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47章 人质不是囚犯

第847章 人质不是囚犯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19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5

  

  韩芸汐打开营帐大门,发现守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徐东临。

  徐东临等一帮影卫,这一路跟过来,早知晓了所有事。

  “主子……”徐东临低声。

  这一声“主子”让韩芸汐特欣慰,她低声,“殿下呢?”

  “殿下在主营那边,正在跟百里将军商议停战一事。”徐东临如实回答,他怕女主子不知道主营在哪,特意朝东边指去,“主子,就在那边。你瞧见那面棋了吧,就在那边。”

  韩芸汐望去,发现主营非常大,距离自己这里至少一里(五百米),比她想象中的要远一些。

  “我睡了多久?”韩芸汐问道。

  “前日晚上到的。”

  徐东临哪知道马车上发生什么,停车的时候高伯就告诉他,殿下有令要停下休息而已。他认真说,“主子,你一定是累坏了吧,回到殿下身旁,你就放心睡吧。天大的事,殿下扛着呢!”

  韩芸汐耳根都有些热起来,她确实是累坏了,只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不要太累。

  她低声问,“百里将军……什么态度?”

  徐东临压低声音,“主子,殿下把你带回来当人质,百里将军可高兴了,昨晚上他按殿下的意思,拟写好停战协议,派使臣送去给宁承。宁承今早就回信,没任何意见,所以,明日一早,东西秦会停止正面战场的所有战役,保留一些小战役,避免引起北历和风族的怀疑。”

  韩芸汐点了点头,停战协议是她和龙非夜商量的,她都清楚。

  他们停止大的战役,保留小的战役,并没有打算对外公布停战的原因。

  如此一来,反倒会留给世人各种猜忌,北历皇族和风族一样会有诸多猜忌,而越是猜忌,就越不敢轻举妄动。甚至,他们很有可能会误以为龙非夜的实力有限,抗衡不了宁承。

  “主子,殿下劫持你为人质一事,宁承那边要求保密。所以,咱们军营里,也就只有百里将军和几个副将知晓,这段时间得委屈你了。”徐东临说着,又低声补充了一句,“主子,殿下交待,你一醒,属下就得提醒你,除了属下和几个心腹影卫,任何人都不能轻信。”

  韩芸汐点了点头,她当然懂。

  这里是军营,是白族的地盘,万一她露馅了,龙非夜就得有一堆麻烦。

  她相信龙非夜有能耐降服百里元隆,可是,在这种时刻,军心最重要,一旦她和龙非夜的事情被揭穿,别说东秦阵营里,就是某些外人,想必也会和乐于来添乱的。龙非夜得全力应对风族,不能将精力消耗在内乱中。

  思及此,韩芸汐不得不感谢宁承。

  不管宁承出于什么目的,至少,也算是免了她和龙非夜不少麻烦。在这件事上,宁承很君子。

  “顾北月那可有什么消息?”韩芸汐又问。

  “这个,属下就不清楚了,得问殿下。”徐东临如实回答。

  韩芸汐点了点头,龙非夜如果和顾北月联手,要对付风族就再简单不过了,可是,顾北月知晓宁承的态度吗?知晓宁承也想灭了风族吗?

  如果他知道,他会做何选择?

  顾北月和龙非夜一块隐瞒她的身世,所以走到了一起,而如今她的身世已经被揭穿了,面对忠心耿耿的宁承,顾北月还会一如既往站在东秦这边吗?

  还有顾七少呢?

  这会儿一定还和沐灵儿在审核白玉乔呢。顾七少若知晓她在龙非夜这里,又会是什么反应?宁承又会打白玉乔什么主意?

  韩芸汐可以不插手,可是,顾北月和顾七少被卷到这件事里来,他们有权知晓真相。

  “徐东临,你给殿下带个话,说我有要事,还没和他谈完,让他设法单独来见。”韩芸汐低声。

  她有不少事要问龙非夜,譬如顾北月是否知晓小东西的下落,譬如龙非夜假意让百里茗香上天山蒙骗白彦青,那到底什么人能和龙非夜双修,还有双修到底是怎样的?要像之前他修内功那样,闭关很久吗?而且关于真正身世的事,似乎也还得说点什么。

  总之,一堆的事情。

  “是,待会换班,属下就过去禀。”徐东临很恭敬。

  “换班?”韩芸汐不解。

  “主子,百里将军也派了鲛兵来守护,鲛兵和影卫轮流把守。”徐东临偷偷指了指不远处的士兵,低声道,“主子,这周遭三圈,全都是守你的?百里将军之前还跟殿下建议,把你带到中南都督府的牢房去囚禁,被殿下驳了会去。”

  韩芸汐苦笑,“徐东临,楚西风那么恨我,你和高伯他们……不恨我吗?”

