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67章 细作,情非得已

第767章 细作,情非得已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56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31

  

  沐灵儿说要看他们先走,谁知道顾七少立马点了头,“好,那我们走了!”

  在顾七少转身之后,沐灵儿的心“哐当”一声碎了一地。

  她忽然很后悔,为什么要这么冲动追过来?为什么不继续装下去,假装不知道他就是古七刹,假装不知道他是医城的弃子,假装不知道他今天会跟韩芸汐和顾北月一起出发。甚至,她还可以在今早假装冲去秦王府找他。

  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还可以对古七刹说,“我喜欢七哥哥,我想七哥哥了”,只要能见到七哥哥,跟七哥哥说说笑,听七哥哥喊她丫头,她这辈子就满足了。

  可是,从今以后,什么都不能说了……

  眼泪,终究没有掉下来,碎了一地的心反倒被一一捡回去,重新凭借好。

  所谓坚强的心,其实不是永远不会碎的心,而是不管碎了多少回,都可以重新拼好,毅然迎接下一回心碎。

  “七哥哥,灵儿等你!”

  直到影卫来催,沐灵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沐灵儿能追上韩芸汐他们,自是因为影卫引了路,而藏在宁南城的奸细们,虽知晓韩芸汐他们要离开,却跟不上他们的踪迹,更弄不清楚他们要去哪里,做什么。

  赫连夫人一大早先去了药鬼堂,随后以府上有事为由离开,半途中拐进了一条巷子。

  “这点事都打探不到,主公怪罪下来,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蒙面男子背对着光,只见背影魁梧。

  “星戈,他们一个个都是人精儿,你让我怎么问?芸汐回来后,一没怎么追问苏小玉的事,二也没怎么追问顾北月中毒的事,我总觉得她好像心里有数了!”赫连夫人担忧地说。

  “她若心里有数,你还能活到现在?你当韩芸汐像你这么慈母善心呀?”男人不屑地笑,“赫连醉香,你若把事情办妥了,我自不会找你儿子的麻烦。你继续当你的韩家夫人,他也还是韩家唯一的继承人,韩家那么大的家业,够你们母子俩一辈子无忧了。但是,若是事情办砸了……”

  这个叫做星戈的男人话还未说完,赫连夫人便惊了,“你想做什么?你当初答应我绝对不会伤害逸儿的!”

  赫连夫人确实是细作,她来自北历,她当初嫁给韩从安的时候,主公并没有告诉她她的任务是什么,只告诉她好好活下去。她原本并不姓赫连,主公给她改了姓,提醒她不要忘了自己从哪里来。

  她曾天真的以为,主公没有下达任何任务给她,便是放过她一马了,她嫁入韩府,亦是安分守己,从来不争。而这些年来,主公也从未跟她联系过。

  直到几个月前,星戈突然来找她,以逸儿的性命做要挟,要她提供秦王府和药鬼堂的情报。

  如果不是星戈的刀比划在她面前,她都还不相信这是事实。

  这么多年了,她真的相信主公已经忘掉她了呀!

  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背叛韩芸汐。如果没有韩芸汐,她和逸儿早就不知道沦落成什么样子了。

  可是,为了逸儿,她不得不接受主公的命令。

  “呵呵,赫连醉香,你也不年轻了,怎么还这么幼稚?”星戈冷冷而笑,“我放过你们,主公呢?你逃得过他的手掌心?”

  “主公到底想做什么?”赫连夫人愤怒地问。

  “这不是你、我可以问的问题,记住自己的本分。还有,尽快查清楚韩芸汐和顾北月去了哪里!”星戈说完就要走。

  赫连夫人急急追问了一句,“苏小玉那丫头……还活着吗?”

  星戈立马不悦起来,“你还敢问她?你知不知道那臭丫头险些暴露了你的身份?你可是主公藏在韩家最深的一颗棋子,那天若非我机灵,别说是你,连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赫连夫人心下忐忑不已,却终究没敢多问,眼睁睁看着星戈消失在巷子里的暗处。

