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87章 也是毒宗后人吗

第787章 也是毒宗后人吗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77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2

  

  月明星稀。

  本就是寂静的深夜,毒宗禁地更是安静得只有山林里的风声。

  直到站在毒宗天坑边上,白玉乔还是弄不明白,大半夜的师父为什么要带她到这个地方来。

  若是要溯源的话,百毒门也是毒宗的分支之一,可是,在她的记忆里,从小到大师父从来都没有提过这个地方,更别说是来了。

  师哥君亦邪倒是为了毒宗那只毒兽来过,可惜失败而归。她记得师父当初知道这件事之后,只是笑了笑,一句话都没说。

  但凡毒界之人,其实都是非常憧憬这个地方的,这里漫山遍野都是毒药草,而脚下这个天坑,曾经关押着毒兽,更是吸引人。

  天坑里的黑,像是有魔力,看得白玉乔都想一头栽进去瞧个究竟。

  她激动地等了许久,还以为师父会带她下去,可谁知道,师父居然只是站在边上看,好一会儿才转身,“玉丫头,咱们回去吧。”

  回去?

  “师父,咱都来了……不下去瞧瞧?”白玉乔不解地问。

  “下头已经被毁了,没什么好瞧的。”白彦青淡淡回答。

  “那……那咱们来做什么呀?”白玉乔实在好奇。

  白彦青笑了,“玉丫头,你不觉得这里的风是有味道的吗?”

  白玉乔仰起脸来,迎着风嗅闻,“有泥土的味道。”

  “不,毒的味道!这个地方,连空气都染了毒的味道。”白彦青感慨道,“偶尔闻一闻这里的味道,才不会忘记自己是什么人。”

  白玉乔更加纳闷了,试探地问,“师父……经常来吗?”

  她虽自幼被师父收养,可是,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百毒门里,并不是常年追随师父左右,她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师父经常在外游历,不管是她还是师哥,都不清楚师父的行踪。

  也就这几年来,她才有机会这样贴身跟着师父,伺奉师父,了解师父。

  白彦青仰头往向空中的月,捋着胡子笑道,“当然,这地儿是毒界的根,是师父的根呀!”

  白玉乔的心跳突然咯噔了一下,“师父……师父也是毒宗后人?”

  这话一问出口,白玉乔就后悔了,她灵光的脑袋飞速地分析着,如果师父是毒宗后人,那师父就和韩芸汐是什么关系?

  师父不准师哥打韩芸汐的主意,而今又在暗地里处处算计韩芸汐,如此矛盾又是为了什么?

  还有,师父为什么要瞒着师哥那么多事情?

  白玉乔越想越觉得自己处境危险,知道太多的人总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她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攥着,手心里全是汗,她都不敢看师父的眼睛,生怕师父发现她知道太多了。

  谁知,她却听到一个笑声,“玉丫头,难道你不是毒宗的人吗?学毒术之人,都是毒宗的人,都不能忘本!”

  白玉乔猛地抬头看来,只见师父笑呵呵的,和她小时候印象里的一样,慈祥随和。

  原来,师父是这个意思呀!

  白玉乔也无暇多琢磨师父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她只想掩饰自己的紧张。

  她装作很开心的样子,问道,“师父,玉儿原以为您会大发脾气了,现在知道您为什么高兴了。”

  “高兴?呵呵,那你说说为什么?”白彦青确实高兴。

  “因为毒宗平反了,咱们百毒门也不再是邪门歪道了!”白玉乔笑着说。

  “嗯。”白彦青点了点头,不过是敷衍白玉乔罢了。

  百毒门在他心中,和君亦邪一样不过是个工具,如何能同脚下这片土地相提并论?

  他又回头看了天坑一眼,向来深藏不露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抹留恋,他在这片土地上住过好些年,在这天坑外站了好多回,也望过好多回天坑上空的皓月,却从未踏入过一回。

  白彦青师徒两人回到住处的时候,北历帝都的密函就到了。

  原本因为北历太子的死,北历皇帝迁怒君亦邪,停止了他手上一切事务,并将他秘密软禁在宫中。

  而今,北历皇帝却不得不重新启用君亦邪。因为执意要留在冬乌族的二皇子忽然断了所有音讯。朝中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出使,北历皇帝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君亦邪身上了。

  或许,北历皇帝这个时候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可是,熟悉冬乌族的只有君亦邪,他如果派别的使臣去,万一激恼了冬乌族人,二皇子怕是性命难保。

  太子死了,他给了君亦邪这么大的教训,对待二皇子,君亦邪至少会收敛一些。

  白玉乔看完信之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师父,师哥一定能逢凶化吉的!”

