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35章 我死,亦骄傲

第735章 我死,亦骄傲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74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29

  

  背后那堵密不透风的石墙,被白狼撞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痕。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此事。

  韩芸汐看着迎面走进来那道高大的身影,百感交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剑宗老人李剑心。他,终于来了!

  他来了,龙非夜就一定没事了。

  可是,她呢?

  韩芸汐忽然笑了,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刚刚那股力量充满了杀气,已经说明剑宗老人的态度。

  剑宗老人双手负于身后,三千银发梳得整整齐齐,他站在门内,挺拔傲岸的身躯好似一座山,伫立在那儿,震慑了一切糟乱,也挡住了韩芸汐的生路。

  “毒宗余孽,竟敢祸乱我天山?”剑宗老人洪亮的声音响彻整间屋子。

  屋外,所有人都围着,不敢言语,即便是端木瑶,也都心生畏惧,她跟着师父那么久都还没见过师父这么愤怒过的。

  师父一定会杀掉韩芸汐的。端木瑶的心开始雀跃起来,她知道自己终于要赢了!

  韩芸汐趴在白狼背上,虚弱得随时都可能栽下来,但是,她还咬着牙强撑住,字字铿锵,“我确实是毒宗后人,但是,我没祸乱你天山,是你天山长老欺人太甚!”

  毒宗后人的身份,她认;毒兽是她的,她更要认;但是,莫须有的罪名,凭什么要她认?

  剑宗老人没想到韩芸汐会这么轻易就承认身份。他昨日就发病了,刚刚才恢复过来,他自是记得今日是非夜闭关的最后一日,是最关键的日子。所以,他一恢复都顾不上休息,立马就出九重宫。可谁知道,一出门就听到侍从禀告戒律院这边的事情,说韩芸汐是毒宗余孽,召唤出毒兽和两阁两院的人在戒堂混战。

  他都还不敢相信,立马赶过来,果真见戒堂死伤一片,韩芸汐就骑坐在毒兽背后,敌对众人。

  他一直相信非夜的眼光,在龙非夜带韩芸汐上天山之前,他就多少有些了解,心下还是颇为欣赏这个丫头的,却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毒宗余孽!居然敢大闹天山!

  “没有祸害?你召唤出毒兽,伤我天山弟子,这作何解释?韩芸汐,你欺骗龙非夜,利用他上到天上顶,有何企图?”

  白狼似乎听得明白剑宗老人的话,本就嗷嗷低鸣着,而今更加愤怒,冲剑宗老人长大嘴巴,低吼。

  韩芸汐安抚白狼之后,毅然直起腰背,直视剑宗老人,“你天山四大长老,两阁两院弟子,近百人,围攻我一个弱女子,你们要脸吗?这就是堂堂武林至尊,天山剑宗的做派?我不召唤出毒兽,何以自保?我哪里错了?”

  剑宗老人微怔,苍邱子忽然冲了进来,他衣衫破碎,狼狈不堪,愤怒的表情变得狰狞。

  他知道,今日是动不了龙非夜了。那么,在龙非夜出来之前,就必须废掉他最强大羽翼,韩芸!

  “韩芸汐,你还敢狡辩?老夫早就怀疑你是毒宗余孽,上天山来图谋不轨。所以今日才故意带人大闹戒律院,没想到你还真能召唤出毒兽来!”苍邱子指着韩芸汐,大骂,“你说,你勾引非夜到底有何意图?你想利用非夜做什么?”

  二长老和三长老也跟进来,二长老认真禀告,“掌门人,大长老和我二人商议过这事,所以我二人今日所为,也正是为配合大长老揪出毒宗余孽。还请掌门人明鉴!”

  “请掌门人明鉴,无论如何,毒宗余孽,不可留!”三长老认真说。

  幽婆婆早就走进来,但是,她站在众人背后,什么都没说。

  “没想到堂堂天山长老,竟如此卑鄙狡诈,虚伪下作!”韩芸汐连连摇头,“苍邱子真正的目的是龙非夜!幽婆婆,今日之事,你最清楚了。芸汐不奢求你偏袒,只求你道出事实!”

  幽婆婆眉头紧锁,看着韩芸汐迟迟没出声。

  “幽敏,你说!”剑宗老人冷冷道。

  幽婆婆眼底一片复杂,她将苍邱子和端木瑶硬闯戒律院,污蔑韩芸汐下毒的事情如实说出来,但是,最后又说了一句,“老身并不知道韩芸汐是毒宗余孽。至于大长老是不是故意闹戒律院逼出毒兽来,老身也不清楚。老身得知韩芸汐是毒宗余孽之后,并无包庇。”

  幽婆婆虽然没有维护,但是至少没有污蔑,韩芸汐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没再补充,她相信剑宗老人能看清楚一切的,能看清楚苍邱子的企图的。

  “掌门人,韩芸汐下毒并非我们污蔑她,这事是瑶瑶说的,瑶瑶有人证,她自己都中毒了!”

  苍邱子巧妙地避开了龙非夜的事,刚说完,端木瑶就进来了,呜咽着走到剑宗老人身旁,将两个袖子捋得老高,露出恐怖的玫瑰藤来。

  “师父,你看……我的脸都毁了,她还不罢休!”

