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19章 端木瑶没那个胆子

第719章 端木瑶没那个胆子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103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27

  

  龙非夜和韩芸汐他们一上天山顶,劫持宜太妃的事情就在几重山里传开了。

  说什么端木瑶为求龙非夜帮她疗伤,冲动之下劫持宜太妃威胁,却被韩芸汐抓住了把柄,教唆龙非夜废了她的武功;

  说什么,韩芸汐因为大长老救了端木瑶,而记恨大长老,争辩不过,便对大长老下毒;

  说什么,龙非夜被韩芸汐迷得神魂颠倒,扛下了韩芸汐的罪,被罚面壁思过一个月。

  总之,大家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韩芸汐是一个心狠手辣,无法无天的女人,没事最好别招惹她。

  而实际上,这件事才刚刚开始,并没有结论。

  踏上天山顶,韩芸汐非常意外。

  天山顶只有一树一宫,寂静得像是另一个世界。

  树,为桃花树,栽在宫前。

  和寻常的桃树不一样,此树有两人多高,冠巨大,老干虬枝错路有致,即便天山顶寒冷,它都满树花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寒风乍起,花瓣便漫天飞舞起来,美得如梦如幻,好不真实。一片桃花落在韩芸汐鼻上,韩芸汐轻嗅,只觉花香沁鼻。

  韩芸汐一贯喜欢这种落英缤纷的唯美,只是,面对“桃花”她真心无感。

  龙非夜轻轻将她臂上的花瓣拿开,宠溺地揩了揩她的鼻子,他也没多说什么,牵着她跟着剑宗老人往宫殿里走去。

  宫,为九玄宫。

  九重之高,参天而上,望不见顶,已经不是宏伟庄重可以形容,它似一座拔地而起,直入九重天的山,山之山!它在天山之巅屹立了数百年,震慑了数百年,风吹雨打电闪雷劈了数百年,至今不倒。只要它在,天山便在。

  韩芸汐望着这座宫殿,震撼感排山倒海而来,只是,当她走入宫中,却只剩下满心荒凉。她下意识回头朝门外的落花纷飞的桃花树看去,竟不自觉心生悲凉。

  偌大的宫殿,处处都透着刺骨的冰凉,这是一座空殿,空无一物,亦空无一人,就只有端木瑶和那个青衣侍女跪在殿中,

  他们走在殿中,脚步声很轻,却依旧会有回音。

  韩芸汐忍不住想,这个地方是否曾经热闹过?剑宗老人真正心爱的弟子还在世的时候,这里是否温暖过?

  一个人的离开,可以毁灭另一个人的全世界。

  韩芸汐不自觉握紧了龙非夜的手,她想,如果龙非夜出事,她会不会疯掉?

  “怎么了?”龙非夜轻易就感觉到她的不安。

  “这里很冷。”韩芸汐低声。

  龙非夜便从身后将她拥住,“忍一忍,不会待太久的。”

  苍邱子和苍晓盈还在门口,苍晓盈执意要送父亲进来,苍邱子却让她马上走。最后,也不知道苍邱子说了什么,苍晓盈掉头就走,很急。

  这一切,龙非夜和韩芸汐都看在眼里,剑宗老人瞥了一眼,也不知道有没有放心上,他蹙眉朝端木瑶走去。

  苍邱子一手捂着腹部,一手以剑为杖,咬着牙一步一步走进来,韩芸汐心中暗暗佩服,苍邱子中毒那么久,竟然还有力气走路,实力果然不容小视。

  迷途之毒,苍邱子已心中有数,剑宗老人大事化小,却没打算小事化了,否则早就逼韩芸汐拿出解药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给韩芸汐和龙非夜机会把证据摆出来,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激怒剑宗老人。

  这件事只能靠端木瑶了。

  苍邱子一进门先声夺人,“师兄,方才当着众弟子们的面,我不方便说。今日既到来这里,我不得不说!韩芸汐这个女人着实太狠毒了,她对瑶瑶下毒,毁了瑶瑶的脸!瑶瑶从今往后,都不能见人了呀!”

  这话,不仅仅是说给剑宗老人听的,更是说给端木瑶听的,果然,这话一出,端木瑶便一把扯下面具,露出那场苍老的脸,嚎啕大哭,“师父!你要为瑶瑶做主呀!呜呜……师父,师兄欺负瑶瑶,连韩芸汐都欺负瑶瑶,瑶瑶不活了!”

  她说着,便猛地朝一旁石柱撞去,速度快得连身旁的侍女都拦不住,可是,剑宗老人拦住了。

  一眨眼的功夫,剑宗老人就移位到石柱前,拦下端木瑶。

  端木瑶料定师父会救她,她顺势抱住了剑宗老人,埋在他怀中嚎啕大哭。

  剑宗老人眉头紧锁,将端木瑶从怀中拉起来,他看着她的脸,顿是倒抽了口凉气。

  “师父,瑶瑶不活了……不活了!”端木瑶泪流满面。

  剑宗老人立马朝韩芸汐看去,冷声,“你做的?”

