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12章 得到金针找到你

第812章 得到金针找到你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15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3

  

  破竹声还在继续,绽放在夜空的烟花时不时映亮了昏暗的房间。

  韩芸汐坐在茶座上,对着信函发呆。

  忽然,有人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她惊得连忙出针,可背后那人似乎很了解她会毒术,非但避开了她的暗针,还牵制住她正要下毒的另一手。

  不会武功的她,遇到高手突袭,永远都只有任其摆布的份。她心情非常不好,懒得挣扎,索性一动不动。

  出人意料的是,那人竟冷不丁狠狠扯碎她的紫纱外衣!

  韩芸汐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外衣已尽碎,被丢弃在地上!

  她大骇,吓得魂都没了!她猛得挣扎起来,那人的力气非常大,一手足将她死死禁锢住,他凑到她耳畔,低声,“别怕,我只想确定一件事而已,不会伤害你。”

  即便洒在她耳畔的气息十分炙温热,可这声音还是让韩芸汐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是他,宁承!狄族之主!

  “混蛋,你已经伤害我了!”韩芸汐在心底咆哮。

  大夏天的,她实在无法像别的女子那样穿底衣,她穿了一件订制的裹胸,一件吊带内衬,然后就是紫纱外衣了。

  如今外衣被撕,她就无比清凉地暴露在宁承面前。

  这样的穿着若是在现代,那也算正常,可是,要被龙非夜知道了,她都无法想象他的怒火。

  很快,韩芸汐就回神了。

  这都什么时候,她居然还会顾及龙非夜的反应。

  他,真的会介意吗?

  那张寒彻骇人的脸,那双怒火滔天的眼,无法控制地浮现在脑海,如此危急之时,她竟又一次走了神。

  她真的无法相信,他曾经的介意,曾经的怒火都是装出来的。

  龙非夜,你到底何时才会来,那一个问题,我非得当面问清楚不可!

  韩芸汐很快就缓过神来,可是,宁承却怔住了!

  那个来路不明的消息,说得那么详细,几乎揭了韩芸汐的老底,让所有人都顾着震惊,忘了质疑。天下各势力自是惟恐天下不乱,而他,需要一个明确的证据!

  楚云翳曾经告诉过他,西秦皇族遗孤若为女,背后必有凤羽胎记!

  他只是想扯掉韩芸汐的外衣,只是想掀起她底衣,亲眼瞧一眼她是否真的有凤羽胎记罢了,却万万没醒到韩芸汐外衣之下,居然……居然是这么一件吊带。

  此时,一贯冷静的宁承早把凤羽胎记抛到脑后,他遇到韩芸汐,强大的自制力似乎瞬间就变成了零。

  这个女人霸占了他太多第一次,第一次被泼酒,第一次被破口大骂,第一次被她一枚金针搞得魂不守舍……

  这一回,又是第一次!

  第一次见到穿那么少的女人,第一次这么紧紧地将一个女人禁锢在怀中,第一次控制不住心跳加速!

  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视线扫过了韩芸汐线条优美的后背,落在轻纱之下若隐若现的抹胸上。

  似乎自知不应该,却又舍不得移开,一而再犹豫。

  突然,韩芸汐一脚狠狠冲宁承左脚踩去,与此同时,一枚毒针从她鞋底刺出来,直接刺穿宁承的靴子,刺入他的左脚。

  宁承终于回神了,就在韩芸汐另一脚要踩来的时候,他用右腿膝盖狠狠顶住韩芸汐的膝窝,刹那间,韩芸汐就跪了下去,宁承始终一手捂紧她的嘴,一手缚住她的双手,跟着她跌跪下去。

  韩芸汐使命挣扎,眼看就要挣脱开宁承的手了,谁知,宁承忽然倾身而来,高大的身躯压下,逼着她趴下。

  “可恶!”韩芸汐在心中早把宁承的祖宗问候了个遍。

  她猜得到这家伙要干什么,不就是要看她的胎记确定她的身份吗?狄族和幽族不就是一丘之貉,想借西秦皇族遗孤,挟天子以令诸侯嘛!

  韩芸汐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宁承这个混蛋居然压在她身上,一手捂紧她的嘴,一手按住她被反缚到背后的双手。

  这个姿势,哪是暧昧,简直是不堪入目!

  “宁承,你要么杀了我,否则,今日之仇,我韩芸汐绝对百倍奉还!”韩芸汐在心中暗暗发誓!

  韩芸汐也不挣扎了,她等。

  宁承两手不得闲,根本没办法撕她的衣服,看她的胎记。她就跟他耗着,等他脚上的毒大爆发,看到时候谁求谁!

  那毒名叫燚,一旦中毒便会在短期内如被烈火灼烧,不仅仅会有灼痛感,而且皮肤出现还会起泡,溃疡等和被真火灼烧一样的伤。

  如果不及时解毒,宁承就等着当瘸子,这毒能把骨头都给烧坏掉!经历了几番危险,韩芸汐身上的毒针,那可都是剧毒之针。

  在毒针入脚的瞬间,宁承就知道自己中毒了,这个毒女人的金针,怎么可能没有毒?

