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46章 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第846章 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28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5

  

  若没有当初那个誓言,宁承未必会这么快就相信韩芸汐,韩芸汐也走不到今日这一步。

  虽然韩芸汐安慰自己,那个誓言是以西秦公主的名义发的,而自己并非西秦公主,可是,她依旧耿耿于怀。

  宁承那么凶的质问她,龙非夜一定听到了,他没有理由不问呀!

  龙非夜寻个舒服位置盘腿而坐,将手搁在韩芸汐身上,“揉揉,刚刚都快被你握碎了。明明不想走还逞能。”

  韩芸汐羞得无地自容,只能乖乖帮他按摩手。

  她一边揉着,一边等,可一等再等,龙非夜都没问。最后,还是她忍不住先开了口,“龙非夜……”

  龙非夜蹙眉看来,“你叫我什么?”

  韩芸汐顿是语塞,她还不至于蠢到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非夜……”韩芸汐嘀咕了一声。

  龙非夜不语,盯着她看,深邃的黑眸尽是玩索,似乎她不叫出个让他满意的称呼,他就不会放过她。

  “非夜……”韩芸汐又嘀咕了一声。

  龙非夜不满意,还是盯着她看。

  “龙非夜!”她索性大声叫。他若不这么提醒,她有时候还会不自觉脱口而出叫他“夜”,叫他“阿夜”。

  他这一提醒,她真的叫不出来了,尤其是在他这么不怀好意的目光之下,她更难以启齿。

  那两个称呼,会提醒她某些面红耳赤的画面。

  韩芸汐这一声大叫,已经惊到了外头驾车的高伯,可龙非夜还是无动于衷。

  韩芸汐推开了他,急急转移话题,“龙非夜,你猜我发什么誓了?”

  奇怪的是,龙非夜居然不再纠结称呼的问题,他很肯定地说,“一定很歹毒。”

  韩芸汐总觉称呼这件事龙非夜没那么容易算了,不过这时候她也无暇多想。

  “很歹毒!”她老实承认,“而且,还是以你的……”

  话还未说完,龙非夜就接着说下去,“是要我天打雷劈,五马分尸,七窍流血,还是干脆不得好……”

  韩芸汐立马捂了他的嘴,龙非夜拿开她的手,“啧啧”地感慨起来,“那就是不得好死了。韩芸汐,本太子今天才知道你这么歹毒!”

  韩芸汐垂着脑袋,龙非夜嘴角掠过了一抹坏笑,韩芸汐并没有看到,她跪坐着,就像个犯错等待惩罚的可怜虫,脑袋都快埋到双膝里去了。

  而实际上,她在犹豫,关于她的身份,说不说,怎么说龙非夜才会相信,才会理解。

  龙非夜盯了她半晌,终是撅起了她的下巴,逼她抬头看他。

  “韩芸汐,如果你能取悦本太子,本太子可以考虑原谅你。”他甚是认真地说。

  韩芸汐立马瞪他,打开他的手,“龙非夜,我跟你说一个秘密,你认真听好了。全世界,我就告诉你一个。”

  “难道你还想告诉第二个人?”龙非夜反问道。

  “我是认真的!”韩芸汐急了。

  “我也是认真的?”龙非夜还真不是开玩笑。

  “我不是西秦公主!”

  韩芸汐一句话让龙非夜蹙起眉头,狐疑地看她。

  韩芸汐就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她再次强调,“我是认真的,我真的不是西秦公主……”

  龙非夜正要开口,韩芸汐紧紧握住了他的双手,“龙非夜,韩家的嫡女,天心夫人的女儿,确实是西秦公主。但是,我不是。我不是真的韩家嫡女韩芸汐。”

  韩芸汐严肃的表情,让龙非夜无法质疑她,当初他不也质疑过嫁入秦王府的韩芸汐的真假吗?

  韩家的韩芸汐怯弱,胆小,还是个医学废材。而嫁入秦王府的韩芸汐却完全是另一个人。

  他调查过无数次,却都没查出个究竟来,他也质问过韩芸汐,韩芸汐以天性低调为由,搪塞过他。

  “到底怎么回事,那你是谁?真正的韩芸汐哪去了?”龙非夜急急问。

  如果他眼前这个女人不是真正的韩芸汐,不是西秦公主,那他何以顾及那么多,何必负罪那么多?

  他可以从此以后不用在背负对东秦,对父母,对鲛族的愧疚!

  他现在就可以光明正大带她回去,让所有东秦所有将士都跪她,敬她!

  他可以从此以后同她携手并肩,踏平天宁,征战云空!

  “我……”

  韩芸汐看得到龙非夜急中的惊喜和期待,可是,她该怎么解释?

  “龙非夜,我……”

  明明想好了,却还是犹豫,“我……我其实……”

  韩芸汐握紧龙非夜都还不够,她紧紧抱住了他,才有足够的安全感说出真相。

  “龙非夜,我不属于这个世界,我的灵魂来自几千年后的将来,我也叫韩芸汐,而且相貌和韩家的韩芸汐很像很像。我来的时候,韩家的韩芸汐就在花轿里,要嫁给你。她的灵魂死了,我继承了她的一切。你明白?”

