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807章 那她算什么

第807章 那她算什么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17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3

  

  得知龙非夜真实身份的韩芸汐,呆愣愣地坐着,很久很久都没缓过神来。

  沈决明眉头紧锁,一脸担忧,洛醉山却阴沉着脸,十分愤怒。

  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太过突然,也太过震撼,而楚西风和徐东临则站在一旁,都低着头,不敢看王妃娘娘的脸。

  一室寂静,斜照进来的阳光像是时间的脚印,随着夕阳的西沉,渐渐移步直至消失在窗口。

  侍女进来掌灯,被沈决明挥退了。

  沈决明亲自点了灯,终是打破了沉默,“王妃娘娘,顾大夫的事……”

  韩芸汐这才抬起头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夜一宿未眠的原因,原本神采奕奕的眸子暗淡得一点光芒也没有,人像是病了一场,十分憔悴。

  她喝了一口水,才回答沈决明,“以顾北月的名义颁布院长令,从今日起,废除‘医学制裁’禁令,永远保持中立立场,无论如何原因,医学院绝不参与任何国家和组织之间的争斗。医学院只对患者负责!”

  决明子大喜,“此乃医城之幸,云空之幸!王妃娘娘圣明!”

  决明子并不清楚韩芸汐是否早就知晓龙非夜的身世,他担心着中南都督府和天宁开战,韩芸汐会以医城为武器,制裁天宁。

  如此看来,韩芸汐并没有让他失望。

  “不是我圣明,这本就是顾北月的意思。传令下去,顾大夫今日起闭关,不接见任何人,任何病例,院长事务由副院和长老会共同协商处理。”韩芸汐又说。

  “王妃娘娘放心,老夫知道该怎么做。”

  沈决明说着,朝洛醉山使了个眼神,示意他离开,可是,洛醉山却装作没瞧见,不走。

  沈决明无奈之下,只能先行离开,一来他不想干涉太多中南都督府的事务,二来顾北月生死不明,医学院里有很多事得他去主持大局。

  沈决明离开之后,洛醉山立马冷笑起来,“怪不得呀!怪不得呀!”

  “你什么意思?”徐东临气呼呼问。

  “影族对西秦皇族的效忠,世人皆知。东秦的太子杀他,名正言顺!”洛醉山也是强压着怒火。

  作为医者,他敬重顾北月,而且他记着顾北月救小七的恩情。在悬崖上听说了昨夜的种种,如今又得知龙非夜真正身份,他不怀疑龙非夜都难。

  “洛醉山,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楚西风怒斥。

  “请问楚侍卫,你和你家主子都知晓顾大夫的身份,那顾大夫可知晓你家主子是东秦皇族之后?”洛醉山质问道。

  话到这里,韩芸汐终于朝楚西风看了过来,无疑,这也是她想问的问题。

  楚西风抿着嘴,半晌都答不出来。

  据他的了解,秦王殿下并没有透出东秦的任何信息给顾北月。如果透露了,顾北月记恨殿下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愿意和殿下合作呢?

  其实,楚西风也琢磨不透他家主子呀!

  他一直认为秦王殿下和顾北月合作,纯粹是利用顾北月而已,直到秦王殿下将中南都督府交给顾北月,而后又将和顾北月秘密合作,设局对付老狐狸,他才发现秦王殿下对顾北月有十足的信任。

  他至今也想不透,秦王殿下为何会信任影族之人。影族是西秦皇族的死忠,也就是东秦皇族的宿敌呀!

  “楚侍卫,问你话呢!”洛醉山催促道。

  楚西风知道,他如实回答的话,对殿下非常不利,可是,他也知道在这件事上他无法说谎。

  谁能相信,影族之人会心甘情愿同东秦太子合作?

  洛醉山耐心地等着,韩芸汐也不言不语,楚西风终究抗不住压力,答说,“顾大夫……并不知情。”

  韩芸汐虽仍面无表情,可是手却握紧了茶杯,洛醉山猛地就站起来,怒声质问,“龙非夜安的什么好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洛醉山的声音太大了,韩芸汐的身子分明颤了一下。

  “洛醉山,此事跟你没关系,还请……”

  楚西风的话还未说完,洛醉山便愤然打断,“顾院长是事便是我医学院之事,如何与老夫无关?不敢回答老夫的问题,怎么,心虚了吗?”

  “秦王殿下将中南都督府都交给顾北月了,怎么就不安好心了?”楚西风强辩。

  “呵呵,那龙非夜为何对顾大夫隐瞒身份?”洛醉山再问。

  楚西风语塞了,秦王殿下和顾北月两人的身份是绝对的对立,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让她们言和!唯有隐瞒,唯有利用。

  这个问题是一个死结!一如东西秦两皇族之间的国仇交换,永远都解不开。

  楚西风辩解不了,只能朝韩芸汐看去,“王妃娘娘,昨夜那个人一定不是殿下,殿下还在军中,怎么可能在医城?”