  端木瑶拉着剑宗的手,忽然就跪了下来,哭得非常伤心,“师父,瑶瑶求求你了,不要再管我和师兄的事了。瑶瑶怕了,瑶瑶被她折腾怕了……”

  剑宗老人看着心爱的弟子哭成这样子,愤怒之余多了三分烦躁。

  但是,他终究是一宗之主,只要没发病,他有足够的冷静。

  足够的冷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足够冷血!

  他看得出来苍邱子的真正意图,也看得出来苍邱子害不了非夜,便想先除掉韩芸汐。同样的,他也看得出来瑶瑶的毒和韩芸汐无关。

  韩芸汐不会笨到主动招惹苍邱子和瑶瑶,更不会愚蠢到用下毒这么明显的手段。

  她是被污蔑的。

  但是,她必须担下毒的罪名,必须死!

  她不担罪名,瑶瑶,苍邱子和二长老、三长老都得担污蔑的罪名,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整个天山,已经无法像之前那样把人叫到天上顶去私聊。

  瑶瑶和几个长老,他私下自会惩罚,但是,面上,他需要维护着,维护他们,也是维护天山剑宗的尊威。

  而且,最令他担心的是非夜!

  只要非夜成功出关,便可参加排位战,就能继承掌门人的位置,这个节骨眼上,非夜万万不能被韩芸拖累了。

  退一万步说,即便非夜不参加排位战,他也不能跟毒宗余孽有染,此事一旦传出去,非夜就会是云空大陆的众矢之的呀!甚至连中南都督府都会背叛他。

  所以,不管非夜知不知道韩芸汐的身份,在非夜出关之前,他都必须解决掉这个祸水。

  剑宗老人眼底闪过一抹狠绝,冷冷质问“韩芸汐,解药呢?”

  韩芸汐冷笑不已,剑宗老人这是相信毒是她下了的?

  她连“师尊”都不想叫了,冷冷道,“没有!”

  “本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解药拿出来!”剑宗老人怒声。

  “我拿出解药,你们就会放过我吗?”韩芸汐哈哈大笑起来,自己都觉得这话可笑。

  “可以留你全尸。”剑宗老人面无表情。

  “不必!”韩芸汐一手死死撑在白狼背上,稳住自己虚弱无力的身体,一手直指端木瑶,“我要她陪葬!”

  苍邱子连忙说,“玫瑰藤可不止她一人会解!师兄,别被她骗了!她这是拿瑶瑶要挟咱们呢!”

  端木瑶没有解药,但是,离毒发还有三天,她可以找君亦邪呀!可以找其他毒师呀!她不会死的。

  端木瑶看着自己双手上的藤蔓纹路,心一狠,“师父,除毒宗余孽要紧,你别管瑶瑶!瑶瑶一定能找到解药的!”

  脸都毁了,就让身体也毁了吧!至少,苍邱子日后就对她没兴趣了。

  只要韩芸汐死,就没有人跟她抢龙非夜了,师父一定会让龙非夜对她负责的。

  剑宗老人沉默了片刻,冷冷吩咐,“来人,给医城顾院长写信,就说本尊托他寻玫瑰藤解药。”

  毒是医城的禁忌,但是,医城还是有毒医的。他知道君亦邪那一定有,但是,他只能跟医城讨。

  剑宗老人话音一落,苍邱子和二长老、三张老便立马围过来,而幽婆婆虽有迟疑,却也走了过去。

  明显,掌门人非杀韩芸汐不可了。

  韩芸汐看着他们五人,并没有畏惧,反倒仰头大笑不止。

  “你笑什么?”苍邱子质问道。

  “我笑什么?我笑我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何德何能呀!竟能让剑宗掌门,四大长老围困在这小屋之内!哈哈哈,我韩芸汐今日,死,亦骄傲!”韩芸汐大声说。

  是的,她是骄傲的!

  她骑在白狼背上,高高在上,睥睨天山剑宗的至强者,睥睨整个天山剑宗,没有畏惧,只有轻蔑!

  所有人都被她嘴角那一抹讥讽刺疼,就连苍邱子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铿!”

  一声肃啸,剑宗老人拔出了炎冰宝剑,此剑一面至炎,一面至寒,火光和冰芒完美地交织在一起,流光溢彩。

  这一剑,直指韩芸汐。

  “嗷……”

  白狼怒而跃起,越过剑宗老人的剑,从高空扑下来,剑宗老人一下子就后退出屋。

  白狼紧随吹去,嗷叫声如呼啸的风,声声可伤人。

  二长老和三长老同时追出去,苍邱子却不动,见幽婆婆盯着他,他无奈之下,也只能放弃龙非夜追出去。

  别人不知道剑宗老人为何第一招会逃,幽婆婆很清楚,他不想毁了戒堂,打扰龙非夜。

  幽婆婆也急急跟出去,无暇注意到墙上的裂痕。

  幽婆婆一到门外就被一道红蓝交织的剑芒刺得睁不开眼,那到剑芒气势恢宏,夹杂着无比强大的力量,以破竹之势冲韩芸汐和白狼排山倒海飞了过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