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天才小毒妃>目录>

第703章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703章我命由我不由天

小说: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字数:3215更新时间:2017-01-24 07:29:26

  

  虽然龙非夜来得突然,顾北月也还是波澜不惊。他起身作揖,谦虚温雅,“秦王殿下,深夜造访,必有要事吧?”

  “你也信佛?你求什么呢?”龙非夜又问。

  “求……”顾北月想了片刻,打趣地道,“求来世。”

  “今生还未了结,何必急着求来世?”龙非夜问道。

  顾北月笑着答,“佛说,今世受苦,皆为来世解脱,所以,要忍受苦难。”

  龙非夜冷笑,“这等愚民之佛,你也信?”

  “在下不信佛。在下信命。”再伤感的话,顾北月总能笑着说完。如果有来世他愿顾家和影族无任何牵连,愿他只是他自己。

  “殿下,你信命吗?”他淡淡问。

  “命?”龙非夜对这种事向来是不屑的,“我命由我不由天,本王什么都不信,只信自己!”

  他若信命,他若从命,韩芸汐怎么办?

  东秦不是他的命,韩芸汐是他的命呀!

  “本王明日便会离开宁南。”龙非夜说道。

  “若在下力所能及,请殿下尽管吩咐。”顾北月很认真,之前韩芸汐就交待了她不少事,他知道,龙非夜也会来。

  谁知,龙非夜并没有交待中南都督府的事务,只交待了一件事,他说,“中秋之日,本王若没下天山,你替本王守好韩芸汐。”

  这话一出,顾北月那平静了一辈子的心狠狠地咯了一大下,特别特别疼。

  他也想不信命,可是,兜兜转转,都是命!

  心,再疼,他都依旧冷静;一如话在伤感,他都仍然微笑。

  “秦王殿下,何谓‘守’?在下已是大半个废人,尚需楚侍卫守护,殿下如此托付,在下担当不起。”他认真问。

  “只要她信你,你便担得起。”龙非夜很肯定,“你只需守着她,别让她离开宁南,等本王回来。”

  顾北月懂了,中秋之际,战乱的三国该缺粮草了,中南都督府必会有大动作,如果龙非夜回不了,以韩芸汐的性子,必将担起这一切,甚至冲锋陷阵在所不惜。

  要韩芸汐留在宁南看似轻易的事情,实则不仅仅需要劝服她,更要辅佐她将云空之局牢牢掌控在手中。

  中南都督府不缺兵力、财力,就缺让龙非夜桥瞧得上眼的,参得透龙非夜布局的谋士。

  无疑,龙非夜和韩芸汐一样,选择了顾北月。

  顾北月毫不犹豫,“在下,在所不辞!但盼殿下此行顺利。”

  天山什么局面,顾北月其实也知晓的。他知天下事,亦可谋天下事,一切皆在心中,只是从未表露罢了。

  龙非夜点了点头,转身便走。

  他今夜所为也是提防着罢了,天山一行,中秋之前他必定要尽力下山的。

  这个时候,韩芸汐刚刚出药鬼堂。

  “主子,你就带我去吧,我保证乖乖听话。”

  苏小玉从屋内一路求到了屋外,百里茗香就只有一句“保重”,其他没多说。

  韩芸汐已经懒得回答苏小玉了,挥了挥手打断她。

  “主子,小玉儿求你啦,主子……”

  “吵什么吵,新到的那批药材都是精品里的精品,还不赶紧去收好。”沐灵儿说着,揪住苏小玉的后衣领,直接将她拎到一旁去。

  苏小玉可怜兮兮地朝韩芸汐投来恳求的目光,韩芸汐认真道,“顾大夫这阵子没空,你和茗香都留药鬼堂帮忙吧。”

  “是。”百里茗香恭敬地福了福身,苏小玉无奈,不甘心地“哦”了一声。

  韩芸汐走后,沐灵儿亲手将苏小玉拉进屋,只可惜没多久,趁着沐灵儿不注意,苏小玉就偷偷溜出门了,她追着马车跑去。

  无奈,跑车越跑越快,她终究追不上。她可不敢追回秦王府去,她最忌惮的莫过于秦王殿下,如果让秦王殿下只是她缠着王妃娘娘,后果真真难以想象。

  苏小玉失落极了,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往回走,谁知道却不经意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赫连夫人?”她狐疑了。

  正要认真瞧,那身影已经消失在巷子里。

  “这么晚了,她去哪呀?”苏小玉立马追上去,只可惜,走到了巷子尽头,还是没看到人。

  “哪去了?”

  她狐疑着,抬头看了看周遭的屋顶,看了好一会儿才歪着脑袋靠肩上歇息,她喃喃自语,“飞屋顶了?她会飞?”

  于是,她立马飞跃上屋顶,可惜四周空荡荡的,连个影子都没有。

  她坐在屋顶上,喃喃自语“认错人了吧?”

  很快,她又否定自己的想法,“就是她!”

  想了一会儿,她就犹豫了,“是吗?”