  韩芸汐终于把真相说出来了。她并不知道韩家的韩芸汐为什么会死在花轿里,而且无声无痛无病。

  与其说死,倒不如说是灵魂消失。她想,原主的灵魂必定已经消失,否则,她何以重生?

  若非因为那个誓言,她不会说出这一切来的。因为她也解释不了这件事,只能靠推测。

  龙非夜沉默了,看着她的目光有些滞愣。

  韩芸汐忽然害怕起来,可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她将他抱得更紧,似乎害怕自己会离开他,保不住他。

  “龙非夜,你懂吗?我不是西秦公主,但是,我也算是西秦公主。”韩芸汐发现自己的解释都苍白了。

  龙非夜不说话,韩芸汐都急了,“龙非夜,你明白吗?你相信我说的吗?”

  她捧住他的脸,看入他的眼睛,“龙非夜,你说句话呀!你回答我。”

  龙非夜拿开她的手,俊朗的眉头始终紧紧锁着,他问,“韩芸汐,你既不属于这个世界,你为什么会来?”

  “我……”韩芸汐只能摇头,“我也不知道。”

  “你会走吗?”龙非夜再问,“你什么时候会走?”

  韩芸汐张了张口,想回答,却无法回答。

  “韩芸汐,你不属于这个世界,那你还属于我吗?”龙非夜又问,声音很沉很沉,让韩芸汐都害怕了。

  他任由她抱着,低下了头,半晌才沉声,“回答我。”

  韩芸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会不会走,什么时候会走,如果这种不明情况之下的回答也算说谎的话。她认了!

  龙非夜,你骗了我那么多,一次当百次,那得几百次了。

  我骗你一次,咱们算不算扯平了呢?

  “龙非夜,我不想走。”她冰凉凉的手,捧着了他的脸,僵是让抬起头来看她。

  可是,他还是没抬头,到底有多无力,才会忽然颓成这样?

  “龙非夜,我不会走!”她非常坚定地说,由着他低头,她索性躺下去,躺在他盘着的腿上,仰头看他,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夜,相信我,我属于你,永远都属于你。”

  昨日才说好的,要她陪,要生生世世。

  龙非夜,哪怕是谎言,也请你坚信,好不好!因为,我也坚信!

  语罢,韩芸汐便狠狠将龙非夜按下来,吻他!

  疯狂地吻!

  可是,怎么吻都还是害怕,都无法抚平自己心底那一抹恐惧,更何况是安抚他呢?

  龙非夜,你都不相信,让我怎么相信自己说的?

  韩芸汐起身来,就坐在龙非夜腿上,抱他,吻他,失控般地解开他的衣物。只想给予,彻底地给予;只想拥有,彻底的拥有。

  龙非夜由着她疯狂,只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当韩芸汐笨拙而又急促地褪去彼此的衣裳,狠狠将他欺下,龙非夜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

  他看了韩芸汐一眼,冷不丁一个翻身便反客为主,比她还失控,比她还疯狂地侵占!拥有!

  高伯惊得再也无法装聋作哑,马车戛然而止,高伯拴牢了马,一脸复杂,自觉退到一旁去侯着了。

  龙非夜一定是怕了,疯了,一次一次,几乎要将韩芸汐揉碎,将她毁灭,毁天灭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是精疲力尽地瘫在韩芸汐身上,“芸汐,我相信你,真的。”

  语罢,他再没有一点力气,沉沉地在韩芸汐身上昏睡了过去。

  韩芸汐娇弱的身子到处紫青,皆是他的痕迹。有种连灵魂都要被贯穿的感觉,却一点儿都不疼。或许,毁灭才得以重生吧。她竟在这狠绝中得到了解脱,释放,她抱紧了龙非夜,闭上眼,眼角一片冰凉。

  “我也相信,真的。”

  ……

  当韩芸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马车上了,而是躺在一座营帐里里。龙非夜已在她身旁。她睡了多久,他们到东秦军营了吗?

  她想爬起来,奈何一身酸楚得动弹不得。

  思及那场疯狂,她轻轻一笑。疯了就疯了吧。

  躺了好一会儿,她才能起身。她走了一圈,发现这营帐不算宽敞,却也不算小。高而宽的垂帘将营帐一分为二,分成内外两室。

  内室算是卧房了,军营里大多席地而卧,根本没有床榻这种东西,这卧房比外室高出一层榻榻米,被褥就铺在地上当床,一旁地上放着两个箱子。

  韩芸汐好奇,打开一看,竟全是新的衣服,都是她的,并没有龙非夜的。

  她这才意识到,她是人质,只能被软禁在这里,无法和龙非夜同住。

  即便如此,比起相隔一个战场来得好吧。

  韩芸汐打开营长大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