  “是!”韩芸汐大大方方承认,她想提宜太妃的事,谁知道端木瑶又道,:“师父,瑶瑶再也不能练武了!瑶瑶的丹田……毁了!”

  剑宗老人原本就看出端木瑶的武功尽毁,却没想到丹田也毁了。

  他眼底闪过了一丝狠戾,急急替端木瑶把脉,这一把脉,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见状,苍邱子总算松一口气,他的腹部虽然绞痛难耐,可是,他还是拼命撑住,比起解药,端木瑶的哭诉更重要。

  只要端木瑶激得剑宗老人怒火滔天,失去理智,他就不会听韩芸汐和龙非夜的解释。

  以端木瑶在剑宗老人心中的地位,她完全有这个能耐!

  一室寂静,剑宗老人一次又一次替端木瑶把脉,虽然他没说话,可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在场之人全都感觉得到。

  端木瑶身旁那个侍女都忍不住后退,提心吊胆着,担心自己随时会没命。

  韩芸汐将声音压低,“龙非夜,再这么下去……他会发病的。”

  剑宗老人能让龙非夜信任,可是失心疯这病连剑宗老人自己都控制不住呀!韩芸汐都后悔了,刚刚就不该听龙非夜的话。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龙非夜还是拉住她的手,“不急。”

  他冷冽的目光死死盯着端木瑶,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韩芸汐真真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继续听话的。

  苍邱子也紧张地盯着剑宗老人,他心中的期待让他都暂时忘了腹部的疼痛。他不仅仅在等剑宗老人暴怒,而且也等着剑宗老人发病。

  他当然不知道剑宗老人有失心疯,只是,这些年来他为了争夺掌门之位,费尽心思调查打听,多多少少听到了剑宗老人有心病的谣言,说剑宗老人一旦被激怒就会失去理智,像个疯子一样,只有端木瑶能安抚得了。

  无风不起浪,这件事,他旁敲侧击地问过端木瑶,却都被否定了。

  今日,他不仅仅是为自己开罪,也是利用端木瑶来证实传言真假。

  他已经做好了最充分的准备,一旦剑宗老人跟他翻脸,或者剑宗老人发病,龙非夜跟他撕破脸,他都不介意。他手里掌控的势力庞大,而天山顶就剑宗老人和龙非夜两人,即便他中毒了,他还有一个端木瑶可以牵制剑宗老人,不怕龙非夜不给解药。

  他已经让苍晓盈去给门下大弟子传话,只要他一声令下,夺位之战随时都会开始!

  所有人都盯着剑宗老人,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谁知,端木瑶却突然缩回手,“师父,赶紧帮师叔解毒吧,再耽搁下去,师叔会死的!如果不是师叔搭救,瑶瑶真见不找您了!”

  这下打断,濒临崩溃的剑宗老人一下子就缓过神来,意识到苍邱子的存在。

  “师父,解药在韩芸汐手上!”端木瑶又说,她主动避开了丹田这个话题,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师父的秘密泄露。

  师父才是她真正的依靠,师父才能替她做主,一旦师父的秘密泄露了,掌门之位必会被苍邱子所夺,她这辈子就真真无法摆脱苍邱子了。

  剑宗老人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神,他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放开了端木瑶。这下,韩芸汐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收回去了,只要剑宗老人不发病,她还是愿意相信龙非夜对他的信任。

  “非夜,解药呢?”剑宗怒声质问。

  见状,苍邱子狐疑了,难不成那些谣传真的只是谣传,端木瑶并没有欺骗他?这个愚蠢的丫头,急着帮他讨解药作甚?

  “师兄,我撑得住,你赶紧瞧瞧瑶瑶吧!或许她那丹田还有救。”苍邱子关切地劝。

  端木瑶丹田的情况,他了如指掌,根本没得救!

  “她是没得救了。”剑宗老人冷冷瞥了龙非夜一眼,说,“师弟你要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我这个当掌门的都难逃其咎!”

  苍邱子不安起来,心想,激恼不了剑宗老人,那就先解了毒,走一步算一步。

  虽然这个节骨眼上还不是夺位的最佳机会,但是,龙非夜要敢把他逼急了,他也豁得出去。

  龙非夜刚刚就在赌端木瑶的胆子,他料定端木瑶没那么大的胆子敢把师父的失心疯当众引出来,他淡淡回答,“师父,徒儿没有解药。”

  “担下这罪名的是你,为师不找你要解药,找谁?”剑宗老人不悦反问。

  “徒儿的罪名是以下犯上,目无尊长。”龙非夜淡定地回答,“无论是非对错,徒儿都没有资格对师叔动手。师叔的审判,属于师父和戒律院。”

  韩芸汐忽然安心了,她看得出这师徒俩人是在唱戏呀!方才至今,她总算对剑宗老人有那么点改观了,她且瞧瞧剑宗老人是如何让龙非夜信任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