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44章 在我营中当人质

第844章 在我营中当人质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56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5

  

  韩芸汐最终还是回到马车上去。

  也就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一点儿都不坚强,一点儿都不果断。

  回到熟悉的位置,靠在龙非夜肩上,忽然特别想任性一把,就这样跟龙非夜回去。

  什么东秦、西秦,什么国仇、家恨,什么责任,良知;全特么统统滚远点吧。

  马车很快就往北边去,龙非夜坐着,一言不发。

  韩芸汐挺希望他说点什么的,她偷偷瞄了他一眼,见他居然面无表情。

  她咬了咬牙,想说的话还是吞回肚子里去了,就靠在他肩膀上,挽住他的手臂,同他十指相扣。

  安静了一会儿,韩芸汐终究还是忍不住。

  她故意扣得很紧很紧,想让龙非夜开口,可是,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就是无动于衷。

  明明知道留不下,却又无法自控地想留下。

  明明知道多说是徒劳,却又非常渴望他能说点什么,哪怕是哄一哄她,也好呀!

  从来没有这么依赖过,不舍过。

  难受!

  龙非夜,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呀!

  从这山坡到两军交界之处,也就一会儿的路程。龙非夜,难不成他就打算这么沉默下去,直到分开吗?

  虽然她不会告诉宁承,他们已经把合作事宜都谈妥了,他们还有很多机会继续谈判,可是,要再甩开两边的人,岂那么容易呀?

  韩芸汐郁闷了。

  她仰头瞪龙非夜,龙非夜居然还面无表情,目视前方,看都不看她。

  她手指用力,紧紧扣住他的手指,紧得自己都疼了,龙非夜竟不痛不痒。

  韩芸汐都快哭了,唉,这个家伙果然比她要狠心,办不到的事情,就不该有念头。任性不了的时候,就不该放纵自己的情绪。

  人生岂能时时刻刻都如意?

  韩芸汐这样安慰自己,渐渐松开了龙非夜的手,龙非夜也没有再牵她,也没看她。

  少顷,马车停了下来。

  他们还未下车,就听到宁承的声音。

  “龙非夜,我西秦公主是不是在你手上?”

  “龙非夜,把人交出来,否则我不客气!”

  ……

  就宁承那声音,估计是要疯了。韩芸汐心下无奈,正要下车,龙非夜却忽然拦下,“不想走就乖乖待着。”

  呃……

  韩芸汐震惊地看着他。

  龙非夜什么都没解释,霸道地将她按回去,然后径自下了马车,留韩芸汐坐在车内,心跳加速。

  他什么意思?

  龙非夜一下马车,宁承就更激动了。

  “龙非夜,公主掉下深渊,你比我早追下去,公主一定在你手上,马上把人交出来,否则……”

  宁承的话还未说完,龙非夜便冷冷打断,“否则怎样?你觉得以你宁家军如今之力,能跟本王抗衡?别怪本王没提醒你,天宁所处之地,有十大门派,对你宁家和云空商会都非常不满。”

  这话一出,宁承缓缓眯起了双眸,“公主果然在你手上!你想怎样?”

  龙非夜的提醒,宁承早就提防着。

  这一回停战合作,虽然是龙非夜先提出来的,但是,双方在实力的较量上,宁承还是处于下风。

  宁家军如果没有红衣大炮,这会儿龙非夜兵估计得打到皇都去。宁家有红衣大炮,龙非夜却有江湖势力。

  宁承之前就吃过江湖势力的亏,江湖势力不会直接参与战争,却会给他带来各种不便利,各种麻烦,阻碍。

  如今龙非夜执掌了天山势力,也就等同于执掌了江湖势力,一旦龙非夜调用江湖势力,后果必定比之前端木瑶的还要严重。

  换句话说,宁承比龙非夜更加希望停战。

  “本太子可以答应停战,同你共同对付风族,但是,韩芸汐必须留在我军营中当人质!”

  龙非夜话音一落,韩芸汐的心跳便咯噔了好大一下。

  她终于明白龙非夜刚刚为什么无动于衷了,原来他竟默默地谋划这件事。

  人质?

  亏他想得出来,也亏他敢提出来。

  明明是他主动要求谈判,停战的,好不好!

  “不可能!”宁承的语气冷得骇人,“龙非夜,马上把公主交出来,否则,咱们战场上见!”

  “来人,通知百里元隆,备战!”他说完便上了马车,随口吩咐了一句,“高伯,回去。”

  人已经坐在身旁了,韩芸汐还愣着。

  如果说昨夜至今的缠绵悱恻像是一场瑰丽的梦,那么此时此刻她更觉得眼前的一切像一场梦,不可思议的梦。

  她看着龙非夜霸气的身姿,冷峻的侧脸,淡漠的眼,感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女人呀,有时候就是这么傻,并不在意事情能不能成,现实不现实,只需要男人的一个态度,足矣。

  所以,女人往往会从男人的态度来评判一个男人,而非真正的实力,行动力。

  即便是聪慧冷静如韩芸汐,多多少少也是如此的。

  怎么可能真的开战呢?真的开战,他们的一切努力岂不都白费了?