  最后,她自己都烦了,心想,她找个时间去韩府,亲自试探试探赫连夫人,就知道她是认错人了,还是赫连夫人真的有鬼。

  至于怎么试探,她很快就想好了。

  夜渐深,大街上最后的喧嚣也静去,整个世界似乎都进入了梦乡。

  云闲阁的灯亮起,韩芸汐就站在阁楼的窗台前,她都快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站在这里了,站在这里,可以看到龙非夜寝宫的灯火。

  一如既往,他屋里的灯已灭。她似乎站上瘾了,没什么睡意,索性倒了一杯茶端着慢慢喝,倚在窗台边看醒醒。

  漫天的星辰,是夏的气息。

  此时,龙非夜并没有就寝,他还在书房里。《七贵族志》就放在书桌上,翻到了风族那一页,用一把黑檀木书签压着。

  他坐在椅子上,连人带椅后仰,修长的双腿搁在窗台上,双手枕着后脑勺。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到韩芸汐云闲阁的窗户,看到她的倩影。

  这个秘密,韩芸汐至今都不知道,当然,她更不知道过去有多少夜晚,她看龙非夜寝宫的时候,龙非夜正远远望着她,思索着她的身世。

  只有楚西风知道,鲜少回秦王府的秦王殿下,那段日子几乎是夜夜归宿的。

  韩芸汐,你喜欢上龙非夜用了多久?

  龙非夜喜欢上你,用了无数个不眠之夜……

  韩芸汐最后也不知道自己站到了什么时候,总之一沾床就睡了,睡梦中,隐隐约约察觉到有人在挠她的脸。

  她迷迷糊糊睁眼,只见龙非夜就站在踏遍,轻抚着她的脸颊。

  “昨晚上干嘛了?还不起?”他居高临下打量她。其实,她昨晚上关上窗了,他才睡下的。她干嘛,他都知道。

  韩芸汐吓了一跳,往窗外看去,这才发现天已微亮,他们要秘密离开,得起早。

  韩芸汐正要起身,却立马又捂住被子,她还未开口,龙非夜便懂了,转身下楼,“楼下等你用膳。”

  韩芸汐以为他是从楼梯上来的,暗骂赵嬷嬷没叫醒她。

  而实际上,龙非夜走下楼梯时候,赵嬷嬷都吓了一大跳,心想秦王殿下昨晚上难道又翻窗进屋了?

  这两主子真奇怪,偌大的寝宫,那么宽大的大圆床不去翻云覆雨,偏偏要挤在小阁楼上的单人床缠绵,这算什么癖好呀?

  韩芸汐洗簌好下楼时候,赵嬷嬷看她的眼神全是暧昧,韩芸汐被盯得莫名其妙的。

  “有事?”韩芸汐狐疑地问。

  “没,没。”赵嬷嬷笑着摇头。

  “那你看什么?”韩芸汐又问。

  “王妃娘娘的气色不错,只是,还得补补。”赵嬷嬷笑呵呵说。

  “气色都不错了,补什么?”一想起老母鸡,韩芸汐就连吃早饭的胃口都没了。

  “补身子呀,殿下血气方刚,精力旺盛。”赵嬷嬷低声说。

  “这跟我补身子有什么……”

  韩芸汐说到一半,忽然懂了,她正眯敛起双眸,要教训赵嬷嬷,见龙非夜走来就立马蔫了,只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殿下,马车已经在后门侯着,路上的食宿安排老奴全交待清楚徐东临和高伯,东靖河水涨了,可渡船。今日出发,七日之内必可抵女儿城。”赵嬷嬷不敢多打扰,说完便退下。

  “刚聊什么?”龙非夜问道。

  “没什么。”韩芸汐绝对不敢说。她默默吃早饭,一边吃,一边忍不住往龙非夜身上看去,脑子里不断浮现出赵嬷嬷刚刚说的那两个词。

  血气方刚,精力旺盛……

  这家伙……有吗?

  龙非夜明明吃得很认真,却冷不丁问,“看什么呢?”

  “没……昨晚上没睡好。”心中所想,韩芸汐更没胆子问出来。

  其实也不必多问,没有没,她以后一定会亲身体会的。

  早饭后,他们一到后门就看到顾北月坐在轮椅上,等着他们。

  他一袭白衣,在清晨阳光的洒照下,美好得就像天山的仙,不染尘埃。

  “秦王殿下,王妃娘娘,一路顺利!”他发自内心的希望。

  他将还在沉睡的小东西从宽大的袖子里抱出来,“王妃娘娘,别把这小东西落下,它可抵得上一员猛将。”

  小东西并不知道芸汐麻麻和龙大大要上天山,它迷迷糊糊醒来,看了看芸汐麻麻又看了看公子,视线最后落在龙大大身上。

  虽然不似之前那样会吓到炸毛,但是,它还是灰溜溜的,正要顺势溜熬芸汐麻麻衣袖里,不经意间瞥见了马车,这才只芸汐麻麻要出行。

  虽然不舍得公子,但是它也该回芸汐麻麻身旁了,它的第一使命是保护芸汐麻麻呀!

  小东西朝顾北月挥了挥手,惹得顾北月笑起来,也同它挥手。看着顾北月的笑,小东西还想就这样跟他挥手,挥到地老天荒。

  可是,它忌惮着龙大大,没敢挥太久,很快就躲到医疗包去了。

  临走前,韩芸汐认真道,“顾北月,等我们回来,你还在这里接我们可好?站着接!”

  “不。”顾北月认真道,“在下站在城门口等,请二位一定平安回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