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40章 这种人该不该救

第740章 这种人该不该救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086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29

  

  看着龙非夜血肉模糊的后背,韩芸汐心紧紧揪着,生生的疼!

  他说只是闭关练功而已的,为什么会自残成这样子?他这一个月来练的是什么武功呀?

  “龙非夜,你骗我……你敢骗我!你这一个月都做了什么?”

  韩芸汐不敢多说话,眼泪默默地流,生怕一开口自己就会控制不住嚎啕大哭。

  龙非夜转身过来,一看着哭成泪人儿的韩芸汐,眉头就紧锁了起来。

  她若因为别的事,哭,他会任由她哭,哭到痛快;可是,她因为他而哭,他真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劝,不知道怎么劝;哄,不懂得怎么哄。

  韩芸汐,你哭得本王的心都乱了。

  他不停地替她擦眼泪,“真的是练功,没骗你。”

  “为什么会伤成这样?”韩芸汐怒问。

  “急于求成,必付代价。”龙非夜意味深长地看她,“时间太紧了。”

  “你提前一日出关,没事吧?”韩芸汐急急问。

  “没事。”龙非夜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刘海,低声,“你看本王像是有事的吗?”

  他看上去确实不像有事的,而且他跟剑宗老人打了三天三夜,也都好端端的。

  韩芸汐终究是点了头,不再追问。在她心中,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帮龙非夜处理伤口,上药。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龙非夜会诚心去欺骗她什么,事情都发生了,问那么多何用?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你坐下,我帮你上药。”她还是很凶。

  一听这话,剑宗老人就急了,瑶瑶在命悬一线,马上就毒发身亡了,韩芸汐到底救不救人?

  “韩芸汐,你到底怎样才肯交出解药?你快说,老夫全都答应你!”剑宗老人都急疯了。

  韩芸汐却当没听到,她跪坐在龙非夜背后,拿出小镊子,棉签,纱布,药水等一字排开。

  剑宗老人暴怒,冷不丁拽住了韩芸汐的手。

  “放开她!”

  龙非夜正要动手,韩芸汐拦了,她冷冷道,“李剑心,想要解药,让端木瑶自己来求!”

  她说完就狠狠甩开剑宗老人的手,格外小心地为龙非夜上药,不生怕他疼,生怕血流太多,每一个动手都非常细致、缓慢。

  在她眼中,什么事都比不上龙非夜这伤的重要。

  这种时候,剑宗老人已经什么都不计较了,连忙令人去把端木瑶带过来。

  空荡荡的大殿,端木瑶披头散发,衣裙好几处都有被撕扯的痕迹,她疼痛得满地爬滚,好几次想自残却终究下不了手,如今她已经失去了力气,无力地瘫躺在地上,等待侍从的消息。

  她已经让侍从去告诉师父了,她相信师父一定能救她的,无论如何,师父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她死的。

  玫瑰藤紧紧捆着她的身体,挤压着她一身骨头和五脏六腑,她浑身上下就没有哪个地方是不疼不痛的。这还算不上什么,最可怕的是玫瑰藤上不停地开出玫瑰花来,她分明感觉到这些花更在贪婪地汲取她的血,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花在盛开,血在上涌,这种感觉就好似身上破了好几个洞,一身的鲜血随时都会从这些洞,喷薄出去,一滴不剩。

  她害怕!

  她不想死,更不想这样惨死。

  见侍从进来,她大喜,急急问,“怎么样?师父赢了吗?拿到解药了吗?”

  “没有,韩芸汐要你下去,师尊让我们来接你。”侍从如实回答。

  “韩芸汐……”

  端木瑶喃喃自语,她再蠢都猜得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了。她好后悔当初怎么没有跟君亦邪要解药?为什么?为什么!

  如果有她有解药,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端木瑶过来的时候,韩芸汐已经处理好龙非夜的伤,帮他穿上衣裳,正低着头认真地帮他系衣带。

  远远地看到这一幕,端木瑶的眼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非常刺眼。她被侍女搀落在剑宗老人身旁。

  才刚站着,端木瑶就瘫坐了下去,也不说话,就低低地抽泣。

  剑宗老人连忙蹲下来,拉起端木瑶的手看,只见她手背,手臂上已经开出好几朵玫瑰花,颜色正渐渐变得鲜红。

  “师父……”端木瑶哽咽出出声,“师父,瑶瑶好疼……师父,救救瑶瑶吧。师父……瑶瑶害怕……好害怕。”

  “师父,瑶瑶不怕死……瑶瑶就怕……就怕瑶瑶死了,就没有人能陪你了,呜呜……”

  剑宗老人原本还有些冷静,听了这话,心都碎了,遂是冲韩芸汐怒吼,“解药呢!你到底拿不拿出来?”

  “解毒,可以商量。”韩芸汐先把态度摆明,而后冷冷道,“但是,这毒不能解得不明不白!这毒是谁下的,先说清楚!”