  不得不承认,赫连夫人确实是藏得最深的一颗棋,若非苏小玉偶然撞见,若非龙非夜一直派人留心苏小玉,还真没人会怀疑到赫连夫人头上。

  龙非夜和顾北月是知晓了这件事,韩芸汐却还不清楚,她离开之前都还特意交待了楚西风暗查此事。龙非夜不说,韩芸汐永远都想不到会是她的“七娘”出卖了她。

  苏小玉可以说是误打误撞立了一功,只可惜,她如今的处境一点儿都不好。

  她已经饿了五天五夜,别说饭菜,就是水都没喝上。

  幽深昏暗的圆形牢房,就像是一口枯井,四壁长满了青苔和不知名的藤蔓,苏小玉无力地趴在一旁,嘴里嚼着刚栽来的藤蔓。这十天十夜,如果不是依靠这些藤蔓,她早一命呜呼了。

  她至今都不知道劫持她的是什么人,这帮人每半个月来给她送一次饭菜和水,她再饿也不敢一次性吃完,总留着慢慢吃,直到全吃完了,她才开始用藤蔓充饥。

  她已经忘记了楚西风对她的训练,但是,有些生存技能,她还是记得的,所以,她没那么容易死。

  她蜷了蜷身子,将及腰的头发全散下,披在身上保暖,她要睡觉了。睡觉是保留体力,延迟食物消化时间的最佳方式。

  谁知,牢门忽然开了。她立马警觉起来,这个时候可不是送饭的时候。

  果然,只见来者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子,一身干净的粉衣在这阴暗、肮脏的密牢中,显得格外亮眼。

  昏暗中,苏小玉看不太清楚她的脸,但是,看得到她那双明亮透彻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熠熠光辉。苏小玉不自觉眨了眨眼,她心想,自己的眼睛一定比她的大,比她的明亮。

  “哎呦,还没死呀?”女子的语气十分尖酸,“我还以为今天来得来收尸了,哎呀,我这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不高兴呢?”

  苏小玉不甘示弱,“你是死爹了,还是死娘了?特意赶跑来收尸?”

  这话一出,本就幽冷的牢房像是又冷了三分,冷幽幽的让外头是侍卫都不自觉毛骨悚然起来。

  得罪玉儿姑娘,可不是什么好事呀!玉儿姑娘是主公最信任的弟子,和主公的手腕一样恐怖。

  这“玉儿”姑娘,并非指苏小玉,而是此时此刻,满眼怒火的女子。

  “死爹?死娘?”玉儿姑娘忽然冷笑起来,“真不好意思,我自小没爹没娘,还真不用收尸。”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苏小玉走过去,苏小玉明显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杀气朝自己逼近。

  她估计得出这个女子的武功远在她之前,她该怎么办?

  她蜷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女子走到了自己面前。

  忽然!

  苏小玉抓起低声一把土朝女子撒过去,女子侧身避开,饶有兴致地挥去落在肩上的一些沙土。

  苏小玉自是在这沙土里下了毒,她正暗暗开心,谁知道,女子轻蔑地睥睨她,“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可笑!”

  她说罢,蹲了下来,一手按住了苏小玉的右肩,苏小玉正又要下毒的右手就抬不起来了,她很快就又按着苏小玉的左肩。

  “你会毒术?你到底是什么人?”苏小玉怒问,惊在心中,她已经感觉到双肩如同万千蚂蚁在啃噬,似啃噬她的皮肉,又似钻到她骨头里去了。酸痛之感,无法形容!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顾七少是什么人?”女子问道。

  “我不知道!我跟他不熟!”苏小玉大声回答。

  “不说?”女子笑了。

  “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一定会告诉你!”苏小玉说的是实话,她才不会为了一个对自己无关紧要的人,受这份罪。肩上的毒要是再不解,她的双手会废掉的。

  “那好,我再问你,韩芸汐后背,可否有一个凤羽胎记?”女子再问。

  苏小玉忽然有种熟悉感,只是,她怎么都想不起来。

  “有吗?”女子耐性不错。

  “不知道!”苏小玉大声回答,且不说她不知道,就算知道,她也绝对不会说。

  关于主子的一切,她半句就不会透露!

  女子笑得更灿烂了,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在昏暗中神采飞扬,她说,“那好,你告诉我,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过是个婢女而已!”苏小玉骂道,“你也是当狗的,你该很清楚规矩!”

  “啪!”

  女子一巴掌狠狠甩了过去,苏小玉被打倒在地上,双肩疼得手都动弹不了,她恶狠狠地瞪女子,那目光凶煞阴狠,竟让女子都怯步了。

  “小小年纪,能耐不小。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要是没死,咱们慢慢玩!”女子说完,拂袖而去。

  出了密牢,阳光普照,照亮了女子年轻的脸庞,也照亮了她那双阴鸷了许久的大眼睛。

  她,不是别人,正是白彦青的弟子,君亦邪的小师妹白玉乔。不言而喻,赫连夫人的主公,正是白彦青!

  “玉姑娘,主公在催了。”侍从低声禀道。

  “知道。”白玉乔低调交待了一句,“看好那丫头,她是韩芸汐的侍女,留着日后自有用的地方。”

  她说完就赶去见白玉乔,白玉乔就在路边的马车上等她。

  “师父,那丫头什么都不说。”她如实禀。

  “不急。”白彦青放下手里的棋谱,问道,“玉丫头,你说韩芸汐和顾北月去哪了呢?”

  “上天山吗?听说顾北月的医术不错,不会是上天山帮龙非夜疗伤了吧?”白玉乔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