  真好呀!

  他费尽心思找了那么久的金针,倒头来竟是以这种方式扎入他身体内。

  灼烧感越来越真切,可是,他硬生生忽略了,外头的影卫随时都有可能发现屋顶的破口,他必须尽快确定韩芸汐的身份。

  他低声,“韩芸汐,我没有恶意,我只想看一看你背后的胎记,你若真是西秦皇族之后,便是我狄族之主,我愿为今日的冒犯付出该有的代价,任由你处置。我现在放开你,你别说话。你答应了就点头。”

  韩芸汐毫不犹豫点头,可是宁承才刚刚松手,她就要大喊,幸好宁承也知道试探她而已,他的手并没有放下,及时又捂住了韩芸汐的嘴。

  “你不守信用!”宁承指责道。

  “跟你讲信用?信用能吃吗”韩芸汐在心里怒吼。

  一旦让宁承看到她背后的胎记,确定了她西秦皇族的身份,宁承还能放过她?宁承还不得把她押到战场上去,挂起西秦皇族的军旗,召集西秦皇族的支持者和龙非夜对抗?

  她当然要大喊,即便被冲进来的影卫看到衣衫不整的自己,也不能让宁承得逞!

  宁承自是不敢再轻易在放开韩芸汐,脚上的疼痛让他不敢再多耽搁,他心一狠心,低声,“你既不配合,那得罪了。”

  韩芸汐都还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宁承就咬住自己的衣袖,狠狠地扯下了一条布条,他手和嘴配合,用那布条缠紧了她的双手,终于,他空出了一手。

  他毫不迟疑地撩起她的衣角,韩芸汐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廉耻,贞节,埋头在地上,闭上了眼睛,心都快凉透了。

  一旦宁承劫持她这个西秦公主,便可将七贵族其他势力引出来,甚至楚天隐之辈都有可能倒戈龙非夜。

  龙非夜征讨狄族,复国复仇之战便会演变成东西秦皇族遗孤之间的决战!

  到时候就是她和龙非夜就彻底对立了,不是她死,便是他亡!

  龙非夜,我还会有机会问出那个问题吗?

  天山一别,再见竟已成宿敌……

  宁承看到了那个胎记,浅浅的红,就像凤凰展翅的双翅膀,若非近距离看,还未必看得出来。

  宁承先是一愣,随即便笑了,傻傻地笑了。

  昏暗中,他露出一排白牙,笑得特别好看!

  是她!真的是她!

  不久之前得到韩芸汐是西秦皇族之后这个消息,他愣了很久很久,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费尽心思要劫持,要除掉,要复仇的女人,居然……居然是狄族寻了多年的主子,他的主子。真真有些哭笑不得呀!他是多么庆幸,庆幸自己没有伤到她,否则,这辈子都难责其咎。

  宁承的激动,兴奋全都洋溢在他笑颜中,若是他手下的人看到现在的他,估计会认不出他来了吧!

  找到西秦公主,至于让他傻成这样吗?这太不像宁承了呀?

  他真是只是因为她是西秦公主,才开心成这样的吗?

  韩芸汐猛地一挣扎,宁承才从缓过神来,第一时间就拉好她的衣服,又脱掉自己的外衣替她盖好。

  “公主,属下总算找到你了!很多事一言难尽,你且随属下回去,属下慢慢禀告!”宁承的声音变得恭敬起来。

  韩芸汐的嘴还被捂着,只能挣扎以示抗议,谁知宁承却一声“得罪了”,一掌劈了她的后颈让她昏迷了过去。

  宁承中毒的一脚狠狠踩地,疼得他三魂七魄都快散了,受过多少伤都不曾皱过眉,这一回,他皱紧了眉头,但是,他还是毅然又一次狠狠踩下去借力,抱着韩芸汐从屋顶的破口飞出。

  烟花破竹还在继续,楚西风和徐东临还沉浸着各自的思绪中,并没有发现屋顶的异样。

  天快亮的时候,楚西风收到了秦王殿下。

  楚西风之前的信函送到军中,又被军中的影卫寄出给龙非夜,耗时很长,也不知道龙非夜是收到了还是没收到。

  他现在收到这一封,并非龙非夜的回信,而是龙非夜在路上得只韩芸汐身世被揭穿之后,寄给他的。

  楚西风急急打开,发现就只有一行字“保她周全,否则后果自负,本王不日便到。”

  楚西风愣了,徐东临凑过来,见了这行字惊得脱口而出,“殿下他……他还要保王妃娘娘!”

  楚西风缓缓回头,不可思议地看向徐东临,徐东临却冷不丁起身,开门进去,他得跟王妃娘娘解释清楚!

  可是,但他冲进屋的时候却发现屋内没人,屋顶的瓦片被移开了一个大洞!

  “老大!老大,大事不好了!”徐东临吓得大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