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目录>

第882章 回A市

第882章 回A市

小说:恶魔少爷别吻我作者:锦夏末字数:3094更新时间:2016-02-18 11:14:53

  

  “你说她接了电话就出去了?”韩七录一双冷眸盯着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丁梦圆,语气冰冷到可怕。

  “对……”丁梦圆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伸手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

  “那她有没有异常的举动?”韩七录皱紧眉头问道。

  “没有啊……我那时候还以为电话是你打的。不过……初夏不是生病请假了吗?难道她不是生病请假,而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情?”丁梦圆有些担忧地问道。

  初夏可是她见过最好的人,家里好像很有钱,可是从来都不会趾高气扬地对人。她可不希望初夏出什么事情。

  “没事,她只是生我气,躲着我罢了。你走吧,浪费你时间了,抱歉。”韩七录微一点头,折身离开了。

  三天了,整整三天他都没有看到安初夏的人影了!

  帝都这么大,可是他已经把能动用的人都派去找人了,可是还是找不到安初夏的人影。

  他当然记得“寻踪”软件,可是那手机却是好好地放在寝室,安初夏根本就没有把手机带在身上!他连身在故宫的金可都问了,还是没能够打听到安初夏的下落。

  这一次安初夏的失踪不比上次,A大的老师都说了,安初夏请了病假,这说明是她自己主动离开的。所以,安全问题他倒是不需要多担心,但让他担心的是,安初夏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安氏的事情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安初夏应该就是知道了那件事,所以躲着他。

  这样一来,就算找到了安初夏,他也不知道要如何让她原谅。

  怎么办?他到底该怎么办?

  “少爷!总算是找到您了!”韩家的手下跑上前来。

  “找到人了?”韩七录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那手下摇了摇头:“人还没有找到,但是,我们找到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说是三天前,少奶奶搭乘过他的车到了机场。”

  “机场?”韩七录皱眉:“可机场那边不是已经问过了她没有坐飞机离开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那手下一脸正色地说道:“那司机说,送少奶奶到机场后,他还想拉几个客人顺路回去,等人的时候,他注意到少奶奶是在机场门口见了一个人。”

  眉心,暮然皱起:“谁?”

  “我拿了好几个人的照片给那司机看,最后确定,是安辰川!”手下连忙回答道。

  “是他!”

  韩七录倏地将手握成了拳头,难怪丁梦圆说安初夏出门的时候没有异常,照现在看来,那个时候安初夏根本还不知道安氏的事情,更不知道安易山是她亲生父亲的事情。

  事情,都是在见到安辰川之后才知道的!

  安辰川这个混蛋!很有可能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把安初夏悄无声息地带回了A市。

  “马上准备车子去机场,我要回一趟A市!”

  他脸色的表情很是阴沉,手下不敢怠慢,连忙跑去准备车子了。

  是夜。

  故宫内灯火通明,金可吃完晚饭都会带她在故宫里逛几圈,一来可以消化消化食物,二来也可以散散心。

  “这个时间不是已经禁止游客进入了吗?怎么那边还有那么多人啊?”安初夏指着远处疑惑地问道:“是工作人员吗?”

  那些人穿着便服忙忙碌碌的,又不像是故宫内的工作人员。

  “那些是剧组的人。”金可替她解答了疑惑:“现在故宫只允许拍外景,所以那些殿内他们都不能进去,这会儿应该是在拍外景,你看,演员在那里。”

  安初夏顺着金可的手所指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几个穿着古装的演员正在补妆。

  “去看看吧。”金可半笑着,自己率先走在了前面。

  这种场面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心里不免多了一些期待,这么想着,便跟着金可走过去。

  “第四场,action!”打完板,两位穿着华丽古装的演员开始对台词。

  “原谅我,芙蕖,我瞒着你是为了保护你!为了不让你难过!”男人满脸痛苦地抓着女人的肩,眼角泪光闪动。

  女人的一滴泪流下,她后退几步,摇着头说道:“我不会原谅你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见不到姐姐最后一面!”