  白彦青倒是对君亦邪非常有信心,他笑道,“昨儿个出发,那再过一个月,他也该把战马带回来了。”

  “玉丫头,苏小玉那边有什么进展吗?”白彦青又问。

  “已经试探出来了,确定凤羽胎记的事情她并不知情。至于迷蝶梦的消息,还在试探。”白玉乔如实回答,“只是,师父,如果那丫头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咱们岂不白费功夫了?”

  “她和百里茗香都是韩芸汐的婢女,百里茗香知道的,她应该都会知道。”白彦青猜测道。

  “可是,师父……那丫头毕竟是楚西风的人,虽说失忆,韩芸汐未必会全信她吧?”白玉乔认真说。

  “不全信的人留在身旁伺候作甚?又为何会交她毒术?”白彦青再问。

  白玉乔无话可驳,白彦青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韩芸汐那张脸来,他笑呵呵地说,“那丫头一定很老夫很像,不会留无用之人。她看中的应该是苏小玉的天赋。”

  他交待了白玉乔一句,“下手留点神,别折腾死了,那丫头留着总会有用的。还有,派人盯着宁承,一有什么大动作立马来报。”

  “是,玉儿明白。”白玉乔恭敬回答。

  白彦青盯着宁承,而龙非夜,则是直奔宁承的大军而去。

  龙非夜早已恢复内功,带着百里茗香秘密离开天山。他正赶着和百里元隆汇合。

  宽大平稳的马车,即便是在野外荒路疾驰,也四平八稳,不怎么颠簸。

  龙非夜坐在马车里,正忙着拆看密函。不管他到哪里,各地的情报都能送到他手边。手边十多封信函,有来自医城的,来自百里元隆的,来自中南都督府的,来自药鬼堂的,来自北历的,来者天山的,来自西周和天安的等,也有关于迷蝶梦线索的追踪。他即便把迷蝶梦的事交给顾七少,一样也派人继续调查着。

  他真的非常忙,耳目几乎遍布云空大陆。

  不管信中的消息是大是小,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他永远都面色冷漠,眼眸沉敛,喜怒不形于色。

  虽然他的内伤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可是,这些日子,他确实消瘦了不少,线条分明的脸部轮廓显得更加棱角分明,于冷漠中凭添了三分硬派。

  一路除了风声,就只有哒哒的马蹄声了。

  忽然,他冷冷问了一句,“前面是不是凌云关了?”

  车夫高伯连忙回答,“前面一里便是,往东可通过医城,往南直达沙江。”

  许久,见秦王殿下没回答,高伯又问了一句,“殿下,要改道吗?”

  殿下下山之后就命令他直奔沙江去和百里将军汇合,可是,昨日医城的密函频频送来的,高伯也不知道医城发生了什么事。

  龙非夜还是没回答,高伯只能继续驾车疾驰。

  高伯不知道医城发生了什么,但是,坐在他身旁的百里茗香非常清楚。打从她知道她上天山的使命之后,她便知晓了秦王殿下一切事情。

  当然,这些并非秦王殿下告诉她的,而是秦王殿下派给她的贴身影卫阿东告诉她的。她知道,阿东之所以会告知她一切,必定是秦王殿下授意过的。

  一帘之隔,她一回头脸就贴帘子上,多么希望能暂时拥有一双透视眼,能看一看马车里的男人此时此刻的脸。

  思及此,她在心中自嘲起来,即便她看到他,又能怎么样?她是不可能通过他的眼看透他的心的。

  永远不可能!

  他刚刚为什么那么问呢?是不是犹豫过,是不是想改变主意拐道去医城?去见王妃娘娘?

  可是,他那样的男人,怎么会在大事情上犹豫,犯糊涂呢?

  他是秘密下天山的,天山上的细作很快就会发现异样,他必须在细作发现异样之前,赶到军中于她父亲汇合。

  这一步棋若是出了任何差错,他之前的所有布局就都白费了呀!

  百里茗香回过头朝前路看去,一里的路不远,眼看凌云关就要到了。

  她忍不住蹙起眉头来,她从来没有如此矛盾过。

  她既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保持他一贯的冷静和无情,以大局为重。却也同时希望,这个男人会有人间烟火的一面,希望他会改变主意,拐到医城。

  她知道,犹豫便说明心有所想,心有所想而不可得,那该多么难受呀?

  秦王殿下一定是想王妃娘娘了。

  他再不出声,马车就要过凌云关了。一旦过了凌云关,以他的性子就不会再折回来了吧?

  终于,凌云关越来越近了。

  百里茗香终究是忍不住提醒,“殿下,凌云关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