  “人命关天,有什么事情先救人再议!”

  剑宗老人简直是命令的语气,可惜,韩芸汐并不买账,她可不是三岁小孩那么好哄。

  解药在她手上,端木瑶的命就在她手上,现在是他们求她,他们师徒俩像在求人吗?求人就得有求人的样子。她没想趁火打劫,但是,有几笔帐必须算清楚!

  “先议清楚再救人!”韩芸汐冷冷道。

  “先救人,这毒马上就要发作了!韩芸汐,瑶瑶要有个三长两短,你休想走出天山半步!”剑宗老人又急又怒。

  “再争辩下去,她要有个三长两短,本王妃可不负责!”韩芸汐这才叫警告呢。

  “你!”剑宗老人眸中迸射出骇人的杀气,还从来没有人敢违逆他到这等地步,韩芸汐绝对是第一个!

  任由剑宗老人瞪,韩芸汐双臂环胸,气定神闲地站着。龙非夜就站在她背后,面寒如冰,手始终握在剑上。

  剑宗老人看了他一眼,心知这一步不得不让了。

  “瑶瑶,这毒到底怎么回事?”他冷冷问。

  端木瑶哪会甘心承认,蜷缩成一圈,呜呜地哭,越哭越大声,那落魄可怜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她真的被人欺负了呢。

  忽然,一道鲜血从她手背上的玫瑰花中喷了出来,那朵花是玫瑰藤开出的第一朵。

  “啊……”端木瑶吓坏了,“师父……救我!师父!呜呜……”

  她扯住剑宗老人的腿,剑宗老人失去所有耐性,踹开了她,怒吼,“毒到底是谁下的!你还不说?”

  “我下的!呜呜……玫瑰藤毒是我自己下的,师父,救救我!瑶瑶不想死……呜呜,师父,救救瑶瑶。”端木瑶嚎啕大哭,是真的怕了。

  “她认了,解药呢?”剑宗老人怒问韩芸汐。

  韩芸汐忽视他,冷冷质问端木瑶,“这一个月来,天山出现的毒物,藏剑阁和藏经阁的弟子无故中毒,又是怎么回事?”

  “是我!是我!都是我……呜呜……”端木瑶只能承认,不得不认。承认之后,又抱住了剑宗老人的腿,拼命地求,“师父,求求你了……救救瑶瑶吧!”

  两条罪状揭穿,害人害己,剑宗老人这个当师傅的,脸都给丢光了,周遭围观的人非常多,早一片哗然,尤其是藏剑阁和藏经阁的弟子们,全沸腾了起来,他们很愤怒。

  苍邱子已被藏剑阁和藏经阁的两位长老围住,三人争吵了起来。

  这时候,端木瑶另一手的玫瑰花也喷出鲜血,整个手背都裂开了。

  “啊……啊……师父!”她尖叫起来,哭喊不止,“师父,救我!救我!”

  “得饶人处且饶人,韩芸汐,你还满意吗?”剑宗老人整个人变得特别阴鸷。

  “不满意!”韩芸汐很直接,又问,“端木瑶,劫持宜太妃一事,是你一人所为,还是……”

  话还未说完,一道鲜血就从端木瑶肩上喷出来,端木瑶惊得大叫,“还有苍邱子!那件事是他和我一起做的!”

  话音一落,周遭的议论声忽然全都停了下来,而苍邱子和两阁长老的争吵亦瞬间停止,大家全都朝这边看过来。

  刚刚,端木瑶说了什么?

  端木瑶扑到韩芸汐脚下,哭喊不止,“韩芸汐,我求求你了,给我解药吧!那件事的苍邱子和我一起做的,这个月发生的一切,都是苍邱子和我合谋的!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给我解药吧!放过我吧!呜呜……”

  求人的有求人的样子,端木瑶终于有求人的样子了,可是,韩芸汐无动于衷,任由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她只高高在上蔑视。

  此时此刻,剑宗老人已经不看端木瑶了,他冷冷看着韩芸汐,滔天的怒意在眉头跳动着。

  他宠了那么多年的弟子,竟被韩芸汐羞辱成这样子,他好不容易才维护住的和平,好不容易才压下来的真相,竟被韩芸汐当众给揭穿了,完全揭穿!

  杀意,从他眼中迸射出来,如果说之前是不得已,不得不杀,那么现在便是真真正正的想杀!

  “韩芸汐,你简直……”

  幽婆婆正要劝,龙非夜的长剑往后刺去,就刺在她面前,拦下。

  幽婆婆都快急疯了,真真没想到韩芸汐不是来和解的,反倒是来激发矛盾的!这个女人,就是祸水!

  “韩芸汐,本尊最后问你一次!解药,你给,还是,不给?”剑宗老人一字一字地问,已达底线。

  “李剑心,我只问你一次,这种人,该不该救?”韩芸汐冷冷反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