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87章 欠着,会有资格的

第887章 欠着,会有资格的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64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8

  

  经由私人通道,一路畅通无阻进入三途黑市最中心,最繁华的地域,韩芸汐就意识到龙非夜在三途黑市的势力不小。而当她看到“东来宫”三个字的时候,不自觉喃喃自语,“紫气东来……”

  她坐在轮椅上,诧异地回头朝龙非夜看去,龙非夜揉揉了她的刘海,什么都没说,亲自推着她往里头走。

  很快,韩芸汐就看到两侧站满了仆从,全都躬身行礼,十分恭敬,头都不敢抬。

  韩芸汐如果还看不出真相来,她就是真的蠢了。她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今日总算有了答案。

  龙非夜向来不拿天宁皇族的例钱,不享朝廷的俸禄,而且自从先帝过世之后,他得到的赏赐的也非常有限,他在最富庶的江南哪来那么多产业,他手里哪来那么多用之不尽的金卡,他每次送她礼物,怎么就那么大手笔?

  原来,原因就在这东来宫中。

  自从天宁黑市卖粮事件之后,韩芸汐就专门了解过三途黑市,她当然听过东来宫的威名。东来宫在三途黑市的财力,早就超过了执掌三途黑市多年的万商宫,成为翘楚。可是,她怎么着都猜不到龙非夜会是东来宫的主子。

  如今看来,不管是私人财产,还是公家财产,龙非夜都是首富呀!

  韩芸汐忍不住又回头,仰望了龙非夜一眼。

  “看什么?”龙非夜淡淡问。

  “你怎么没告诉我没告诉我你这么富裕?”韩芸汐笑着问。

  “忘了。”

  龙非夜这回答让韩芸汐竟无言语对。

  “怕我贪图你的钱,不是真心喜欢你呀?”韩芸汐开玩笑地问。

  也就面对韩芸汐的玩笑话,龙非夜会理睬,他反问道,“那你贪吗?”

  “贪!”韩芸汐立马点头。

  龙非夜二话不说,从袖中取出了一把钥匙递给韩芸汐,“给你。”

  一旁徐东临和百里茗香便都惊呆了,纵使两人都很了解殿下对公主的宠爱,可是,也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宠溺无度!

  那钥匙可是东来宫大库房的钥匙,在东秦复国之前,东来宫大库房就相当于是东秦的国库了呀!这些年来,除了天宁朝廷对百里水军的有限补贴之外,东秦阵营的所有开销可都是从这个库房里取出来的。

  徐东临脑海里立马浮现出唐子晋,茹姨和百里将军这些人严肃的脸来,万一让这些人知道殿下这一举动,都不知道他们的脸色会变成什么样子。

  百里茗香望了殿下高大的背影一眼,满心的复杂。当年初遇,她怎么都没想到那么冷漠的他,可以这样、这样无底线地宠爱一个女人。

  龙非夜推着韩芸汐早走远了,韩芸汐打量着钥匙,低声问,“帐房的?”

  “库房的,收好。”龙非夜云淡风轻,就像是闲聊一般。

  韩芸汐都吓到了,连忙将钥匙还给他,“我不要,那的东秦的财库。”

  东秦的传国玉玺她都保管得心惊胆战,何况是这库房的钥匙,万一哪天库房出事了,东秦那帮老臣子还不都赖在她头上。

  “你不是贪吗?”龙非夜挑眉问道。

  “贪之有道。这东西我不能要,你收好了。”韩芸汐认真说。东秦的传国玉玺只是寄放在她这里,待解决了风族的麻烦就要还给他的。这库房钥匙,就算她得了又怎么样,库房里的东西也不是她的,名不正言不顺。

  韩芸汐认认真真说,“龙非夜,你私人的东西,再贵重我都收。东秦的东西,我没资格收。”

  龙非夜并没有考虑那么多,韩芸汐喜欢,他就给,似乎都已经是一种习惯了。韩芸汐这么一提醒,他就明白了她的顾虑。

  虽然东来宫是东秦皇族留给他的资产,但是他接手东来宫至今,东来宫的资产相较于之前翻了十翻,只要他愿意,几日的时间便可以将公有变为私有。而实际上,公有和私有对于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见韩芸汐介意,他也没多解释,拿回钥匙,淡淡道,“会有资格的,先欠着吧。”

  韩芸汐回过头去,不自觉有些小伤感。除非东西秦当年的仇恨是一场误会,能够化解,否则,她怎么会有资格呢?

  其实,她一点儿都不贪,拥有了他的人,他的心,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勾起她的贪念呢?

