫中巡夜的侍卫就不少,而且宁静这院子周遭也有专门巡夜的侍卫。若非熟悉这里的内鬼,何以悄无声息潜入杀人,又神不知鬼不觉带走宁静和沐灵儿呢?

  “万商宫绝不可能有内鬼!”二长老怒声,“就算有内鬼,劫持静小姐何用?”

  三长老虽然没有二长老那么激动,却也认可这个观点,“公主殿下,静小姐早已不管事,如今又病着,若是内鬼,该知道劫持她威胁不到狄族什么的。”

  “会不会是唐门之人?”大长老狐疑地问。

  韩芸汐反问道,“若是唐门之人,为何只劫持宁静?为何没有营救唐离?”

  二长老理直气壮地说,“他们可能没找到唐离!”

  韩芸汐忍不住翻白眼,她倒是希望人是唐门劫的,那一切就都好办了。可是,人怎么会是唐门劫的呢?唐门那帮老人家至今都还不知道唐离被囚禁在万商宫,只当唐离带宁静到东来宫玩了。

  而且,就算他们要行动,也不至于那么大胆瞒着龙非夜。

  “二长老这未免太抬举唐门了吧?难不成万商宫的防守如此不堪一击,让唐门之人又是杀人,又是劫人的,竟没人发现?”韩芸汐嘲讽地说。

  二长老立马闭了嘴,三长老却道,“公主殿下,若是内鬼,这内鬼是何人,劫持静小姐又为何事?”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惊了,她脱口而出,“程叔!”

  程叔?怎么可能?

  众人正迷茫着,韩芸汐急急道,“大长老,程叔人呢?”

  “公主殿下,就算有内鬼也绝不会是程叔。昨儿个咱们回来,程叔半途就走了,他到南边聘请新的荷官去了。”大长老提醒道。

  韩芸汐连连摇头,暗骂自己太过于大意,也太小看程叔了。韩芸汐焦急之下,差点就把贾戴的事情说出来,幸好她急事停住。

  这件事她说不清楚的,如果她能说清楚早就说了。她总不能告诉长老会她和贾戴认识,串通好了反坑程叔一把也坑了万商宫一把吧?她昨晚上和龙非夜商量这事的时候,也只是想旁敲侧击地提醒大长老一些而已。

  现在,怎么办?

  “程叔……程叔……”韩芸汐话锋一转,说道,“我没怀疑程叔,我的意思是赶紧把程叔找回来。出了这么大的事,不管是内鬼还是外敌,都说明万商宫的防守太薄弱了。赌场那边的事三长老和四长老多担着些,让程叔回来处理这事儿。”

  韩芸汐这话说得并不似她平常说话那样流畅,幸好几位长老都没感觉到异样,毕竟万商宫出了这事,是大事,紧张也是正常的。

  “公主说得极是!来人,赶紧去把程叔找回来,就说这边出大事了,让他速回!”大长老立马吩咐下去。

  韩芸汐这才放心一些,她心想,如果程叔没劫人的话,那她和贾戴的计划就照常;如果人真的是程叔劫持的,那程叔必有后续行动,如此一来,长老会自会怀疑到他头上去。

  不管劫匪为什么劫持宁静和沐灵儿,韩芸汐只盼着宁静和肚子里的孩子平安。

  “公主殿下,不如把唐离押过来,试探试探。暴雨梨花针一事,唐门也该给咱们一个交待了!”大长老说道。

  韩芸汐都无法想象唐离要知道宁静失踪,会不会疯掉。她该私下去给唐离打个预防针的。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她要私下去牢房估计难了,只能寄希望于唐离不要太冲动。

  担忧和不安都藏在心中,韩芸汐淡淡道,“是该处理了,把人押到议事厅去吧。”

  对一切一无所知的唐离,特别乖,特别安分,他由着侍卫五花大绑,一点反抗都没有。被带到议事厅之后,他寻了个没人主意的机会,还冲韩芸汐顽皮地眨了眨眼睛。

  前几日韩芸汐明明觉得唐离弟弟长大了,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发现他傻得像个孩子。

  看着瘦得都快不成样,还被五花大绑的唐离,韩芸汐的心疼了起来。

  宁静,你在哪里?你想你的阿离了吗?

  “唐门主,请坐吧。”大长老还是给唐离准备了一把椅子。

  唐离双腿被绑,只能蹦跳过去,坐下,他冷笑,“呵呵,原来你们狄族还有待客之道呀!”

  几个长老正要发怒,大长老一个眼神拦下了,他说,“唐门主,你失踪这么些天,唐门也该急了吧。”

  “大长老这么说,敢情是打算放了我?”唐离一脸认真起来,“你们可得把我夫人和我赢的那笔钱都还给我,否则,我是不会走的!”

  这话一出,就是大长老的脸色都变了,反倒是一旁的婢女一个个都偷偷捂着嘴笑。

  韩芸汐笑不出来,她开了口,“唐门主,暴雨梨花针一事如果没给我狄族一个交待,你一个子都别想拿,更别想离开这里!”

  唐离扯了扯嘴角,“宁静呢?把她叫出来,暴雨梨花针是我给她的聘礼,要解释我也是跟她解释!”

  唐离说着,挑眉扫了众人一眼,不屑地问,“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拿宁静的聘礼,经过她同意不?”

  “宁静的聘礼自是宁家家长收着!”大长老立马反驳,宁家家长自然就是宁承了。

  “那成,你把宁承也一并交出来,我跟你们兄妹俩解释!”唐离当然知道宁承失踪的事情。

  大长老是既请不出宁承,也请不出宁静来。而就唐离这几句话,三长老和四长老多少打消了对唐门劫人的怀疑。

  大长老朝韩芸汐看了去,求她主持大局。

  “唐门主,本公主可以代表狄族家长。你今儿如果能交待清楚来,本公主就放了你。”

  韩芸汐话到这里,大长老等人就齐刷刷看了过来,韩芸汐给了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继续对唐离道,“你若是交待不清楚,那休怪本公主不客气!”

  韩芸汐这是给唐离铺路呢。唐离故意打量起韩芸汐来,好一会儿才说,“好,本门主就给西秦公主一个面子。”

  唐离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他的态度竟软了下来,他说,“大长老,晚辈有个问题请教,不知可否赐教。”

  大长老戒备着,“说来听听。”

  “请问大长老如果被女人下药强了,你会怎么处置哪个女人?”

  唐离问得非常认真,但是,全场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安静不过片刻,除了大长老几乎是所有人都笑了,有忍不住直接笑出声的,也强憋着的,又窃笑的。

  韩芸汐看着唐离,笑得特无奈。

  大长老迟迟没回答,唐离又问,“大长老,你是会杀掉那个女人呢,还是娶回家慢慢折磨?”

  大长老还是没有回答,唐离也不逼问,他说,“云空商会财大气粗,家大业大,我唐门招惹不起。幸好,静小姐愿意下嫁我唐离,给我一雪耻辱的机会。”

  听到这里,大家就都笑不出来了。

  就唐离这么说,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宁静嫁入唐门,一定日日被唐离折磨,报复,过着非人的日子。

  只有韩芸汐知道,天天被折磨,被驱使,被打骂的是唐离。宁静就像是个女王一样,被唐离捧着,护着,让着。

  被人宠着,是需要机会和福气的;可是,愿意宠着别人,一样需要机会呀!

  韩芸汐都不知道唐离还有没有机会继续被宁静欺负,她静静地听唐离告白下去。

  是的,唐离不是在解释,而是在告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