  “对不起……”男人收回空落落的手,一脸的决然:“既然你不愿意原谅我,那么好……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不会再让你觉得碍眼。也许我消失了,你才会觉得宽慰一些。”

  说完这些,男人深深地看了女人一眼,折身走开。

  女人呆愣了两秒,待男人消失后,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们走吧。”安初夏收回视线,转身往回走。

  这场景,多像她和韩七录啊。

  她不愿意见韩七录,正是因为韩七录千方百计瞒着她。韩七录是为了她好,不让她难过,才瞒着她。无论结果如何,其出发点,始终是为了她好。

  这几天她想了很多,安易山、安辰川、韩七录、韩六海……

  这些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她没有资格怪任何人。

  回到房间,小小的电视机还开在那里。原本金可这里是没有电视机的,是她来了这里之后,金可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台立方体状的老式电视机。

  “想通了吗?”金可是个细致入微的人,她脸上的任何表情变化都逃不过金可的眼睛。

  有没有想通这个问题其实没必要问。

  从一开始,她心里就什么都想通了,只是唯独不能说服她自己。

  可以说,她今天的一切都是韩家给的,甚至都是韩家人把她送到故宫来静心的。她根本就没有资格怪韩家人。

  那么她到底在躲避些什么?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

  “你只是觉得难受吧?”金可仿佛能看透她的内心:“你根本就从来没有怪过谁。即便没有韩六海把你跟安易山的亲子鉴定送给媒体,韩氏跟安氏两家也必定要有一家受创,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你唯一接受不了的,就是欺骗和隐瞒。”

  安初夏垂下头,连她自己都看不透的内心,金可却是一语中的。

  金可这个女人,该是有多聪明?

  “一方面你割舍不了对韩七录的感情,另一方面你又无法原谅他们的隐瞒和欺骗,所以你才会这么难受。”金可几步走上前,伸手拍了拍她的左肩,柔声道:“回去吧,孩子。留在这里,你永远也不可能化解你跟韩家的恩怨。”

  回去……吗?

  “还有。”金可紧盯着她,询问道:“你真的……不去见安易山一面?”

  “见他,有意义吗?”安初夏的眸色变冷:“尽管爹……尽管是韩六海把亲子鉴定交给媒体,才引发了安氏的信任危机。但媒体说的并没有错,他是为了他的富贵,而抛弃了我跟妈妈。”

  “可你,心里真的不想见他?”金可一双明亮的眼睛仿佛能看达她的眼底:“初夏,他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不要因为你的倔强,而做出让自己以后后悔的事情。”

  唯一的亲人……

  眼泪,无声地滑落。

  “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A氏安氏集团董事长安易山今日在泪江跳江自杀。索性路人及时跳江救人,目前人还在抢救当中。”

  老式的电视机图像虽然模糊,但声音却足够清晰。

  她感觉自己的脚如同失去了力气一般,如果不是金可及时扶住了她,她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还好吗?”金可满脸担忧,几天以来的相处,让她对安初夏又多了几分喜欢。

  “我没事。”安初夏站直了身子,急切地说道:“对不起,金可姐,我要回去了。”

  “要回A市吧?”金可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你的证件都不在这里,正好我也要回一趟A市,干脆带你一起回去吧,你收拾收拾东西,我先去把手头上的工作交代一下。”

  不等她回答,金可已经出了房间了。

  在刚才之前,金可根本就没有提过要回A市,现在突然这么说,只是因为想专程送她吧?

  安初夏心里不免动容,新闻早已经放完,她深深地看了电视机一眼,抬脚去收拾东西了。

  她收拾完东西,一路跟着金可取了车,直接就上了高速往A市赶。她不会开车,只能看着金可疲劳地开着车子。

  一夜过去,在天泛起鱼肚白的时候,终于下了高速,直往市中心开。

  下了告诉,金可才稍稍放松了一点神经。转头看了安初夏一眼,却发觉她并没有睡。她居然一夜强撑着陪她!

  金可在心里叹了口气,问道:“是直接去医院,还是回一趟韩家?”

  如果是去韩家的话,她就不方便送到了。

  “去医院。”安初夏的眼神暗了暗:“我不想……回那里。”

  “这几天你在故宫里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吧?韩家人,几乎动用了所有可能的手段找你。如果不是姜国立那边帮你瞒着,估计第二天就得找到你。”金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初夏,早晚是要面对的,不要再逃避了。”

  她忍不住拽紧了衣角。

  面对……她要如何面对韩七录?

  “算了,我也不逼你,如果我是你,也不一定能比你做的好。”金可的话音一落下,车子突然就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