  东来宫的外观质朴低调,里头却是极度的奢华,分毫不逊色于高调的万商宫。龙非夜带韩芸汐到他的寝宫,这宫殿深藏在东来宫最清净,隐蔽之处,无人能打扰。

  一看到寝宫后的温泉池中,韩芸汐就特想舒舒服服泡进去,可惜,她的腿不能浸水。两人一番整理,洗去了车徒劳顿,龙非夜很准时地帮韩芸汐换起药来。

  半个多月的时间,龙非夜的精心照顾,再加上医城和药城多种良药的药效,韩芸汐的双腿恢复得比一般情况要快得多。

  她已经可以站起来了,只是还迈不开步,当然,龙非夜是绝对不允许她站立的,如果就这样保持下去,再过半个月她基本可以恢复,训练个几日便可以正常行走了。

  幸好这些日子都在奔波赶路,要不,以韩芸汐的性子真真会坐不住的。

  韩芸汐换了居家的宽松裙子坐在榻上,见龙非夜调配好药膏过来,她连忙将裙角撩起来,撩到膝盖为止。要知道,如果让他帮忙撩,后果她会承受不住的。

  即便露到膝盖,负伤的小腿依然能让人浮现联翩。这一路上来,龙非夜已经不知道几次替她上完药就顺势将她扑到了,化身为狼,将她吃干抹净。

  不得不说,在化身为狼之前,龙非夜还是很有定力的。总是心无旁骛地换药,即便韩芸汐跟他说话,他也都是言简意赅的回答,不多言。

  今夜,注定是没有扑到的机会了,因为龙非夜才刚刚帮韩芸汐包扎好,外头就穿来徐东临的声音,“殿下,黑楼那边有情况。”

  “进来,”龙非夜说着,走到外屋去。

  徐东临一进门就禀,“昨晚上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影卫已经和苏小玉说上话了,一切都交待妥当。”

  龙非夜很满意,“马上开始部署,本王这一回就守株待兔!”

  “是!”徐东临又补充了一句,“苏小玉托影卫给公主带话了,说她……想公主了。”

  韩芸汐在内屋一听这话,眼眶忽然就红了,不是她矫情,而是她太了解苏小玉的脾气了。那么倔那么横的一个小丫头,向来不会说什么煽情话的,别说要煽情还会被她骂矫情。她能这么说,想必吃了不少苦头。

  即便龙非夜布下天衣无缝的埋伏,这一回仍是危险重重,韩芸汐想,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尽量保小玉儿安全。

  其实,徐东临并没有说出实情,影卫潜入黑楼,见到苏小玉的时候,苏小玉其实早就奄奄一息了,能不能熬到他们去营救,谁都说不准。

  黑楼中,立着一个巨大的十字架,个头小小的苏小玉就被绑在十字架上,耷拉着脑袋。昏暗中,她就像是一个被抛弃了的布娃娃,浑身上下散发出死亡的气息。

  然而,她那双大眼睛却始终敛着一股倔强的精光。影卫还未潜进来的时候,她就倔强地撑着一口气,何况,影卫已经潜进来了,已经传达了主子的命令。主子是她的救命恩人,无论如何,她都要漂漂亮亮地完成任务,报答主子。

  寂静中,忽然一股凉水泼了过来,苏小玉一身都湿透,水沿着她的头发,他的衣服往下流,滴落在地上,滴答滴答的,在寂静中听得特别清晰。

  这是守卫的老把戏了,他们在对她用尽了极刑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玩的了,于是,就这样每天晚上泼她一身冷水,再将所有窗户打开,让冰凉凉的秋风吹干她一身湿漉,让她冷得高烧,生病,待她手劲了病痛的折磨,都快死了才给她药吃。

  以往的每一次,她都是低着头,不理不睬,由着他们去折腾。她不理睬,他们就没趣,就会兴意阑珊地离开;她若理睬,那真真是自讨苦吃了。

  然而,这一回,她抬起头来,嘴角咧开一抹邪恶的笑意,“喂,我给你们个立功的机会,如何?”

  这话一出,两个守卫便都双眼放精芒。

  “臭丫头,怎么,受不了了?要招供了?”

  “贱丫头,早招供不就没事了,吃了这么多苦头,何必呢?还连累我们兄弟俩在这里跟你耗着!”

  苏小玉冷笑起来,“招供?我要是招供了,你们还会让我活着吗?”

  两个守卫早就见识了苏小玉的人小鬼大,精明老成,也不想跟她多废话。

  “贱丫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否则……呵呵!”

  “我看她就是诚心耍咱们,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拿鞭子来!”

  话音一落,苏小玉便冷冷说,“告诉你家主子,想知道迷蝶梦是在龙非夜手上,还是在韩芸汐手上,亲自来跟我谈!姑奶奶我高兴了,指不定还会告诉他,龙非夜和韩芸汐是怎么破解迷蝶梦的!”

  这话一出,两个守卫便都震惊了,二人相视一眼,连忙令人将苏小玉看好,急急就去送信禀告。

  迷蝶梦,可是天大的事呀!主子找迷蝶梦好些年了,一直都没有线索。

  就在守卫匆忙给白彦青送信的时候,执掌这一切的龙非夜正陪着韩芸汐逛赌场。两人逛的不是东来宫的赌场,而是万商宫最大的赌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