  “主子,影卫的使命就是惟命是从,殿下心里有你,我们的职责便是护你。”

  徐东临沉默了很久,才又道,“主子,真希望东西秦的仇恨只是一场误会。你和殿下都不会那么累,我们这些当下人的,也轻松。”

  这俩主子和宁承的争辩,他们都听到了,也都记在心中。

  韩芸汐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都没说,心下却也默默祈祷。

  韩芸汐又询问了军中一些事情,便回营帐里去了。营帐里没什么事情能让她打发时间,心下一堆的事也能问,她只能盘腿坐在榻榻米上,修炼储毒空间第三阶。

  在这之前,她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静下心进入修炼的状态,然而,此时一堆事耽搁着,她倒很快就静了下来。

  不为别的,只为和龙非夜的误会已经解开了。

  除了他,还有谁能真正扰乱她的心呢?

  然而,韩芸汐并没有安静多久,门外就传来徐东临的声音,“西秦公主,殿下来见。”

  西秦公主?

  这个称呼让韩芸汐有些纳闷,她刚从内屋走出来,龙非夜就进来了。

  只见他紫袍加身,帝王霸气,尊贵不凡,面容冷峻,恍若天人。

  韩芸汐喜欢他着紫袍,她都还未来得及惊喜,百里元隆便紧随而至,跟在百里元隆背后的是百里大军中的谢、王、赵三位副将。

  龙非夜和平常一样,面容冷漠,而其他四位的表情岂止是冷呀,还充满了敌意。韩芸汐总算明白徐东临那一声“西秦公主”是为何了。

  龙非夜自不会主动带百里元隆这帮人来见,所以,必是百里元隆得了她醒来的消息,要过来见她。

  收敛了情绪,韩芸汐也端出了皇族公主的架势,走到一旁端坐下,表情高冷。

  龙非夜不说话,她自是会沉住气。

  百里元隆带了三位副将过来,一定有事。

  百里元隆对韩芸汐其实满心的复杂,他被韩芸汐的能耐折服过几次,在韩芸汐的身份被揭穿之前,他还庆幸着殿下能拥有这样一个贤内助,可是,当韩芸汐的身份揭穿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虽然殿下没有回答过他的疑问,但是,他至今还是疑惑不已,韩芸汐是不是早就知晓自己的身份,也知晓了殿下的身份,故意埋伏在殿下身旁的?

  疑问之余,便都剩下恨!

  当年白族牺牲了那么多鲛兵救灾,西秦皇族身为当政者,不顾灾情就算了,竟还借机发动战争,简直罪不可恕!

  家族之恨,国之恨,民之恨,让百里元隆即便欣赏韩芸汐,却无法减少一丝丝恨意。整个西秦皇族就剩下韩芸汐一人,她就该承受西秦皇族该承受的惩罚!

  百里元隆走到茶座边,拉开了椅子,“殿下,请。”

  龙非夜坐下之后,百里元隆才开口,“西秦公主,请你明白一件事,我东秦绝不会和你西秦有任何合作,这一回止战,你情我愿。待诛灭风族之后,老夫不会对你客气的!”

  韩芸汐看了龙非夜一眼,见他面无表情,不动声色。

  她冷冷问,“所以,百里将军觉得将本公主囚禁在这里,已经是很客气了吗?”

  “我军中不是没有牢房,西秦公主若有兴趣,老夫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百里元隆冷声。

  韩芸汐豁得站起来,“好,走呀!”

  这话一出,龙非夜立马朝她眯了一眼,速度之快,大家都没瞧见,但是,韩芸汐看得清清楚楚。

  见他不爽,她竟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她只当没看到他的警告。

  “殿下,你也瞧见了,是她自找的!人质就该有人质的样子!”百里元隆立马下令,“来人,把韩芸汐押到牢房去,马上!”

  兵卒都进来了,龙非夜就坐不住了,正要开口,韩芸汐抢了先,她才不会在百里元隆面前,给他添麻烦呢。

  她冷冷说,“龙非夜,本公主什么时候成了囚犯?东西秦止战,对付风族,本公主留在这里是表诚意的,不是阶下囚,请你弄清楚!”

  “女人果然幼稚!”百里元隆哈哈大笑。

  韩芸汐最讨厌这种大男子主义嘲讽女人了,她不屑地说,“百里将军,女人怎么幼稚了?你别忘了本公主在中南都督府帮你解决不少麻烦,你的女儿,还是本公主救的!”

  “那又如何?”百里元隆有些恼羞成怒,“韩芸汐,废话少说,老夫问你几件事,你最好如实说出来,否则,休怪老夫不留情面!”

  果然是有目的而来,韩芸汐冷笑,“百里将军如果想从本公主嘴里问出情报,那请回,出门右拐不送!”

  “韩芸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看清楚,这里是东秦军营!”百里元隆冷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