  他想,他只能尽力让王妃娘娘相信昨夜的玄衣刺客不是秦王殿下,唯有这样才能为秦王殿下争取辩解的机会吧。

  韩芸汐眼底分明掠过一抹失望,楚西风并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女主子有多么希望他能够辩解下去,能给她一个不起疑的理由!

  “天山剑宗也不止龙非夜一个高手吧?”洛醉山冷笑不已。

  “王妃娘娘,殿下和顾北月之间的事,属下也不甚明白。但是,属下肯定昨夜那人绝不是殿下!王妃娘娘,您千万别乱想,属下这就安排你回去,有什么事情,您和殿下当面谈,比这里瞎猜来得强呀!”楚西风急急劝。

  韩芸汐终于开了口,声音凉如水,她说,“他不止骗了顾北月,还骗了我。”

  昨夜种种,今早她还一口咬定刺客不是龙非夜,不正是因为龙非夜缺少一个杀顾北月的理由吗?

  而今,龙非夜的身世就是理由呀!

  她还如何坚信他?如何还能不动疑心?

  他隐瞒伤势,做戏给细作看,她认了;

  他隐瞒身世,又为了什么?即便她要认,也得给她一个理由呀!何况,她没想认!

  过去是三四年里,她不止一次跟他探讨过东西秦的恩怨,七贵族的下落,甚至,在她怀疑自己是西秦皇族之后的时候,她还对他说过,如果她真是西秦皇族之后,不便能助他一臂之力执掌云空大权。

  可是他呢!居然藏得那么深!

  她也曾问过他的生父生母,他把一切都推给唐门了!

  她不追究,并不代表她可以欺骗!

  喜欢一个人,与他过去,与他的身份无关。她尊重他的过去,他的隐私,等着有朝一日他愿意说出一切。

  可谁能想象,她竟是以这样的方式知晓来他的一切。

  顾北月遇刺的同时,战争起,他诏告了天下一切。这也算是告诉了她吗?那她算什么?在他心中,她和天下人有何区别?

  简直可笑!

  楚西风冷汗连连,紧张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徐东临急急辩解,“王妃娘娘,昨夜那刺客的武功和殿下不相高下,就算天山,天山没这样的人呀!尊者是不会下天山的,您知道的呀!”

  一听这话,楚西风又打起了精神。

  洛醉山不知道剑宗老人为就秦王殿下武功丧尽,王妃娘娘是知道的呀!

  “王妃娘娘,昨夜那人极有可能是邪剑门的人!”楚西风急急说。

  韩芸汐挥了挥手,“你们都出去。”

  楚西风和徐东临还要劝,却被洛醉山轰来出去,落醉笑想留下来,韩芸汐亦是赶人。

  洛醉山立马敢去毒宗禁地找顾七少,而楚西风和徐东临守在门口,心急如焚。

  “老大,殿下回信了吗?”徐东临低声问。

  “要是回了就好。”楚西风那清俊的脸忧伤得像个老橘子,“不成,我得再给殿下写封信,王妃娘娘一定怀疑他了!”

  “老大,你说殿下他……他干嘛骗王妃娘娘呀?”徐东临怯怯地问,见楚西风没回答,他喃喃自语,“王妃娘娘和顾大夫亲如知己,殿下不会是怕王妃娘娘反对,才隐瞒一切,利用完顾北月……斩草除根?”

  “啪!”

  一声巨响,是楚西风一巴掌狠狠朝徐东临的嘴巴盖去。

  徐东临疼得要哭,不敢再说话,楚西风去写了一封信回来,发现唐离过来了。只是,唐离和他们一样被拒之门外。

  徐东临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唐离。

  “你们的意思是,我哥在开战之前,没实现告诉她东秦皇族的事?”唐离很不可思议。

  楚西风和徐东临都摇头。

  “不可能!”唐离急了,“那么大的事,我哥在开战之前,一定会实现告诉她的!昨晚上她没收到我哥的信吗?”

  楚西风和徐东临还是摇头。

  “那顾北月呢?顾北月收到信了没?”唐离再问。

  楚西风和徐东临又一次摇头,昨夜,龙非夜不仅仅给北月一大封信,而且还派了影卫过来亲口交待了一些事情。只可惜,知晓这件事的影卫昨夜都死在刺客的剑下。

  影卫到底和顾北月说了什么,给顾北月的那个大信封里放了什么,已随着顾北月消失在深渊中。

  唐离都有些无力了,他和楚西风、徐东临一块坐在门口,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龙非夜的回信。

  东秦太子的复仇之战,不单单震撼了医城,而是震撼了整个云空。

  白彦青一得到这个消息,差一点点就从椅子上摔下去,他揪住了白玉乔的衣领,怒声,“不可能,龙非夜还在天山养伤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