  有龙非夜这个态度,足矣。

  可是,龙非夜并不是一个擅于表达态度的男人,他更多的是行动。

  此时此刻,他亦不是在表达态度,他在行动。

  高伯真的驾车要走,韩芸汐惊了。

  “龙非夜,你敢!”宁承不可思议至极,正要追,影卫便全飞过来,拦在他面前。

  很快,宁承就和影卫们厮杀起来。

  宁承一拿出暴雨梨花针,徐东临见了,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示意众人后退,宁承趁机追到马车前,暴雨梨花针对准了马车。

  “龙非夜,把公主交出来!”宁承怒声。

  龙非夜连下车都没有,就在车中,冷冷回答,“两个月,两个月本太子便可踏平天宁,灭你宁家大军……”

  宁承冷声打断,“等待你的将会是君亦邪的十万铁骑!”

  龙非夜要真灭了宁家大军,北历皇帝还不得提防他?而两个月的时间,君亦邪的十万骑兵也全都到了。

  龙非夜冷笑,“宁承,你也是聪明人。你说北历皇帝会选择相信君亦邪的衷心,还是相信本王的不战协议?”

  这话一出,宁承犹如被当头棒喝,怔住了。

  是呀!

  龙非夜还有这么一个选择,选择一边挥兵北上,征服天宁,一边和北历皇帝签订不战协议,如此一来北历皇帝便无后顾之忧,便可真心压制君亦邪。

  换句话说,龙非夜可以和宁家军停战,共同对付君亦邪;也可以和北历合作,同时对付宁家军和君亦邪。

  而他宁家军,完全处于被动之地,被龙非夜牵制得死死的!

  “龙非夜,你别忘了。你可以同北历合作,我西秦亦可!”宁承冷冷反驳。

  龙非夜冷笑起来,“宁承,你不妨赌一把。”

  宁承不是不敢赌而是他知道自己必输无疑。

  韩芸汐很早就告诉过他,龙非夜在北历有诸多细作,当年北历的马瘟,也正是龙非夜暗中促成的。

  而他,在北历根本没有优势。

  龙非夜有很多选择,而他,除了铤而走险,和风族合作,就只能受制于龙非夜。

  宁承终于犹豫了,“龙非夜,此事,我决定不了,我要见公主。”

  其实,这才算是他们真正的谈判。

  于公,龙非夜确实该让韩芸汐这个西秦公主出面;

  可是于私,他恨不得杀了宁承,怎么可能还让韩芸汐出来抛头露面呢?

  公报私仇这种事情,龙非夜又不是没做过。

  “这是你狄族的选择,不是韩芸汐的选择!”龙非夜冷冷说,“宁承,你可以放弃西秦公主。投靠风族,也可以拿出诚意,和本太子合作。”

  宁承是聪明人,无需龙非夜多解释,他懂龙非夜话中的意思。

  他还有一条路,就是和风族合作,可是,和风族合作就意味着和风族一道背叛西秦皇族,如此是这样,公主在谁手上,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

  如果他选择和龙非夜合作,答应公主为人质,便是龙非夜要的诚意,又或者说是牵制。

  宁承绝不会选择前者,但是,他更不愿意选择后者。

  他冷冷看着马车,右手紧紧握住暴雨梨花针,恨不得现在就杀了龙非夜,奈何,他根本没勇气启动暴雨梨花针,因为他很清楚韩芸汐在马车上。

  最终,宁承单膝跪了下来,大声道,“公主,你已有选择。请告诉属下,属下该怎么办?”

  韩芸汐都来不及感受龙非夜给的惊喜,她心口堵着。

  虽龙非夜拦,她还是下了马车。

  宁承虽然不知道她和龙非夜之间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他既然这么说,她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她至少要给宁承一个交待,一个放心的理由。

  韩芸汐下车,龙非夜亦紧随其后。

  宁承一见韩芸汐,暗淡的眸光一下子就亮堂了起来,将韩芸汐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公主殿下,可安好?”

  “没事,龙非夜救了我,我跟他谈妥了,我为人质,东西秦不余余力,共同对付风族,北历!”韩芸汐认真说。

  “公主,龙非夜的话岂能相信?”宁承说着,另一膝亦跪了下去,他磕下高傲了二十多年的头,“公主殿下,请三思!”

  看着这样的宁承,韩芸汐岂能没有愧疚感?负罪感?

  且不论对与错,是与非,不管将来如何,现在,她的所作所为便是在践踏宁承的一片忠诚。

  宁静的话又一次在她耳畔想起,“韩芸汐,即便是你,不能践踏狄族的忠诚和荣耀。”

  韩芸汐迟迟没做声,龙非夜看了她一眼,随手就丢了一样东西给宁承,“接着,这是本太子的诚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